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福州命案奇冤:拿无辜孩子判罪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8日 转载)
    
    中国已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可怜这个无辜的孩子谁来保护?
     林刘涵,男,1983年12月23日出生。家住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XX新村。现羁押于福州市第二看守所。1999年1月31日晚10时在家遭福州市台江区警方拘捕,其时年方15岁。警方声称这孩子涉嫌参与1998年10月欧阳太铸被殴致死案。 (博讯 boxun.com)

    次日,即有匿名人2次打电话给孩子的父母,分别索要5万元和3万元,声称可摆平此案, 孩子可以安然无事。其父母未予理会。从此祸根种下。当孩子尚在拘禁中的第三个月,99年4月6日夜,其母亲在家中下楼到杂物间,遇一蒙面人,不由分说,持刀刺伤其母身体,以示警告。
    林刘涵一家是侨眷,亲属中多人侨居美国,澳洲等地。有不法者以为侨眷肥羊可宰,蓄谋敲诈勒索。但是亲属坚信孩子无辜,坚信司法正义,不接受敲诈勒索。于是此案旷日持久,至今已历时八年多。敲诈勒索的行经不断变本加厉,已从当初的暗地勒索,转变到如今由死者家属出面向孩子的父母索要“民事赔偿”27万元。
    这是一起冤案,林刘涵根本没有可能涉案。案发之夜林刘涵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家中睡觉,与本案毫无关系。
    由于林刘涵一家来自侨乡, 这宗诬陷勒索案, 业已传扬在海外乡亲和相关侨胞中, 引起许多海外侨胞的愤慨。
     在本案中,无辜的孩子深受刑讯逼供之苦, 身心创巨痛深。
    中国政府已签署了一系列国际人权公约,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儿童权利公约,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等等。不幸的是,警方对林刘涵这个无辜的孩子严重侵犯其基本人权,严重践踏了上述人权公约。
    进而令人更失望的是,检方昏瞶,无视本案之种种弊端,竟然照单全收警方荒谬的“意见书”, 起诉无辜的孩子。法院竟也没有能力厘清真相,保护无辜,实在是令人遗憾和痛心。2007年9月11日,台江区人民法院宣判这孩子有罪,处以五年徒刑。
     呜呼!司法沦丧至此地步,夫复何言?他们总是有理,错了就要进行到底。
    公检法三家官官相护,掩盖冤情,这是一场集体性的司法迫害。这场冤狱又是一幕司法悲剧,可以媲美湖北省的佘祥林“杀妻案”,湖南省的滕兴善“碎尸案”以及河北省的聂树斌“奸杀”案。而且还创造了一项新的纪录:蒙冤者还是个案发之时未满15岁的少年。
    我们相信,那些以百姓为刍狗的冤狱制造者,终将面对历史和良心的审判。
    就此冤狱,笔者根据案情资料,举其荦荦大端者撮要略述于此。读者明鉴,人心自有公论。
     死者欧阳太铸是台江排尾一带名气很大的江湖强人(1),成年人。 在当地横行无忌,自有其背景条件。
    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尸体从医院神秘失踪,没有死亡证书(甚至当初连医院病历都没有,后来才补办。当时参与治疗的护士迄未查明) ,更没有法医的死因鉴定。只有事后补办的医生朱XX的抢救无效证明, 和离医院百多里地的琅岐岛云龙村委会证明为“代用品”。该村委会证明由死者家属自己提供,他们声称尸体已偷运到琅岐岛匆匆下葬。
    既是他杀案件,为何不能严肃执法,派遣法医到云龙村验尸,以科学的鉴定为法庭提供证据,却偏要接受这种不具有证据能力的“代用品”。其中有何玄机奥秘?
     死者家属向本案主嫌李心林,成年人,被控持刀行凶者,要求各种赔偿共计163,432.8元, 由法院判决赔偿97,580.2元;(2) 然而, 向本案“从嫌”林刘涵,未成年人,被控用塑料椅子帮凶者,狮子大开口索赔27万元。如此不合逻辑的怪异要求,完全暴露了针对这孩子的真实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敲诈侨眷,勒索钱财也。
     奇怪的‘第一次’侦察笔录。文件标明是‘第一次’,所用的公文纸是“继续盘问记录。” 正文中第一页第9行“问:你(林刘涵,笔者注)今天因何事被继续盘问?”(3) 一望可知,这不是第一次。那么,真正的第一次笔录何在?
