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4日 转载)
    存在了20年的北京的上访村要拆了,停留在京的上访者也要被接送回乡了。和谐社会谁不想安居乐业,谁愿意风餐露宿的流落异乡?他们为什么要走上艰辛的上访路?上访大省河南郏县的一个老农诉说辛酸的上访历程。
    
     李廷珍老人,今年六十一岁了,手里拿的上访材料象是准备去考大学的复习资料,见到记者口里不停的说:我们吃饭的耕地让人非法倒卖了,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以后吃什么?我们是农民,没了地怎么办? (博讯 boxun.com)

    
    记者直截了当地问老人,怎么不直接找有关单位解决,老人说一直在找,县里,市里,省里,北京,全国人大,国务院,国家信访局,中纪委……都去上访了,都是拿一张批条回来,让地方处理,到了地方就没人管了。
    
    老人所在的村庄66亩耕地让一个副县长用一个“益农科技开发公司”的名义非法倒卖了。卖地的时候村民不同意,副县长就用地方派出所的人员威胁他们。村民们又走法律渠道打官司,耕地是集体所有地,是他们的养命地,法院却拿出郏县土地局“国发”的什么文件,硬说他们的耕地已卖给了“益农科技开发公司”,官司只输不赢。他们上诉到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根本就不按程序,不调查,直接维持原判。无可奈何之下,2004年至今,他们一直不停的上访、被送回,又再上访,北京、地方,地方、北京的上访。
    
    上访被送回后,郏县公安局还在2007年对他们7位上访人员进行了拘留,理由是破坏治安。2007年3月7日才放出。老人说现在到北京上访已经不是原来的给地方写批条了,北京的官们会直接打电话到地方,让地方的领导接回处理。可接的那些人物都是些没有权的小官,只说好听的话,回去吧,回去处理,回去一定处理,一回到家就没影了。老人还说他们不愿回来,说没钱坐车,接他们的小官就给他们买车票,那些小官们睡卧铺,他们就是硬坐,或者是站票。老人还说,现在北京都住着各地区专门接回上访的人,国家有政策,哪个地区有人到北京上访,哪个地区的官就要受到处分。那些地方的官怕受到处份,就派人住在北京想尽一切办法阻碍上访人,有的花钱与那些上访接待人员勾结在一块,直接把他们送上的材料抽出来,不让人看。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话在我们国家上访这个平台上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博讯记者:苏子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阿永:将上访者打成残疾人凶手只被轻判 浙江天台县政府包庇凶手何以如此明显?(图)
  • 北京上访村3日:儿童诉说姐姐遭绑架失踪(视频)(图)
  • 北京开始发送在京上访者回乡行动(图)
  • 被判精神病 河南女子上访十年讨公道
  • 北京上访村已全部被清拆
  • 北京上访村已全部被清拆/RFA
  • 组图:最后一处访民大院被拆 上访村消失了(图)
  • 快讯:北京上访村最后一处访民大院正在被拆除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上访村即将成为历史 最后一处大院居民搬迁(图)
  • 浙江临海复员军人聚集上访,当局紧急布控严厉镇压
  • 安徽库区移民补贴被克扣吃不上粮被迫上访
  • 上访代表王桂兰被警方抓走
  • 民生观察:银川复员军官上访被抓捕 看守所内遭暴打
  • 民生观察:湖北再次抓捕上访民办教师代表
  •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去京上访再次被关进黑监狱
  • 经租房业主周三到建设部上访
  • 彭定鼎:上访接待站见闻
  • 港商因北京上访再遭地方司法迫害
  • 司法不作为的社会没有和谐----上访上海法院、检察院的纪实/冯正虎
  • 马亚莲:上访有罪?暴殴有理?——看上海私法受害者张雪英的血泪控诉之感(图)
  • 病重的上访人士杜明荣在北京车站被殴打,口、鼻流血/贾建英
  • 北京公安诱骗拘留能解决上访问题,反而被枉法劳教/赵国莉
  • 任君平 潘公正 :第一次进京上访竟被无辜被拘
  • 上海虹口三冤民陈宗来、邵满根、吴斐伟致十七大公开信/ 上访北京遭毒打
  • 举报上访新疆兵团农六师无果,反惨遭打击报复,严重后果
  • 新疆呼图壁县马风祥遗书:致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上访函
  • 郭永丰:冤情似海:北京上访村
  • 令人震惊!武则天时代百姓上访比现在还自由!
  • 郭永丰:带心脏起搏器的维权斗士——记十年上访的孙玉昆老师
  • 俞苦民:“上访”长达34年,遭遇政府的专横与冷酷
  • 林泉:上访陷阱
  •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 山东威海“失地农民”:2亿元值得进京上访吗?(图)
  • 克拉玛依油田买断职工关于欺骗买断、油田侵吞买断金、打压职工的上访信/肖懿珊
  • 举报处死,上访监禁,维权打残并坐牢,胡温如此治国吗/郭永丰
  •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