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三亚村民容小英:派出所,你还我丈夫
(博讯2007年5月09日 来稿)
     我叫容小英,是海南省三亚市崖城镇人。我丈夫蔡杏平今年4月期间被三亚市公安局崖城派出所人员无故拘留并遭受毒打,至今仍被关押在三亚市第二看守所。
    
     2007年4月21日晚上约十一点,我丈夫蔡杏平驾驶摩托车经过崖城四方酒店时,与水南村村民容旭麟差一点相撞,两人争吵几句,我丈夫就回家,容旭麟尾随而至,我丈夫非常生气,就质问他:“又没什么事,你为什么跟踪我回来,有什么意图?”两人接着又争吵起来,并相互推搡。我丈夫的三哥赶紧将两人劝开。接着我丈夫就和朋友黄泽鹏坐在家闲聊,而容旭麟则用手机打了个电话。 (博讯 boxun.com)

    
    没多久,就看到七八个人,身穿普通短裤短袖,脚穿拖鞋,手拿铁棍、木棍等凶器冲进我家。其中有个穿白衣、黑裤的领头青年指着我丈夫说“就是他!”然后,他便跳起来一脚将我丈夫踢倒在地,其他人也手拿着凶器冲上来殴打我丈夫。
    
    当时在场的我丈夫的朋友黄泽鹏,三哥蔡杏庄、三嫂黎二珍及其女儿、上中学的儿子五人,也被这一伙人不分青红皂白殴打,并一直追打至屋里。后来才得知领头青年是崖城派出所协警容旭精,是与我丈夫发生争吵的那位青年容旭麟的弟弟。过了几分钟,崖城派出所干警冯东、王绍伟等人赶到现场,不问事由,就参与殴打我丈夫和家人及黄泽鹏,后来因围观抗议的群众越来越多,他们才罢手,并强行把我丈夫和黄泽鹏押往派出所。容旭麟当场得意的说了一句:“遇上我,你死定了。”
    
    以上事实有村民潘某、赵某、陈某、陈某、王某等人足以证实。
    
    我儿子和一位伙伴跟随押我丈夫和黄泽鹏的车到派出所后,竟然看到干警使用拳打脚踢、铁棍等暴力手段把我丈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也说不出话来,我儿子拼命地哭叫:“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打我爸爸!”可那伙人置之不理。那伙人打累了歇息时,我儿子直叫:“爸爸!爸爸!”可倒在地上的爸爸这时已说不了话。他吓得哇哇大哭。回到家后,我儿子告诉我:“妈妈,爸爸快被他们打死啦!”当时在派出所后院内围观的群众都看到了我丈夫被他们用铁棍打用脚踢的惨状,最让人难以忍受和愤怒的是,我丈夫被打时竟被戴着手铐和脚镣,其状惨不忍睹。
    
    第二天早上我去派出所看望我丈夫时,看到他头部肿胀变形象个猪头,我吓得昏了过去。被人掐醒后我再次找到即将被押走的丈夫,他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我整晚被暴打、审讯,并被他们强行按上手印,你要告状,卖了房子也要告到底!"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心都碎了。我认为我丈夫屡遭毒打,肯定他已受内伤,与派出所交涉要求把人先送到医院救治,却遭到拒绝。第二天早上,我丈夫就被押往三亚市公安局崖城分局,后转到三亚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禁至今。他们硬要我丈夫承认自己是妨碍公务罪。
    
    公安干警公然在围观群众面前强闯民宅暴打无辜百姓,然后强行拖回派出所又继续暴打并强迫画押。这究竟是共产党的公安还是当年的日本鬼子?事后很多人都说,这些公安比日本鬼子还凶!
    
    为讨回公道,从四月二十三日起,我跟我的家人先后多次找三亚市检察院、公安局等有关部门,要求依法做出法医鉴定和对伤者治疗以及依法处理,但他们均互相推诿。我们被迫向省检察院投诉,但至今没有依法鉴定。
    
    我丈夫是个老老实实的农民,是家里唯一的劳力,前些日子他整天忙着找人出售自己种的30多亩成熟的香蕉,好用香蕉款供正在装修的房子的工程款,每天早出晚归,没想到祸从天降。现在我家里的香蕉已经成熟,但全家人都在哭哭啼啼,全力为我丈夫的事奔波,没有心情做事,香蕉也已经烂到了地里,装修的房子也被迫停工。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莫大的灾难。
    以上所说的全是事实。我要求有关部门依法放我丈夫回来治伤,并依法惩处那些暴打我丈夫的协警、干警。
    
    海南省三亚市崖城镇村民容小英
    
    联系电话:(博迅供媒体查询)
    
    联系地址:三亚市文明路15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