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30日 转载)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

    
    上午十时,我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者称姓彭,他说从网易某编辑那里知道我的手机号,现想寻求法律帮助。
    
    彭先生在电话中告诉我,他是湖北人,在广东深圳打工。今年3月25日,3岁儿子在一家超市门口被人抢走了。由于案件没有引起重视,他的寻子之路历经艰辛。于是,想到了开店寻子“新招”。彭先生的“新招”,使很多失子家长看到了希望,他们纷纷在当地“开店寻子”。
    
    但是这个“新招”,并没有找回孩子。他们仍然得求助政府和公安部门,但是公安部门的冷漠,使他们最后一点希望也落空了。在无路可走情况下,40多个走失孩子的家长来到北京上访。
    
    今天上午,他们准备去国家信访局上访时,被警方发现后带走。有些家长与警察发生了冲突,有人还被抓伤。
    
    他们也许是第一次上访,也许不知国家信访局办公地是属于天安门地区,是不能随便集体上访的地方。如要去上访只能到设在永定门的国务信访局接待室。
    
    他告诉我,大家之所以来北京上访,是看到了2007年12月23日温家宝总理对河南省儿童失踪案作了批示。由于有了总理的批示,公安机关只用八天就破案了,找回了失踪的九名儿童。在总理批示前,公安机关对案件久拖不破。
    
    彭先生在电话中还说,他们现被带在西城区某胡同,大家集中在一个大蓬里。我告诉他,警方做了笔录后,会叫当地驻京办人员送你们回老家,不用怕的。等你们回家后,写一份材料给我,看看能不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如有媒体关注他们的失子之痛,请与我电话联系。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附:1、《河南儿童被拐案侦破纪实:总理批示后迅速破案》http://www.022net.com/2008/1-8/47242218226142.html
    
    2、《要等到总理批示才迅速破案,说明了什么?》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af0ea01008b1v.html
    
    寻子店,背负着的不止是沉重的亲情!
    
               彭高峰口述/许乾雷整理
    
      寻子店,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悲痛欲绝的名词,这个连电影电视都没有上演过的事例,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成为我生命中永远的痛,如一面旗帜,在我艰难的寻子道路上飘扬,支撑着我那颗伤痛的心。
    
      2008年3月25日傍晚,我一如往常在我的小店里面忙碌着,就在转身的瞬间,我那三岁的儿子彭文乐消失得无影无踪,刚开始我还以为他自己去跟小朋友们玩,便叫妻子把儿子找回家,过了好久,妻子心急火燎地跑回来告诉我,说孩子不见了。我赶紧把店门关上,两个人一起出去把孩子应该去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那天晚上,我连续找了几回当地的派出所,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没想到得到的答复却是冰冷的面孔,我只能无助地和妻子到处去寻找我的儿子。第二天我们在亲友们的帮助下,印制了一万份彩色喷绘的寻人启示,我和妻子马不停蹄地贴遍了深圳公明的大街小巷。无奈、无助的感觉,从儿子失踪的那一天开始,伴随着我踏上了茫茫的寻子路,儿子彭文乐的欢声笑语如影随形充斥着我每一个痛苦的日子。
    
    深圳孙海洋的寻子店
    
        认识孙海洋,是在我儿子彭文乐失踪后的第三天,那天晚上在一个寻子的QQ群里,那位坚强的湖北老乡,在得知我的情况之后,很热情地跟我聊了起来,并且极力邀请我到他家去见面。
    
        看到了孙海洋包子店的那一刻,我的心灵几乎被深深地震撼着,店门口本是张贴店面招牌的地方,写着几个令人心痛的字眼“悬赏二十万寻儿子店”,上面还贴满了他儿子孙卓的相片,店面周围到处是寻子的海报,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良苦用心。
    
        2007年的10月9日,是孙海洋最心痛的日子,在深圳南山区他自己开的包子店里,由于劳累过度他不小心睡着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睡竟让他失去了心爱的儿子,那天他那年仅3岁的儿子孙卓趁着他睡着之后溜出去玩,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从儿子发现失踪的那时候起,他首先想到的是报警,把希望寄托在人民警察的身上,没想到竟然以失望而告终,警察们的冷漠让他心冷如冰,在万般无奈之际,孙海洋只好走向自救的道路。
    
