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黑社会打人有理 小百姓自卫有罪?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8日 来稿)
    作为我外甥杨守金的诉讼代理人,我怀着及其愤郁的心情反映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杨守金仅有持刀防卫的意图,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故意伤人且又无凶器认定的情况下,竟以(2006)齐行1初字第68号判决书枉法判定:完全无辜的杨守金15年徒刑。而(2007)黑刑一终字第31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却枉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事实如下: (博讯 boxun.com)

    
    2006年8月28日夜间在齐市富区夜香港歌厅内以毕佳琪、梁海涛为首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纠集两劳人员姚元杰、刘经勇有组织、有预谋的意图借口行凶里立威,殴打赵宇时为了立威竟将与赵宇讲了两句话,劝阻双方的杨守金两次残酷殴打昏迷几死,当夜经医院抢救次日清晨方始苏醒。
    
    一、此案中,严重的枉法问题如下:
    
    1、对具有黑社会性质聚众纠集两劳人员为主要打手,且具有公安保护伞的暴力团伙不予深究,重罪轻判。
    
    2、此案起因是姚元杰与赵宇在半月前发生争吵。
    
    3、当日毕、梁二人用车将姚元杰、刘经勇接到歌厅。
    
    4、到歌厅后姚元杰找赵宇谈话,赵表示赔礼,二天摆台子请客。姚当场表示说过算了,
    
    5、梁却自行把赵宇叫出说:“上次你不给二贝面子,
    
    6、赵宇说我和姚元杰唠好了哪天我给摆个场子” 梁说:“摆什么摆”“那天你舅和二贝急眼,我是二贝的哥哥,今天我和你急眼” ,不由分说立即开打。
    
    7、此时杨因遇赵宇相识过来劝解,却不仅横遭辱骂。而且,竟因此惹起刘及其同伙的不满。竟遭杀身之祸。
    
    8、梁在赵宇抱头挨打没有反抗地情况下,为了立威毕、梁就开始与姚、刘打杨守金。
    
    9、杨守金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突然被打倒后、反身取刀意图防卫。
    
    10、此时具有丰富打斗经验的毕佳琪用破啤酒瓶、将杨的额头刺伤,
    
    11、刘用耐火砖猛击杨的前胸,杨负疼蹲下举刀乱挥,仍力图自保。
    
    12、此时姚前来夺刀刘举腿踹到刀上,
    
    13、姚用耐火砖重击杨的头部致其昏迷倒地,
    
    14、梁海涛捡刀、丢刀力图掩盖罪证;(因:此刀把上必然有杨、梁、姚的指纹)。
    
    
    
    从上述三个人殴打杨守金的事实情况来看,公安、检察本应深究案情真相;在检察院两次退给公安做补充侦查后,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及凶器鉴定的情况下,法院竟做出如此枉法判决。
    
    
    
    (二)法院的审判程序违法。
    
    
    
    1 起诉书及相关证据材料,不按刑诉法规定,提前交当事人及其家属,而是在庭审时才向当事人提交起诉书。
    
    2 拒绝诉讼代理人会见当事人的申请(见申请书)。(注:诉讼代理人,住在杭州7月13日方始到达齐市,与案情没有直接利害关系。)
    
    3、验伤程序严重违法。
    
    A:7月31日由法院主持诉讼代理人及梁、姚二人家属协商一致,同意由法院委托省高院主持抽签决定司法鉴定单位。
    
    B:8月6日律师会见中院法官时仍商定由中院委托高院抽签决定司法鉴定单位。
    
    C:但8月17日法院却突然通知去省公安厅司法所验伤,诉讼代理人赶到该所时,验伤已完,只见对方数人在该处活动,而我却对委托内容验伤过程司法鉴定单位的资质,诉讼代理人毫不知情。
    
    4、对创伤后精神障碍鉴定,在诉讼代理人提供了相关材料后(除必须由法院自行调查的之外)。在既无文字送达说明不予鉴定的理由情况下,在庭审时却宣布不给予鉴定,这完全违背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1)33号文中有关司法鉴定的相关规定之26、27条。
    