     2007年7月13日。林刘涵第一次出席法庭审讯时,即已当面告诉法官,他自己是无辜的。当年被警方拘押时,受尽酷刑吊打之后才被迫按照警方的要求,违心地供认自己参与此案。该供述与事实不符。由此可见,真正的第一次盘问中,这孩子并没有承认自己涉案。于是才有了酷刑吊打(美其名曰思想教育)和继续盘问。为了掩盖刑讯逼供的真相, 笔录中有一段“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明。即在笔录结束,孩子签名和盖手印之后,又出现了一段奇怪的补充,特别引人注目。补充:‘--问:你身上的青紫伤痕是怎么回事?--答:是我在99年1月31日下午跟别人打架时被人打伤的’。(4) 要知道,这孩子正是那日晚上被警方拘捕的。欲盖弥彰。
    事实上,脱离刑讯拷打的恐惧状态之后,林刘涵就彻底推翻了不实供词,坚称自己无辜,并不在案发现场。(5)
     2000年1月以取保候审回家,孩子身体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他告诉父母,他受到各种刑讯,包括电棍电击。
     本案中,关于林刘涵的这部分情节,完全不合情理。当时所有双方人员均是成年人,有的是已有妻小(如李心林);有的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如死者欧阳太铸)。唯独林刘涵是个幼稚的少年,初中生,一生清白,从来没有任何前科。是个被夹塞在内的‘异类’。这孩子与欧阳素无怨仇,而且关系甚好。既没有动机也没有实力去伤害欧阳。相较之下,这孩子与欧阳的关系比较亲密些;与凶手李心林较为疏远些。引用孩子的自述: “我是念小学3年级的时候认识欧阳的,平时我称他‘小锋’……小锋被我伯母认作‘干儿子’(6)……‘阿北’的真名叫李心林,我在念初中的时候通过堂哥刘洪的介绍,就是伯母的大儿子,认识了‘阿北’……‘炸弹’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7)  “死者是伯母的义子,我有和他一起玩。”(8) “李心林是我(堂)哥同学,只是认识,没有在一起玩。” (9)
        自古以来,疏不间亲,人之常情。林刘涵怎么可能被李心林“纠集”去伤害欧阳呢?有悖常理,不可置信。事实上,李心林案开庭时,林刘涵的亲属旁听了庭审过程,李心林在法庭上明白表示,林刘涵没有在案发现场。真相已经大白。
     认定林刘涵在案发现场的“关键证据”是XX电玩店老板兰XX的证词。事实上,兰XX于案发当晚的笔录可以客观地印证林刘涵并未参与本案。兰XX提到凶手是五个男子, 年龄二十三至二十五岁。冲在前面者用塑料椅砸人(从来没有提到戴眼镜这个明显而重要的特征)。直到事后11个月才开始将林刘涵牵扯进去,而且前言不对后语。兰XX在相片辨认笔录中(这是时隔7年半才炮制出炉的证据)关于这孩子的证词是“11号人员(即林刘涵,笔者注)有点像过去在我店里打架的小孩子,五官也较像,到此辨认结束。” 最后由兰老板确认“以上看过没错。”署名,并注明06.3.14(10) 。
    古时秦桧诬陷岳飞的说辞是“莫须有” ;如今本案的用词是“有点像”, “也较像”。何其相似乃尔。如此模糊不清,模棱两可的字眼,实质上是不能肯定这孩子是否在场。何以成为“关键证据”?
    正是这位兰老板,曾在现场参加包扎伤口,事后向警方作证时,甚至记错伤口是在左腿还是右腿这样简单明了的事实(11)。他做的这份照片辨认笔录,该如何令人置信。
    证人兰XX辨认的这张照片, 迥异于这孩子的正常形象。事实上,林刘涵不可能以这种面目出现在案发现场。林刘涵自幼就有先天性视力缺陷,出门必须戴眼镜。而这张辨认相片不带眼镜,也不是当年的旧貌。 
    第一次开庭,林刘涵的律师就当庭指出这个“证据”的严重问题,并出示了当年的旧照片,供法官和陪审员比较其中差异。
    兰XX证词指出, “欧阳太铸跑到他店里,有5个男子追进来……”。(12)据此,辩护律师向法庭指出,真凶李心林已归案,“炸弹”陈XX及其3个同伙在逃,一共5人身份均已证实,林刘涵应被排除涉案嫌疑。
    “关键证据”竟然破绽百出,缺乏证据能力。
    
    检察院据以起诉林刘涵的福州市公安局台江分局“起诉意见书”公刑诉第(2007)137号称:“认定上述犯罪事实证据:1,同案李心林的供述;2,林刘涵1999年归案后供述与李心林的供述形成之间的证据锁链;3,证人兰XX等人的陈述指认;4,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心林刑事判决书上认定的犯罪事实;5,福州市一医院朱XX医生提供的相关情况说明;6,现场勘查笔录及相片;7,被害人家属的陈述。”所有这些,均不成立。剖析如下:
    
    1. 名列第1项的证据,“同案李心林的供述”是什么?前已述及,李心林在法庭上清楚表明林刘涵并不在现场。李被捕归案之后,第一次讯问笔录说道:“我们五个人就一起冲过去,我们冲进一家电子游戏室……--问:那天晚上和你在一起喝酒的有哪些人? --答:我只认识‘炸弹’ (即陈XX), 其他三人都是炸弹的朋友, 我不认识。还有一个就是‘小锋’(13)”。显然,李心林的第1次笔录与他在法庭上的供述是一致的,即林刘涵并不在场。
     其后李心林笔录的新版本中,增补“胖泥”林刘涵为同案犯,并将涉案人数从五个人扩大到六个人。 请看新版本的诞生过程。
    “--问:你在这份讯问笔录之前所交代的是否属实?