        孙卓失踪后,孙海洋全家人变卖家产,在店门口挂起了悬赏寻子的招牌,悬赏20万元寻找自己的儿子,并把包子店更名为寻子店。还印发10万份寻人启事,在深圳及周边地区散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把儿子找回家。
    
        由于全家人都在为寻找小孙卓而四处奔波,基本上没有多少时间与心情去打理包子店,为了能够尽快找到自己的孩子,孙海洋的包子店依然在深圳南山喧嚣的城市中风雨飘摇地坚持着。
    
        “孩子一天没找到,招牌一天不倒。”他说,要让儿子长大后知道,他的亲生父母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着他,关爱着他。
    
                 我的寻子店
    
      从孙海洋那边回来之后,我继续奔波在派出所及各相关职能部门之间寻求帮助,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求助警察或者其它政府部门,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寻找失踪的儿子。
    
        眼看着离儿子失踪的日子越来越远了,为了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尽快找到我的儿子彭文乐,我想到了孙海洋开的寻子店,决定效仿他将自己的电话超市改成寻子店。我用灯箱布喷绘了大幅的寻子招牌,上面喷上我妻子抱着儿子的巨幅照片,并打上悬赏的文字“变卖家产,悬赏10万寻亲子店”,上面留下自己的联系电话号码。我还另外做了一条约10米长的横幅,上面写上“悬赏10万,征集当日目击者提供线索”,一起挂在我的店铺门口,希望那些在事发当日看到我儿子的目击者能够给我提供有效的线索,帮助我尽快找回失踪的儿子。
    
        寻子店的宣传效应很快聚集了很多路人的眼球,每天引来数万人驻足观望,却没有寻找到一条有效的线索,在这期间我又加印了一万份寻人启事到处派发,以扩大寻人的范围。
    
        在深圳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我的寻子店也和孙海洋的寻子店一样,在闹市之中,在世人的观望下惨淡经营着,为了我的儿子彭文乐,我希望有一天他会找到回家的路,会找到我这家店铺,就算坚持多少年,我都不会放弃对儿子的寻找,因为这里才是他的家,只有我们才是他最亲的人。   
     
    
              广西黄佩云的寻子店
    
        广西藤县街头,一家珍珠奶茶店门口高高地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大大的“寻子店”三个字让人心痛,店主人黄佩云就是我在网上寻子过程中认识的一个苦难的女人,“变卖家产,急寻爱子,悬赏20万”透出的是痛失爱子之后的无奈与坚持。
    
        2008年2月17日下午,黄佩云两岁多的孩子跟奶奶出去玩的时候不幸失踪,全家人四处寻找无果之后,于当天下午2时到县公安局报案,在这之后曾经无数次跟当地警方寻求帮助,都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每次都以忙为借口,将她拒之门外,到目前为止,公安机关尚未对此事件进行立案侦查。
    
        为了找到儿子莫鸿涛,在短短五个月的时间里,黄佩云倾尽家财,十多年做生意攒下的几万块血汗钱已经分文全无,还背负着几万块钱的外债,这十多万元大多是在她寻找儿子的过程中被无良的骗子以帮找儿子为由骗走。
    
        在万般无奈之际,她想到了网络,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的力量帮她找到失踪的儿子,于是便给了我们相识的机会。我的寻子店给她看到了希望,在了解到我开寻子店的详情之后,她也立即将她的珍珠奶茶店招牌换掉,挂上喷着她儿子相片及悬赏寻子的店牌,一家全新的寻子店就这样出现在广西藤县的街头,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吸引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为之侧目。
    