    有关过程如下:
    
    A:2006年7月21日提出鉴定申请。
    
     2006年9月5日提出司法鉴定单位
    
    B:9月9日根据中院要求提供第一份资料。
    
    C:9月14日亲属补充两份资料。
    
    D:9月22日对中院委托的单位提出异议。
    
    E:10月9日庭审时却当庭宣布不给鉴定
    
    5、这个暴力团伙其有恃无恐,更表现在10月10日的调解会上,姚元杰的哥哥当着法官的面竟说:不赔偿一万,姚元杰只能判三年,用这个钱可以叫姚元杰留在看守所,过不了一年就可以假释。张海涛的父亲更是说只要在半年之内出来的话,赔两千元钱就算是随礼了。法官就像是在他们手中一样。
    
    综上所述,程序违法,实体事实不清、违背证据必须确实充分法定原则,就必然会做出枉法判决。
    
    鉴于上述严重违法情况,特此请求上级领导予以严重关切,督促相关单位予以纠正。我们要求公开审理,防止暗箱操作就可以对比指正出事实真相,则不胜感激之至。
    
     诉讼代理人:孟宪久(杨守金的舅舅)
    
    2007年8月6日
    
    电话;0452-8362609
    
    013136107116
    
    ---------------------------------------------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06)齐刑一初字第68号
    
    
    
    公诉机关齐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被害人刘经勇之母),1953年出生,汊族,初中文化,无职业,住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铁北派出所西白委100组。
    
    
    
    委托代理人李永继,男,1973年5月11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富拉尔基区红岸等道兴钢委11号楼。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守金,男,1967年6月23日出生于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汉族,初中文化富拉尔基区发电总厂燃料分厂司机,住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重三委。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8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富拉尔基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志成、王宇哲,哈尔滨市志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孟宪久,1937年3月5日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体育场路118号。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姚元杰, 男,1977年5月17日出生于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住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新城委。1999年7月20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富拉尔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2003年1月20日被裁定假释,2004年5月8日假释期满。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10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富拉尔基区看守所。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梁海涛,男,1973年7月30日出生于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汉族,中专文化,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金安押运公司押运员,住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园丁委。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8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富拉尔基区看守所。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毕佳琪,男,1981年7月17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司机,住富拉尔基区红岸办事处向阳小区2号楼6门202室。
    
    
    
    齐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以齐检刑诉(2006)64号起诉书指挥被告人杨守金、姚元杰、梁海涛犯故意伤害罪,于2006年6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杨守金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7月17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合并审理。在庭审中,被告人杨守金的辩护人对杨守金的伤情及是否存在伤后应激性障碍提出重新鉴定申请。此案休庭后,对杨守金的伤情重新鉴定。并延长审限三个月。于2006年10月9日再次开庭审理了本案。齐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祁森林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及其代理人李永继、被告人杨守金及其辩护人张志成、王宇哲、委托代理人孟宪久、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毕佳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齐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8月28日23时许,在富拉尔基区“夜香港歌厅”,被告人梁海涛、姚元杰及被害人刘经勇与被告人杨守金、赵宇等人相遇,因姚元杰与赵宇以前发生过争吵,梁海涛将赵宇从屋内拉出,梁海涛、姚元杰、刘经勇用拳脚殴打赵宇、杨守金等人,杨守金被打后,返回歌厅到柜台存放的自己的背包内取出卡簧刀参加殴斗,杨守金用卡簧刀刺刘经勇右腿一刀,姚元杰、刘经勇、梁海涛用砖块、拳脚击打杨守金头部,杨倒地昏迷,被120急救车送医院救治;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逃离现场;被害人刘经勇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上述事实,检察机关提供了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杨守金、姚元杰、梁海涛之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对杨守金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定罪量刑。对姚元杰、梁海涛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定罪量刑。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系共同犯罪,均系主犯;被告人姚元杰系累犯。依法诉请本院对三被告人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提出要求被告人杨守金赔偿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共计人民币331 198.50元的诉讼请求。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守金提出要求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毕佳琪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21 447.62元。
    
