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春贞是武汉市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自力小区11栋1单元)1楼1号左侧上下肢瘫痪、患有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的市民,是一个没有保姆搀扶寸步不能行走的残疾人,但没有精神病,头脑灵活,是自强化工厂法人代表,任厂长,全厂财产由她和保姆看守,从请工人到生产经营,一切由她办理。
    由于区政府带领法院公安抢劫和破坏,造成财产损失贰仟多万元,征的土地被霸占,合法厂房和围墙遭拆毁,因财产被政府抢劫和破坏光,大儿子陈永东被逼疯了,挨打不会还手,挨骂不会还口,没犯任何法,没参加任何宗教组织活动的陈永东,2004年5月29日被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武汉最大的医院),活活杀着搞器官移植,器官不知移植到哪个大官了,还是卖了高价,公安为什么至今不立案?王春贞为了把综合利用《三废》和照顾社会残疾人就业的工厂办成。为了被抢劫和破坏的财产得到赔偿。为了使杀害大儿子陈永东的凶手受到法办,让大儿子的灵魂得到安宁,而上北京告御状。谁知当官的根本不管百姓死活,2006年6月在北京肿瘤开刀,8月3日回汉治病,2006年8月11日王春贞打完吊针,从医院回工厂休息,汉阳区政府和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下命令,由江堤乡丰收村委会派人在路上将王春贞非法绑架,关押在附近的部队营房里,重兵看守,后来公安分局没要王春贞到场,在什么地方弄了一份《精神病司法鉴定书》,经中共武汉市委维稳办批准,送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关押,该院原来是关犯人的监狱,不愿背责任,向上写报告要汉阳公安分局领回去,就这样转到了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汉阳分院,也是武汉市公安局戒毒所汉阳分所,外面的牌子是武汉市立第五医院第一分院,原来是农村公社级医院,相当于城市街道卫生院,王春贞丈夫的学生,有的就在这医院工作,是三合一式的《医院》,牌子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连附近的人都不会知道这医院设有监狱,而且比劳教所、比劳改监狱更可怕,没有刑期,可以把没有精神病的冤民进行活体试验。因关进来之前就办了所谓《合法手续》,档案里有一份《精神病司法鉴定书》,一楼关精神病,王春贞关四楼,五楼关吸毒人员(以前王春贞关在五楼,整层五楼,当时只关王春贞壹个人,后来才改关押在四楼)。由于精神压力大,时刻要提防怕被精神病药弄成精神病,加上医院级别低,医疗条件差,病得不到很好医治,使病情越来越严重,病的种类也增加,双眼长了白内障,胆和肾都长了结石,2008年9月24日深夜中风说不出话了,公安分局把人命关天的事,不当回事,后来在医院写报告的催促下,才转到五医院,由于病危,我的儿女要求转武汉市中心医院(原武汉市立第二医院),五医院怕中途出事,特派救护车送至二医院,后来汉阳公安分局去了两个人,是去看王春贞还是去抓捕王春贞的丈夫陈寿田?不得而知。不过2006年汉阳区政府和区公安分局已经给陈寿田开了壹份不要人到场的所谓《精神病司法鉴定书》,陈寿田是在逃的《精神病人》,捕捉到就可“合理合法”送进精神病院,彻底除掉告区政府和告公安、告法院的祸根,王春贞要脱离生命危险,会不会又被关进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汉阳分院,不得而知。为了王春贞的安全(不指医院和医生),不会遇害丢命,只好偷偷把王春贞从二医院转移走。