    
        在经历了五个月艰难的寻子之后,如今的黄佩云已经是负债累累、家徒四壁,只能守候在自己的寻子店里,以卖珍珠奶茶维持生计,艰难地支撑着她寻子的信念。       
    
                 西安余辉寻子店
    
        认识西安的余辉也是在互联网上,同样的痛失爱子,同样的寻子境遇,同样的无奈与无助,使我们很快找到共同的语言。
    
    
        2007年8月18日,对商人来说应该是一个吉利的数字,而对于在西安做生意的河南人余辉来说却是一个灾难的日子,那一天,他年仅一岁多的儿子余严俊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他9岁的姐姐面前被别人活生生抢走,得到消息的余辉夫妻两人赶忙跑到西安市红庙坡派出所报案。没想到怀着对警察万分信任的他得到的回复却是不能出警,据他告诉我,当时值班的民警说:“24小时后才能出警,你们自己先找,孩子是不是被那个女人抱出去玩了?”
    
    
        在万般无奈之际,余辉只好发动自己在西安的20多名亲朋好友一起,印发一千多份寻人启事,在西安火车站及各个汽车站、市内人口密集的主要交通路口进行分发与张贴,最后还是没有把儿子找到。
    
    
        2007年8月底的一天下午,余辉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叫他准备好5000块钱,然后就把孩子还给他。他的妻子杨业霞到派出所报案要求给予帮助,警察以开会为由叫她下午再来,当她第二次到派出所的时候,值班的警察却告诉她已经下班了,叫她等到明天再说,然后大声吆喝着把她赶出派出所的大门。
    
    
        余辉从网上了解到我的寻子店之后,也将自己的店面招牌改成寻子店,并于2008年6月27日开业,店门口的招牌上面,除了喷绘他儿子的相片之外,还附上一张自画的犯罪嫌疑人的头像,也和我们的寻子店一样,印上“变卖家产,悬赏十万”等字样。
    
        余辉的寻子店主要是话费交费服务,是小本经营的生意,他说并不指望这个店能够给他赚到什么钱,只是想把以此方式扩大影响力,以便让大家都帮他找到儿子。
    
                西安余寿兵寻子店
    
      在10月18日13时50分,在西安做小生意的他们在龙首南路社区的家里忽然发现,在家门口玩耍的两岁儿子余坤不见了。随后,她立即和爱人发动亲朋好友四处进行了寻找……一位70岁的老邻居说,他看见一男子骑着电动车带着余坤匆忙离去。于是,他们沿路追寻,碰见一个40岁左右的妇女,她对他们说这个男子当时是骑着一辆灰白色的电动车,带着孩子下坡道时孩子的鞋掉了,还不断大哭。这个妇女当时听到这个男子大声训斥着孩子,当时她还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
    
    下午2时15分,孩子的父亲和叔叔跑到公安莲湖分局北关派出所报警。在派出所没有受理的情况下,他们又继续寻找未果后,约3时他们通过电话向110报警。
    
    “北关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当时说,先让我们继续寻找,也没有记录,也没有出警”,孩子父亲余寿斌先生说。
    
    19日凌晨1时许,余寿斌的一位朋友杨某给他们说,小坤坤在东南方,会在20日出现在余家门口,到时余家要破些财。怀疑此人拐走小坤坤,余家人就拉着杨某到北关派出所报警。值班民警在询问后才知道,杨某通过电话委托四川老家的“半仙”算了一卦。民警还是叮嘱余家继续寻找。
    
    上午9时和中午2时许,余家人又两次到派出所报警,看到派出所仍未出警和受理后,向省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打电话投诉,巧的是警务督察总队刚好在北关派出所检查其他工作。警务督察经过了解后认为,派出所在接警后应该立即受理,给报警人出具受理的“三联单”后迅速出警。
    
     北关派出所在19日又补填了“三联单”,但将“受理时间”写到了18日。19日下午约3时30分,派出所出警了解情况,此时距孩子家人报警已有25个小时。
    
    余先生向省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打电话投诉警务督察对其这种错误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并责令西安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队调查此事,将处理结果上报。(部分引自媒体:男童被拐家长4次报案北关派出所25小时不出警)
    
    在小坤坤被拐后,公安莲湖分局成立了专案组,快一年的时间了,余坤坤仍然下落不明... ...
    
