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全家被故意打击陷害蒙冤十年天下罕见/李桂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叫李桂荣,女,现年51岁,汉族,原为吉林省辽源矿务局职工。因举报巨贪,我从一位刚强、健康、活泼的女性,被残害成全身重病、拄着双拐的白发老太婆,因反腐败,我5岁的幼女,也没有逃脱这场恶运。被政府绑架长达7年之久。我乞讨度日,眼含心酸的泪水,冒死乞讨进京向中央首长及各有关部门如实地举报吉林省人大代表张义一伙、省纪委、省公安厅、市公安局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坑国害民、违法违纪行为。恳请首长在繁忙的工作中审阅我的血泪控告状……责令下属依法立案查办,惩治腐败,以平民冤!
    一、滥用职权贪巨款,费尽心机坑国家!
     其一、张义利用该局报废过的下属企业太信煤矿名义,把只有2000多人的小井,拼计谎报为16000多人,骗取国家破产费2.6亿多元,帐目混乱,部分资金去向不明…… (博讯 boxun.com)

    其二、矿务局所属企业年年谎报超产,年上交国家利润4000多万元,张义为中饱私囊,把全局职工工资不发,改为月月发奖金,张义年年从中多占15万多元。
    其三、矿务局下属企业一个水泥厂,帐面投资1.3亿元,三年中年年效益好,但张义故意拖债不还,造成法院对该厂依法评估拍卖为3800万元,差额近1亿元,且帐目混乱,资金去向不明……
    其四、矿务局1998年公伤死亡17人,1999年公伤死亡15人,张义弄虚作假上报假案,两年仅报公伤死亡2人,以此骗取国家安全奖金100万元,张义个人侵占6万元。
    其五、2001年该局参加职工劳鉴2000多人,每名职工交费55元,收费不给收据,直接贪污125000元。
    其六、2002年春节国家下拨该局救济款60万元,而张义少发多报,从中贪污款额,经帐目公开对照,便可真象大白。
    其七、2003年钻改革的空,套用国家优惠政策,用卑鄙、欺诈的手段把辽源矿务局还在生产、效益好的西安煤矿上报破产,又一次骗取国家煤矿“破产”费12.5亿元。破产后,还是原班人马,职工开双份工资18个月,24个月不等。局长年终分红一百多万元……下岗职工不给交保险……
    控告:吉林省政府等徇私舞弊、渎职侵权、包庇罪犯、灭绝人性的打击报复举报人。
    二、历尽艰辛告贪官,饱受摧残寻“青天”!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国家、深受党和国家的温暖和爱护,为了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十年来状告贪官,我逐级上访,并先后85次进京,找中央首长及各有关部门反映,白天我东奔西跑找领导反映情况,晚上去火车站或道路上捡破烂卖钱。后向领导发信、送信、邮信一万多封,多次引起首长的重视,曾得到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何勇两次批示督办。2006年吉林省成立联合调查组,两个月花十多万元,六个月后尽给我一份不盖章的答复意见。还有张宝明、杨伟民等首长的多次批函督办,至今还没有处理、答复。
    因举报贪官,也惹恼了腐败分子,政府某领导互相勾结、层层保护、暗箱操作、上报假案、胡编乱造(有答复意见,卷中为证),不但问题没有解决,反而以此给我及全家带来更大的灾难……这就是中国有“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法律无人监督、政令不通”。
    省纪委、省公安厅、辽源矿务局公安处受政府黑线旨臆,暴力执法,三年内,违法关押押送我20多次,十年内拘留两次。送精病医院两次,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我5岁幼女汪文理,手段残忍,不堪忍睹,众人落泪。现在福利院吓病无人治、有病无人痛,门牙磕掉无人管,已性格改变,十岁不让上学,每天跟呆痴的孩子在一起,她姐去看她,她说:“我妈的官司多久能打赢?我要上学”。在法制国家里我女儿公认侵权长年七年之久,现还在无期限的精神折磨,不知何时才能离开痛苦接回家。光天化日之下,违法抓人,两次致成我冤狱,故意打残后进行精神折磨。丈夫汪茂林因公致残不能享受国家公伤待遇,作弊陷害(有医院证明,有被打伤人为证)。我十年不给开一分钱工资,到了退休年龄不给退休,退休时单位给职工交的保险,让我自己交。
    令我痛心难忘的事,2001年朱镕基总理四月十日召开中共中央国务院各部委的会议上,讲反腐败斗争到了决定性时该,我到总理家送信,目的是让总理知道地方的黑幕,可总理住地已被警察把守,在大路上走就被警察抓住、遣送当地,送信、邮信都收不到,问题不能查处,没办法,11月25日我决定拦总理的车,揭开腐败贪官的罪恶……总理下令解决处理、调查结果上报。2001年12月27日没有音信,我到总理住处问案子,一进街口,就被警抓住,交给地方。12月29日,张义知道我由北京返回辽源,当即派人20名警察冲进火车站绑架孩子,拽我下车,拳打脚踢,给我背带手拷,一路毒打,送进看守所抢走我全部重要证据材料,在看守所没给我任何手续,我不服,我没有罪,我用绝食抗争他们的罪恶!他们勾结看守所的领导给我用酷刑、坐老虎凳。折磨我连续昏迷十多天后,等我醒来,却被关在张义管辖的医院,他们把我衣服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用六、七名男警察24小时看管,给我打毒针,毒针扎下,抓心挠肝,眼冒金花,翻来覆去,心情烦乱,失去控制,全身抽掇。第十六天时,以莫须有的罪名“违返治安条例”教养我一年,还不解恨,狠心的张义,为了致死我。第十八天把卧床不起、人扶人放,十八天点水未进。奄奄一息的我,还要往精神医院送。这时我大女儿及时赶到,才来把我从他们的魔掌中抢救回家,借债为我抢救治疗。
