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4日 来稿)
    
    惊天大案、官商勾结、牟取暴利十亿元、国家损失近两亿多的腐败大案的举报和控告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胡主席、尊敬的温总理:
    你们好!
    我叫王建斌、男、40岁、住山西省长治市新市东街27号。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今天我再次上书以胡锦涛主席为核心的中共中央,请求胡主席、温总理批示有关部门彻查《山西省长治市拆迁内幕》的惊天大案。这已是我第三封上书党中央的信了,还有第四封、第五封……封封实信,字字真切,直到有回应为止。今天我为什么又要上网呢?这是因为现在在某些地方是“政不通,人不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写也白写,交也白交。为此,我不得不再次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社会最底层的群众的声音直达中南海,让胡主席、温总理您们和党中央,听听一个公民因反腐败承受了上对不起父母,下无辜株连妻儿和兄弟姐妹的事实,这是平生最为恐惧、最为绝望的时刻,无助的痛苦,不知所措,让我陷入深深的心理危机。正所谓“尽忠尽不了孝”,我选择了前者。我发誓一定要将这一个庞大的腐败利益集团拉下马。让胡主席您听到一个普通公民悲愤的呼声,这有利于您了解下情,知道公民反腐败所受到的迫害和打击报复。我再次上书胡主席绝不仅仅是为了我个人,也是为了以您胡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新的一代领导人的崇高威望,也是为了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尊敬的胡主席、温总理:近年来,由于我坚持署名举报原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现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分管城建的长治市副市长马和平及原市工商银行行长薛茂及黑社会人员等,官、商、黑三位一体,相互勾结,组成一个位高权重、背景复杂、盘根错节的庞大的利益集团,在长治市房地产领域里,长期相互勾结、滥用公权、假公济私、顶风作案,以旧城改造为名,私占国土、非法拆迁、违规建设,牟取非法天文暴利十数亿元,使国家、集体和群众蒙受数亿元损失的惊天腐败大案。公开举报已达五年,也曾历经多次调查和专项检查,但他们隐瞒事实、颠倒黑白、欺上瞒下、瞒天过海、官官相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该利益集团不仅毫发未损、根深蒂固,贪污腐败未见查处一人,非法拆迁未见补偿一分。相反,对举报人的打击迫害却接踵而至、无处不在。使我和我的家人因此遭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报复性政治陷害、司法迫害、经济迫害及精神迫害等多重的、长期的、愈演愈烈的和遥遥无期的无情打击和残酷迫害,使我全家及亲属长期处于走投无路、生不如死的境地。今天再次上书中央部门,完全是被他们逼出来的,正所谓“官”逼民告,民不得不告,我抱定以死抗争之信念决心与这一祸(长治)市殃民、危害民生、践踏人权、破坏和谐的地下利益集团抗争到底。
    尊敬的胡主席、温总理:我国是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您们日理万机,为国操劳。我以公民的身份,向国家主席再次写信求得明示:到底为何如此?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深深的敬重以胡锦涛主席为核心的新一代领导人,更深深的体会到构建和谐社会,尊重人权、关注民生治国理念的英明伟大。但是,在全国两会精神已深入人心,十七大又即将召开,举国上下都在为构建和谐社会而努力的今天,我仍不得不冒着再陷囹圄之风险,直至以死抗争之代价,怀着万分复杂、近于绝望之悲愤,将自己因举报长治市房地产领域里的惊天腐败大案而遭受的迫害,再次含泪陈情、泣血上书。
    关于这个利益集团在长治市的房地产领域里,牟取非法暴利,使国家、集体和群众损失惨重的种种恶行和腐败劣迹,本人已曾多次举报,现仅就本人所受到的多重迫害和家人所受到的无辜株连,再次曝光如下:
    一、司法迫害
    吕日周滥用公权,以政治任务为名,于2002年6月,将我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非法逮捕入狱,无辜关押长达九个多月。因纯属诬陷,最后不得不以检察院撤诉而收场,我被释放后仍被取保候审一年。现在,该“公务”,即该利益集团利用手中大权,大张旗鼓地非法动用了几乎全市警力的强制拆迁行为,已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明确判定为“违法”,而我自己却至今得不到任何说法,仍长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不断有人扬言:这次判不了你,你能飞上天去,只要你在长治市?迟早让你知道厉害。因此,我和家人长期生活在这种恐怖威胁的阴影中,唯恐稍有不慎,再被诬陷、迫害,失去自由,连告都无法再告。其实这正是他们的目的所在。我深知我的举报行为,已大大触怒这个握有大权的利益集团,我随时随地都处在他们的虎视耽耽和无处不在的“瞄准”之中,这种长期的、高度的精神压力,确非常人所能想象和承受,我和我全家长期笼罩在恐惧和防范的阴影中,现在和将来如何生活和生存,实在令人无法想象。
    二、莫须有的泛政治迫害
    从2006年3、4月份开始,他们在司法迫害和经济封锁等仍方法无法阻止我继续举报的情况下,突然又由长治市的国家安全部门出面,对我进行公开或背地的全面调查,并诬陷我对社会不满,泄露国家秘密和危害国家安全相威胁。说到底,就是因为我揭露了吕日周集团的一些秘密、内幕和背景,触动了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竟然能越权滥用国家安全部门来包庇利益集团,令人吃惊,也足见其来头不小、能量不小。其对于举报人进行的陷害和迫害,使我长期处于时时、处处防止被陷害的高度紧张状态之中,亦非常人所能想象和承受。我多年来一直不断的署名举报这个庞大的腐败利益集团,完全符合《宪法》规定和党的号召。不仅丝毫没有危害国家安全,相反,从长远看,同腐败集团作斗争,正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正当的、正义的行为,不知为什么,我不明白,他们不去查贪官污吏,走私贩毒或真正危及国家安全的腐败分子,为什么要死死盯住我一个普通的反腐败的公民呢?不知有何背景?致使我一家老小惊恐不安,也不知我到底违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
