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发生在众目睽睽下的死刑冤案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1日 转载)
    
    我家住江西省余干县乌泥镇,名叫吴守松,南昌联系电话:13699543450。只因2006、09、01我儿子吴义生与对方争一工地的砂硪工程,以至双方聚众械斗,在对方30多人带土枪、马刀、铁棍,而且对方还有几个曾到河南嵩山少林寺学过多年的武林高手,以区区6人双方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吴义生向他人借了一支自制来复霰弹枪,用衣服包裹着带到打斗现场,该方同伴还用报纸包着另一支来复枪放在桑塔纳小车上从县城利源大酒店带去的。对方30多人摩拳擦掌早已等到现场。吴义生拿着来复枪先下车,对方看他有枪,四面奔逃,他朝着散开的人群的空地上朝地下开了一枪,见武功高强的胖子(李先春)不退,第二枪打中他的臀部,他反作反扑之状,第三枪又打中他的小腹,吴义生溅得满身是血,是阮其波将他连人带枪送到外地潜逃,枪带回上交公安局。而在另一边,该方同伴童强用报纸包着的来复枪连开二枪,于第二枪将我村吴克林当场击毙,弃枪于地,逃离现场。本县洪家咀乡鲁绍仂等人案发后立即赶赴现场,还看见一支滚热的来复枪丢弃现场。
     由于同案犯先到案,他们串供,加上被害人李先春出于气愤,报复作伪证,凶手童强的姑母童金娥(县经贸委主任)使出浑身解数,致使专案组长徐建立移花接木。请看江西省余干县公安局主管刑事的副局长、也是本案专案组长的徐建立怎样利用2006年9月1日对方为争一工地砂硪工程的持枪械斗案在调查本案终结中如何制造冤、假、错案,来一个死活大颠倒。事实依据如下: (博讯 boxun.com)

    此聚众械斗双方不下数十人(吴火泉纠集三十多人;胡凤林纠集七人)加上围观者已达二三百人,而此案又是发生在余干县城迎宾大道繁华的大街上,打斗时间又是上午9时左右,众目睽睽之下,其案情本来一目了然。徐建立偏偏将此案的杀人真凶罪名强加在我儿子吴义生头上,来一个死活大颠倒。
    07年12月中旬,我找原告被害人李先春面谈,双方约定在县城圆缘茶楼见面。首先我向李先春赔礼道歉:“为争工地吴义生不该用枪打你,而且还打了两枪。吴义生给你造成的伤害,我们会承担民事赔偿和刑事责任。但我也明确指出,你作了伪证,吴克林明明是童强用枪击毙的,而你却在公安人员和死者亲属面前说是被吴义生打死的!你要知道,作伪证同样也是犯罪。”李先春也当即表示:“如果案发后你家到医院探望我再拿一点钱给我治疗,我就不会讲吴克林是被吴义生打死的”。李先春是一直等到第八天我家一直没来人看望他或送一点医药费之后,气愤下才向公安人员和死者家属说吴克林就是吴义生打死的。此话一语道破天机,当时有李先春的表侄吴学才(乌泥村大马岭组)、吴守珍(乌泥镇港背村支部书记)在场。
    我父子二人于07年5月3日被带到余干看守所,童强害怕吴义生会揭露他打死吴克林的真相,多次利用放风时哀求刘晓华(同监犯)给我做思想工作,要求我同他父亲商量赔偿民事后他才承认吴克林是被他打死的。(请参阅证词7,证人亲笔书写并盖其手印)↓
    07年5月份,我在余干县看守所羁押时,我在看守所园子里放风时,童强跟我说,叫我跟吴守松讲,叫吴守松赔民事,童强就会承认是童强自己开枪打死吴克林(外号亚哩)。此事跟我共关一个监仓的潘路、周德辉等人都听到。后来童强又自己到吴守松监仓的窗口跟吴守松讲了叫吴守松赔民事。童强就会承认是自己开枪打死了吴克林。
    ¬
     证明人:刘晓华
     08.02.12日
    5月15日上午十时许,童强拖着刘晓华来到我六监室门口,要求我出去后(当时吴保水、吴真正在为我取保)和魔仂(刘天才)同他父亲商量赔偿民事后他才承认吴克林是被他打死的。当时全监室的人都坐在窗口边做球拍,并签名作证。(请参阅证词1)↓
    
