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9日 转载)
    自愿自费,响应计生,重病缠身,倾家荡产
    自力更生,谋生店面,被官拆毁,未赔分文
     ──── 一个下放知青的遭遇 (博讯 boxun.com)

     我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居民邹引娇,女,49年出生。68年下放谭坊公社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以雕刻、油漆为业(当时本人工价1.65元/天 ),所得收入全部上交生产队副业金300元/年及国家服务加工税,79年恢复商品粮,87年自愿自费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长期吃药。丈夫黄陂农具厂工人,左手残疾(尺骨错位),04年卖厂仅得叁仟元,下岗。
     87年6月30日,我自愿自费到县医院(宜黄县人民医院)住院做人流术。万利群医生手术,术后下身点滴出血。7月2日医院强迫我出院。回家后,我一直发烧,下身出血,卧床不起。7月4日丈夫用板车拉我到县医院求治,妇科刘主任呵斥:“谁叫你来!”县医院拒绝治疗后,我只好去县中医院住院治疗。7月14日在县中医院做紧急抗炎治疗,当日医院白带常规显示子宫内感染已有脓细胞(留有检查报告单)。治疗一周后,病情无明显好转,主治医生说是由人流不全导致的,建议我到省院重新刮宫做进一步治疗。7月21日丈夫到县卫生局反映情况,洪局长安排县医院祁惠萍医生治疗。当日下午祁医生对我进行第二刮宫,术后病情仍未见好转。为迫使我出院,医院中断治疗。7月27日丈夫背着我找县委徐书记,徐书记叫计生委饶主任开了4天计免单,但医院仍不治疗,我只好到县妇保所门诊看病。为推脱责任,7月31日县医院翁院长赶我出院,并没收了入院时所交的病历。迫不得已,我于8月1日去省一附院住院治疗,医院诊断为人流不全所致子宫内膜炎(留有病历)。经治疗后,流血停止。医生建议我继续治疗,但我负担不起住院治疗费用,只好带药出院。
     之后,我多次向县有关领导反映情况要求药费。87年9月26日县医院妇科刘主任、县计生委罗医生带我到抚州地区人民医院,在余娥娇医生检查后,随行的县医院刘主任不顾事实,要余医生写我患滴虫、霉菌性阴道炎(县信访办整我的黑材料中捏造我患此病),但被余医生拒绝(留有病历)。迫于疾病煎熬,我先后到省妇产医院、省一附院等医院治疗,长期吃药。县医院一直不承认其手术出现问题。药费得不到解决后,我经营店面,自赚药费,维持生计。
     99年赖以谋生的县物质局旁一栋占地面积14.28平方米店面被县建设局以市容整治为名拆毁,并借口属临时建筑,不赔分文。我店面位于西马路交叉路口,地属县城较繁华地段,当时县政府西马路市容整治文件中规定的拆除范围为整条西马路,但后来只拆除了我店面所处地段的数间并排店面。拆除之后,几名当地政府官员投资建商品房。同一地段,我无权无势,店面办不到房产证,公民基本的谋生权益亦得不到保障,而某些官员却可以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打着“市容整治”的幌子巧取豪夺,毁民店建高楼大厦高价出售。官员生财有道,百姓谋生无路。04年5月被县自来水厂征菜地330平方米,仅得款300元。未拆店时,自力更生,未要求政府照顾。店毁地征后,04年6月起领120元/月低保,05年8月增至240元/月,06年低保增至320元/月。长子江西中医学院本科生,01年到沪行右眼网脱术,花费数万,由于复旦五官科医院不负责任,导致重残,长期药物相伴。现家中一病两残,除低保外,无其它固定收入,生活十分困难。要求药费及解决一块地重建店面,自主谋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全鑫的爱人--老知青的遭遇(图)
  • 万里之子当知青下乡落户:谁能靠老子过一辈子(图)
  • 知青与民工的命运轮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