     国外和国内一些法学家,一些人权团体在奢谈《劳动教养法》违宪,违反人权,要求中国政府废除,谈了一年多,无任何效果,就是废除了又怎么样,明废暗不废。孙志刚事件后,承认收容法违宪,废除了,真废除了吗?没有。北京收容所改为救助站,被关进去的,有哪个不是被抓进去的,有哪个是自愿进去的,都不是,统统都不是要他们求助的,统统都是被抓进去的上访冤民,现在不仅北京收容所继续存在,全国各地的驻京办都建了牢房,把从北京收容所(救助站)领回来的人,统统关进驻京办的秘密监狱里,进京接访人抓到上访冤民也统统关进驻京办的牢房里,达到一定数量就押回当地。有的到了当地就放了,有的到了当地就关进《学习班》和精神病院或者送劳动教养。王春贞和邹厚珍2006年一起在北京被抓的那一次,邹厚珍被关进了精神病院,王春贞放了,向王春贞提出了警告,“再把你从北京接回,就不会放了。”政府说话是算数的,看王春贞这个左侧瘫痪多病的人要不是医院写报告催,也许就死在了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汉阳分院了。2006年2月武汉市人民政府驻京办拆了房子,租的宾馆,竟把宾馆也变成监狱,王春贞和保姆就一起关在宾馆里不准出去。我国大肆宣传《大接访》,什么领导干部接访,为冤民解决问题,汉阳区政府是武汉市的先进典型,2008年长江日报和武汉晚报报导过好几次,却没有报导冤民王春贞受的惨无人性的迫害,当然中国新闻界也无人吃了雷胆,敢全面报导中国现实的问题,所以出现山西的问题,河北三鹿奶粉问题并不奇怪,全国人民都知道任何食品都不安全,走正规渠道上访而遭接访,奥运前夕一位上访女冤民在永定门河边怕被“接访”抓到,逼得走投无路愿跳河死,这就是官员为冤民解决问题真实情况,是铁证,是奴隶主抓奴隶的做法,让报上大肆宣传“大接访”为冤民解决问题的文章见鬼去,我奉劝说假话的无羞耻文人要有一点点良心,不说假话或者少说假话。 (博讯 boxun.com)

    我们无路可走,我不愿东躲西藏的生活,我妻子又有这么多病,而且随时有死的危险,王春贞这次中风,五医院检查出脑缺损,这是七五年五月被本街党委钟副书记的姨妈用刀砍的,还是这次中风造成的,钟副书的姨妈因没借到东西进行报复,我七岁的儿子陈永东遭打,四岁女儿遭开水烫,妻子王春贞遭刀砍,造成左半边瘫疯,四个凶手逍遥法外,相反凶手刘润珍因是钟副书记的岳母,竟成了治安员,戴上袖章,为大儿子偷东西放哨,为小女儿黄秋元(凶手)偷男人守门,严防女婿杨纯武回家碰到,教儿女男盗女娼的管治安,我们成了这样《先进》的社区,而受害者全家坐牢,半边瘫痪的王春贞在审讯中遭拳打脚踢,使得小便屙血,两岁、四岁、七岁的三个小孩每个都被关三次之多,陈寿田被关押七次之多,九死一生,官家打人杀人的没有危害社会治安,相反要伸冤的受害者破坏了社会治安,陈寿田被送强劳一年,是一种所谓的比劳教轻的处罚,四人帮刚垮台,又当成四人帮的骨干抓捕,关押二十一个月,游斗中喉管被钢筋刺伤,肋骨被打断三根,几次被打昏死过去,由于陈寿田在文化大革命中没有参加造反派,相反参加的是保守派百万雄师,才被放回来,中国的法律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全国的人民都知道,当官的自己也知道,只是外国人不知道,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小块地方,如同井底之蛙,因为2003年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为了保护汉阳区政府等叁被告,借《司法鉴定》之名,行伪造证据,进行枉法判决,我为了推翻本判决,为了把工厂办成,而到北京告御状,每个上访人都是相信中央才到北京的,结果告状无门,大儿子又被杀害了。我为了伸冤,告了四十四年,都没有伸冤,而且冤上加冤,财光家破人亡,我向现在江总书记胡总书记两届政治局常委局寄过数十万封信,证据可堆满五室三厅,作废纸也可卖壹万多元人民币,但都石沉大海,这是社会制度和信访制度造成的。我家想办综合利用《三废》和照顾社会残疾人就业的厂,是办不成了的。根据化学的可逆反应,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科学原理,利用尼龙塑料……生产汽油柴油,把废活性炭进行再生,把洗铜锈的废硫酸回收、提取硫酸铜、利用食品工业和味精、氨基酸厂的废液生产叶面肥……,我们想将所有《三废》完全转化成资源,属高科技工程、属环保工程、属生物化学工程、属照顾社全上残痪人就业的福利工程,83年、84年家里就有钱财贰仟多万元,是中国第一大富豪,当时四川万县牟其中还没有我家钱多,没有富起来,我家申请征地办厂,也是最早的,当时名列第一,区领导认为私人征地办厂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搞资本主义复辟。