    关于童强5月15日上午主动来我6监室窗口和我商量赔偿民事的经过:
    5月15日上午10点许左右,和吴守松儿子吴义生同案犯童强请刘晓华一起,主动来到我监室窗口要求吴守松出去后和魔仂同他父亲一起商量赔偿民事,由于他家比较穷无力赔偿,要求吴守松和魔仂赔偿民事后他才承认吴克林是被他打死的。
    吴守松当着大家的面,答应将吴守松经县房管局评估价值60万元的房产证押在魔仂手里,赔偿民事。当时我们都坐在窗口边做拍子,大部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愿为此事作证吴守松也同意童强积极赔偿民事。争取从宽从轻处理!
    ¬
     证明人签字:李火辉 余晓波 潘路 曹海春 周辉德
     2007.5.30
    不想童强于5月16日下午收到余干县检察院起诉书,6月上旬经县法院以三罪同判(刀杀原中共中央常委吴官正书记的堂侄吴斌华致残:请参阅村民联名上诉有吴斌华签名;因货款未获而殴打古埠镇信用社盛主任;本案杀人真凶被徐建立包装又被县法院美化成在本案未造成任何伤害:县法院判决词)获刑四年。童强判刑后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有时做贼心虚有时抱侥幸心态经常问狱友潘露、朱亮水发泄即可窥见一斑。(请依次参阅证词2、证词4,证人亲笔书写并盖其手印)↓
    证 明
    我在外面园里放风,听到童强当面承认案发当天是童强他自己开了第一枪第二枪,吴义生才开了第三枪。我对此证明愿意负法律责任。
    ¬
    潘露 2007.11.5
    ¬
     证 明
    本人以本月2007.07.30日被余干县公安局逮捕,收押于余干县看守所肆号监室,和童强是牢友我和童强关系处得不错,在同室的多次沟通中说出他的案情。后才得知他案情的真实情况。
    在一次沟通中说到他在他的案发当天拿了一把枪。还承认他自己在现场亲手开了两枪。
    后来吴义生在余干县法院受审后童强得知司法机关把所有的罪定在吴义生一人身上,他就感觉侥幸。
    童强曾给我做一个“比如”,他说不管犯的是大、小案件,只要是有同伙做案的,自己就要投案自首。然后把所有的罪推给最后一个在逃的同伙就可以了,那样自己就没多大事了。
    ¬
     日期:2007.11.5
     证明人:朱亮
    
    童强枪杀吴克林后,弃枪于地,同胡凤林等人潜逃,他们订立攻守同盟,特别是在看守所的时候,他们串供把一切罪都推到吴义生身上。(请参阅证词8,证人亲笔书写并盖其手印)↓
    有一次提审的时候,我听见胡凤林与童强,包括我在内,说不要说什么,全部往他身上推,这里面的“他”是指吴义生。是在提完审时进来的时候说的。是我亲耳听到的,还有押我进来的人可能也听到。
    ¬
    2008.1.10
     证人:张衣祥
    
    主犯胡凤林,既是本案组织者,也是指使詹浩南送杀人凶器来复枪给童强杀人的,童强连开两枪于第二枪将吴克林击毙后弃枪于地(请参阅证词2)。胡凤林和童强等人潜逃时用电话指使詹浩南把此枪收藏。(请依次参阅证词5、证词6,证人亲笔书写并盖其手印)↓
    ¬
    
