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1日 转载)
    我妈妈叫李玲,49岁,现住河南省淮滨县城关镇备战路中段。
    
     控告叶金广(淮滨县政法委书记) (博讯 boxun.com)

    
     2003年,温家宝总理到淮滨县视察淮河当时正是发水季节,许多老百姓的房子都被洪水淹没,无家可归.当温总理了解到这种情况每年都会发生时,当即下令:所有灾民在2004年都必须搬到安全地带,2004年4月移民正式搬迁,可是上级拨的搬迁款和救济款并没有如数发到老百姓手中,而是被当地有关部门贪污了。光我家就少给了三口人的搬迁款,救济款分文没有。2004年6月我和父亲想把此事举报到国家信访局,当时叶金广是信阳市信访局副局长,他常住北京,专门在国家信访局门口阻拦上访人员,当时我被叶金广拦住,他告诉我说他是市里派来专门为我解决问题的,让我跟他走,我信以为真,刚走到国家信访局门口,就被四个年轻男青年强行拉进路边的一辆轿车里,后带回淮滨县关押,次日又被送到郑州劳教一年,罪名是,扰乱公务秩序罪。此种情况远不止我一人,信阳有好多冤民都被叶金广用同样的方法劳教与判刑。
    
     2006年叶金广在换届中被调到淮滨县任政法委书记,第一件事就是压制上访人员,他还维护一帮黑势力,互相利用,同流合污,做他们的保护伞。
    
     2004年我投资25万元钱与朱子军合伙开了一座18门轮窑,由于当年被劳教,窑厂由朱一人全权打理,我窑位置滩涂地未占耕地,全县50座窑,只有我的这座 未占耕地,土地局纪委书记任方明便红了眼,想占为己有,他派采矿队队长丁乐找到朱子军要求把窑转给任方明的亲属,此二人名叫任刚叶,任智叶,两人外号叫南霸天,无人敢惹。朱便与我商量,我当时迫于自己势单力薄,只好忍痛无奈同意。可是后来算资金问题时,任刚叶,任智叶只给我出具白条,不付任何现金。我未同意。在2008年1月3日任方明再次派丁乐带五个人找到朱,与朱谈判:如果你不同意转让窑厂,你就必须每年向任方叶任智叶交十八万元钱做为白皮股份。朱再次与我商量,我未同意。在同年1月9日,任方明指使任智叶兄弟二人带着杨传峰、杨燕、符运彬到我窑厂砸毁我所有的设备及电器,经淮滨县物价局评估直接损失两万零八百元,停工数日未算。同年3月14日,任方明指使他一帮黑社会里的兄弟,其中以杨燕与其父亲为首到我窑厂再次闹事,造成窑厂停工数日。3月16日早7点任方明任智叶派杨燕带领十多人到我窑厂栽赃陷害。杨燕来时手指已剁断,血迹已干,可杨燕却到我厂躺在地上报警说是我把她手指剁掉两个。当时我在县政法委书记办公室里,杨燕得知我不在厂内,又改说为是我让窑师傅朱子忠剁的,公安局立即组织专案组对两起案件进行调查,调查结果,事件不是我厂所为,没有逮捕我厂任何一个人,任方明仍不罢休,派杨燕带老老少少十几人在公安局五楼上闹事,扬言;如果不把我窑师傅朱子忠抓起来就跳下去。当时公安局一局长不在,由胡政委主持全面工作。胡政委当时就派刑警队立即抓捕朱子忠,刑事拘留,并报到检察院,检察院4月23日下了不予批捕通知,在朱子忠被捕期间,由于找不到窑师傅,窑室不得不熄火,造成很大的损失。公安局拒绝给我们出具委托手续,所以至今无法评估。在2008年1月23日,任方明通知丁乐,让丁乐通知朱子忠到土地局交费用,朱子军拒绝交费,原因是:到年底窑全部扒掉。丁乐当时说我窑不占寸土耕地,不会扒掉。于是,朱子军就交纳了两万元开了一万三千元的票据,票据上写着:08年年底有效。
    
