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8年09月16日
     刘伊曼/山东莒南报道 (博讯 boxun.com)

    
      山东莒南拆迁乱局
    
      我不过是出来买牙膏,结果就被警察抓了
    
      村支书刘常玉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6月16日,天还没有亮,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十字路镇永泰居,刺耳的尖叫和哭闹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很快,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拥堵在永泰居这一小片杨树林周围。71岁的老支书刘常玉便悬挂在其中一棵小杨树上。
    
      刘常玉的脚下,是半瓶窖酒,还有一张摊开在地上的“旧城改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标准一览表”,一览表被三个烟盒及25块钱压着角。据最早发现刘常玉的几个乡亲说,钱旁边的红色石头上,用烟灰写着个“党”字。
    
      “这是老支书最后一次交党费……”村民们普遍这样认为。
    
      自杀
    
      刘常玉的次子,45岁的刘希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两个原因导致了刘常玉的死:
    
      其一,莒南县旧城改造对党员有摊派任务,完不成任务,刘常玉在居委会看大门的工作就保不住了,老人压力大到了极点。
    
      其二,刘希旺的妻子王业彩与众多乡邻一起因旧城改造的拆迁问题到十字路镇党委上访,之后,莒南县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王业彩逮捕,随后刑事拘留。刘常玉告诉亲人:“我再也没脸活下去了。”
    
      然而,莒南县副县长孙利、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彭圣学及县房管局办公室副主任李建民等,几乎所有被本刊记者采访到的官方人士均否认刘常玉的死与旧城改造有关。他们指出,刘常玉的死是因家庭纠纷引起的,公安局出示的材料显示:“刘常玉不属于旧城改造拆迁户。”
    
      而对于县党委、十字路镇党委明文规定对党员“摊派”拆迁动员任务一事,孙利及彭圣学等人均承认有此事,孙利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党员当然要做好先锋模范带头作用”。
    
      十字路镇位于莒南县的中心地带,县委、县政府所在地。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刘常玉曾是十字路乡六村(现永泰居)的支部书记。
    
      上个世纪90年代城市扩建,刘常玉和他的乡亲们都失去了耕地,变成了“城里人”,但是他们所居住的宅基地一直到2008年还是集体所有的土地,还保留着原来农村的房屋布局和结构。一片一片低矮的房舍在日益增多的高楼之间显得越来越不协调。
    
      “为了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打造现代化的城市”,2008年,莒南县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旧城改造工程。
    
      据村民们介绍,刘常玉对旧城改造是热烈拥护的,但在看到拆迁“提前腾空通告”的时候,刘常玉和众多乡亲一样,感觉有些不对:“动作太大、太快,6月初出通告,6月底之前就要拆完,一下子拆那么多房子,临时安置房也还没谱,大家住哪儿?”
    
      “他对党无比忠诚,对组织派给的任务从来都是无条件地执行。”刘常玉的老伴万延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组织上分给刘常玉12户的“承包任务”,要求他去做通工作,其中一户是他大儿子,他以家长身份做通了,另一户是他已故姐姐名下的房产,他也自然代理了,但是余下的十户人都不买他的账,甚至还有人骂他是汉奸、叛徒、走狗……
    
      “刘常玉在村里也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但因为动员拆迁,村里有人骂他,镇上又说要开除他的党籍,他整天给我们全家哭着诉苦。”万延秋说。
    
      6月11日、12日、13日,群众的不满和抗议达到高潮,连续几天都有群众自发前往党政机关各部门上访。13 日上午,人们听说山东省创建文明城市检查团的领导来到了莒南,下榻桃源大酒店,便纷纷前往,想去跟“省上的领导”反映情况。当天上午,警察在桃源大酒店门口就带走了几个人,随后警察在全县范围内搜捕“分子”,刘常玉的儿媳王业彩便是其中之一。
    
      刘常玉的弟弟刘常贵告诉《瞭望东方周刊》,6月15日,刘常玉哽噎着对他说,“儿媳妇也进监狱了,我丢死人了,再也没脸见人了。”
    
      第二天一早,刘常玉选择了自杀。
    
      6·13事件
    
      刘常玉的儿媳王业彩告诉《瞭望东方周刊》,6月11日上午,她跟其他居民一起到了十字路镇党委反映情况,大家上了二楼,领导们正在开会,群众哭着跪倒一片,后来警察来了,摄了像,疏导开了人群。6月13日下午,就在家门口的大路上,几个警察将她抓走了。
    
      “老头子要不搭上这条命,我还不会这么快被放出来。”王业彩红着眼睛说。
    
      被抓的人中,多数人都被拘留了5到11天。人民居委会的吴纪世告诉本刊记者,他被抓进去之后,戴上手铐和脚镣,受到警察不断的体罚和殴打。就在他的家人被逼无奈签了同意拆迁的协议书约五小时后,他才获释。
    
      “我不过是出来买牙膏,结果就被警察抓了。”80岁的乔守田拿着莒南县公安局出具给他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说,“ 我年纪大了,一般不出去,我家也不拆迁,6月13日早上我出门买牙膏,路过桃源大酒店,看见好多人。我就走在路沿石上,警察叫我走快点,从背后推我,我回头很生气地说,我怎么走得快!几个警察就把我架起来,拉上警车抓去派出所了。”
    
      据乔守田讲述,他到了镇西派出所,被审讯了七个小时左右,警察给他录了口供,并且拉着他的手指强行让他按了手印,“自己按的手印是圆圆的一个点,被人拖着手指按的手印是长长的……”
    
      “我当天是去取药路过,警察叫我快走,踢了我两脚,我还是走不快,他们就把我拖上车,然后卡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往座位底下塞……”76岁的残疾人王佃礼说着说着,眼泪顺着又干又皱的脸滑落下来,但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幸运”,“ 我当时呼吸不上来晕了过去,警察看着不对了就把我丢下了车,没被抓进监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