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30余年冤情,向谁伸冤?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阿阳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有一名中学教师从数千里之外的东北打来电话,说:他要专程赶来,送一份含冤了30余年的控告信给我,希望我们维权义工为他鸣冤。
    
    这位老师果然千里迢迢地赶到贵阳,送上这份血泪斑斑的诉状,当我接下看了时,我伤心之余,茫然了,无助了?我不知我们维权义工有能力为他伸冤吗?
    
    因为,他要控告的是“共产党”,他要告的是乡“党委”。是共产党的干部们非法逮捕他的弟弟,然后囚禁他的弟弟于一暗室,他的弟弟遭到了毒打、批斗、抄家。关押1月以后放人,他的弟弟就精神失常了。体检报告医生写到:
    
    遍身血肿、皮肤表面到处是黑紫色淤血斑,已融合成片。
    
    事情发生在1977年初,他的弟弟,刘振江一个勤劳的农民身上。只因弟弟是一个庄稼人,从14岁就开始弄庄稼,地里活做得得心应手。于是,他就把丰产田里的农产品拿去买。谁知,就惹来了乡党委的迫害,说他“搞资本主义”。
    
    一个30岁的壮青年,遭受这种从天而降的人祸后,就被共产党给废了!
    
    请问:乡党委有逮捕法办的权力吗?
    
    请问:乡党委可以私设监狱吗?
    
    请问:乡党委可以立私刑、抄家、批斗、致人于死地吗?
    
    一个毫无劣迹的淳朴农民,只因把自己地里的农产品拿出去销售,就说犯了“走资本主义”的大罪,天理可在?!
    
    自弟弟被放出来以后,他开始逃跑、流浪、躲避这个“吃人的世界”。他的妻子、儿女先后离开他,离开曾经的家各自讨自己的生路去了。哥哥一次又一次的把弟弟找回来,送他到精神病院,出院后,他又逃走。直到年纪大了、体弱多病、逃不动了,才回到他那破落的“家”。长期在风雨飘摇,夜里无灯、即将倒塌的房屋中,孤苦伶仃,饥寒交迫的度余生。
    
    哥哥工作之余,到处为弟弟伸冤,希望讨个说法。既然致人严重伤残,明显是桩刑事案件,司法部门就应当受理。
    
    可是,共产党的司法会理共产党犯下的罪吗?
    
    司法部门果然不理。
    
    又告共产党的纪委。
    
    县纪委回话说:“处理党的干部不合乎政策。受处理的干部违纪与否?是看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否。”
    
    30年来,数百封控告信已经发出,哥哥穿梭出入各级信访部门和衙门,盼望得到一个公允的结论。可是,望穿双眼就是得不到一纸答复。
    
    这是一个人宝贵的生命呀!死囚犯还主享有一纸判决书,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政府陷害了30多年而不负责任!法律上的审判得不到,权力上的处理也得不到。只有一点所谓的低保,约每月140元,外加80元的护理费。为了让弟弟活下去,其他的费用只好由哥哥来负担。
    
    苍天啊!这是什么“人民政府”?
    
    这是什么党?
    
    图:被害者刘振江
    
    受害人:刘振江,辽宁省盖县二台子乡人
    
    受害者的哥哥:刘振东,辽宁营口经济开发区熊岳高中
    
    联系电话:0417-6881601 手机:13841700214
    
    2008-7-29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父伸冤——一位派出所所长丧尽天良的恶行
  • 来稿照登:难道共产党的天下就没有伸冤的地方吗?
  • 证据不足仍遭拘禁,血性男儿举债伸冤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 【湖南新宁县公安局竟调查反腐伸冤农民】/楼高良
  • 昆明民众打地铺通宵排队为见市长伸冤
  • 任君平 潘公正:有感与《伸冤节》
  • 「 伸冤節 」
  • 组图:全国各地在京访民开展“第一个伸冤节”活动(图)
  • 快讯:百名访民聚集北京路公益东桥举行"伸冤节"活动
  • 北京访民大联合拉开庆祝普法日和第一届伸冤节序幕(图)
  • 浙江异议作家吕耿松的女儿赴北京为父伸冤
  • 黑砖窑工被打死焚尸,少年冒死藏骨为工友伸冤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为父伸冤续:国内媒体开始报道
  • 法官侯恒江:伸冤难也是一种国难!
  • 任君平:中国第一届伸冤节的<倡议书>全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