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9日 来稿)
    
      昨天,也就是2月28日晚,应该是《证券市场周刊》发送印厂印刷的最后日子,就在昨天中午,妥协了三个月的封面文章《谁批准了太平洋证券上市》被无情地告知:“没有×××的签字,这期关于太平洋证券上市的杂志不能开机印刷!”周刊的同仁们愤怒了,远在外地出差的主编急了,副主编更是苦口婆心希望这期杂志放行,谈判是那么的无助。
     (博讯 boxun.com)

      太平洋证券上市牵涉到了一位刚刚当上副市长的前证监会副主席,副市长的行政级别是副部长级别,权贵在离开证监会之前,可能涉嫌巨大利益的违规。早在 2007年12月,本人就盯着这个权贵的动静,遗憾的是,太平洋证券的实际控制人向中×部分管新闻的×××人举报,说本人将在2008年1月4日发表一篇严重失实的封面文章。苍天呀,我的报道还没有出来,何以失实?猪头一般的中×部这名官员我不知道他是拿了贿赂还是什么原因,居然跟周刊的主编电话:“你们 4号关于太平洋证券失实的报道不能发表。”
    
      凭什么说我们的报道失实?中×部的官员因为利益者无中生有的举报而干涉新闻,并且还是没有发表的新闻吗?早在2007年5月12日,《证券市场周刊》就率先质疑太平洋证券借助云大科技股改上市是一场利益瓜分的盛宴,可能是太平洋证券利益集团的恐惧综合症,因为那文章发表后,太平洋证券的上市遭遇卡壳,没想到在2007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借着元旦的空隙,终于夹带私货上市。太平洋证券的上市存在太多的问题,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勾当呢?随后的行为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太平洋证券的保荐机构、法律顾问单位的领导们天天不断找到周刊的领导、周刊领导的领导,送礼、吃饭,到最后更是明目张胆,说:“你们只要不报道,我们愿意拿出200万在你们杂志作广告。”
    
      不是说我们失实吗?胡萝卜加大棒政策,无耻的收买,呵呵,这些前台人为何如此的是无忌惮?背后牵涉的是一个副部级的新任官员。这背后到底有多大利益呢?少了说不是20亿元以下,居然还有官太太拍着某人的肩膀说:“小×呀,这么好的事情,别忘了我们。”背后具体的现在就不说了,我只能说是一场肮脏的利益瓜分盛宴。
    
      《证券市场周刊》顶住了一切的压力,当然还有金钱的诱惑。
    
      但是在2月28日,当我的到了不能印刷的这个无情的消息,当时只有头晕眼花,强忍着泪水,领导在据理力争的同时,不断安慰我。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2004年德隆事件中,我们第一个详细了解绝食逼债的内幕,也被无情地扣押,三个月之后才发表。这一次已经三个月不让发表,到了快送印厂的时候,还是被叫停了。
    
      迷迷糊糊地回到家,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进门,我的鼻血就喷涌而出。当时我给我们的主编发了简单的几个字:“我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哭泣。”整个人宛若空萝卜,空的毫无力气,新闻是我一生的追求,理想却总是遭遇无情的打击,在权贵面前,新闻是那样的无助,我该怎么办?
    
      2月29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今天,应该做的事情都作了,罪有应得的人我想今天应该得到了噩耗。至于权贵背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本人有充足的证据,有朝一日,会将那一篇两万多字的文章贴出来,大家可以看看权贵们如何成为资本的走狗,如何胆大妄为。
    
      现在,就在现在,权贵大人,你还高兴的起来吗?我相信中纪委的公正廉洁,我们的党会公正廉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