    
    
    被告人杨守金否认用刀刺刘经勇的事实,辩解自己在歌厅门口乘凉时,不知什么原因被几个人殴打,后跑回歌厅取包出来准备回家,为防身将刀取出,出来又被内几人殴打致昏迷,被害人刘经勇的伤不知是如何形成的;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诉讼请求表示不予赔偿。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杨守金的行为系正当防卫,应判其无罪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均不持异议。对杨守金提出的民事请求表示愿意赔偿。
    
    
    
    经审理查明,2005年8月28日23时许,在富拉尔基区“夜香港歌厅”,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及被害人刘经勇等10余人与被告人杨守金、赵宇、武忠旭、寇金忠等人相遇。姚元杰与赵宇以前发生过争吵,姚元杰与赵宇谈此事后,姚元杰、梁海涛将赵宇从歌厅内叫出,杨守金也跟出歌厅,梁海涛、姚元杰、刘经勇用拳脚殴打赵宇,杨守金上前参与也被打,杨守金返回歌厅到吧台存放的背包内取出卡簧刀返回参与殴斗,在殴斗中杨守金持卡簧刀刺刘经勇右腿一刀,姚元杰、刘经勇、梁海涛用砖块、拳脚击打杨守金头部,将杨打倒,被120急救车送医院救治;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将刘经勇送医院,刘经勇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刘经勇系生前被他人用单刃刀刺击右大腿,致股静脉破裂失血死亡。杨守金所受损伤为轻伤,伤后六个月医疗终结。
    
    另查明,被告人杨守金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的直接经济损失为173 315.96元。其中医疗费462.93,丧葬费7 229.00,死亡赔偿金165 460.00元。
    
