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4日 来稿)
    10月13日,杨佳袭警案二审将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举行。一审时被判处死刑的杨佳却被中国民众称为当代武松、佐罗,网上很多帖子称杨佳最想杀的人是闸北公安分局督查警官吴钰骅,上海人称吴钰骅的父亲是上海公安局长吴志明。不管吴钰骅是否真是吴志明的儿子,上海当地人将杨佳案的矛头对准了上海帮的官员。
    吴志明是上海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江泽民的姨外甥,中国老百姓称吴志明是上海的“南霸天”。目前上海方面竭力掩盖杨佳案的关键角色吴钰骅在案件中的作用,令百姓的指控和担心具有几分合理性。
     漏洞百出的一审判决书 (博讯 boxun.com)

    7月1日在中共建党纪念日的早上,28岁的北京无业青年杨佳,用剔骨刀一人杀死六名警察。案发当晚,杨佳的母亲、国营退休职工王静梅被警方带走,至今三个多月音讯全无。据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刑事判决书((2008)沪二中刑初字第99号)记载,杨佳犯有“故意杀人罪”。下面是引述判决书的部分原文。
    “……2008年7月1日上午9时40分许,杨佳携带上述犯罪工具,至本市天目中路578号闸北公安分局办公大楼门前,投掷装有汽油的啤酒瓶引起燃烧,并趁保安员灭火之际,杨佳头戴防毒面具闯入闸北公安分局办公大楼。在闸北公安分局办公大楼底层大厅等处,杨佳先用刀砍击保安员顾建明头部,继而持刀分别猛刺正在工作且赤手空拳、毫无防备的民警方福新、倪景荣、张义阶、张建平的头、颈、胸腹等要害部位,致四名民警当场受伤倒地。
    之后,杨佳沿消防楼梯至九楼至十一楼途中,又持刀先后猛刺、猛砍赤手空拳且猝不及防的民警徐维亚、王凌云、李坷的头、胸腹等要害部位,致徐维亚、李坷当场受伤倒地,并致王凌云受伤。杨佳继续冲上二十一楼后,又持刀刺伤正在等候电梯的民警吴钰骅,并闯入2113室行凶,致民警李伟受伤,被在场民警林玮等人当场捕获。”
    判决书解释了杨佳在一审时一言不发的原因是“吴钰骅等证人未出庭作证”,判决书还简单介绍了辩护人的主要观点:“1、芷江西路派出所民警对杨佳的盘查缺乏法律依据,且不能排除杨佳在接受盘查的过程中遭公安人员殴打的可能性,而警方对杨佳的投诉处置不当是引起本案发生的重要因素。
    2、杨佳认为,闸北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支队民警吴钰骅对杨佳的投诉处理不当。杨欲对吴进行报复伤害,其间遭到其他被害人的阻拦。被害人的死亡是出于杨佳的意料之外,且杨佳未对保安人员实施加害。因此,杨佳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3、参与部分侦查工作的闸北公安分局的侦查人员,与本案被害人是同事,没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进行回避,因此,所收集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
    4、杨佳很有可能存在精神方面的异常。”
    老百姓将矛头对准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
    令人不解的是,法庭判决书也认定,杨佳想杀的人只是吴钰骅,其他人只是挡道了而遇害,但只受轻微伤的吴钰骅一直没有出庭应讯,而且上海方面故意违背回避原则,把不应成为证据的东西拿来当证据。
    很多大陆律师公开指责上海方面犯了两大根本性错误:1、上海警方无权对“闸北分局是否利用职权侵犯扬佳的人身权利”进行立案调查,因为这项工作应由检察院来做, 2、上海市公安局应依法回避该案。上海法院在审理杨佳案时公然违背这些基本法律规定,而且杨佳母亲在案发当晚就失踪了,令外界十分困惑,感到杨佳案背后有一个巨大的看不见的黑网在操控着一切。
    据法庭警方证词显示,杨佳在路上行走时被芷江西路派出所警察盘查,杨佳觉得警察在非法执法,就给监督警察的闸北督察办公室拨打投诉电话,于是吴钰骅在10月5日亲自处理了杨佳。
    警方25号证词指出:“2007年10月5日晚...杨佳声称有民警在执勤过程中对其进行了殴打,拒绝离开派出所。……派出所在2007年10月中旬派民警周英赴北京进行疏导工作,并提出支付给杨佳300元钱补偿他的长途电话费,但是杨佳拒绝接受,并提出要求赔偿一万元人民币的无理要求。
    ……2008年3月间,所里再次派民警顾海奇赴北京与杨佳及其母亲见面并进行疏导工作,但是杨佳及其母亲提出还要派出所出具没有打人的书面证明等无理要求。”
    网络作家草虾在“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衙内吴钰骅”一文中指出,那天在派出所殴打杨佳的主犯就是吴钰骅,杨佳后来针对吴钰骅投诉了半年多,7月1日杨佳闯入政法大楼就喝问“督察室在哪儿?”,一直杀上21楼督察室找到吴钰骅。这个吴钰骅到底是什么人呢?
