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9日 来稿)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上海十位市民致习近平副主席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习近平副主席:
      您好!
      我们是因拆致贫、无家可归的上海市民。今年七月六日,趁您访问香港之际,我们十位上海拆迁受害者在香港联名向您请愿,向媒体哭诉。不知道您是否收到一封由中联办转交的请愿信?这件事,当时境外各大媒体均有跟踪报道。我们这样做,实在是无奈之举,因为国内各种媒体均不给人民群众公开表达诉求的管道和机会。
      今天,我们再度给您写信,想问一下:您的秘书有没有把我们的请愿信给您看?哦,您太忙了,全国的民生问题需要您从宏观的角度整体思考和解决。十位上访者的生存权、财产权、住房权,实在是太微观了、太微不足道了。您不看、不答复,也罢,也罢!那么,我们就把各自的遭遇挂在网上,一来向您倾诉,二来让海内外读者看看:依旧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中国,老百姓忍受的是怎样的官僚利益集团和动辄施暴的警察!城市拆迁受害者又是怎样在水深火热中挣扎、呐喊的。请读者们评评: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这样昏天黑地的暴力行政?为什么要如此侵权夺地、残害百姓?
      谓其不信,就让事实说话。这就是我们一行十人为什么要集体赴港向您请愿,集体向海外媒体揭露真相的原因。我们当中有位七十一岁的老太,她装了心脏起搏器,还不屈不饶地跋涉于上海北京、北京上海,今年七月又去了香港,她叫孙玉兰。十四年前,孙玉兰的房子被非法强拆,从此以后她不断地上访越访、起诉上诉,几乎穷尽了行政救济和司法救济等各种维权手段,但至今无人理睬。掌握着公共权力的各级地方政府在土地批租时,见钱眼开,权力寻租,行政乱作为。而当孙玉兰这样的小民百姓贫困潦倒,无家可归时,各级地方官员又冷眼相向,行政不作为……
      同去香港请愿的吕龙珍女士,三年前她家房子被非法强拆,如今居无定所。2007年8月25日她赴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强行送往北京南站的一个接济站。在临时刑讯室,吕龙珍被两名上海警察先后抽了30多下耳光。警察们先用水浇头泼脸,待访民皮肤打滑后,再猛力掌掴,据说这样打耳光可以不留掌印,恶警的毒手也得以不疼、不痉挛(详情和细节请上网查阅专访:《拆迁黑,警察凶,暴力行政何日终?》一文),回上海一周后,法国世界报记者布里斯电话约其采访,就在她赶到约定地点准备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吕龙珍突遭当地警察强行拦截,警方旋即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其实施行政拘留。这次香港请愿回来后又被拘留……
      上海赴港请愿市民中的李惠芳女士,四年前她家房子被非法暴力强拆。因坚持上访,李惠芳被当地公安送去劳动教养一年,这是古代“锻炼成狱”的现代版,四年来,李惠芳屡屡被打、被辱,精神和肉体遭到严重摧残,曾三次割静脉自杀……
    我们中的张茵女士来自浦东新区。在动迁中开发商见其不愿接受霸王条款,竟勾结社会黑势力暴力逼迁:断水、断电、断路,并用铁管将她弟弟张华毒打至多处骨折,可当地警方对凶手不闻不问,任其逍遥法外。张茵向镇领导反映,无人理睬,索要医药费又无人理睬,反而被打倒在地。这个受尽侮辱的弱女子不能像杨佳那样杀他几个,绝望中只能将汽油倒在自己身上,欲自焚,然而此举并未唤醒官商们的良知和媒体关注,当地公安一方面以“扰乱机关秩序”的罪名将其拘留,一方面以“老娘舅”的身份敦促开发商拿出十万元赔偿其弟张华,使开发商得以逃避将人殴成重伤的刑事责任。在张茵身陷囹圄的日子里,官商们借机威吓和胁迫其丈夫、母亲和兄弟。家属为免张茵的牢狱之灾,不得不违心签订了安置协议。张茵被行政拘留十天后释放,骗局已成定局,但却留下了后遗症:张茵决心为废除违背真实意思表达的无效协议,生命不息,维权不止……
    张兆林先生来自黄浦区,六年前他家房子遭非法暴力强拆,从此成了没有房子、没有经济来源的特困户,其妻子洪玲玲因多次上访喊冤而被上海警方非法送入精神病院关押,至今三年多了。张兆林为让妻子重获自由,不得不前往香港向您请愿,找媒体讲真相。他回上海后,妻子非但未获自由,张本人再遭行政拘留十天。奥运期间,地方政府为制造“和谐”假象,又将其非法软禁45天(详情见网文:说香港,道警察,游行归来话呐喊)在此,我们请求您垂注张妻洪玲玲被上海警方非法送入精神病医院关押至今的事件。残疾人“不被非法或任意剥夺自由,任何对自由的剥夺均须符合法律规定,而且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以残疾作为剥夺自由的理由。”这段文字出自《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2款,您知道,我国政府已批准加入该公约,我们不禁要问:上海警方为什么老是执法犯法,制造种种人权迫害和灾难?