    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守金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7 592.12元。其中医疗费13 842.6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95.00元,护理费2 954.50元。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证人赵宇证实,案件的起因是赵宇与姚元杰曾有矛盾引起,及在姚、梁等人打赵时,听杨守金说“有什么事唠唠得了,都是朋友”,后听有人骂杨并问杨是干什么的,打赵宇的人都奔杨守金去,后赵宇报警。2、证人毕佳琪证实,进屋时见赵宇与姚元杰、刘经勇、梁海涛在喝酒、杨守金从厕所出来问赵宇“没事吧,有事吱声”,赵宇说“都是朋友,没事,你回去吧”,刘经勇说“怎么有干的意思啊”,姚元杰说拉到吧,都是朋友。后姚元杰、梁海涛等人在门口站着准备回家,见姚元杰、刘经勇、梁海涛又进歌厅,再出来时,赵宇在后面跟出来,赵身后是杨守金,他们在说着什么,见刘经勇同杨守金动手打起来,姚元杰也动手了,用拳脚将杨守金打倒,毕佳琪上前踢杨守金的脚,赵宇等人去拉仗,杨守金跑,姚元杰、刘经勇打赵宇,听刘经勇说“他拿刀了”,见杨守金拿一把刀从歌厅门口跑过来,毕见状跑了。3、证人景威证实,到歌厅门口时,见梁海涛和梁的两个朋友(指姚元杰、刘经勇)和杨守金、赵宇打在一起,后赵宇跑了,杨守金也跑了,梁海涛和那两个朋友要上车还没上去时,见杨守金拿一把刀从歌厅跑出来奔刘经勇去,上前攮了一下,刘喊“他拿刀了”,几人将杨围住打到一起,见刘经勇扔个东西砸杨、将刀打掉在地上,后几人上前踢打杨,杨倒地不动,后见胡耀武胡扶着的刘经勇右大腿根里侧往下滴血,梁海涛将刘送医院。4、证人武忠旭证实,表哥赵宇与姚元杰在半月前发生过争吵,当时武在场,案发当天与赵宇在歌厅又遇见姚元杰等人,后在其结帐出来时,见姚元杰等人在打赵宇和杨守金,武上前拉仗被打,后武跑到一出租车上,赵宇也上同一辆车,在车上见那伙人将杨守金打倒,姚元杰用砖头砸杨。5、证人姚远证实,在歌厅唱歌时梁海涛和赵宇干仗了,二人相互用拳头厮打,后听刘经勇喊有刀,见刘经勇手捂大腿,杨守金手拿着刀站那比划着刘经勇。6、证人胡耀武证实,见一人拿把刀比划追刘经勇,刘经勇拿砖头和姚元杰打拿刀人,将其打倒后用脚踢,后姚元杰将刘经勇扶上出租车,拿刀人在地上躺着。梁海涛给胡打电话让其带钱到医院,胡到医院见刘经勇右大腿里侧有一处伤 7、歌厅合伙人徐明证实,案发当日晚在歌厅门口往里走时,见两个男的正拽着来唱歌的赵宇往外走,后面跟着杨守金,后见杨同4、5个男子打起来,杨被几人拳脚打倒在地上,徐上前将杨推走,那几个人又打赵宇,赵宇跑,后见杨守金手里拿把刀过来,那几人喊他手里有刀,将杨围住打在一起,将杨打倒,几人用脚踢杨,徐电话报警。8、徐明之妻杜节生证实、案发当天杨守金到吧台要杨的包,杨将包内东西取出后将包又放回吧台往外走,杜感觉要出事,跟着追出去,见杨从东厅门口往西厅门口处走,西厅门口的5、6个人见杨出来,有人喊他有刀,杜拽杨没拽住,见杨手里拿一把刀,那几人上前将杨围住、杨边舞刀边退,被几个人打倒,杨全身是血,徐明报警。9、证人寇金忠证实,与杨守金等人到歌厅唱歌,在歌厅门口见杨守金和一人厮打,寇过去拉仗,被4、5个人围打,后寇跑回家。10、歌厅合伙人赵景龙证实,与徐明在歌厅门口唠嗑时,见2、3个男子打杨守金,赵被服务生拽到屋里,再出来时见杨守金手里拿把刀,3、4个男的围着杨打在一起,杨守金躺在地上,脸上、胸部都是血。11、现场勘查材料证实,中心现场位于富拉尔基区北兴派出所辖区夜香港歌厅南侧便道上与歌厅南侧新华路的北侧边缘。12、齐富公(法)字(2005)071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证实,被害人刘经勇左上臂背侧有两处皮下出血;右大腿前侧一处创口,该创口致股静脉破裂,死因为创伤性失血。13、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黑公法鉴字(2006)第262号鉴定书证实,杨守金左上颌骨粉碎骨折,上颌窦积液,左眶骨骨折内固定术后,复位良好,颜面对称,内固定物取出后对颜面不会有明显影响,其损伤程度为轻伤;根据有关规定未达到伤残等级;伤后半年医疗终结。择期手术取出内固定物,术后一个月医疗终结。14、被告诉人姚元杰的前科材料证实,姚元杰于1999年7月20日因故意伤害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2003年1月20日被裁定假释。2004年5月8日假释期满。15、被告人杨守金供述打仗、拿刀的事实、但否认用刀刺人的事实。16、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供认犯罪。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守金因故被打后,取刀返回参与殴斗,持刀刺中被害人刘经勇右大腿,致刘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故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人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检察机关指控各被告人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杨守金称其在第一次被殴打后,回歌厅取包准备离开时,再次被殴打时才拿出包内的刀及其辩护人提出杨守金的行为属正当防卫的辩解、辩护意见,从整个案件的发生、发展看,被告人姚元杰与赵宇有矛盾,在二人谈及此事时,杨守金主动表示要参与,此点毕佳琪可证实,后在赵宇被打时有参与行为,对案件的发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杨守金先被姚元杰等人打是事实,但其被人拉开后返回歌厅时产并没有人追打,也就是说此时杨守金的人身、财产并未受到威胁,而其取刀后继续参与斗殴,其主观上有积极参与殴斗的故意,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从杜节生证实杨到吧台包内取出刀的情节看,杨取出刀后将包又放回吧台,杜拽杨没拽住,与杨辩解取包离开相互矛盾。故对被告人杨守金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不予采信。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系共同犯罪,姚元杰系累犯,应从重处罚。三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提出被扶养人候艳辉生活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请求,因其未提供相关证据及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对附事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守金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毕佳琪赔偿请求,因无证据证实杨守金头部轻伤系毕佳琪所为,故不予支持;提出误工费请求,因其犯罪后即被采取强制措施,不应存在误工费一项;提出营养费、交通费请求,因无医疗机构的证明及交通票据,故对上诉三项请求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的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守金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5年8月30日起至2020年8月29日止)。
    
