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淑凤:控告状(组图)(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5日 转载)
    
    张淑凤:控告状(组图)
    
    被殴打致残的王淑凤的丈夫
    
    张淑凤:控告状(组图)


    
    安装在王淑凤家前排房上的监控摄像头
    
    张淑凤:控告状(组图)


    
    王淑凤一家三口居住的地方
    
    [日期:2007-12-25] 来源:《参与》 作者:王淑凤
    
    
    中共中央
    
    胡锦涛总书记 温家宝总理:
    
    您们好:
    
    
    
    我叫张淑凤,女,家住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村,一家三口人,我丈夫张德利和女儿张楠,本来我们全家人主要靠我丈夫蹬三轮车的收入勉强维持生活。
    
    现在,我向您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以下简称:顺义分局)对我进行的一系列打击报复、恐吓、威胁以及殴打致伤和在我家房前安装监控摄像头严密监控我家的事实。
    
    事情的起因是:我女儿张楠于2001年12月20日在学校里被老师王秋菊殴打伤右脸,精神受到了严重刺激,经常休学在家里,已经不能够正常的去上学;我丈夫到学校去找到老师进行理论,但又遭到校方老师闫丕雄手持铁棍,并勾结社会上三个流氓殴打致残,完全靠拄着双拐棍行走,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由于闫丕雄的哥哥闫志刚是顺义分局副局长、王秋菊的直属亲戚是顺义区教育局的主要领导,官官相护,致使这一件连续性的伤残案件无人敢管。因此,我开始上访,曾经到过区教育局、区政府、市教委、市政府、市人大等单位去反映和要求解决问题;在一些北京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也曾经连续报道过;却至今没有解决问题。这样的结果令我和全家人都很不服。
    
    更令我特别不服的是:我丈夫被闫丕雄勾结的三个流氓殴打致残后,由我家出钱、仁和派出所委托顺义分局于2001年12月22日对我丈夫做了人体损伤鉴定,《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的结论却是: “张德利头部、躯干部及肢体部损伤,......构成轻微伤(上限)”可我丈夫现在情况却是完全靠双拐走路,丧失劳动能力。(医生诊断书: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脑外伤后神经性反映,头皮下血肿(后枕),另四支胸背部多发软骨组织损伤。)
    
    因特别不服,我长期上访,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解决。但是这样的举动却引起了有关人员的憎恨,更引起了顺义分局对我进行了一系列的更加严厉的打击报复、恐吓、威胁与殴打致伤的行动。
    
    1、在2004年3月7日,顺义分局在连最基本、最简单的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故意给我捏造了无中生有的“爆炸”罪名。于是,顺义区看守所立即以“因爆炸”罪名对我实施了八天拘留:在2004年3月14日,却又以“现因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为由,“经顺义分局决定,予以释放”了我。(可是我家目前的状况是连正常的生活都很难维系,怎么会有多余的精力和金钱去做什么所谓的“爆炸物”。)
    
    2、在2004年3月14日,又以“因犯罪嫌疑人张淑凤涉嫌爆炸证据不充分”为由,“决定对其取保候审,期限2004年3月14日起算。”
    
    至今,我不知道这个“取保候审”撤销没有?也没有人告知我。
    
    3、在2005年3月31日,我和女儿一起座915路公交汽车到北京市里去上访反映问题:“我突然被一个动作迅速的男人用利器扎伤了头顶,随即,那个男人跳下汽车逃走了。我立刻到医院检查,《诊断书》可以证实:“头顶部有一针眼,周围红肿”,我打“110”报警却至今没有结果.女儿也因此事而在精神上受到了进一步的刺激。
    
    4、在2005年10月5日,我到北京市里去上访反映问题:次日凌晨3点半钟,仁和派出所阮学明副所长受命开警车去拉我回顺义,在返回途中,阮副所长恐吓威胁我说:“你再去上访,我们派出所就弄死你,像碾死蚂蚁一样容易,让你们连尸体都找不到。“说完话,他就指使警察强行把我推下警车,扔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黑夜笼罩的京顺路上,至我们一家人的生命安全全然不顾。在漆黑的夜里一个是架着双拐的丈夫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让我怎么办?我真是欲哭无泪。
    