    --答:不是属实。
    ……
    --问: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要讲实话?
    --答:经过你们公安机关民警的教育,讲政策…...。”(14)
    令人怵慄的“教育”,另一份笔录中有一段说明。
    “--问:在公安机关审查期间,公安机关有否对你刑讯逼供?
    --答:没有。”(15)
     如果我们对照一下李心林与律师之间的会话,不难看出李心林增补林刘涵为同案犯的背景:
    “--问:有何补充?
    --答:市检老叫我简单说,我还是要强调原台江分局的笔录是被吊打,且说林刘涵笔录都讲是我叫人,打人,刺刀等。我实在受不了,他们就是不信,硬说就是这样,叫我签笔录才罢休。我仅那一份笔录,以后一直辩解。打火机烧指甲,还将鞋脱了,地上洒水威胁用电击……判我无期,我是死不服的。”(16)
    到了法庭上李心林还是说出了真相: 林刘涵没有在案发现场。
    2. 所谓“林刘涵1999年供述与李心林供述形成之间的证据锁链”。如上所述,李心林在法庭上的供述,已使锁链断裂,不攻自破。另外,也可以从二者供述,看到矛盾差异,无法相互印证。
     林刘涵供述:“阿北告诉我们,在前几天他骑摩托车载小锋时,把小锋摔了,小锋要他陪钱,并叫人打他。他说这晚大家要替他出气,跟他去打小锋(17)”。
     初版中李心林供述:“我和炸弹等六人(包括死者,笔者注)在红星村附近的一个大排档喝酒,酒后炸弹告诉我们小锋看不起他,要我们几个一起过去教训他一下,我们五个人就一起冲过去,我们冲进一家电子游戏室……”(见注13) 。
    新版中李心林供述:“因为欧阳太铸向我借摩托轻骑,我不肯借…..于是欧阳太铸就过来打我(18)…...我就带着“炸弹”及另外三个男青年和“胖泥”六个人一起冲到电子店内…… (19) 。” “--问: 打架前你摩托车载过小锋? --答:没有载过小锋,我载客都是在亚峰水产市场。(20)“--问:你在被小锋殴打以前,有否载客“小锋”将他摔伤?--答:“从来没有。” (21)
     总而言之,二者供述不仅有出入,甚至格格不入。所谓的“证据锁链”不能成形。更何况这二者供述都是酷刑逼供和诱供的产物,显然有不可信的情况而不具证据力。
    3. “证人兰XX等人的陈述指认”,是本案“关键证据”,上文已予反驳,不再重复。
    4. 证据第4项“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心林刑事判决书上认定的林刘涵的犯罪事实”,更为荒诞。试问,法院自身何以成为“证据”的来源?再者,上述判决书颁布于2007年1月25日,当时林刘涵尚未被起诉,开庭,尚未得到出庭辩护的机会,法院即已“认定林刘涵的犯罪事实”,法院已经犯了程序错误。而且,法院无视李心林在庭审中的供述,即林刘涵并不在案发现场,不求事实真相,未审先判,武断地认定林刘涵涉案“事实”。上述法院“认定” 却又倒转成为其后起诉林刘涵的“证据”,本末倒置,如同西方人的讽刺名言:“车厢在前,拉车的马在后。”
    5. “福州市一医院朱XX医生提供的相关情况证明”与林刘涵本人是否涉案的“事实”,风马牛不相及。毫无关联,如何能成为“犯罪事实的证据”?匪夷所思。
    6. 第6项“证据”是“现场勘查笔录及相片。”现场勘查笔录表明没有任何证据指向林刘涵涉案。既然指控他用店里的塑料椅帮凶,却没有在塑料椅上发现这孩子的手印指纹。该证据根本不适用于林刘涵。至于相片,已在上文中关于“关键证据”兰XX证词那部分说过,不再赘述。
    7. 最后一项“证据”大有玄机,即“被害人家属的陈述” ,这是伪证而且无据。事实上死者家属谎报林刘涵涉案的陈述是“我才有此怀疑”(详见下文)。其后,将“怀疑”当作“证据”,是指鹿为马。
