[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川中学高二8班番号被取消 53人仅剩2人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1日 来稿)
    
    来源:重庆晨报
     (博讯 boxun.com)

     张壤是北川中学高二8班学生。这个已在昨天取消的班级,地震中经历了最可怕的浩劫:全班53名同学,51人失踪或遇难,1人重伤,唯一能重返课堂的人是张壤。
    
      我给35个同学QQ留言,让他们报个平安,但是,这些头像再也没有闪亮过。
    
      我每天都让自己干得筋疲力尽,回家来不及想念同学也就睡得着了。
    
      现在,就是我在代表高二8班。
    
      北川中学高二年级昨天复课,只有一人遇难的高二一班,要加入一个新同学——张壤。
    
      张壤坐在帐篷里,没有去上课,“我不想去,没有同学了。”
    
      张壤无法接受高二8班只剩下他一个人重返课堂的残酷现实。
    
      好友的劝告成为遗言
    
      “如果不是镖师,我也不可能活到今天。”张壤长长叹气。
    
      “镖师”是杨正彪的外号,张壤最好的朋友。
    
      “5月9日,星期五,那天,我的眼睛非常红,看东西都模糊了,镖师看到我这个样子,马上叫我请假去看病,不要再呆在学校里。”张壤说,“我本想拖一拖的,镖师和我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十几年的交情了,他说的话我很在乎,放学就去了江油的医院。”
    
      “当时,好几个同学也劝我赶紧去医院,同桌黄琴、好友金铃、杨欣、母桂林、刘俊、甘涛,都劝我赶紧看病。”他再次叹气,“他们劝我的话,可能已经是我和他们说的最后的话了。”
    
      看病挂错号逃过劫难
    
      在江油没治好角膜炎,周日张壤回到绵阳市区,准备周一也就是12日上午看病,下午返校,“周日晚上要上自习课,我向班主任曾文尧老师请假,老师叫我上午看了病尽快返校,期末临近了。”
    
      张壤周一在绵阳中心医院看眼科,开始挂错了号,重新挂号时间就晚了,挂了第38号。医生给看他病时,已经是下午快两点了。
    
      看完病,住在绵阳的幺姨打算用车送他返校,在幺姨家门面等车的时候,大地震发生了。
    
      绵阳城的人都跑到了街上搭棚避难,没有电视,打不通学校老师同学的任何电话,只知道“震中在汶川”的张壤和很多人一样,并不知道北川才是这次地震伤亡人数最惨重的县。
    
      同学QQ头像再没有亮
    
      13日,张壤知道北川是重灾区了。“爸爸打电话给哥哥,说家里房子垮了,但全家人都安全,我心中悬着的两坨石头放下了一坨,就只担心同学了。” 张壤说,14日,他从6班好友处得知,6班很多同学都活着出来了,我们班的教室在6班旁边,离楼道近些,应该有更多同学活着出来。“
    
      怀着这样的想法,张壤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寻找自己的同学:白天,他到绵阳中心医院、307、404等医院寻找,“在绵阳中心医院我看到了几个北川中学的同学名字,但就是没有我们班上的。”
    
      地震过后几天,绵阳的网吧开始开门,张壤每晚挂着QQ,“我有班上35个同学的QQ号码,我给他们每个人留言,让他们报个平安,但是,这些头像再也没有闪亮过,直到今天。”
    
      同学在最难逃出的教室
    
      长虹厂承担起了北川中学学生安置的重任,对绵阳城很不熟悉的张壤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长虹厂设的安置点,“老师同学听说有高二8班的同学活着出来,都高兴得很,因为我是第一个到长虹安置点报到的高二8班的学生,不过,他们很快告诉了我一个坏消息。”
    
      这个坏消息让人绝望:12日,高二8班下午2:15开始上的是化学课,这节课并没有在幸存者很多的6班旁边上,而是在学校唯一的电教室上——电教室不仅位于完全垮塌的旧教学楼,而且为了保护电教设备,每扇窗户都有坚实的铁栅栏,教室出口只有一个且是一扇铁门。
    
      16日,张壤听说班上马武虎同学被救了出来,重伤,“据说他双手都被截肢了,不晓得在哪个医院抢救,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同学还平安的消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班主任向北川中学高二8班唯一幸存学生道歉
  • 北川中学高二8班番号被取消 53人仅剩2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