    二、被告人姚元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5年10月3日起至2008年10月2日止)。
    
    三、被告人梁海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5年8月29日起至2007年2月28日止)。
    
    四、被告人杨守金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候艳辉经济损失人民币173 315.93。
    
    五、被告人姚元杰、梁海涛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守金经济损失人民币17 592.12元。二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毕佳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述。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潘书东
    
    审判员 李 丽
    
    审判员 王春山
    
    二00六年十月十九日
    
    书记员 王洪英
    
    (注:2006年11月30日接到此判决书,2006年12月7日送出上诉状)
    ---------------
    
    
    刑事附带民事再审申请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守金,男,1967年6月23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原齐市富区发电总厂燃料分厂司机。住:富区红岸派出所重三委。现在泰来监狱服刑。
    
    
    
    上诉人因不服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齐刑一初字第6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及(2007)黑刑一终字弟31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及附带民事裁定书》现依法提出上诉。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毕佳琪,男,1981年7月17日生,汉族,中专文化,职业中盛工业服务有限公司司机,住红岸办事处(富区)向阳小区2号楼6门202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梁海涛,男,1973年7月30日生,汉族,中专文化,原系齐市富区金安押运公司押运员车长,住:富区红岸派出所园丁委,现羁押于富区看守所。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姚元杰,男,1977年5月17日生,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住:富区红岸派出所新城委,现羁押于富区看守所。
    
    
    
    上诉请求:
    
    
    
    1、请求撤消(2007)黑刑一终字第31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及附带民事裁定书》
    
    
    
    2、请求依法追究毕佳琪等三被告的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四被告,依法赔偿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1447.62元。且互负连带责任。请求法院依法判决三被告人赔偿不到位的情况下,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3、请求法院依法判决3被告人赔偿精神抚慰金20万,并互负连带责任。
    
    
    
    事实及理由:
    
    
    
    (一)事实
    
    
    
    一、2005年8月28日23时许,上诉人在富区夜香港歌厅唱歌时无端被以毕佳琪、梁海涛为首的有组织有预谋,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纠集两劳人员姚元杰、刘经勇在籍口行凶意欲殴打赵宇时,因迁怒于上诉人劝阻,随将上诉人多次残酷殴打昏迷几死,经歌厅老板徐明报警,被送齐齐哈尔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经抢救于次日29日晨方始苏醒。
    
    
    
    二、造成以下经济损失
    
    
    
     1、医疗费13842.62元,票据七张。
    
     2、住院伙食补助费15元/天×53天=795元
    
     3、营养费15元/天×53天=795元
    
     4、误工费2954.5元,计算依据:2005年全者分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供应企业:20347元/年÷365天×53天。
    
     5、护理费:2954.50元,计算依据同上,杨守金哥哥护理53天。
    
     6、交通费53天×2元=106元。
    
    
    
    以上损失共计:21447.62元。
    
    
    
    这些损失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之规定毕佳琪等3被告应当给予赔偿并互负连带责任。
    
    
    
    三、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之:第一条: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之第(一)款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
    
    
    