    5、顺义分局还对我实施了更为恶劣的打击报复与殴打致伤,事发于2006年2月16日,国家信访局给我发了一封“信复字[2006]294号”信,告诉我“张淑凤同志:你致胡锦涛同志的来信收悉,我们已转请北京市有关部门调查处理。谨此函复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号”。
    
    国家信访局的函件,激怒了顺义分局,立刻对我变本加厉地进行了侵害:
    
    本来收到这封信后,我们全家人还满怀着“深山里终于出太阳”的喜悦的心情,新的报复的行动再次到来。北京市人民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根据顺义分局的认定,于2006年2月28日签发了”京劳审字(2006)第74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我“劳动教养一年。决定劳动教养前,先行羁押一日折抵劳动教养期限一日,劳动教养期限自2006年3月2日起至2007年3月1日止。” 整整关押了我一年,而在家中留下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儿和丧失劳动能力的丈夫。
    
    就在2006年3月2日这天,仁和派出所周福涛副所长以“我们领导帮助你解决问题”为由将我骗出家门并直接带到了派出所后,由于我不签字,阮学明副所长立刻指使一帮警察对我拳打脚踢,将我的腰部踢打致伤,最后阮学明才将我倒背手戴上手铐抓进了北京市劳教调遣处实施劳教。我的腰严重受伤的情况,在北京市劳教调遣处有入狱当天进行例行身体检查的记录可以证实。腰伤的后遗症至今仍然经常折磨着我。
    
    6、2007年10月19日顺义公安分局更以”在网上散布虚假信息,歪曲社会事实为由”,将我拘留了10天。我是一个连电脑都不会用的农村妇女,只是听过我遭遇的有正义感的市民,在网上发布的信息。我是实是求事的讲述我的真实遭遇,不是在网上散布虚假信息,歪曲社会事实。我想要的是:“政府应该积极的给予我们解决问题,还我们一个公道。”
    
    更令人气愤的是,在2007年10月29日,北京市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听信顺义公安分局的认定,仁和派出所、东城公安分局东交民巷派出所等机构的一面之词,以我在2007年8、9月间,先后六次到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17号首长驻地非法无理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在次将无辜的我判处劳动教养一年,所外执行。
    
    真实事实是:
    
    1、在此期间,我跟本没有到东交民巷17号首长驻地去上访过。
    
    2、我只是到设立在东交民巷胡同里的一个上访人员登记点去登记过,而这个登记点是保卫局设立的合法登记点,任何一位上访人都可以去登记。
    
    更令人发指的是:顺义公安分局在我家前排的房上安装监控摄像头,在2007年10月19日(正开十七大)把我从家骗出后,非法拘留我10天,等放我回来后,才发现这个监控摄像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装的)直摄进我家屋里,把我们全家都监控起来。请问我违反了国家的哪条国法,顺义分局也太无法无天了,他们执法犯法严重侵犯人权。
    
    由于以上的事件,导致了我们家庭目前的生活十分困难,给丈夫看病已经花去我们家所有钱,而且还负债累累。目前只是依靠我和女儿捡破烂来维持家中的生活,当我多次申请办低保时。我说: “今年全国两会温家宝总理的报告,说了:在农村建立最低生活保障”让老百姓都吃上饭,仁和派出所副所长胡建增说:“上边有政策,我们下边就有对策”他这是明着跟中央对着干。
    
    以上就是顺义分局为了阻止我上访而进行的一系列打击报复、恐吓、威胁与殴打致伤的事实。我家连饭都吃不上了,无法生存。试问:“共产党的天下,我的活路在哪里?!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有关人员与顺义分局已经把我和全家人逼得走投无路,生不如死,我才再次祈请您为我和我们全家人做做主吧!保护保护我们一家人的人身安全吧!我也在次祈请您能亲自来我们家看看我家现在的惨状。谢谢!
    
                    控告人:张淑凤
    
    联系电话:69440261
    
     2007年12月10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宣武法院对张淑凤案维持原判,张淑凤度日如年
  • 北京访民张淑凤告北京劳动教养委员会公开开庭(图)
  • 北京顺义张淑凤家门被警察砸坏
  • 北京顺义:丈夫被打残,张淑凤一家陷绝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