     此期间,我多次给县委书记写材料,关于黑社会侵吞霸占我窑的问题。又给政法委四份材料,并且我多次到县公安局反映,政委每次都说:事情已经调查过了,不在你们窑发生,与你们无关,不用害怕。后来任方明与政法委书记叶金广勾结在一起。在2008年1日7日早7点叶金广指派公安局、税务局、土地局,乡镇府100多人,十二辆轿车,两辆大型辆挖土机把窑厂夷为平地。扒窑前并未向我们下达任何关于扒窑的通知。这窑厂凝聚了我半生的心血,是我负债累累,不惜以住房抵押,就这样毁了,叶金广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7月1日多名工人追到我家要求结算工钱,无奈之下我只有逃到北京,工人又追到北京,把我告到国家信访局说我拖欠工人工资。接着叶金光便派县里多名公安人员把守各个信访部门,我无法举报任何材料。7月16日把我窑师傅朱子忠逮捕送到商城看守所,理由为:光天化日下剁杨燕的手指。同天又把我窑工人李刚逮捕送往固始看守所关押。并以残酷的手段刑事逼供。7月19日检察院批捕,为李刚定罪为:故意伤人罪。依据是:杨燕出示的一个法医鉴定,此鉴定是淮滨人民医院丁则苍出示的 。此人是任方明亲属。派出所出示的委托是让杨燕到公安局法医鉴定机构鉴定 ,而不是淮滨县人民医院。此鉴定结果公安局并未认可。当时我们就写了申请复议,交给公安局政法委,期间又数次去催,至今公安局也未复议,公安局政委给我说:公安局开会并没有认可淮滨县人民医院的鉴定,两次案件都不是在你厂所为,你就没有必要在追究了。期间多次派队长带杨燕,可是杨燕却多次躲避,不愿配合复议,我有找到公安局侯志强一局长,当时副局长都在场,一局长对我口头承诺:你不要在追究了,等两抢一盗结束后我们就会把他们抓起来,陷害是同样的犯罪。因此我们就没有再追究此事。可是这次又把们厂的 工人抓起来,我们再次找到政委,政委表示这件事是政法委书记亲自安排,他也没办法。当时政法委书记叶金光让刑侦局长回避,公安局一局长得知此事非常恼火,提前请病假回避,至今仍未上班,只要了解此案件的所有公安局办案人员全部回避,现在检察院以我为背后指使人,已把李刚,朱子忠已经批捕了,已经把我登到网上,四处抓我,罪名为黑社会集团。任方明,任智叶多次带人到我厂闹事,现在却把他们定为受害者,而把我们真正的受害者定为黒色会,(此人是张庄乡支部书记,配合县委个别领导和土地局任方明有公安局胡政委,还有检察院的检察长张焕群为他撑腰,多次非法卖村里耕地几百亩,都有我掌握的资料为证,下一篇我将详细论述。)
    
     现在我们只能四处躲藏,不敢见天日,叶金广又与检察院公安局联合把我厂砖块全部查封。
    
     以上是我的控告内容,淮滨县属偏远地区,为河南省最贫困的县城,还有许多老百姓温饱的问题都不能解决,可县里一部分官员却依靠权利一手遮天,为非作歹,不顾老百姓死活,连救济扶贫款都私吞,这种官员,不帮百姓做事,光顾一己私欲,以丧失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人格,老百姓却告状无门,只要有人反应问题一律关押,所有证据我都收集好,希望杜佳姐您能帮我们做主,为我们穷苦老百姓伸张正义,救我们早日脱离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定将感激终生。
    
    杜鹃2008年8月9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山东公安图谋下套栽赃迫害举报人 贪官威胁再举报控告就劳教你两年/吴强敏
  • 山东临沂市费县举报人居士全、王成举受到当局打击报复
  • 上海交大副教授被指剽窃 举报人被校方终止聘用
  • 呼吁解救举报人刀福生十万火急
  • 大陆每年上千举报人遭报复
  • 阜阳白宫事件续:区委书记停职与举报人死亡有关
  • 阜阳白宫举报人狱中死亡 区委书记被停职 (图)
  • 污染不能说,一说就是祸—湖北英山县书记王浩明以权代法迫害环保举报人
  • 安徽阜阳仿白宫办公楼举报人死亡鉴定书遭质疑
  • 阜阳:领导早白宫,举报人死亡,何须“妖魔化”?(图)
  • 安徽调查“白宫”举报人离奇死亡案 (图)
  • 阜阳“白宫”举报人神秘死亡 高层调查(图)
  • 阜阳奶粉事件举报人发现EV71疫情 不幸身患癌症 (图)
  • 安徽“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 曾写信向领导忏悔
  • 浙江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重拳打击报复爱国举报人
  • 报复举报人:一个漏洞百出的栽赃陷害案/吕耿松
  • 报复举报人:一个漏洞百出的栽赃陷害案/吕耿松
  • 在地方官员“皇权”淫威下的生态之三:举报人李玉春受迫害
  • 安徽禽流感举报人乔松举因诈骗等罪被判3年半
  • 张耀杰:劳教制度摧残举报人(图)
  • 杭州公、检、法,秘密毒刑拷打实名举报人是否应该进行国家赔偿?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是谁把举报人李文娟出卖了?
  • 举报人王培荣无奈:从举报腐败到自费悬赏徐州党政领导查处腐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