    按照大陆公安规则,督察是专门管理一线警察的二线资深老警官,而吴钰骅才30岁,很可能是凭藉父母的官位谋得这一美差的。据说杨佳坚持要闸北公安局给吴钰骅纪律处分,上海警方也承认他们先后两次派人到北京找杨佳,来回旅差费等外调经费一般是公安分局才有权限调拨的,显然吴钰骅的案子上海公安如此重视。
    虽然中国老百姓盛传吴钰骅是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的儿子,56岁的吴志明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姨外甥。显然,上海老百姓将杨佳事件的矛头对准上海帮的核心人物之一吴志明。
    上海人最痛恨的公安恶霸吴志明
    吴志明1952年生于江苏扬州,江泽民的姨外甥。凭藉裙带关系,这位只有小学文凭的铁路扳道工,最后升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并在官方简历上称他“学历在职研究生,管理学硕士,副总警监”。1998年以来,吴志明担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很多市民表示,上海市的治安恶化状况,与吴志明的贪赃枉法直接相关。
    草虾讲述了他在上海的一段亲身经历。一天晚上草虾有急事外出,一位安徽朋友用摩托车载他去办事,半路被警察拦截。据朋友介绍,警察把他抓进了梅园派出所,要他承认是非法载客要罚款。他不认,就被用细绳捆住两个大拇指吊起来,如果站不动了往下坠,两个大拇指关节就勒的钻心疼,到了早晨实在受不了,只好认了,让他老婆送去罚款6千元,若要收据就是1万。看他的大拇指当时只有浅浅的一道痕,过了几天再看就泛出青紫,肿胀得像小萝卜。
    民众普遍认为,杨佳是个有血性的好汉,就跟当年武松、佐罗一样,杀的是恶贯满盈的警察。杨佳杀人有四个特点,杀人不杀己、 杀男不杀女、 杀官不杀民、杀老不杀新;有人说,一部水浒开头是东京的高衙内把硬汉林冲逼上梁山,如今上海的吴衙内又是如何逼迫杨佳开启一个新时代的呢?网络上流传着杨佳创造的两句名言: 1. 有些事情,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2.有些屈辱,如果要背负一辈子没有办法解脱的话,我宁可犯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录音:杨佳袭警案厅外市民喊口号,令人震惊
  • 杨佳案旁听人员被抓至今未放人
  • 杨佳袭警案旁听侧记:他何以如此疯狂残忍? (图)
  • 杨佳袭警案二审未当庭宣判(图)
  • 杨佳自称曾遭警察殴打否认向警方要求赔偿 (图)
  • 上海二审杨佳案 庭外声援者被抓(图)
  • 杨佳袭警案外又一案:“造谣者”郏啸寅 (图)
  • 杨佳袭警案二审结束将择期宣判(图)
  • 国内一网友准备明、后天效仿杨佳,要杀几个
  • 实拍:杨佳袭警案上海高院开审,市民齐呼“打倒法西斯!”(图)
  • 声援杨佳的上海访民被抓
  • 杨佳案二审庭审最新进展快报
  • 杨佳案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图)
  • 杨佳袭警案二审暂休庭:案发情形杨称“不记得”
  • 会见杨佳及与杨佳通信受阻 程海律师诉沪公安并申请先予执行
  • 新换辩护律师:杨佳的精神有问题,申请重做鉴定
  • 杨佳上海袭警案下周一二审 律师称其精神有问题 (图)
  • 在杨佳、段惠民案开庭前上海访民被大肆关押、软禁
  • 杨佳案二审十三日开庭:家属赶往上海
  • 杨佳的 皮外伤和六死四伤
  • 老百姓网李铁:坚决要求把杨佳做为战俘和政治犯来审理!
  • 刘锡伟:杨佳有精神病——一位老党员致十七届三中全会的信
  • 杨佳纪念系列之:愚公移山(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杨佳纪念系列之二:为公民服务(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纪念杨佳 /韩雪飞
  • 草蝦: 杨佳案一张神秘的租车证,租车行老板呢?
  • 正确公开处理杨佳事件,同反党集团作坚决斗争
  • 针对杨佳事件致全党全国人民一封公开信
  • 格丘山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图)
  • 格丘山: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张鹤慈: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 沈泉珍:世界和平日,无锡人被逼要做杨佳
  • 避免类似杨佳”冤有头,债有主”仇恨式报复再次发生/昝爱宗
  • 阿衍:杨佳先生所给我们的启迪
  • 紧急:为杨佳案向国际呼吁的路径
  •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 草蝦
  •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