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是总理自愿当诱饵还是有人别有用心地拿总理当诱饵/转业军人王卫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早就听说以亲民、爱民名扬天下的温家宝总理在东郊民巷家门口设立了信访接待车,他还派卫队士兵在车上负责接待走访群众。
    
     2007年9月28日中午时分,我路经东郊民巷,果然看到停放在东郊民巷的那辆信访接待车,来自北京及全国各地的走访人员排着队,秩序井然地等候接待。在这些走访人员的周围,是一群群、一伙伙各地政府派来的劫访人员在那里寻衅滋事,其人数有数百人之多,把个东郊民巷闹得乌烟瘴气。 (博讯 boxun.com)

    
    走到近处一看:那辆信访接待车上设了两个接待席,一个是由卫队负责,一个是由北京公安人员负责。其接待态度之好,询问情况之详细,远远超过北京市委、市政府所设立的徒有其名的北京市信访办。我到北京市委信访办控告检举北京司法机关故意违背事实作枉法裁判,并且诽谤攻击温家宝总理等罪行时,它们则根本不予接待。于是,我也加入到排队的行列,并且非常顺利地向总理卫队反映了当今社会北京司法机关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罪行。
    
    一、漫长申诉、控告、检举路
    
    我1969年12月刚满15岁便应征入伍,辗转于甘肃、青海等地,1988年转业时为正营级。转业之后,我没有等靠国家分配工作,而是自谋职业,与人合作开办了电气研究所、公关公司,并担当法人代表。
    
    由于接二连三地受到北京高级法院、第二中级法院和朝阳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并且认错不改的残害,致使研究所、公关公司债台高筑,陷入破产之境地;我也倾家荡产,衣食无着,不得不依靠早在抗战时期参加革命,今年已经80岁的父母的离休金维生。
    
    为了求得最起码的公平与公正,我先以信访后以走访的形式,倾全力上诉、申诉、控告、检举了十几年,抗日战争才打了不过八年呀。
    
    1.我所控之案得到中央领导和社会各界广为关注
    
    我写给中共中央领导的申诉、控告、检举材料有回复,中央政治局常委温家宝、贾庆林、罗于先后批示、批转过。
    
    致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及人大、政协代表的有回复,连续两年人大会议期间,有代表将我的申诉材料提交大会;有多名政协委员询问过我的案件。
    
    致官方新闻媒体的有回复,内参就曾报道过。
    
    致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回复,1998年10月、2003年9月,最高法两次要求高级法院重新审查我所申诉之案。
    
    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有回复,2004年3月,最高检成立专案组,审查了我控告、检举高级法律枉法裁判“研究所与珠海格力凯旋电脑有限公司因产品质量引发的购销合同一案(以下简称:“格力案”)”。3月31日,最高、北京、海淀区三家检察院的民事行政检察处处长同我谈话,最高检阚林处长直截了当地说:“‘格力案 ’,法院判决错误”。他还说:“检察院对此案将启动法律监督程序。”不料,没过几天,阚林处长又通知:“格力案”已被北京市政法委接回处理。
    
    可是,我致北京市政法委的却没有任何消息;2004年5月之前,我致北京高级法院的也没有任何消息。更有甚者:北京高级法院接到最高人民法院转去的温家宝总理批转的我的申诉、控告、检举材料,竟于2003年10月27日叫嚣“温家宝算个屁”。另外,北京市政法委接走“格力案”之后,此案亦如从前,再次陷入死水一潭之中。
    
    2.公安机关要我到高级法院门前控告、检举
    
    自2003年7月至2004年5月,在逐级走遍所有法律程序和组织程序之后,万般无奈的我,被迫穿上过去的军装走上街头,一边乞讨为生,一边愤怒控告、检举法院践踏法律,反党并祸国殃民的罪行。
    
    2003年9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治安处的一名科长和辖区民警将我召到派出所谈话,劝我不要再到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和市委、市政府、市人大机关进行控告、检举,也不要再到一些敏感地区去乞讨了。他们说,我的问题是法院造成的,要去就去它们门口、去监督它们的检察院门口进行控告和检举。
    
    遵照警方的建议,自第二天起,我只到北京高级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别的地方不去了(注:2004年4月以后没有再到最高检)。每逢党的会议和全国及北京市“两会”,辖区民警和联防队员还开着汽车带我到这两处进行控告、检举。
    
    3.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不改
    
    直到2004年5月20日,高级法院总算派其执行庭庭长田玉玺与该庭副庭长赵俊生、陈海鸥及该庭全体审判长,就我申诉、控告、检举的两起民事案件、一起执行案件,正式向我承认其判决、执行错误(当时参加的还有中国质检总局干部王乃和及公民袁德安),并恳请我在它们纠正期间,不要再进行控告、检举了。
    
    我当即表示,只要在法律的框架内,错案能够得到纠正,条件可以商量,涉案法官的责任可以不予追究,控告、检举即刻停止。但是,我的善意总是遭到法院的无情捉弄。自2004年5月21日起,我耐心地呆在家里等了八个月,高级法院除了将执行案执结,而那两起至为关键的民事案件,硬是认错不改呀。
    
    高级法院的行为严重地触犯了《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其情节特别严重,已经构成渎职罪!
    