    三、经济封锁和迫害
    从我举报几年来,他们先后停止了我工作,使我家人失去生活来源,这个利益集团的目的很明显,为了阻止我上访和举报,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先是让我失去自由,无法再告,此计不成,又想法切断你的经济来源,让你无力再告。连正常的吃饭穿衣都成了问题,更不用说继续举报和上访了。全家长期靠借贷度日,已债台高筑,债务累累,现在是借都借不来了,全家已处于衣食不保、安全不保的万般无奈之境地。
    四、黑社会迫害
    自从我开始举报以来,我及我的家人多次受到明显来自黑社会的威胁。尤其是我胞兄王建军被人连捅七刀,几乎致死,花费巨额医疗费,无人承担不说,报案后竟无人过问。行凶者不但逍遥法外,事后不久,我嫂子在生命失去保障,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的情况下,不得已与胞兄离了婚,以避其祸。并且我全家还不知这种状况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五、对家人的全面株连
    我母亲,已年过七旬,体弱多病,风烛残年,无任何生活来源,房子被拆,流离失所。本来靠未拆之祖房,老母弱女等,相依为命,尚可勉强度日,现已被非法拆除,居无定所,食无定餐,她们住房靠串房檐吃饭靠打游击,住了今天没明天,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兄妹也无力奉养,只好听天由命。
    两个妹妹均因此事受到影响,均已离异,家庭崩溃,孤儿寡母,难以为继,说她们已是家破人亡,夫离子散,一点都不为过。我大妹妹天生残疾,难以自理,急需治疗,现因无钱,不得不中断,其病情发展下去,危及生命,不堪设想。
    我女儿按规定应分配就读的学校,也被无缘无故地改分他校,导致学习成绩急剧下降,精神受到很大伤害,尤其对下一代,其幼小心灵上的创伤,难以言表,心理上的迷茫,何以尽诉。
    我兄妹四人,四个家庭,现已有三个被迫离婚,均因此事株连所致。
    六、五年诉讼中的司法腐败
    由吕日周以党代政、以权代法、为该集团牟取暴利而在长治市所进行的、大张旗鼓的、动用全市警力的、轰动全市乃至全省的非法强制拆迁行为,最终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明确判决为:长治市政府违法。
    2003年5月我以长治市政府拆迁违法为由,向长治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开始以旧城改造指挥部已撤销为由,不予立案,后经省高院裁定后,才勉强立案。但是在两级法院的审理过程中,不是我带了律师,就临时决定不开庭,要不就是我未带律师,就临时决定草率开庭,对方的所谓“证据”以涉及秘密为由,既不让本人执证,更不让本人看。在二审中,连庭审笔录也不让本人核对,最后,在作出判决时,又横生枝节强行将所谓“赔偿”问题发回重审。发回重审后,又故意混淆行政赔偿和拆迁补偿的本质区别,浑水摸鱼,对外宣称,我放弃了权利,所以拖延至今,拆迁补偿未见分文。
    在此,特别需要明确指出的是:我和我的家人所受到的打击迫害都是打着国家公权力的旗号,发展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名义下做出来的。以吕日周为首的这一个利益集团,为谋取私利,不择手段,不顾民生,胆大妄为,无所不用其极,其原因就是这个集团盘根错节,背景复杂,来头不小,牵一发而动全身,使得如果拔出一个萝卜,就会带出一大片泥,所以他们拼命自保而互保,其实他们所谋的不是国家利益而是小集团利益,不是社会和国家的稳定,而是他们集团的稳定,而由此可见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权力一旦被滥用,给党和国家及人民带来的危害是深远的和惨重的,其官商勾结之黑幕,牟取暴利之巨大,危害群众之影响,完全败坏了党的形象,玷污了国家的权力,割裂了党群、干群关系,长此以往,必将形成集团割据,致使国家政令不畅,最终必将危及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
    虽然省高院明确判决长治市政府违法,但我始终认为:长治市政府是为吕日周的阴谋集团、利益集团背了黑锅,市政府当了冤大头,成了吕日周的替罪羊,其罪魁祸首就是吕日周。也正是吕日周集团以党代政、以权压法所带来的恶果。同时,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这个利益集团在长治市的所作所为,也曾引起政府中很多有正义感的共产党员和公务人员的不满,但大部分迫于其淫威,是敢怒而不敢言。虽然吕日周的非法行为大部分是以市政府的名义作出来的,但必须将这个集团和市政府广大党员和干部区别开来,必须将两级法院中的个别人与广大干警区别开来。
    诚然,在我坚信党中央的英明伟大的同时,我也深知,百姓告官谈何容易,平民反腐难上加难,我自己因为举报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就是明证。但我始终相信,有党中央在、有胡主席掷地有声的声音在,有温总理惜民如子的深情在,“贪官”放火能几日,百姓点灯终有时,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腐败分子必将受到严惩。联系电话:0355—3010388
    
    此颂,祝胡主席、温总理健康长寿!
    
    (只求帮助,讨回公道,谢绝来款)
    上书人:王建斌,一个决不向腐败低头的人。
    二OO七年六月一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长治市堠北庄镇针漳村 光明被黑暗笼罩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王建斌、孙改霞控告山西省长治市公、检、法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小保姆杀死长治市退休人大副主任的内幕
  • 山西长治原人大副主任夫妇被杀案:保姆被判极刑
  • 山西公布反腐大案:长治政协主席贪公款养情妇
  • 山西省长治市王建兵揭露非法拆迁内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