结果区政府不但不扶持,反而把残疾企业家弄得财光家破人亡,大儿子被杀害,至今不立案,是公安先下的手,是区政府派人下的手,是区政府房地开发公司中吉公司派人下的手先打,还是其他人先下的手,要弄死我儿子,是谁要医生把陈永东活活杀着器官的,又是谁出主意给我和王春贞弄所谓《精神病司法鉴定书》的,我和王春贞生活的每一天都有被杀害的危险,到底怎样弄死我们,就不得而知,但在告状喊冤无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想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命。美国总统和议长,你们都不是中国人,都不是中国人的父母官,中国官不管,你们愿过问吗?加上美国很多事都求中国政府帮忙,另外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国内房地产危机,金融危机,已忙得焦头烂额,能发扬国际主义精神,能挤时间过问一家普通中国人的事吗?有病乱投医,无路可走的冤民,我只是碰碰运气,要是总统和议长能收到这封信,愿进行帮助,我的要求:一、让王春贞能到美国慈善机构帮助免费治好病。二、你们在与我国胡总书记和温总理会谈时,帮忙把此信转给他们看一看,因为我们冤民向胡总书和温总理写信,下面都不会转交的,我还想伸冤,还想中国成为一个法制国家,使国家的人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地政府和公检法到北京搞《接访》,不准冤民告状,中央信访机关和地方合作抓冤民,这样会逼出无数个杨佳,我要年轻,我就会变成杨佳式的人,年纪老了,只有当狗熊生存了。三、我也希望《人肉搜索》和网上喜欢评论范跑跑的人去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查(2002)鄂行终字61号判决的卷宗和我们的申诉材料及证据,看看武汉晨报2003年8月7日第五版社会新闻报导《拆违通知书下了两年违章建筑不倒》法制日报2004年8月25日第11版法制专版《残疾人工厂十二年砌不上一堵墙》、公益时报2004年12月15日A4版特别报导《福利厂房被迫撂荒十二年》、中国社会报2005年3月1日头版的报导《私人征地遭遇围城“困局”》被告二参加庭审的原执法科朱平科长,每次向记者都如实谈了我们反映的情况完全属实,为我们证明了省高法进行的是百分之百枉法判决,但省高法至今不立案再审,省人大省政法委也不督办,省检察院也不抗诉,这样怎么建立法制国家,相反被告人汉阳区政府伙同公安局弄一份假《精神病司法鉴定书》,就可报中共武汉市委维稳办批准,就把原告法人代表工厂厂长王春贞关进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一个左半边瘫痪的残疾人,没有保姆搀扶寸步不能行的,竟成了能破坏社会稳定,能推翻国家政权的反革命,而且是一个《精神病人》,这不太可笑了?然道我们国家的政权到了一个瘫痪的《精神病》人就能推翻的地步了,就按区政府说的,一个没有在社会上搞打砸抢烧,没有杀人放火的精神病人,政府无权关押,而且王春贞有丈夫,还有七个儿女,不需政府管,公安局的精神病院 不关真精神病人,我大儿子陈永东因区政府抢劫和破坏光家里钱财,被逼疯,我从96年写报告要求公安局派出所送陈永东去精神病院医治,派出所说公安局没有精神病院,一直写到陈永东遇害,一直不送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留着是专关没有精神病冤民的,我希望喜欢在网上发表评论的人,那些评论《范跑跑》的国内外华人以及《人肉搜索》对我们家的案子进行搜索,如实公之天下,我想求维权律师,敢进行行政诉讼的律师出面,就王春贞被关进公安局精神病院一案进行起诉。我的联系电话:13437289403 13161612144,王春贞电话:13647201423
    
    武汉市退休教师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市民陈寿田
    2008年9月2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陈寿田/王春贞: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武汉老访民陈寿田太太王春贞关精神病院
  • 武汉退休教师陈寿田揭北京上访人员悲惨境况 呼吁特赦政治犯
  • 陈寿田:给西方新闻媒体和人权组织一封公开信
  • 我申请将《接访》载入吉尼斯/退休教师陈寿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