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3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四川成都资产近千万的民营企业家黄明中,从1996年开始响应成都当地政府的号召,分别在成都各镇投资搞园林苗圃名贵花卉种植基地,但屡遭不守合同、惟利是图的地方政府的强拆迫迁,十年间,不但经济损失惨重,而且家人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和伤害,黄明中现在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博讯 boxun.com)

    
    参与谴责地方政府追求暴利肆意侵犯公民合法权益及黑社会般暴力迫迁的行为,呼吁关注保障民营企业的合法经营权。
    
    
    
    黄明中的投诉信:
    
    我是成都市郫县合作园林绿化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代表,高级园艺师黄明中,我的公司是四川省工商联花卉园艺商会会长级企业,我本人是副会长。我一直坚持合法经营,由于本公司技术力量雄厚,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事业发展很快,到1996年我公司的资产已达近千万元。
    
    1
    
    996年成都市郫县合作镇政府动员我去他们那里发展,在当地政府招商引资政策的感召下,我来到了合作镇顺江村,承包了30亩土地,承包期为15年,投资500万元建起了名贵花木基地。我完全履行了合同中规定的各项义务,还吸纳和转移了十几名当地的农民就业,并为当地传授了先进的技术和致富的经验,辛勤的劳动加上科学的管理,使我的事业发展势头很好。但是好景不长,2001年成都市搞西区建设,我园林苗圃在拆迁范围之内,镇政府通知我必须在10天之内搬迁完毕。这是根本做不到的,因为苗圃内的木本植物有数万株之多,其中10-25cm直径的大树、古桩头盆景占97%,当时又是连绵雨季,起挖难度很大;再说,当时正是水稻即将收割,不管到什么地方承包土地都很困难。我正在千方百计联系土地的时候,合作镇政府没有签订拆迁协议就强行推毁了我苗圃的大量花木,被毁的花木直接经济损失300多万元,起挖后无处移栽堆积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200多万元。
    
    
    
    在郫县郫筒镇招商引资下,我离开合作镇来到郫县郫筒镇双喜村。这里对我公司的到来更是欢迎有加,让我公司配合当地搞旅游生态区,要树立我为新型致富农民的典范,还要我按照镇政府的设计建造别墅。当时的省人大、县委、镇政府领导都到现场视察,可谓轰轰烈烈。于是与当地村镇依法签定了13.5亩土地承包合同,承包期为27年。当时我已是53岁的不惑之年了,我想后半生就在这里再干一番事业,也算是我今生的归宿地了!然而,这只是一个善良人的美好愿望。
    
    
    
    我在这里平顺了不到5年,2006年郫筒镇政府将我承包地中的8.5亩以“以租待征”的形式卖给成都电子机械高专新建学校,8.5亩地中的名贵花木及600多平米的房屋,只给我补偿32万元,还只给我一个月的搬迁时间。可是,还不到一周的时间,他们就推毁了我的房屋和部分花木,更加恶毒的是他们还切断了电源。当时正值2006年7月份,是四川罕见的高温季节,温室内栽种了大量的名贵兰花,由于停电两天无法降温,那些娇贵的兰花几乎死光,致使我损失近千万元。这是我到郫县的第二次厄运,我又默默的忍受了。
    
    
    
    2007年10月份郫筒镇政府又口头通知我,剩余的5亩地也要拆迁,理由是建设“安置点”,实际上就是拿地给中信集团搞房地产开发。他们既没有文字通知,也没有出示任何政府的批示和文件,全凭口头传说。拆迁的条件:花木基地每亩补偿4500元;我的280平米别墅是镇政府和村委强制性修的,图纸也是政府提供的,还给我发了房屋产权证。别墅按当地现行的价格起码价值在5000—10000元/平米,但是他们只给我280元/平米,还不给安置房,这简直是强取豪夺!
    
