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不能以“维稳”的名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6日 转载)
    
    来源:方明博客
     据报道,内蒙古某市辖下的一个区政府连续多年聘下区内所有律师,垄断了区内的法律服务市场,使得律师们不得再为"民告官"者提供法律援助。市民要么自学法律自行打官司,要么到外地去聘请律师,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使得《行政诉讼法》几乎成为一纸空文,使得百姓对政府有不平时欲告无门,官衙门前表面上看去风平浪静,实则民怨就如冰川下的火山。 (博讯 boxun.com)

    
    试想一下,在政府对法律服务市场资源垄断的情况下,除非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坚持用几年的时间去学习法律课程,对了,还必须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否则,你给自己打官司可以但不能为别人代理,也就意味着你投在法律学习上的钱,再也收不回来了。你的诉讼成本真的是"老高"的。
    
    某些地方政府的协调能力令人质疑
    
    还有没有如同这个区政府一般做法的地方我不知道,但类似的做法,还在大行其道。
    
    最近在随全国政协视察团前往南方几个城市视察期间,还发现从省到市,地方政府与与劳动群众之间的矛盾依然积重,某种程度上还存在对立情绪。而这种情绪往往不单一来自于群众,更多地来自于政府或官员本身。
    
    以前工人不相信工会,现在终于有些起色,工人又无法相信政府了。以前不相信工会,认为那不是他们自己的组织,如今不信任政府,难道是因为这个政府不再是他们的政府吗?人们相信中央政府但无法相信地方政府,所以他们不远千里,冒着被抓的风险也要上访。这种矛盾为什么就不能消化在地方层面而非要上升到中央某个部门?某些地方政府的协调能力实在令人质疑。
    
    不应把律师与政府对立起来
    
    《劳动合同法》为企业道德设立了一条公正、平等的底线。作为一部兼顾了各方利益的法律,本应认真贯彻执行,这对任何公民或者企业来讲都是应尽的义务。然而,一些地方在执行《劳动合同法》的过程中,由于新法规定与以往的惯性做法有冲突,他们就百般推拖,一味地强调执行《劳动合同法》的困难。比如东莞,就把执行新法期间工人维权增多、劳动争议尖锐集中等现象"归功"于"非法代理人及不良中介组织的挑唆和煽动"。至于有些地方政府责怪媒体对负面新闻的报道就更没有道理了。
    
    对此,笔者对某些地方官员解决民间纠纷的能力表示怀疑,也对某些地方政府执行《劳动合同法》的信心表示怀疑。处理问题解决矛盾的关键是要抓住问题和矛盾的根本,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长治久安,否则,岂不是"按下了葫芦起了瓢"?政府官员们更加不得不对民间与政府之间的矛盾疲于应付了。
    
    《民事诉讼法》第58条规定:"当事人、法定代理人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律师、当事人的近亲属、有关的社会团体或者所在单位推荐的人、经人民法院许可的其他公民,都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民诉意见》第68条也规定:"除律师、当事人的近亲属、有关的社会团体或者当事人所在单位推荐的人之外,当事人还可以委托其他公民为诉讼代理人。"
    
    由此可见,那些为弱势群体代理的人,或是律师代理,或是以公民身份代理,这些都是法律允许的,即是合法的。即使是公民代理行为,只要不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适当地收取车马费也是无可厚非的。至于那些以"律师"名义招摇撞骗、煽风点火的所谓"代理人",政府主管部门就应当负起自己的责任,查明情况,对非法代理行为予以取缔,对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于法。政府不能把律师摆在自己的对立面上来看待,那些丑化律师、妖魔化律师的说法和做法,动辄扣以"黑律师"的高帽大批特批,也是对律师代理和公民代理行为的无知和抹黑。刁民化工人,将维权工人视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实在是要不得,一屁股坐到企业主的怀里更是要不得。
    
    实际上,急需维权的人群,大都是属于弱势群体,特别是工人、农民等收入较低的人群,市场化运作的律师服务在无法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的时候,委托他们的亲戚朋友作为公民代理人,成为他们退一步的选择。由此可见,法律许可的公民代理是诉讼代理方式在律师代理之外的一种有益补充。假使没有公民代理,那真得自学法律还要考到律师牌照才能维权了。
    
    放手让依法代理的律师或公民为"民告官"的原告提供法律服务,不但不会使他们跟政府"对着干",也不会给社会添乱。相反,作为最懂法律、最尊重规则、最强烈要求维护秩序的群体,无论是律师还是公民代理人,都会积极引导人们走理性、守法、克制、秩序的维权之路,帮助人们通过法律渠道消解紧张、减轻焦虑、释放不安,这正是在用法律的方式缓解社会矛盾,分担政府的压力,维护社会稳定。对此,地方政府又有何可怕?
    
    律师管理制度需要改革
    
    律师惧怕威权,原因何在?假冒律师名义行骗时有发生又是为何?从当前我国律师管理体制上或许能够找到一些原因。
    
    当前的体制下,律师群体在行政上归司法行政机关管理,业务方面原则上由各地律师协会自行管理。然而,从目前律协实际拥有的自主权来看,不过是司法行政机关的辅助管理者。监督权、指导权、惩戒权、资格授予权、法律援助事务管理权、律师收费管理权等等,都归于行政。这种律师管理体制也到了该改革的时候了,行会自治或许是一种发展方向。律师应当归于法律服务市场而不是归于政府机构,否则,律师的功能何以能够得到充分发挥,法治又何以实现?
    
    建议有关部门研究实施律师行业自治的可行方案,其中可规定公民代理人须经人民法院认可、并在律师协会备案之后方可代理,这样既可规范公民代理,又可对公民代理行为的合法性予以监督和管理。当然,应当允许执业律师对公民代理人提出质疑或答辩。
    
    一些地方政府惧怕律师,压制律师依法代理行为,对浑水摸鱼的非法代理不能依法取缔,却一再地推托作为政府理应负起的责任,眉毛胡子一把抓地责难律师代理或公民代理,是不负责任的。请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法律许可的公民代理为弱势群体提供着有力的法律支持,也必然会为消弭社会矛盾、实现社会的真正持久稳定起到积极的作用,他们不应被斥为"黑律师"。(以上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