    依据此款,毕佳琪、梁海涛为首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故意、残酷殴打与他们既不相识也无矛盾的上诉人昏迷几死,至今上诉人仍然恶梦不断恐惧不安,将来对回归社会产生深远影响,后果严重。
    
    
    
    请求法院依法判令3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并互负连带责任。
    
    
    
    上述各项总计:221447.6
    
    
    
    (二)理由:
    
    
    
    1、上诉人认为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院以(2006)齐刑一初字第68号,《刑事附带民事的判决书》;及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刑一终字第3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的判决完全是在依据不实之词,以凭空臆断归罪的方法作出错误判决!理由如下:
    
    
    
    1)、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认为, 原审法院查明景威证言:杨守金持刀奔向刘经勇上前攮了一下,刘喊他拿刀了(见裁定书第三页10--12行)这就成为杨守金伤人的证据!而由齐市检察院提供的景威的笔录中并无该段证词(见原证词复印件);所谓经过质证,一审第一次开庭仅就验伤问题进行过质证,第二次开庭该院拒绝新换的哈市律师对证人的质证要求;请问省高院并未开庭,质证之说从何而来?(见附"关于杨守金案件审判枉法情的反映")
    
    
    
    2)、此案所有证人证言缺乏唯一性、排他性违背证据必须确实、充分的法定原则。
    
    
    
    3)、此案的重大疑点显然被以毕佳琪,梁海涛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的保护伞有意掩盖起来。
    
    
    
    重大疑点:在毕、梁、刘殴打扬守金的过程中,究竟是杨守金用刀刺伤刘经勇还是姚元杰在夺下刀来的过程中误伤刘经勇,弄清这一点至关重要!
    
    
    
    因为姚元杰有丰富的使刀杀人的经验(见姚元杰以前的判决书:被告人姚元杰用一单刃刀刺中李平五刀,致其死亡)。再看姚元杰对打击扬守金情况的叙述:
    
    
    
    “我一看到刘经勇正和拿刀那个人对面,我就过去了,这时刘经勇拿一块砖头我觉得好象是砖头打在拿刀那个人的胸部,那个人拿刀还在比划,这砖头掉地上了,我捡起来一下打在那个拿刀人的脸上,这个人就倒地上了,这时刘经勇踢他,我看这个人嘴角流血不动了,就拉大勇走,走到出租车门口时,大勇倒地上了,我和梁海涛把他抬到出租车上,送到钢厂医院抢救,我又出去买血,回来时看到警察把梁海涛带走,我送完血,就跑了。”
    
    
    
    再看梁海涛对打击扬守金的情况叙述:“我右转身看到刘经勇和一个手拿匕首的人对面,我转身就冲过去了,到那人的对面,就听到刘经勇说‘你妈的你还拿刀啊’我看到那男的半蹲的姿势,刘经勇过去踢一脚,这个人就倒地上了,我过去照这个人的头部踢了两脚,我踢的是他的左脑两脚,这时这个人的刀就掉在右手边上,我从这个人的头上部过到右边,捡起地上的刀,顺手就向道边扔了,扔完刀我又照这个人的肚子、腹部踢两脚,就喊刘经勇走,我在路边打的出租车”
    
    
    
    从上述三人对打人场面的叙述可以说明:
    
    
    
    ①、杨守金被刘经勇一耐火砖打中胸部,杨守金负痛蹲在地上勉强用刀摆动做防卫姿态。
    
    ②、姚元杰过来夺刀后,逃走(声称是找血)
    
    ③、梁海涛见刘经勇踢了杨守金一脚。
    
    ④、梁海涛捡刀、丢刀。
    
    
    
    这个过程完全可以断定刘经勇是被其同伙姚元杰误伤;梁海涛为了给姚元杰掩饰才把刀抛掉。
    
    
    
    因此这把刀上必然有杨守金、姚元杰、梁海涛的指纹。
    
    
    
    由于参与打伤杨守金的毕佳琪具有公安保护伞的背景,因此这些关键要点才被所谓的调查视而不见的掩盖起来,而用一些根本无法称之为的证据归罪到杨守金的头上。
    
    
    
