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第一张图片没有传递成功,欢迎补充。谢谢)
    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镇官志卷村原恶霸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在任职期间滥用职权、非法拘禁、私设公堂、毒打我弟弟张书恒,设毒计害死我母亲和我的弟弟张书恒,导致我母亲、弟弟沉冤多年。
    
北京恶霸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害死我家两条人命/张书英

    我母亲张敬兰和我弟弟张书恒共同生活,弟弟张书恒在外打工,老母亲在家主持家务并在自家的院子里养了一群鸡鸭,过着平淡的生活。
    1987年8月4日上午,我母亲发现自家的一只鸡飞到了隔壁东邻居杨立华家的院子里,便到杨立华的家想把鸡要回来,但是,鸡已被杨立华打死在他家的院内,杨立华看到我母亲来要鸡,就连轰带骂恶狠狠地将老人赶了出来。中午张书恒下班后得知此事就去跟杨立华交涉,说:“你前几天打死我家一只鸭,今天又打死我家一只鸡,你到底是为什么?你说说,咱两家到底有什么矛盾?”可杨立华根本就不讲理,还动手打了张书恒,为了自卫张书恒也动了手。后经街坊劝解住手,张书恒回家后,越想越气,就又去杨立华家要鸡。这时,杨立华的弟弟杨庆华跑来,什么话没说,就打了张书恒右肩一拳,然后他又跑到杨立华家里拿了两根三角铁。张书恒见势不好就跑了,想从后边胡同回家,谁知杨家两兄弟抄近路正在张书恒家门口等着。张书恒只好从墙上跳进家躲到厕所里。杨庆华哥俩看见张书恒进院了,杨庆华哥俩一边辱骂一边手持凶器闯进院内,我母亲张敬兰看见他们闯入院内要行凶就上前制止,可竟遭到杨庆华殴打。张书恒在厕所里看见母亲被打就跑出来对杨庆华说:“我认输了,服你们了。”话没说完,就遭到兄弟二人的毒打,杨庆华用三角铁猛击了张书恒的右太阳穴,张书恒当即被打昏倒在地上,但是,他二人还不肯善罢甘休,继续毒打张书恒,看见张书恒有生命危险,他们就大摇大白地离了我家。该案后经顺义司法机关处理,杨庆华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可罪犯杨立华却因吴国林的伪证逃脱了法律的惩罚。事发后,司法机关到村里进行了调查,因为吴国林当时是村书记,和杨立华是酒肉朋友,是铁哥们儿的关系,吴国林故意作伪证说杨立华没有参与打人,事实上吴国林根本就不在现场。由于吴国林在这起重大伤害案件中,帮助犯罪分子作伪证,妨害司法公正,导致顺义法院法官天平倾斜,罪犯杨庆华重罪轻判,杨立华至今逍遥法外。
    张书恒身体被杨庆华、杨立华蓄意伤害毒打致残后,失去了工作,又没得到相应的赔偿款,从此生活发生困难。
    张书恒被迫到北京有关部门去上访反映问题,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对此怀恨在心,便利用职权、不择手段,对张书恒实施了更加残忍的迫害。
    1992年10月的一天,张书恒到北京市去上访,被等候在车站的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和治保主任张学发非法抓捕,并被强行塞进汽车里送到李遂精神病医院,将其关押二十多天。在这二十多天里,精神病医院唯利是图、医德沦丧,在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的授意下,采用高超的先进医疗技术,将“精神正常”的张书恒变成了“精神异常”。二十多天后,吴国林到精神病院看到张书恒“精神异常”,就将张书恒给接了出来,并将其送回家。我看到被吴国林送回家的弟弟“精神异常”,就急忙找医生给他治疗,经过医生三、四个月的医治,病情好转。
    1993年3月,张书恒骑车到牛栏山环岛汽车站,准备在这里乘车到北京去上访,就在要上公共汽车时,遭到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村书记吴国林和治保主任张学发的野蛮毒打,再一次将张书恒塞进汽车里押送到爬山精神病医院,吴国林与只认钱的院方私下达成交易,院方把张书恒当作精神病人强制治疗了一个多月,出院后,本来没有思维问题的他却因饱受摧残已不能正常步行,一天到晚不吃不喝,呆呆地坐着顺嘴流口水也不知道擦。我大弟弟张书香为他到处找医院和医生进行治疗,经治疗有所好转。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规定:“申请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由其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向该公民住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这一规定明确了谁有权提出认定精神病人的问题。从该规定可以看出,在非刑事诉讼过程中,除了“近亲属和其他利害关系人”,任何人和组织都无权主张某人有精神病,也无权擅自委托鉴定精神病人。
     1993年6月,张书恒在亲人的关怀和照顾下,身体逐渐康复。心虚的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在一次实施了对张书恒更加野蛮残忍的迫害活动,吴国林利用职权公款雇佣本村村民张学发、刘德荣和赵某某三人焊铁笼子,私设公堂、非法将我弟弟张书恒关押在铁笼子里,并将铁笼子抬上手扶拖拉机,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和村治保主任张学发亲自押车,由本村村民李建国开着手扶拖拉机进行游街,坐在车上的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指使张学发在车上喊:“我们把瘦桃(张书恒的乳名)圈起来了,谁让他到北京去上访,把他圈死算”。并当众恶狠狠地羞辱张书恒,张书恒精神受到强烈刺激,导致精神失常,为儿子担心的老母亲受惊吓而死。经多方治疗,张书恒的病情有所好转。但吴国林还不善罢干休,再次当众对其人格进行羞辱,使张书恒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带着悲恨的心情含冤而死,离开了人间。
    吴国林焊铁笼子非法拘禁、关押张书恒,并当众游街的事件发生时,我到牛栏山派出所报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案件发生至今已有多年,派出所自始至今也没有结案。所长李志增知道此案,
    吴国林作为党支部书记,从不过问老百姓的疾苦,乡亲们不敢惹他,他叫做的事情不敢不做,否则就是打和骂。”从吴国林身上,我没有感觉到共产党给老百姓带来的温暖和实惠。当地政府和各职能部门的不作为与放纵,客观上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漠视群众困难,冷漠群众投诉,不顾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就是对人民群众的无情。温家宝总理早就说过,我们要建立一个责任型政府。责任型政府就是对人民群众负责,如果连群众的生命安全都不能负责,还奢谈什么责任型政府?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综上所述: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林,利用职权,先后两次将我弟弟张书恒送进精神病院,明目张胆地摧残一个正常人。并纠集亲信,私设公堂,非法将张书恒关押在铁笼子里进行游街示众,导致我母亲张敬兰受惊吓而死,弟弟张书恒不堪受辱上吊自杀身亡。吴国林滥用职权先后害死了我家两条人命,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严禁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构成非法拘禁罪。为此,特提出控告。请求上级领导明察秋毫,依法追究吴国林违法犯罪的刑事责任。
    此致
    张书英
    2007\9\2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恶霸打死无辜 公安加以保护
  • 我见到了恶霸执法的全过程!!!
  • 女儿被人长期霸占 安徽一老农杀死恶霸后在京落网
  • 官商警黑恶霸抢地,一个黑社会头目的坦言
  • 中国大圈地:公仆还是恶霸?(2)
  • 控告“退休高官”阜新恶霸王亚忱(图)
  • 曹长青:对绅士撒野,对恶霸下跪
  • 赵达功: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 太石村恶霸欺压百姓,省委却为其撑腰并诬陷学者教授为“黑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