      还有金月花女士,蒙祖上积德而家大业大,曾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拥有让人羡慕的私有产权房屋和地皮。其产权证上有222 . 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其工商营业执照上依法登记的营业用房面积高达268平方米。想不到祸从天降,殷实家业竟遭没有拆迁许可证的单位的非法拆迁。官商联手,强取豪夺,以区区18万元的代价,完成了将金月花一家从富户到贫民的“历史性跨越”。金月花的遭遇在我们上海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和典型性,可以作为“旧区改造”和“改革开放”的样本来剖析和反思。问题在于,对这样一个真实的样本,国内媒体和宣传机构却根本没有勇气和胆量面对(这和杨佳案一样,上海的政府和公安局丝毫没有勇气和胆量面对海内外记者,不敢召开新闻发布会)。八年啦,失去生活来源的金月花曾将不法官商告上闵行区人民法院,但人民法院却完全不站在人民一边,枉法乱判,只维护官商的利益,屡诉屡败的金月花不得不上访、上访、再上访……
      更有中共党员郑蓓蓓女士,她家房屋遭非法暴力强拆,其赖以为生的营业用房被非法没收。六年来郑蓓蓓无家可归,上访至今,曾三次被警察暴打,浑身淤青,有照为证(详情请上网查阅“中国上海暴政网”),郑蓓蓓在坚持不懈维护自身权益和公民权利的同时,也在维护共产党员在群众心目中的最后一点正面形象,而坚守良知、不甘同流合污的郑蓓蓓,却多次被邪恶势力刑事拘留和行政拘留……
      以上是部分赴港请愿访民的基本情况。我们都有把官商告上法庭的“民告官”经历。但凡涉及行政裁决、强制拆迁、土地批租等等违法侵权的案子,市民中几乎无人打赢过这类行政诉讼官司。小民百姓起诉上诉,换来总是屡诉屡败。不少良心律师看了我们手头上的一份份判决书和裁定书,都悲叹司法腐败,法官枉法。正因为人民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家,才使得人民群众屡诉屡败思杨佳。
      去年2月,新华社发表中国的法治建设白皮书,大肆宣扬我国已经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由“人治转向法治”。请问:上海警察动辄殴打访民、上访者被拘留、被劳教,甚至被毒打致死,这是法治吗?今年奥运期间,上海各区县上访者大都被软禁,甚至被关进看守所,这又是法治吗?
      一个没有法制的社会,谁都不会过得安稳,过得太平。今年7月1日建党节,北京青年杨佳千里奔袭,在闸北政法大楼手刃十名警察,上海市民闻讯后奔走相告,弄堂内外,随处可见百姓笑谈警察被杀,都说杀得好!该杀!这难道不是警察坏事做绝,民怨太深的报应吗?
      尊敬的习近平副主席:
      您对法律有深入的研究,事实上您最清楚我国的法治现状。之所以全国各地数十万访民年复一年地来京上访,是因为行政救济和司法救济都向他们关上了大门。今年六月贵州瓮安万人大暴动,袭击警察,焚烧警车,冲击政府机关,这是基层政权长期残害人民,丧失民心的典型案例。副主席阁下,恕我等小民直言:这样的政府和官员只能在一党专制的体制下苟延残喘,但正如温家宝总理回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时所说的那样:中国终究要走上民主选举、司法独立、政府接受群众和新闻媒体监督的道路。我们所盼望的是:这一天必须早日到来!中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后我们将不断地呐喊,用实际行动喊出一个民主法治的中国来!不管我们的声音有多么微弱,如果我们如连呐喊都不敢,贪官污吏岂不更要鱼肉百姓?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将不可能到来!
      此致
    敬礼!
    
    
          上海市民:孙玉兰、吕龙珍、李惠芳、张茵、张兆林、
             金月花、郑蓓蓓、孙建敏、李卫、周雪珍
                敬呈于2008年10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