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资深律师办第一胎准生证跑断腿!/民之啸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3日 来稿)
    资深法律工作者尚且被计生办耍得晕头转向,普通民众呢?
    
     我们俩口子均过而立,一直过丁克一族的生活,没有生育,现在太太肚子大了,打算生一胎了。晚婚晚育, 按理说我们算是支持国家政策的楷模了,就是我们这样的楷模非旦没有得到应有的方便,反而遭到许多人为的麻烦。 (博讯 boxun.com)

    
    因我在外地而且夫妇两人的户口不在一处,所以 只能委托人到我户口所在的乡计生办去咨询(因为许多地方的执行措施不一样,这也是中国特色了,所以得先咨询),乡计生办告知:女方户口所在地开生育证明来 便可办。我太太于是便到她的户口所在地居委会开了生育证明,再折回本人户籍地办生育证。
    
    乡计生委告知,女方的证明须是街道办出具的才有效,当时来咨询时也 不告诉我们要开哪个级别的。于是身在外地的我,打电话到乡计生办,主任接的电话,他说话很简洁,“你这个证明不行,要乡镇级的”。我告诉他:我会委托人去 办,我认为你们工作做应该做得更细致点,以后有人若遇到我这样的情况不就少跑点路了。他居然道,“你这是在质问我”。我说“我是提点建议,群众没有建议权 吗?”他懒得听,挂了电话。我第一次领教了乡镇干部在计生工作上的牛气。当然,我也想到了在居委会出具证明时为什么她们不提醒我们要办乡镇级的。为了节约 时间,我们在乡计生办开具了男方的生育证明,到女方户籍地去办生育证,未料到事情更蹊跷。
    
    我太太户籍所在地的街道办以她原所在户的门牌号 是空的(住房已拆,未购房)为由不予出证。我的委托办事人反映给我,我打电话到市、区计生委及相关机构咨询,五个电话,有四个无人接听一个不能处理,反映 到市长热线,给了我两个电话,有一个打通了。
    
    接下来慢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答复,区计生委的:街道办开具女方证明到男方户籍地办证。为了少出差错,电话到男 方计生办,结果答复是:女方的“已婚妇女婚育状况证”是在女方户口地办的,生育证也该由女方户籍地办。两地计生部门就这样踢皮球。电话到两地区、县级计生 委,也是如此答复。咨询到市级计生委,答复是任何一地都可以办(这才找到一个符合法律的答复)。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搅得这么复杂,正是因为他们偏离了法 律轨道。
    
    大多基层行政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工作便利简单,让你跑来跑去,谁要是这时脑袋里想到“为人民服务”四个字,肯定会不禁失笑。因为他们的作法是只图自已方便,不管法律规范,不怕群众为难。
    
    偏 离法律轨道更有甚者:一位老大爷,他的儿子在外地务工,小俩口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因没有及时回乡做绝育手续,结里乡政府将老大爷拘禁18天。老大爷在亲 戚的担保下方才放出来,结果因体质经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住了两周医院。当他家人找乡政府理论时,政府的答复是:计划生育大于一切,株连九族。你们不服去告 去。
    
    另一地的计划生育管理也是神来之笔,那些在外务工没有及时将环检证明寄回的,每月由在家的老人交罚款一百元。超过半年未寄的,折房子。厉害!
    
    还有的地方医院,你没有生育证明,医院不予接收,在支持计划生育政策上,他们不怕什么严重后果,怪吧!
    
    计划生育大于一切滋生出来的种种非常手段,令我惊愕!当然由这些非常手段引出来的非常事件也有很多,在现在的环境下,媒体是不能报道的,这也映证了乡镇干部们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计划生育大于一切,株连九族。”
    
    在 计划生育在这个大棒下,所有的权利都变得如此苍白,而且接受投诉部门,也是爱理不理,最后不了了之。法律此时是如此脆弱,因为计划生育工作已凌驾于法律之 上了。以一个无序的,以行政长官意志为转移的工作手段,执行一项国家基本政策,在中外都是况古未有的。我曾乐观地认为中国的法治进程需五十年,而今看来, 更迷茫了。因为未开的不是民智,而是政治,是依法行政。
    
    “只知基层工作难,不管底层民众苦”,这也是中国行政的传统吧。
    
    我 是学法律的,因为许多民工老乡咨询计生的事务,所以对相关的法规较熟,虽然这样,我却无法为老乡们排忧解难,因为我告诉他们的规范路径无法处理计划生育这 样的问题,因为计划生育在许多地方已超出了法律规范,已不顾一切了。这样让一个个法律人,或主张用法律解决问题的人不知所措。在这些问题还未骚扰到我头上 时,我总以为基层工作难做情有可原。
    
     民之啸
     2007.10.1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