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来稿)
    
    我们是打猪屠的(卖猪肉为生),我们好受气,县长周章新把许多收费项目交给“散班子”(即黑社会)负责,这样,黑社会就把原来强收的保护费搭载上去而“合法化”了,苦了我们。我们投诉了很多部门,么用,最后资料还是转到周章新及黑社会人手中。
     (博讯 boxun.com)

    通过黑社会,他们收入更多更方便。黑社会头目邱运德(曾贩毒杀人有前科,只关了半年被无罪释放出来)已成为公安局长座上客,县长的贵宾。金山街有个小食店因为拒交无理费用被黑帮打得头破血流,而且白打,好惨。
    
    这里要说说的是,周章新们还喜欢搞工程(是不是全国各地头头们都这样啊??),比如好好的县里城南河堤护栏,硬是人为拆毁再装修,好好的难得长大的河堤绿化树,硬是人为砍掉重新种上一些花草小树。好好的十字路口圆盘,人为破坏后再装修。电力大楼本是很新的,现在又将好好的大楼搞烂后再装修。还有是一些街道,刚修建不久又挖掉重来。好好的金山街上,现已事先叫人在路面上打小洞破坏,为日后搞工程“埋伏笔”。。。。。。这样的事很多,就说一些好了。
    
    很明显,他们不会也不敢从国库里直接分钱,通过工程,他们财源不停了,因为所有的监控对他们基本无效。
    
    还有是,政府修了一条很好的工路通往澳洲山庄,这个山庄风景环境很好,修工程时,大家赚了大钱,工程修好后,他们又在那寻欢作乐。只是苦了我们,压得我们透不过气了,我们的负担越来越大了。
    
    我们很奇怪,为什么上头不来查一查?为什么上头总是让这些败类们老是在做胡作非为,做捞民伤财的事?后来帮我们写投诉的一位老师告诉我们,你告县委县府的官爷们,这些爷们不会有事的,有事的一般是后台不硬分赃不公或运气太差。为什么呢?这些爷们赚了一千万,可能有五百万送给市里的头目了,市里的头们可能又送给省里的头目二三百万。这些官不少是通过花钱买来的,成本不少,有权后必想方设法赚回来。蕉岭县里一位财政所职员说,县里处级以上干部,每年最少能捞到十万元以上。
    
    我们在想,县里捞了大量钱送市里,市里送省里,就不知道省里有无送到胡锦涛、温家宝爷们手中?这些京城爷们未收到进贡的话岂不大大的花不来了?
    
    这里流出一个故事,一天,周章新喝醉了,在桂岭宾馆包房内看到电视新闻在放胡锦涛的重要讲话重要指示。周得意地对着包工头说,重要个屁,胡说话到了省里就是垃圾了,老子才是说一不二。这些被服务员偷偷地传出来了,其实想一想,县长并没有讲假话,说得很真实,我们天天能够感受到。
    
    腐败,腐败,绝对的明目张胆的大规模腐败,我们低层人完全可以感觉到,共产党政府已陷于半瘫痪状态,基本是腐败份子在掌权执政。这些官爷们正在做一件件大事,做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就是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这些大大小小的官爷们正是搞垮毁灭共产党政权的中坚力量。
    
    请好心人帮我们说说话出出气,在这里再补充一句良心话,那个叫三聚氰胺的算不了什么,猪肉你们可是要少吃的,从饲料到饲养是怎么来的?大家去查查问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