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建军节感伤9-武警海南总队退役军人李善德的控告状(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叫李善德,男,62岁,1966年应征入伍,原系海南军区儋县中队战士,1969年11月被押送回乡。现住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栖风度镇庄门村十一组。
      
                  诉求事项
    要求所在部队对我非法关押一年半、打断我右脚髁骨关节致残,不办理离队手续,强行武装押送回乡一案,给予评反、定残,安置晚年生活并赔偿损失。
               
                事实和理由
    一、1968年6月7日晚上9点-10点半,本人以哨兵的身份正常执行监狱看守任务。与我同时上岗的是带班员李亚保。按照哨兵守则的规定,哨兵的职责是“密切注视犯人动态”,为固定岗哨;带班员的职责是“来回巡逻和负责交换岗”,为流动岗哨。然而从9点钟上岗直到10点过后,李亚保还没有半点去巡逻的意思,此时,本人根据当时当地社会上有人扬言要劫狱的实情,出于责任感的驱使,提议李亚保履行巡逻职责。李亚保听后顿时火冒三丈,并从二人相距5、6米的另一端先后两次冲到我跟前抢夺我的枪支。随后又卸走了我的弹匣往管区外跑去。此时我从身上取下另一个弹匣装上,朝天鸣枪报告。可后来所在部队保卫处不分清红皂白,强迫我带上手铐和脚镣,打入地方监狱(海南看守所)囚禁长达一年之久。(自1968年6月7日至1969年11月底)。并在把我由海南军区看守所转送地方看守所换脚镣时我据理力争时却被办案人员用脚镣甩打我右脚髁骨致伤。且因当年不给治疗致残。至今伤痕清晰可见,疼痛难忍,行动不便。
    二、所在部队的办案人员在本人毫不知情、军区党委还没有做出本人退伍决定之前,不擅自作主将我的档案转走。在1969年11月底,所在部队办案人员要我在极不公正的42号决定上签字,被我拒绝。而后他们竟采取野蛮地武装押送我到原郴县武装部时,什么手续也没有。直到在2007年8月8日广州军区保卫部给我的复函中附来一张没有盖章的退伍军人登记表时才得知转走档案的时间是1969年3月15日。并有一笔退伍军人优待金是90元,可这90元本人根本就没领到过。
    三、我的事到底属什么性质,该不该武装押送?尽管原海南军区在作42号决定时用尽了不实之词,也隐瞒了非法关押我一年半的事实,但最后决定是退伍处理。由于所在部队办案人员不按决定办事,采取极其野蛮的武装押送手段,致使我这一生蒙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身心折磨。当年每次开批斗会都要强迫我上台陪罪、陪斗,说我是来路不明的“黑五类”二十一种人。于是我申诉不断,均石沉大海,妻子承受不了这份打击也离我而去。唯一的爱女被迫送给别人。还株连弟妹不能正常升学,十年不给记户口。现在的村民身份还是当地的父老乡亲出于同情才给的。。。。
    四、为了讨回公道,害得我耗尽了所有,走白了头。当年整得我实在受不了了,1979年去原部队讨说法。他们只承认原结论不妥,当我要求按政策落实,解决问题时又借口说现在有好多大事要办,你这是小事,先回去等吧。可这一等就是20多年,期间我还是申诉不断,可毫无回音。2005年我两次原部队时,所在部队当今的保卫办无视1979年第44号决定早已认定的“查无殴打事实,鸣枪是报告”的事实,再次维持42号的错误决定。我又多次找广州军区保卫部,谁知他们不但不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还无中生有地做出两次自相矛盾的函复。
    如今我孤单一人,拖着残疾疲惫的身体,过着艰难困苦的晚年乞讨生活。以上诉求恳请部队领导依照国家法律和军队有关规定给予落实解决为盼!
    
    建军节感伤9-武警海南总队退役军人李善德的控告状
    建军节感伤9-武警海南总队退役军人李善德的控告状


    建军节感伤9-武警海南总队退役军人李善德的控告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军节感伤8-现役士兵服役期间被枪杀原部队拒绝承担赔偿责任(图)
  • 建军节感伤7-伤残军人胡春刚想卖自己的军功章(图)
  • 建军节感伤5-军转干部何恩义关于福利宅基地的投诉信(图)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建军节感伤3-伤残军人赵国有无处容身(图)
  • 建军节感伤2-武警8642部队迫害退役军人应浩南及其母陈汝妹(图)
  • 建军节感伤1-王建英对山西武警的控告(图)
  • 建军节感伤6-军转干部舒均平截回原籍被拘留 拘留后又被关押(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