    证 明
    我家住余干县下关花园十九号,因盗窃一案在饶州监狱十大队服刑。
    大概是08年二月份的一天,詹浩南来十大队探望胡凤林两人谈及2006年9月1日发生在县城锦绣江南工地上双方聚众持械斗殴案事后,胡凤林和我聊天,无意中泄露,当时童强用于打死吴克林的自制来福枪是詹浩南提供并送来的,童强使用后又是詹浩南藏匿的。
    ¬
     证人我潘露 08.4.22
    ¬
     证 明
    2006年十月份下旬,胡凤林在余干看守所的第三监室与我谈心,无意中提到锦绣江南工地聚众斗殴一事,案发过后打电话叫占浩南(外号南瓜)去了一趟案发现场拿了一个东西,开始我没有注意是拿了什么东西.等事后,2007年九月份与吴三彪发生纠纷打我电话问我与吴三彪关系怎样,说要用枪砰死吴三彪由此我联想到拿的那个东西可能是童强的那把枪。
    ¬
     证人:吴杰生
     2007.12.23
    由于杀人真凶童强的姑母童金娥(余干县外经贸委主任)利用职权为童强上下活动致使徐建立明知詹浩南为打斗给童强提供了一支来复枪硬说成此枪就是吴义生使用的那支枪,来一个移花接木。吴义生使用的枪是从詹荣胜的床底下拿来的,阮其波用小车把吴义生送到波阳,枪一直都留在车上。阮返回后将此枪上交公安局收缴。现场明显有五声枪响,童强开了两枪(请参阅证词2)吴义生开了三枪。徐建立却断章取义,硬是以吴义生的三枪定案。由此害致吴义生被上饶中院误判死刑。吴义生不服本案判决上诉省高院,并提供了重要证据证明本案杀人真凶是本案的首恶童强。因此省检察院于今年2月提审吴义生后,就将本案退回余干县公安局复查。
    今令我不解的是,余干县公安局复查本案的人员,一未对我提供的本案六个证人的证人证词核对,二未对本案杀死吴克林的凶器来复枪追查。而别有用心的将吴义生使用过的来复枪拿到省公安厅做鉴定来掩盖本案的真相。更加可笑的是复查本案的人员还到饶州监狱探望本案主犯胡凤林,胡凤林只说时间太长记不清楚了。试问胡凤林能说出本案的真相吗??
    复查本案人员避重就轻,根本没做深刻调查,就草草把如此人命关天的大案退回省检察院。万般无奈,我于4月28日到省检察院,于下午三点半在院门外向公诉处项处长说余干县公安局复查本案人员不从证人证词和还有一支被人私藏的杀人凶器着手,这样的办案纯粹是避重就轻,徇私枉法。”项处长却说:“我已经尽力了,他们(余干县公安局专案组)不查我也没有办法。”(当时吴义生的辩护律师陆健鸿也在一起听到)
    29日上午10时左右,我带着证人证词和补诉材料到省检传达室,向公诉处递交,公诉处说开会,要我下午去,两点四十分通过传达室打电话,说下午还在开会,要我五点以后去。五点十分传达室和公诉处公诉二组打电话问我是当事人什么人,我说我是吴义生的父亲。他说凡是当事人的亲属,提供的任何材料都不收!据此看来,含冤的当事人就只有含冤到底。高层办案人员都如此,为民的含冤者就只有坐以待毙了。
    5月12日下午,省高院到余干二审开庭,审判长在我提供诸多证人证词后,对此案十分慎重。但省检公诉人视此证人证词于无睹,说吴义生于8月31日从詹荣胜的床底下取来复枪是有预谋的。省检殊不知,双方打斗本约定是8月31日,由于上述言及双方力量悬殊,推迟至9月1日。所谓预谋,不过是强加在吴义生头上的罪名罢了!
    省检公诉人说吴义生第一枪是对着人群中开的,这于理不合。吴义生使用的是一支自制来复霰弹枪,如果对着人群中开了第一枪,那该是什么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省检公诉人又说吴义生第一枪瞄准吴克林的左胸部开了枪,这更是自相矛盾,前文说对着人群中间开了第一枪,现在又说对着被害人左胸部开了第一枪,普天之下岂有两个第一。吴义生第二、第三枪分别打伤李先春臂部和小腹,这是不争的事实!
    吴义生的来复枪是用上衣包裹着坐小车带到现场,而胡凤林叫詹浩南送来的来复枪是用报纸包着放在小车上带到打斗现场的。而徐建立硬说吴义生使用的枪是用报纸包着的,其目的无非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矣!
    本案二审的公诉词中颠倒事实,将当时用报纸包着的枪击毙吴克林和吴义生用衣服包着的枪击伤李先春,两枪截然不同的包裹,倒转为是吴义生用报纸包着的枪击毙吴克林的公开庇凶护恶。而更使含冤家属痛心的是,堂堂高等法院的堂堂陪审法官,公开将法庭当作屠宰场,在二审法庭宣布休庭,宣判的此时并向吴义生索要器官,并叫书记员来吴义生身边书面记录。遭吴义生当场拒绝后,他们才缩回了他们的审判庭。(请参阅吴义生的亲笔录)↓
    二00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休庭的时候,我被法警带到临时羁押室,因为还有开庭时书记员所记的材料还没有签字。在休息的时候,一位陪审员走了进来(这位陪审员是当时开放庭时坐在审判长左手边的)问我,说二审维持原判的话有没有其他想法?我当时不明白他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说还要上诉。他说二审是终审判决,判了下来就不能上诉。我听他说不能上诉就愣了一会,接着他就问我如果二审维持原判的话是否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我就说这个问题我是不会去想的。接着这位陪审员就出去把书记员叫了进来。当时书记员手上还有一根笔和一张白纸。再次问我是否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我就说,我都是冤枉的,这个官司我要打到底!这位陪审员见我态度如此坚决就没说什么,转身就出去了。
    他们(童强,胡凤林等)都不知道我带了枪,可在材料上他们都说在车上已商量好说要把谁给崩掉,这点与事实是相违背的。既然他们都不知道我带了枪,那又何来把谁给崩掉呢?还有就是公诉人所说这是一起有预谋故意杀人的也与事实不一致。既然是有预谋,那他们却又为何是以聚众斗殴起诉和审判的呢?这点也与事实相违背!
    另外据公诉人所列举的材料上看,胡凤林说看到我拿着用报纸包着的枪,可我的枪是用衣服包着的,衣服和报纸是有明显的差别。这点也正如好与张衣祥的证据和上诉人在法庭上所说的那样,证明现场还有一把用报纸包着的枪是目前公安机关所没有掌握的。
    ¬
     吴义生
     二00八年五月十三日
    这是法制社会的高级法官之应为吗?就是吴义生是应宰牲畜,也应待屠户定宰的当时,才有人向他索购器官。更何况现在有很多证据证明吴义生是含冤者,堂堂高等法院法官当庭向含冤者索要器官的这一行为,有关领导如认为是对的,就说明了人民的法院是不能向含冤的人民认错的,既然如此,又何必来个二审折磨含冤的人民呢?
    
     含冤农民
     余干县乌泥镇
     吴守松呈上
     2008年5月19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