    4)、所谓的杨守金两次有意参与斗殴。
    
    
    
    其一:在毕佳琪、梁海涛策划殴打赵宇为姚元杰撑腰的过程中,杨守金仅仅出于普通熟人的关系(甚至不知赵宇姓什么仅知他叫大宇)说了一句调解的话。(赵宇的证词:在打我时我听到杨三说“有什么事唠唠得了,都是朋友”,听有个人说“说你妈个*,你是干啥的”。我这时就跑了,后来我藏在远处)也就因此不仅遭到这批暴力团伙殴打几死,反而被诬称有意参与斗殴,简直是荒乎其唐,天理何在。这是一种什么强盗逻辑,居然出现在法院的判决书上。
    
    
    
    其二:黑龙江省高院裁定书称杨守金在无人追打的情况下持刀出去参加斗殴,这种说法用句俗话说:这叫做“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又一种官府逻辑。
    
    
    
    首先,这是在第一次杨守金无端被打倒在地之后,(徐明证词:“我回头看时,杨三在离二厅门口四米左右的地方同四、五个男的打起来了,这四、五个男的用拳脚就把杨三打倒在地上了,这时我就过去拉仗,杨三爬在地上,其中一个男的个不高,稍胖穿深色裤子皮鞋,他看杨三刚要爬起来时就踹杨三头部一脚,杨三就又头磕在地上,爬下了,这时我就上去拉仗,这个男的又要用踹杨三头,我给拉住了,我把杨三扶起来推他走。”)在这段证词的情况中,杨守金被4、5个人两次打倒在地,一个穿深色裤子的人两次踢杨守金的头部致其两次倒地不起,只有在被徐明拉开后回到屋里。在这种头部连遭重击昏沉的情况下持刀自卫防止再次被打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其次,所谓持刀参与斗殴,请问:在围打杨守金的十几个人中,除刘经勇刀伤存疑之外,还有什么人受过刀伤?既然持刀斗殴怎么会有人连拳脚伤都没有更不用说刀伤了,这合乎斗殴两个字的含义吗?这种情况只能说杨守金完全是被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两次殴打而已。
    
    
    
    综上所述的理由和依据:杨守金完全是一个只有正当防卫意图的无辜受害者。
    
    
    
    
    
    5)、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毕佳琪的赔偿要求,法院认为:因无证据证明上诉人头上之伤系毕佳琪所为,故不予支持是完全错误的,理由如下:
    
    
    
    ①、据毕佳琪供述:看到大勇同杨三动手打起来,我也动手了,梁海涛动手没动手,我没注意,他们用拳脚把杨三打倒,杨三当时光着上身,他们双方都没拿凶器,我们几个人见到先过去了,赵宇同武忠旭过去拉架,我们几个人把赵宇、武忠旭挤到边上去了。(见卷宗45页倒数第一行及46页)。
    
    
    
    ②、参与殴打杨守金的四人中,梁海涛、姚元杰、刘经勇已证实梁用拳脚,姚、刘用耐火砖,毕佳琪不能举证杨守金头部的啤酒瓶之伤系他人所为,则必其自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之(七)因共同危险行为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实施危险行为的人就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因此毕佳琪在法庭上“因其举证不能”,所以必须为其用啤酒瓶刺伤杨守金的头部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
    
    
    
    ③、这里应当着重指出毕佳琪、梁海涛是这个暴力团伙的为首头目而毕佳琪又是具有公安保护伞的背景,在这次围殴无辜群众的行动中处于指挥操纵的地位,不仅直接参与围殴而且指挥其团伙围挡赵宇、武中旭劝阻他们残酷殴打扬守金(因为杨不认识他们,打完无法追究)以达到他们这个暴力团伙在社会上立威的目的,起到为他们以后的任何违法行为都无人敢于干涉的目的。
    
    
    
    这个暴力团伙的为首头目毕佳琪不受任何惩处说明了什么问题?
    