    
    
    他们看我是个外乡人好欺,就更加变本加厉。政府拆迁办没有给我们任何拆迁手续,既不合法也不合理,我坚决不在协议上签字。于是他们请社会闲杂人员采取更加野蛮的手段对付我。2007年12月20 日零晨两点左右,一伙人入室抢窃,抢走现金9000元,手提电脑一台,摄象机一部,数码照相机一部,照相机一部,总价值2万多元,更重要的是公司的机密资料全部丢失。当天我赶紧又买了一部摄象机,以便收集证据。2007年12月22日,十几个黑社会的成员撬开我家大门,冲进家里又打又砸。因为他们害怕摄象机里有他们犯罪的证据,又将摄象机抢去砸坏了。甚至对我的家人也不放过,将正在做晚饭的内弟媳殴打成重伤住进了医院。我老婆当即报了案,民警来后要求我老婆到派出所去作笔录。我家里当时只有老婆、女儿、内弟媳、一个7岁的孩子和一个4岁的孩子,而内弟媳被打后,女儿去照顾了,家里就只有我老婆和两孩子。因为两孩子要照顾,因此我老婆要求在家里作笔录或明天去派出所,而派出所的民警坚决不同意,并强迫我老婆必须即刻就到派出所。我老婆无奈之下上了警车,但想到孩子她要求下车,民警却不让下,最后她趁他们不注意跳车而逃。这伙暴徒的打砸抢不断升级,第二天即23日晚9点左右又有20多个戴摩托头盔的人冲进家里,其中十几个闯进卧室内,又是一通打砸抢,门窗、家具、汽车有什么砸什么,我儿子,女婿被打成重伤住进了医院,家中一片狼迹,地上血迹斑斑。在短短的四天里这伙暴徒先后三次光顾我家打砸抢偷,他们有恃无恐,原因何在呢?每次事件发生后,我们都及时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但根本无济于事。
    
    
    
    为了生命安全,我只得偷偷离家出走,如果我在家肯定首当其冲,后果不堪设想。即使我在外地也不断受到电话的骚扰和威胁。其中23日一个来自6字头的电话恐吓我说:“再不签字,铡刀侍侯!”说完挂断了电话。又过了几天,公司员工电话告诉我,现在已经断电断水。从此我是有家不能回,也不敢回,只能流浪他乡!
    
    
    
    2008年1月20日我守园的工人在黑社会的威胁下离开了苗圃,当天晚上10点左右我苗圃的门卫值班室及四周围墙全部被推毁了,还推毁了大量的兰草、花木和盆景。 2008年3月4日和5日镇政府就将我的别墅及园内的一切全部推毁了。我得悉后曾质问政府拆迁办,他们居然推说不知道!我作为一个招商引资的企业,一个资产达到几千万元的民营企业就这样被郫县郫筒镇政府搞破产了。
    
    
    
    业内人士都明白,搞名贵花木的企业,一旦被推毁就等于破产了,连残值都没有。它不象工厂,机器设备当废品还能卖点钱,花木一死只能是柴草一堆,再要培育,周期有的要数年、数十年才能有商品价值。看看现在被他们推毁的花木,我真是欲哭无泪,接二连三的拆迁打击,我多次产生一死了之的念头。
    
    
    
    在短短的数年间,我公司的几千万名贵花木被非法毁坏殆尽,现在我本人也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2008年春节我们一家竟然是在小旅馆凄凉度日。
    
    
    
    以上是我到成都市郫县十年来的悲惨遭遇,数次搬迁转移,不管到哪个镇村,我都是合法经营,都是正式的合同,而且合同中都明文规定:如遇国家建设用地,按国家的相关规定执行,损失补偿按权威机构评估进行,可到具体问题上他们置这些具有法律效力的规定而不顾,随意撕毁合同,肆意侵犯我的合法权益。更令人不解的是每次终止合同,不是政府或有关部门和我坐下来商谈补偿问题,而是找打砸抢分子和我讲条件,我不签字他们就打砸抢、威胁。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在公安机关挂了号的人员。现在十七大精神正在鼓舞着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构建和谐社会,为什么在成都市郫县这些村镇恶势力那么猖獗?
    
    
    
    我之所以反映上述情况,是因为我永远相信共产党的政策,相信法律是公证的。但是需要推动、去落实。我诚恳的希望有关部门和领导们在百忙之中过问一下我的情况,我已是无路可走了,民企很难啊。
    
    
    
    如反映情况不实,我愿意负法律责任。
    
    
    
    成都市郫县合作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投诉人:黄明中
    
    联系电话:13808015069
    
    2008年3月25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泛蓝联盟代表陪成都拆迁户观摩重庆钉子户 (图)
  • 成都拆迁办为逼住户搬迁派人点火烧房(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