    又一次更令我永生难忘的事,2004提6月9日当时我身背中央首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纪检委、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当天开的督办函,没做错事,更没有触犯法律。在天安门广场走,被张义指使亲弟张杰辽源市西安分公安局副局长与天安门分局串通,狼狈为奸。查明我身份后,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天安门分局,我在天安门分局屋里,突然冲进五个大汉,对我拳打脚踢,手上带背手铐。将我打重残,昏死过去(北京市和平门出警车为证)。我醒来被关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衣服全部被剪开。倒进水泥地上。当时我以被打成全身伤残,不能行走。只有在地上爬行。见此情况,他们得意地哈哈大笑,并对我无数次污言辱骂。对此,张义又串通勾结劳教所恶徒,于15日给我用酷刑把我抬上刑床(死人床),当时李大队长带10多个人,强行把我按倒在用铁片编的床上,头对铆钉,然后用手铐把我的双手锁在床上。再用皮带扣锁住我的双脚,在用硬管子插入鼻孔,直通胃部,只要动一下,就会大口吐白沫带血,到最后吐的全是血。三天三夜后见我昏死过去才把我放了下来,因我被折磨得不能行走,只能爬行,后早上派三、四个人从四楼拖到三楼,晚上再从三楼拖到四楼。此期间,我每天倒在水泥地上昏睡15个小时,为了解恨和杀人灭口,狠心的张义、张杰,又串通劳教所于7月11日又一次把我抬上“死人床”,并用通有三十多根大电流的电针扎我下 腿1个多小时,我不服于他们舌战,他们就打我的嘴巴,加大电流,当大电流通过心脏时,心一抖,豆大的汗粒从脸上掉下来,我攥紧拳头,咬破舌头,血往肚里流,你们知道那种痛苦难忍是用语言无法形容。又加大电流,直到我昏死过去,我蒙受奇辱,死而复活。他们通知我女儿,到劳教所看我,女儿一看吓坏了,一个月前我与她同床,第二天亲自送上火车的母亲,现头发被剪断,身穿劳改服,满头白发,满头伤痕,被十多人抬出来,痛哭失声。他们为了精神折磨母女,不许亲人探视。女儿时刻怕失去母亲,在大学考试期间,到教养所去七次,后六次都不让见,痛哭而返,过多的压抑,现在作病脑痉挛,疼痛难忍,两眼流泪……。
    7月13日看我被折磨得快死了,才把我送进了劳改医院抢救。在劳改医院两次下病危通知后,7月21日通知我女儿、我妹妹,到劳改医院接回,到医院一看,我在抢救,手脚打点滴,鼻子吸氧,身带导尿管,两眼紧闭,说话听不清,吓得哭成了泪人。劳教所叫我女儿、妹妹抬走,我妹妹说:“你们能保证我姐回到辽源就行”。他们不敢签,为了推脱他们的罪责。7月22日半夜两点多钟,逼我妹妹、女儿用医院的褥单、穿着病服,把仅有一口气的我抬出来,途中多次抢救后才把我接回辽源,送进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三天后,因家中无钱交治疗费,我大女儿无奈只好眼含泪水把我接回家。土方抢救治疗,病情稳定。家里人把我抬到北京,我不服,拿着作废的教养决定,上告我有足够的法律依据,又有事实证据复议一年半,连说法都没讨到。政府还多次派人到京四处抓我。有一次公安厅开车抓我,警察一看打电话说,她已这样了抓她还有什么用。我拖着重病的身体与家人寻“清官”,一面四处躲藏,教养期到了我大女儿去办解教票,劳教所说没有这个人。我女儿把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岳华亲自在劳改医院签写放人的证据拿出来,管理科说没有这个人,也没有这个人的档案,又说不符合条件,当时就放了。我们有劳教所逼我女儿交了看病费,还有我女儿给我在教养所存的钱,现没有退还。你们说这是什么地方,多么残忍、无情、非法的答复啊。
    请看辽源市劳教委、辽劳审字(2003)第201号教养决定书,请看吉林省公安厅劳教复议书,吉劳复[2004]第33号复议书。请看辽源市重新做出的[2004]年第110号教养决定书。这些带有政府大公章白纸黑字的证据,他们都不承认,互相推脱,你说这些头戴国徽、耀武扬威、喝人民血、吃人民肉,丢尽政府脸、残害公民的桧子手,还有什么不敢说,还有什么不敢干,不敢做。
    我的案子特别典型,拖了十年,牵连一大批腐败份子,有很多政府官员触犯了国家的宪法、刑法、残疾人法、妇女儿童保护法、物权法……触犯很多政策法规。在中国钱能买法、买官、权大压法,所以官匪勾结,无法无天,黑白分明的冤假错案就是不纠,一错再错,暗箱操作,歪法斜律,背法离德,还套用法律程序,故意摧残我女儿汪文理一生、丈夫汪茂林,本人李桂荣(精神肉体、心灵)。至今我全家没有得到任何责任方的人道主义救治、救助,我上访举报十年,受欺凌不堪忍睹、屈辱无边、痛苦难熬……省记委贪官告诉我,再告就死在这条路上。
    
    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东三街东旭社区
    李桂荣
    电话:13439353657
    2008年8月1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访民刘学立被追捕,李桂荣家被断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