    2005年1月,我多次与高级法院立案庭庭长孟祥、执行庭副庭长陈海鸥联系,得到的是扯皮推诿,无奈之下,我只好于14日直接给该院督导室主任李大元打电话。没想到这位李主任对我横加指责,甚至挑唆我“爱到哪告就到哪告,想怎么控诉就怎么控诉”,逼着我不得不再次控告、检举法院诽谤中央领导和认错不改等罪行。
    
    4.我向北京市政法委寄交了举行听证的申请书,结果于新的《信访条例》实施前,被崇文公安分局违法拘留
    
    再次控告、检举期间,我还依据将于2005年5月1日施行的《信访条例》第三十一条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以及政法委关于“重大涉法上诉案件举行听证”的规定,于3月11日,向对北京市公、检、法、司机关实施绝对领导的中共北京市政法委,提出了“对我控诉的问题举行听证会”的申请。尽管经济非常窘迫,但是为了留下证据,我特地通过邮局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交。
    
    我在申请中明确提出:“如果听证会认定法院判决错误,敬请政法委督促法院纠正,如果认定我控诉无理,我则停申息诉。”据查,该邮件3月12日由市委收发室收发章签收。
    
    万万没有想到,申请函发出20多天,接受还是拒绝的回复没有,倒是于4月7日,崇文分局在其主子即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强卫及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的旨意下,给了我一纸“行政拘留五天”的“处罚决定书”。缘由是:我于2005年4月6日17时许,在崇文区高法门前采取举状纸等行为,扰乱了高法门前的公共秩序。
    
    5.公安、法院同母生
    
    我从看守所出来,一纸诉状将崇文公安分局告上崇文法院。
    
    2005年9月12日下午本案开庭,崇文法院如临大敌,法庭内外法警密布,不知道的以为该院要审理一桩刑事大案,可见法院非常明白,它们司法机关做了伤天害理的缺德事,不然不会如此做贼心虚!
    
    崇文公安分局为了这场官司,向法院提交了由四名北京高级法院员工、三名治安总队的警察和一名对其身份严格保密的孙某的证词,同时还提交了经过治安总队警察精心剪辑了的一盘光盘录像。
    
    且不说崇文公安分局不敢要这8个人依法出庭与我当面质证已经违反了法律程序,也不说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规定经过剪辑的录像没有证明力,单说这8个人的证词相互矛盾,不能自圆其说,并且与其光盘录像所拍摄的内容完全不同充分证明:崇文公安分局安全是听命对我实施迫害。
    
    这是一场胜负没有任何悬念的诉讼。我之所以要进行这场诉讼,不过是为了收集当今这一历史时期,司法机关白纸黑字违法犯罪的证据,以备今后再搞忆苦思甜教育时,提供给后人牢记阶级苦。
    
    二、谁在拿温家宝总理当诱饵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大以来,温家宝总理以倾听人民心声、关心人民疾苦、尽力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赢得了人民的衷心爱戴,也遭致共产党内和政府中的贪官污吏们的嫉恨,它们使出各种手段和伎俩,从各个方面诋毁温总理,陷害温总理。
    
    2007年9月28日下午15时30分许,我再次来到温总理门前的信访接待车,欲询问9月24日的走访结果,却没有看到卫队的接待人员。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此时,也许又是受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的指使,负责接待的警察强行扣留了我的身份证,要我到东单公园的一个公安联防点去取。
    
    我到达该联防点,即被限制了人身自由。随后,东郊民巷派出所的警察过去为我和几个同样被他们关押在那里的人作询问笔录。18时许,他们又将我等转到东郊民巷派出所看管。延至晚上23点多钟,才让海淀公安分局的警察押解我至北太平庄派出所。
    
    临离开东郊民巷派出所时,其警察以书面形式告诫我,东郊民巷17号门前,即温家宝家前不是上访的地方。
    
    这是我第一次听警察说东交民巷17号门前不是上访的地方。
    
    我当即发问:既然不是上访的地方,为什么设立信访接待车?卫队和警察共同接待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9月24日来时,卫队的人或者警察不告诉我这里不是上访的地方???
    
    告诫我的警察屁都放不出来一个。
    
    海淀公安分局将我关押在北太平庄派出所一直到第二天下午17点多钟。临释放之前,又给了我一个行政警告的治安处罚,缘由是:我2007年9月28日15时30分许,在东郊民巷17号总理住地非信访接待场所走访违法。就这样,我由9月28日下午15时30分钟起至9月29日17时,被公安机关违法关押了25个小时又30分。
    
    后来,我听许许多多到温总理门前那辆信访接待车上访过的人说,这辆车设立已经好几个月了,来这里上访的人此前从来没有被告诉过这儿不是上访的地方,且该车至国庆节之后还在那里接待了好长一段时间。
    
    至此,我有正当理由相信:北京公安机关于国庆节前夕和中国共产党即将召开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之前,突然一反常态,并且不顾它们自己不敢对外公布“上访人员到非上访地方上访,第一次告诫,第二次可以行政治安处罚,第三次可以劳教”的内部规定,第一次告诫我东郊民巷17号门前不是上访的地方,紧跟着对我进行行政治安处罚,甚至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地将我超时超时关押不是偶然的,而是它们在以温家宝总理为诱饵打击迫害上访人员,离间人民与总理的鱼水之情,调拨人民怨恨温总理,以期达到它们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通过我的遭遇可以清楚地看到:扰乱现今社会公共秩序、破坏社会和谐当以司法机关为次!如果没有司法机关的“看家护院与保驾护航,并且乘机大捞油水”,那些为害国家、残害百姓,促使中国共产党威信扫地的贪官污吏们绝对不敢这么猖狂。因此,这一历史时期的司法机关对中国、中国人民是犯有重罪的。中国共产党正是败坏在它们的手上。
    
    纵观中国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没有集体犯了罪而过后不受追究的,文化大革命之后的平反冤假错案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残害张志欣烈士的司法人员的下场就是一部生动的教材!
    
     转业军人:王卫平
    
    联系电话:01081627015(小灵通)
    
     二○○八年一月十五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