     1998年10月欧阳太铸死时,五个涉案人都畏罪潜逃外地。而林刘涵从来没有躲藏,始终照常地生活在家中,没有心虚的表现。死者家属次日报案也未涉及林刘涵。由于是熟人关系,案发后林刘涵还去欧阳家(吊唁),这孩子的伯母陈XX当时也在场(22) 。后来,林刘涵耳闻死者哥哥在外放话,企图诬陷,还理直气壮上门去评理。“--问:你说自己当时不在打架现场,为何有人证明你是在现场的?--答:真的不在打架现场,我是听别人说‘小锋’的哥哥讲我当时在现场。后来,过了十几天,我还冲到‘小锋’家里大骂一场,骂小锋哥哥不能无缘无故冤枉我。”(23)
     事隔二个月后,死者父亲欧阳X光向警方谎报假案的笔录如下:
    “问:你今天到瀛洲中队反映何事?
    答:我来反映有一个名为‘刘霞’(应为‘刘涵’, 下同)外号‘阿胖’的人可能是杀害我儿子的凶手之一。
    问:此人的具体情况?
    答:听说是长乐潭头人,具体不能肯定是否叫刘霞。男,大约18岁,身高约1.70米,比较胖。
    问:你为何称其可能为凶手之一?
    答:因为刘霞是‘阿北’(李心林)的朋友,二人经常在一起玩,我才有此怀疑,其伯母曾说‘刘霞’在福州曾打伤人,跑回长乐。”(24)
     稍后不久,死者母亲欧阳X华向警方所作的陈述(25), 也与此相仿。
     这样的“被害人家属的陈述”竟也列为证据,实在太无稽。死者家属藏尸拒检的隐情未明,这个“陈述”中又出现另一项刻意隐瞒,即隐瞒了刘涵与欧阳一家是熟人关系的事实,不是“大约18岁”,而是不足15岁的孩子。
     至于所谓伯母的话,更是凭空捏造。请看伯母陈XX的证词:“后来欧阳的妈妈来长乐见过二次,她都没有问我什么凶手的事。她只讲李心林外号阿北跟欧阳吵了起来。我们都没提林刘涵的事情。后来到了福州,听欧阳妈妈说刘涵也在场什么的。我还说不可能,说刘涵跟欧阳玩得那么好,不可能的。 --问:“你是林刘涵的什么人?” --答:“我是他伯母。” --问:“你有否说过刘涵在福州打人,跑回长乐的事?” --答:“根本就没有。我不知道也不相信刘涵会打人。而且他经常跑长乐。欧阳出事前也常去长乐的。”(26)
    
     综上所述,这是个明明白白的冤案,起诉林刘涵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全都不成立。甚至当初报案就是诳伪荒谬。
     蒙冤8年多,这孩子及其亲属承受了多少肉体创伤、精神痛楚和物质损失。冀望司法公正、发现真相、保护无辜、还其公道。自1999年1月林刘涵“归案”始,历经8年之后,2007年7月13日,台江区人民法院才对他进行了大约1个半小时的开庭审理。公诉检察官宣读起诉书之后,被告人林刘涵自辩无罪,告诉法庭他曾受尽酷刑逼供,无法忍受伤痛才依照警方要求作供和签署认罪笔录。辩护律师也在庭审中为他作了完全无罪辩护。对于被告人律师的辩护词,公诉检察官和法官均未置一语。法庭甚至于没有或根本不愿传召已在押的同案人李心林出庭作证,以确定林刘涵是否涉案的事实真相。庭审草草收场,犹如儿戏一场。嬉戏法律,庭审过程中,公诉检察官竟然屡次当庭接听手机电话,似乎对庭审心不在焉。这场庭审之后,便是2007年9月11日的判决:认定林刘涵有罪,处以五年徒刑!被告人不服上诉,将由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人们将拭目以待。
     法律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不公正是最严重的社会弊端。执法者滥权违法,不虞后果,也无制裁,司法公信力将因而荡然无存。冀望有关司法当局,在本案上诉二审中谨守职业道德与法律良知,严肃认真执法,保护无辜,保护未成年人,切实地维护法律尊严。 (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