    
    
    关于附带民事赔偿问题:
    
    
    
    一、判决书对杨守金的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的索赔不予支持。于情不合,于法无据。
    
    
    
    二、关于杨守金的验伤问题:
    
    
    
    1、从开始齐市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就表现出明显的不公,因其仅对杨守金的头部明显的伤口做鉴定,而对杨的头部遭踢、踹;胸部遭耐火砖猛击,全身各处遭拳打脚踢,并两次打倒在地的情况对其伤情并无只言片语提起,连软组织挫伤都没有,简直是荒唐到极点。
    
    2、重新验伤及创伤后精神障碍的鉴定程序违法。(见附"关于杨守金案件审判枉法情的反映")
    
    综上所述
    
    
    
    鉴于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具有黑社会性质向暴力团伙重罪轻判如此严重的枉法判决;二审法院暗箱操作不给当事人一个法庭质证清白机会之故,特此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纠正:严惩黑社会团伙头目;还当事人杨守金清白与无辜;向社会展示法律的公正与威严。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诉讼代理人:孟宪久(杨守金之舅)
    
     2007年6月2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青岛公安局成著名黑社会 公然欺压当地军人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江苏受害人家属的紧急呼吁!!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退伍军人蔡光武见义勇抓捕黑社会,深圳警匪勾结将其劳教
  • 高密是黑社会的天下?夏庄镇綦家村一位七旬老妇被打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东北黑社会制造的另一起惨案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门头沟绿岛家园业主的呼唤”,没认清当局和黑社会勾结的本质!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出租司机被黑社会砍死 千人聚温江医院抗议
  • 中国女记者向黑社会“下跪”
  • 北京维权人士4人湖南永州被黑社会殴打后失综
  • 震撼!青岛政府黑社会暴力拆迁打人录像曝光
  • 云南警察领导黑社会并组织卖淫 被判死刑 (图)
  • 村民指责镇政府使用黑社会袭击拒迁村民
  • 快快救救我们——江苏省宜兴完全变成了黑社会性质的暴力犯罪事件(图)
  • 法院就是黑社会:黑窑案审理程序违法 部分受害者错过开庭
  • 由黑社会维权:成都政府选杀人犯赖喜隆任维权委员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目瞪口呆: 唐山黑社会政协委员“震”疼国人的良心
  • 南京当局栽赃孙林(孑木)为黑社会
  • 孑木采访扬州强拆 被黑社会砸车并追赶
  • 安徽临泉县村民对峙县政府、开发商和黑社会分子(图)
  • 汕尾东洲村民再与黑社会爆冲突 征地问题不解决如定时炸弹(图)
  • 重庆江津校园命案:揭黑者启靖遭当局雇佣黑社会殴打
  • 以公安局政委为首 内蒙10警察成黑社会骨干
  • 湖北擂鼓墩农民维权遭遇黑社会 标语深夜被砍(图)
  • 江苏灌南县凶杀续:光天化日黑社会杀人、警察保护
  • 8月7日真实的故事:攀枝花冷轧厂干部纠集黑社会殴打员工
  • 黑与红的嬗变 ----黑社会与红帽子/钝俚
  • 我参加的一次著名房地产商组织的黑社会行动
  • 惟此数人譬如恶犬则人惧,黑社会与公安部组织部书记处/昭明
  • 孙文广: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 广西梧州京南镇政府勾结黑社会坑农
  • 黑砖窑-黑政府-黑制度-黑社会/李鑫
  • 山西黑窑案的要害是:警匪勾结,政府全面黑社会化/昭明
  • 黑社会、警察——中国部分县城的现状
  • 不用怕,美国不是黑社会老大/流星雨72
  • 刘逸明: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 胡锦涛访问南非,使馆安排黑社会组织维持秩序
  • 胡锦涛身边的黑社会人物-令计划
  • 不怕黑社会 只怕社会黑
  • 黑社会误国
  • 陈维健: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 彭兴庭:“黑社会”是怎样炼成的?
  • 曹长青: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 刘晓波: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