    近一年的时间里,余家人发寻人启事、4万元悬赏,山东、河南、安徽等地留下了他们寻子的艰难足迹,儿子在哪里?他们白天晚上在路上搜寻。在小区内访问,孩子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音信... ...
    
    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儿子,一个骑着电动车抢孩子的人一定是熟悉周边情况的人,这个人一定是在西安市露过脸的人,一定会有人士他的人。
    
    面对孩子的照片,余家人悲愤、焦急、心疼... ... 孩子离开妈妈的怀抱快一年了,随着时间的延伸,他们的思子之心越来越急切。在西安市闹市区的鼓楼 便立起了“寻子”的招牌,意在通过广大热心群众提供消息,更快地找到自己的骨肉。
    
    但愿“寻子牌”能够招来有价值的线索,尽快使孩子回到妈妈身边,也希望公安机关加紧破案,将人贩子一网打尽;否则,下一个失踪的孩子又会使一个家庭骨肉分离。
    
                山西冯云寻子车
    
    冯云爷爷跪求寻孙女线索
    
    2008年7月23日,山西太原,一辆挂满广告招牌的寻女车出现在迎泽公园和下元商贸一带,所过之处,引来路人为之侧目、驻足围观,继而议论纷纷……
    
      那是一辆印着寻人广告的农用车,车身上三面用蓝色为底,上面喷上巨幅的失踪女孩的图片,上书“寻找女儿,变卖家产”,密密麻麻地写着联系方法,让路人一看就有那种令人心酸及心碎的感觉。
    
      车主冯建林,一个朴实而普通的中国公民,在芸芸众生中默默无闻地经营着自己的事业,维系着一家人的柴米油盐。
    
      本该是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家庭,却由于一个无法预料的变故,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打碎了冯建林那颗本该快乐的心……
    
      2008年3月20日,对于冯建林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她那年仅九岁的女儿,在太原市西铭矿下午上学路上不幸失踪。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那一天,天上飘着雨,也飘着九岁小女孩冯云年幼的记忆,飘着冯建林全家破碎的心。
    
      下午放学的时候,冯建林的妻子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和平时一样按时到学校接女儿回家,她和其他家长一起,焦急地在学校门口守候,直到最后一个学生被家长领着离开校门,都没有看到她女儿灿烂如花的笑脸。冯云的妈妈冒着雨水跑进校园寻找冯云的班主任,疯狂地拨打老师的手机号码,却得不到任斡肱泄氐南 ⅰ?
    
      这时,冯建林的妻子从女儿的一个同学那里了解到,下午女儿并没有到学校上课,也就是说,孩子在上学的路上销声匿迹了……
    
      女儿失踪的事实,严重地打击了这个善良的家庭,他们发动20余位亲友,在太原市开展地毯式搜索、寻找,到处张贴寻人启事,却都徒劳而返。
    
      自从冯云莫明其妙地失踪之后,冯云的妈妈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精神陷入崩溃的边缘,终日以泪洗面、沉默寡言、精神恍惚、面容憔悴,只能每天看着冯云的相片发呆,然后流泪;冯云的奶奶自此一病不起,睡在病床上整天呼唤着孙女的名字;年迈的冯云爷爷,拖着虚弱的身躯,抱着寻找女儿的寻人广告,跪在冯云学校附近的大街小巷,希望能够找到事发当天的目击者提供冯云失踪的线索。
    
      冯云,这个年仅九岁的女孩子,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学生,就这样消失成为一个解不开的谜团。
    
      为了寻找失踪的冯云,冯建林耗尽家财,在每一个孩子可能失踪的地方寻找自己女儿失踪的线索,渴望能够找到女儿的信息,没想到最后都不能如愿,而离冯云失踪的日子却越来越远了。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冯建林想到了网络,希望能够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帮他找到失踪的小冯云,于是便上网注册了QQ,在自己的QQ空间里上传女儿失踪的资料,并因此而结识了一批有同样命运的家长们,大家都在为他出谋划策,帮助他为寻找女儿而努力。
    
