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东莘县:急急急!!!家园已破 由谁来救助他们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9日 来稿)
    山东莘县土产公司领导纪更瑞和(13906357962)和邓相同(13563557126)勾结莘县本地的开发商强行开发小区住宅楼。给土产公司住户(职工)每平方600元的赔偿,他们之间没有达成协议。开发商采取恐吓,断电、断水,在住户家门口挖沟等方式,逼他们搬迁。这些住户都是莘县都是县社土产公司的下岗职工,无权无钱,老弱病残,现在断水断电已经是第5天了,中国和谐社会的公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担惊受怕。谁来解救他们。望政府有关领导和记者和有社会有活动能力的人解救他们!欢迎你们前去调查!!!
    
     附:房产开发前的一些职工反映的情况:还有一些证据照片本人不会发。 (博讯 boxun.com)

    
    请求信
    
    投诉人:莘县日用杂品公司全体职工
    莘县再生资源公司全体职工
    被投诉人:莘县供销合作社 主任:史继良
    莘县土产总公司 原经理:王子柱。现经理:邓相同 纪更瑞
    投诉请求:①彻查当事人滥用职权,大量处分企业资产。
    ②请求解决十多年拖欠职工养老保险金的问题。
    ③求解决被普减的职工四年工龄的问题。
    
    事实: 自1990年以来,职工养老保险金就没给交过,拖欠额达数百万元.如因企业停止经营无钱可交,职工可以理解.但是,他们大量处理企业财产,却分文不交职工的养老保险.并且,他们将自己的以及极个别他们认为是“行管人员”的养老保险预交至2007年。同样是本企业的职工,却不同对待,这是不公平的。另外,供销系统的职工工龄普减四年。当然,他们的工龄是不会减的,因为他们预先交足了。
    
    具体事实及证据如下:
    
    1 当职工见到他们拆仓库,卖地皮,建大楼卖楼房时,于2003年8月22日,我们用书面材料要求《告知》(祥见证1:《申请告知书》)。他们的回答是:“经领导班子研究决定的。”职工没有办法,只好请求主管部门解决。
    2于2003年8月30日,我们用特快转递,向县供销社主任史继良寄达了《请求书》,(祥见证据2),在《请求书》上,我们揭发了事实,提出了法律依据,说明了理由,要求他们履行主管职能。可是,至今他们不理采我们。
    3 最近,他们又开始动工,按他们的说法叫作“综合开发建设项目”。开发受益额达百万元以上。其实按一般对比,“受益”额也可达数百万元。这到不是关键,因为尚未形成事实。这里的关键是他们迫于形式和职工强烈反映的压力,他们抛出了一个《土产总公司新一界领导班子……决议》(祥见证据3)。也就是说:他们的《决议》代替了法律,他“决议”给我们多少就是多少。职工见了《决议》,意见更大:①他们根本没经过任何的职工会议表决程序,却称:“根据职工代表意见”。②《决议》称:“经县社党委同意,县政府批准,”也就是说:党委同意了,政府政府批准了,职工不敢也无法反对了。③虽然《决议》说了“20万……”但他们给说的是解决部分困难职工的养老保险。这是说:他说给谁就给谁,说给多少就给多少。这即不是“低保”又不是“救济”,怎么还能不平等呢?再说:他们说谁有“困难”就是谁有“困难”,像我们这几个“代表”,是得罪他们的,有“困难”也会被说成没“困难”。总之,他们这种“任意行为”是违法的。如果他们依法破产,依法清算,我们也无可争议,可是他们的《决议》大于法律,这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
    
    据以上事实,我们的理由如下:
    
    一:县供销社、土产总公司,根本不是拥有独立财产权的法人。而我们下属的两个公司才是具有独立财产权的法人。他们用“政令”处分企业财产,这是违反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法规或破产法的。《决议》不能代表法律。
    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们预交极少数人的养老保险费,却分文不交广大职工的,这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三:以前的“开发”所得,去向不明,职工不知,这不符合“公开透明”的原则。
    
    四:为证明事实我们搜集了以下证据:
    
    1他们已经在公司门口搞了规划图,(参见证据4)。
    2他们开发的第一坐楼房外卖了,(参见证据5)
    3第二坐楼房也外卖了(参见证据6)
    4他们在已建的两座楼中间,有开始动工了(参见证据7)
    5县供销社下属的其他厂、站、公司此类问题也是严重存在:第一棉厂大院靠西有一大片平方大院和二层楼群,(参见证据8)草制品厂最先“开发”(参见证据9),生资公司更是如此,已把地皮房产卖完了(参见证据10)这说明此事是普遍现象。
    6广大职工知道又难以说清的问题①王子柱任职期间,给公司造成数百万元的债,现在仍有一家起诉他们的,额70万元。他即不经营,又不发工资,怎么形成的债呢?②他们卖出的楼房,有多家驻的是本县公、检、法人员或是亲属的。这样,就给我们增加了在当地反映的怕情和顾虑。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县供销社主任是县级行政机关任命的人员,王子柱以及现任经理都是县供销社派出的人员,他们的工资都是县供销社发放。所以,他们符合《信访条例》第14条第四款规定的被投诉条件。又因本县此类事情普遍,其人事关系复杂。如果彻底清查,又有可能涉及重大的职务侵占罪的嫌疑。并且,此类事情影响大,职工反映强烈。所以,我们希望上级政府受理调查。如果上级政府不允许我们的请求。请不要发往县级处理,他们极有可能报复我们。就是2003年我们向县供销社写的《请求书》,他们不但不理睬我们,还让我们听到不少讥讽。更主要的是他们这一层人员,多年来做下的很多事实:比如王子柱造成了数以百万元的欠债损失,再如第一棉厂原“头头”,用企业资产为私人贷款担保百万元等等。如果让本县有关部门调查,既不利于查清问题,又不利于我们的安全。当然,我们保证严格遵守法律。我们同样是重证据、重事实,绝不会扑风捉影第闹事。
    故此,请求上级支持,参考我们的意见,依法作出答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