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美国《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杜斌出版的图文书《上访者:中国以法治国下幸存的活化石》(The Petitioner:Living fossil under Chinese Rule by law)的前言。
    
     这本书由香港明报出版社正式出版。 (博讯 boxun.com)

    
    
    △前言:
    
    
    最后,上访者每个感觉器官扭曲变形了
    
    上访者不是一败涂地,就是死得很难看。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尽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上找不到被官方命名的北京上访村,但长年跋涉在大大小小共产党官僚中的上访者完全知道村庄的坐落方位:它位于北京永定门幸福路周边。
    
    在这里,每天都聚集着一群又一群不幸福的人。而且成千上万张嘴只会喊:冤。
    
    他们是从中国各个角落蜂拥而来申诉冤情或抗议请愿的人,被通称为上访者。党中央政府机关接待上访者的办公室大多设在附近。聚居的上访者多了,形成自然的村落,于是被称为上访村。
    
    ●上访,相信是一项鲜为外国人知的中国特色。
    
    早在3000年前中国的周代,就有史书记载关于“击鼓鸣冤”、“拦轿下跪”的上访方式。今天这种制度仍然存在。它其实是指民间百姓对一些无法解决的不满情况,向上一级或中央政府申诉、寻求合理解释,或希望透过“英明领导”的额外作为得到解决的一种行为。它被解释是补充国家管理制度“不善”的一种方式。
    
    这种制度的存在,建基于几项必要条件:非公民社会。人民没有选举领导人及影响政策的权利;人民相信政府官员是高高在上的“智者”或仁慈的“父母”。相信腐败不是制度的问题,地方以外必有“青天”;它是一种行政手段,所只有一个缺乏完善法律制度的国家或社会才会如此普遍的存在。
    
    ●历经岁月和制度的磨难(炼),上访者大多都脸颊深陷,眼睛突出,双眸中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里面藏有被他们视为“第二生命”的申诉冤情的材料。
    
    一个个伤心的故事。当中包括家庭纠纷、干部贪污腐败、地方当局野蛮圈地、酷刑、基层民主、司法不公、“文革”后遗症、地方发展强迫迁徙、杀人命案等。
    
    中国国家信访局公布的信访数字是每年1000万件。上访数位每年则超过50万人次。
    
    一位信访部门的高级官员承认:上访者80%是农民。80%的问题发生在基层。80%是基层不作为所致。而中国信访问题专家则称,仅0.2%的上访者问题能获解决。
    
    ●身轻言微的上访者,有时被迫走极端。
    
    有人把自己武装成人肉炸弹,与执法者甚至政府高官同归于尽;有人将含冤而死的亲人的头颅割下提#上访,期望能得到重视;有人到天安门广场撒冤情传单,立即被警察拘捕;有人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遗体,却趁机下跪喊冤;有人冲闯中国国家具有象征意义的重地中南海,或正商谈国是的人民大会堂,不是被劳教,就是被下狱;有人拦截中央首长乘坐的车辆请求给其案子写“批示”(即享有特权的上级,命令下级绝对服从的书面意见),反而被地方当局强送精神病院。等等。
    
    但他们的问题,往往得不到理会,反而遭到粗暴对待。
    
    ●中国说要依法治国(Rule of law),实质上是以法治国(Rule by law)。宪法明确指出,公民[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规定上访是公民合法的权利。但更多的上访者说:看得见的,是成堆码放的法律文本。但我们却始终看不到,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
    
    不仅如此,上访者还是国家政治卫生的天敌。上访者赴北京请愿抗议,影响地方官员政绩。地方当局视他们为“洪水猛兽”,轻则关押十天半个月,重则送进精神病院终身监禁。甚至还用焚尸炉阻断上访者上访反映问题。
    
    但党中央的政策则是把问题解决在基层,杜绝上访。往往把上访者的申冤推送回原籍,或将其强制收容遣送回去。
    
    上访者开始是为冤情而上访。后来冤情慢慢淡化,上访本身转而成为主要目的。
    
    有的甚至成为职业上访者,协助其它人上访。
    
    ●上访者的问题为何久拖不决?法学专家认为,乃是因为一党制下的司法制度中缺乏独立、统一、完整的司法权。信访部门的批示,不仅没有法律地位,还是绝对服从于政府指令的一个小小行政机构。对上访者的问题只有传达的责任,没有解决的权力。当司法制度缺席,即使上访者付出超乎想象的努力与牺牲,也不一定能够获得其所想象中的正义。
    
    所以,上访者把接待他们的信访官员的态度总结为三个字:踢皮球。
    
    有人上访“战斗”了51年;有人上访15年间,光一个信访办“拜访”了2018次;有人被一个信访办以无理上访为由强制收容遣送了152次;有人上访途中丢了老伴,甚至被迫失踪。
    
    超过90%的上访者,明知无望,但仍滞留北京。因为他们一旦开始上访,就已有家而不可归了,上访起码给他们一个生存的理由。
    
    事实上,当上访者迈到请愿路上时,就一点一点地把自己丢失了。最后,每个人都患上“寻求正义导致的神经疲劳症”。他们的每个感觉器官全部扭曲变形。
    
    即使如此,人类司法史上也不会留下司法黑暗对他们的羞辱。他们也不会影响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历史进程。地球也不会为他们沉沉地喊一声冤。
    
    ●在上访者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死在北京,自然结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上访者:中国司法的难民 前言+后记
  • “上访者”如是说/卢躍剛
  • 上访者:中国司法的难民
  • 水泄不通,人声鼎沸:上访民众包围上海市政府 场面混乱
  • 陕西:千亩土地被强占,村民上访遭殴打致残
  • 上海冤民上访遭镇压 千余民众抗议!(图)
  • 甘肃庆阳汽运总公司维权职工连续到市政府上访,市长在警察护送下离开政府大楼
  • 湖北沙洋书记:不办养老保险,不能上访(图)
  • 永州访民何明生上访遭拘 不给理由(图)
  • 土地补偿成空头支票 农民无水插秧 今日被迫上访
  • 看奥运歌谣预示中国上访出高峰?
  • 湖南派出大批公安戒备退伍军人上访
  • 来自北京东庄上访村的图片报道/光远(图)
  • 湖北7名上访职工在北京绝食:抗议非法扣押
  • 北京为防外力渗透愿花钱摆平上访者
  • 湖北村妇不断上访被判劳教
  • 商场职工代表就企改中经理贪污上访北京
  • 吉林村主任进京上访 揭政府合谋腐败(图)
  • 重庆丧偶女工被非法下岗,上访无果又遭关押(图)
  • 举报处死,上访监禁,维权打残并坐牢,胡温如此治国吗/郭永丰
  •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 王德邦:重判举报、打压上访、镇压异议——后极权社会的应有景观
  • 河南郑州蔡爱民申报上访的吉尼斯纪录
  • 从商丘350名艾滋病患者上访所想到的
  • 社科院报告:中国已经形成上访文化 (图)
  • 居希腊中国公民北京上访讨财产受冷漠对待
  • 一审胜诉——历经上访、申游、仲裁、绝食、诉讼的黑龙江伊春30职工之冯岩、邱克俭讨薪案
  • “中国特色”的制度悖论——论上访/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 上访人的最后底线
  • 上访就是扰乱社会治安吗
  • 李季平:异化了的上访制度
  •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
  • 上访浪潮与中国政治危机/任不寐
  • “上访”改革三绝招/芝麻糊(图)
  • 上访之路——公正太遥远/姚笠
  •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 VOA听众谈中国的上访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