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98年7月26日20时许,抚顺市新抚立交桥下我被车撞倒,腰椎骨折而司机驾车逃逸,群众报警110,警察找医院120车把我送医院。病床上我不能翻身自理,由亲属护理并垫付医疗费用。警方据现场群众提供肇事车牌号找到肇事者,作为被告他被带到市交警一队事故科立案并被认定负全部责任;我住医院治疗。一个月后我出院到市交警一队事故科去结案,颜警官出具“三书”让我去新抚区法院结案;到区法院交“三书”后,立案厅开“传票”让我送给被告人,我说送传票是法院职责应由法院办,我老百姓无此职责且腰伤没好不能去送;立案庭说这是法律新的改革,由原告送传票。无奈我挺着腰伤去送传票,而到了被告住址居委会后他们说必须是法院工作人员送传票才收否则不收!传票带回去等于白来,我就当居委会人的面把传票放办公桌转身走了。过几天我来到法院立案庭,法官说被告没来应诉;被告不到庭本案不予受理!我说传票我送去了,下一步是你们的工作,自古就是衙役捕快办案,不是老百姓的事;立案庭法官说找被告也不是法院的事而是公安部门的事,法院不管!我又去找交警事故科,颜警官说“三书”即已出具,交警这边案子就算办完了,下一步是法院的事了,再去找被告就是违纪、是越权办案要受上级处分;找交警纪检也这么说。我又去找市公安局信访,他们说要公安局出人找被告得五万元以上案件,五万以下不管!这样,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逃逸案件,本该交警事故科处理(因专业且掌握一手材料),却因政策改革,将原政策明文限定结案期限的交通事故在公安和法院两个政府执政机构间两头相互推委,超期不予结案;两头似乎都在照章办案、执行政策,就是拖着不办,找到哪也不管。既然源于国家政策改革导致本案超期不予结案,两年前我去北京上访国务院要求政策给我结案并赔偿损失,却让抚顺驻北京的公安堵截回来说回抚顺就给解决,回抚顺问公安和法院都说根本没听说这回事。我是倒闭破产企业工人、社会弱势群体一员;我想该案若是落在社会上层人物身上不会这么拖着不办!
    二十几年来,社会在变,变得人们对社会阶层的概念敏感和在意,新的社会阶级和阶级差别不断分化;变得不再按劳取酬:“庙门”进对了则生活美满幸福、走进“小康”,而“庙门”进错则沦落社会“弱势群体”,面对下岗放假、买段失业或离婚、生活窘迫又难能得到政府“低保”待遇、生活和医疗没有保障、冬季暖气被掐;变得社会弱势群体在当今新的资产阶级富人阶层眼里、在腐败政府官僚的视觉中,一钱不值!
     二十几年来,社会在变,变得中央到地方政府门前经常聚集众多群众示威。因基层政府该给解决的问题拖着不办,年积月累矛盾深化、性质升级使小事变成大事;群众已经不相信基层政府,希望越级上访以求解决或讨个说法;有的家破人亡逐级上访无果却不晓根源在上边“改革”。正是:有多少苦同胞怨声载道!《红灯记》李玉和唱出当今工农弱势群体心声:为什么解放前的腐败和剥削压迫重新出现?为什么类似《杨三姐告状》的冤案重新在新中国发生?为什么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逃逸案却面对公安和法院政府执政机构两头踢球不给解决?为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与时俱进”、“三个代表”、“先进性教育”宣传的堂皇而动听,其政策精神具体落实和在解决处理社会弱势群体具体问题或案情上往往不是那么回事?就会出现变化和偏差!三十多年前电影《鄂尔多斯风暴》中怀揣告状书的那个穷牧民,找到哪里告状也没人理他,是共产党推翻旧社会才使他的冤案了结,这部影片现已很难看到;而且《列宁在十月》《战上海》《六号门》《农奴》《箭杆河边》《卖花姑娘》等革命历史和阶级教育影片也很难看到了。那些三十年前、五十年前在毛主席政策领导下操着南腔北调的影片戏剧或现实中的老红军老八路和老干部,他们朴素的阶级感情和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保障了中共方针政策执行和落实;是他们清廉执政和两袖清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提高和保证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和执政能力!然而随着他们的不断老去,当今社会给工人阶级弱势群体的感觉却象《红灯记》中李玉和唱的:“山河破碎我的心破碎,日月不圆我的家难圆”!想起北京那些家破人亡、冤沉海底,风餐露宿街头遭堵截又得不到上访结果的可怜人们,不正象《鄂尔多斯风暴》里那个怀揣告状书的穷苦牧民吗?试想,倘若当年那些“榆木脑瓜不开窍”的革命老红军老八路和老干部还健在,且在政府执政,这些“转变观念”的腐败现象能泛滥吗?! (博讯 boxun.com)

    
    上世纪交通事故政府职能机构不给结案的原告受害人:辽宁无线电八厂工人:李 明
    短信联系(无来显、不接打):13841315204、 1998至2007年9月9日
    
    
    记者:正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