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7日 来稿)
     我叫丛金乙,今年28岁了,从十几岁开始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和父母务农。( 在呼伦贝尔盟莫力达瓦旗尼尔基镇兴隆泉村7组居住)
    
     在我这短暂的不到20几年的人生中使我连做梦也想不到的竟是在2004年1月5日发生在莫力达瓦旗111国道1595公里+550米处的那场车祸却使我的人生一下便落入了万丈深渊,陷入了绝境,由于遭到蒙E13645客车的撞伤,全身五处粉碎性骨折,如今虽保住了性命却已是双下肢高位截瘫,上肢严重变形,无力。经法医鉴定已构成二级伤残...... (博讯 boxun.com)

    交通肇事带给我的伤害是巨大难以弥补的,但精神人权的剥夺却是我们无法摆脱的。为了求个公正,我们只得向有关部门乃至社会网络网友呼吁,控告违法者,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一、莫力达瓦旗交警队在处理此次事故中,弄虚作假违法认定把我骑摩托车正常行驶无过错认定成逆行,我没有饮酒说成我酒后驾驶;把道路是南北道说成东西道也未如实进行现场勘察,人为认定要我承担与肇事者同等责任。
    
    二、向呼伦贝尔盟交警申诉,要求重新进行责任认定时,他们发现交警队(莫旗)认定确实存在问题,却不纠正,而是采取了种种手段予以包庇,无奈只得上访,却因重重阻挠包庇问题,得不到解决。
    
    三、04年6月无奈我们向法院起诉(行政诉讼)交警队不作为,法院先后开庭4次均遭驳回。
    2008年3月18日莫旗法院在8个月没给我们立案的情况下驳回了我们的起诉。上诉到海拉尔法院后被搁置至今。
    
    四、上访至呼和浩特高级人民法院,2008年5月15日和2008年5月16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和高级人民法院先后接访下函告知我们去呼伦贝尔盟相关部门送来访函。
    在我们欲返回时被莫旗公检法截访人员逼入车内先将我的父亲丛丕福,母亲林永凤送到赤峰市安定精神病院关押,将无助的我强行送回家中至今每天无助的煎熬着。
    
    2008年5月29日我的家人到莫旗与有关人员交涉得到的答复是:“你爹妈上访,是埋汰莫旗都够判刑的了,扔他们一年吧......”我们辩解说:“父母没有精神病和那些病人关在一起天天打针吃药身体受到伤害咋办呀?”我们向精神病院咨询,证实精神病院确实按精神病收治的...... 对于莫旗政府的一些官员这样无视人权摧残百姓健康的作为,我十分痛恨,也不可理喻,难道胡主席为首党中央以人为本的精神理念,他们就这么贯彻执行的么?我衷心拥护党中央,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违法者予以严惩,关注我的申诉,我的求助,恢复我爹妈的自由。
    
    求助申诉人:丛金乙
    联系电话:13171169693 1319099019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把一无辜妇女孟晓霞白白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年!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山东访民林英明被关进精神病院56天/RFA
  • 上访的结果:武汉访民王春贞被投进精神病院(图)
  • 武汉访民访问民生观察 呼吁释放被关精神病院者(图)
  • 胡佳:维权人士张文和被非法强制送进警方精神病院(附录音)(图)
  • 民生观察:武汉访民邹桂兰被关精神病院155天
  • 民生观察:天津六十五岁访民李树春被送精神病院
  • 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上海冤民刘志明进京上访被送精神病院(人体器官失窃案)(图)
  • 无国界记者:一名互联网异见人士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 网络作家贺伟华再被强送精神病院
  • 湖南异议人士贺伟华被送精神病院/民生观察
  • 对党忠诚的军人上访者---被抓关进精神病院
  • 广州民政局精神病院床位趋满 女护士常被性骚扰(图)
  • 吴慈峰:邹宜均被家人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并惨遭迫害
  • 上海市民上访维权被强送精神病院
  • 上访职工被学校强送精神病院
  • 起诉中国佛协会长前,女居士突被绑架送精神病院
  • 老汉不断上访被强送精神病院
  • 老汉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 三份鉴定结果不同
  • 在中国精神病院被关13年的王万星被诊断完全正常
  • “就是被打死在监狱,也不进精神病院”/贺伟华
  • 中华网谈兵论坛见闻及精神病院的爱国管理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