      深圳彭高峰、李海洋的寻子店给了他不少启发,特别是在彭高峰的影响之下,让他萌生了制作寻女车的念头,在经过一翻前期准备之后,冯建林花费1000元人民币,将自己的车子改成现在满身都是寻女广告的农用车。
    
      2008年7月23日,在山西太原市,冯建林的寻女车正式上路,停留在迎泽公园和下元商贸等人流量多的地方,吸引路人广泛关注,给寻女的宣传提供便利。
    
      冯建林希望女儿能够看到这辆满载思念的车子,能够及时回到父母的身边,回归以前那种平静与温馨的幸福生活。
    
        从深圳孙海洋的全家第一家寻子店开始,我就在公明那边开始创建第二家寻子店,其后广西黄佩云寻子店和西安余辉寻子店都是在我的直接影响下开业的,到现在为止全国已经有六家寻子店正在营业中,我们的这些寻子店并不是建立在赚钱的目的之上,而是为了通过开寻子店,扩大寻子联盟的影响力,引起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关注与支持,发动社会各界尽快帮助我们把失踪的孩子找回家。
    
      我相信在我们的努力之下,我们的寻子店会遍地开花,在失踪孩子家庭中得到推广,及时找到我们那些苦命的孩子们,并将影响着共和国法制的进一步健全,还共和国的蓝天碧水,为我们平民百姓创建真正和谐的幸福生活。
    
    向寻子路上永不言弃的人们致敬!
    
    刘晓原 2008/9/2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资深律师办第一胎准生证跑断腿!/民之啸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张福忠无罪-我的辩护词 / 张成茂律师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中国律师因辩护被拘两年多:戴上手铐脚镣,被人在雪地里拖着走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 陈道军罪名变换,聘请律师受公安阻止
  • 仅仅要求民主管理:北京律师为自己维权风暴
  • 央广访谈:滕彪:北京律师将持续努力,推动律协民主化
  • 知名法律人士:河北禁律师协助索赔违宪
  • 四川异议人士获准与律师见面 (图)
  • 莫少平律师终于获准会见黄琦/RFA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第三期)
  • 李晓亮:从“律师获刑”反思司法援助
  • 「以大局为重」河北律师选择沉默
  • 中国律师协会负责人指地方当局禁止律师受理毒奶粉诉讼违法
  • 深圳律师刘尧为失地农民维权获刑 被指故意毁坏财物
  • 河北政府部门禁律师协助毒奶粉受害者索赔
  • 李劲松律师9.18及9.19在上海高院及看守所的经历:18个相关通话录音
  • 河北律师都不接向三鹿索赔案:因'上面'施压
  • 河北律师都不接向三鹿索赔案:因“上面”施了压
  • 10省市20位律师义务提供法律援助并发布索赔指南
  • 李劲松律师在上海市看守所被多名身份不明的人非法跟踪/杨佳案
  • 杨佳案二审辩护律师李劲松赴沪要求见杨佳被拒
  • 杨佳没有让谢有明律师担任自已的二审辩护人
  •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RFA
  • 署名律师敦促李长江辞职书
  • 北京律协拒绝直选 指律师联名上书否定政治制度
  • 周泽律师:敦促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辞职书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第二期)
  • 北京律师协会“严正声明”的语用学/邵建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
  • 昔日铸大错,如今宜速清遗祸/辽宁律师王永航致最高司法机构
  • 支持北京部分律师要求律师协会民主选举/万延海
  • 李劲松律师發出的公民紧急投诉检举专函
  • 美国律师:上海法院边审杨佳边犯法
  • “垄断”了律师,就没有民告官了?
  • 福建律师王利平劝谢有明律师辞任杨佳辩护人的公开信
  • 杨佳的精神病鉴定,程序严重违法/刘晓原律师
  • 北京律师谈杨佳的辯護律師问题
  • 新修法律遭遗弃 律师不得见黄琦/RFA
  • 刘晓原律师:为杨佳辩护,谢律师准备好了吗?
  •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第三章:奋力拚搏/郭国汀(图)
  • 上海市民关注维权律师郑恩宠目前的处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