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7年5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网http://www.boxun.com/hero/shpzw1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

    
     陈小明:“你没有去上访,他就不给你解决问题。你去上访,警察就开始公开地进行政治迫害了。有时一帮警察穿着便衣半夜到家里来敲门,不开就拼命地敲,叫你的名字,象土匪流氓一样。你出门他们就跟着你,在大街上,他拉着你的衣服推着你,不让你很好地走路。但是你不能还手,你还手他就说你殴打警察,还会在街上找几个证人,把你带到警察所去,关起来。”
    
    
     上海被迫拆迁户致上海市政府公开信
    上海市政府:
     近日一批又一批人因北京上访被截访遣回上海,面对一轮又一轮高涨的北京上访潮,感慨万千,我们有话对政府说。
     我们是居住于上海的被拆迁户,是被上海市各个区人民政府强制拆迁房屋、痛失家园、痛失居住权、生存权、财产权、劳动权、被迫背井离乡、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四处流浪、无家可归的受害者。
     近年来,随着上海城市的不断发展,房屋拆迁又进入一个高峰期。但随之而来的严重的官、商、警一体,政企不分、政商不清,非法裁决、恶意裁决、强制裁决加非法强迁、暴力强迁、武力强迁、武力拆迁现象层出不穷。严重损害拆迁居民名誉权、人格权、生命权的违法乱纪犯罪问题不断发生。
     如八年前,即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虹口区政府对该地区六百户居民所在80号地块一万二千多平方米,未经挂牌竞拍,暗箱操作,不出一文土地金,让由4个小老板拼揍的总共只有505万资金的贞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施动拆迁,建造四幢16和36层的超高层豪华商品房。对居民的补偿是以居住房屋面积每平方米1600元的低价计算。
     折成建筑面积每平方米只有几百元,对稍有异议的居民马上经区房地局裁决后实施强制拆迁,甚至不予以安置,任其四处流浪。
     在虹口区政府的授意下,地方各级部门,包括公检法、房地局、规划建设部门,甚至区物价局也助纣为虐,对要求回迁的居民核价成本为4250元(翻遍任何法律法规,区物价局是无权对商品房大宗商品进行核价权的),但上海三级法院竟无一例外给予维持。而该四个小老板向区计委申报的成本价只有814—934元每平方,并化整为零以逃避上级房地局及土地管理法的审查。
     这样的小老板遍地都是,他们怀揣几十万元或几百万元,只要有政府部门工作的渠道或批文他们都可以一夜之间暴富。如操作上海静安区48号地块的上海鼎安置业有限公司系上海静安区建委之下属静安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与十多位个人共同投资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其中静安区几家国营房产企业的老总、书记都是股东。例如静安地产(集团)公司总经理王永康入股50万元,占总股份的5%,静安地产公司党委书记孙金坤入股40万元,新静安集团副总经理姚仲钊入股20万元……等等。而该上海壹街区项目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较有名的要算名震世界的“上海东八块”即周正毅的地块了。他以零土地出让金一举甩掉以李嘉诚为代表取得了该地块17万多平方米的开发权,众多亿万富豪的追逐(而李嘉诚在虹桥开发区是以每平方米一千美金的代价才获得其开发权的地段价值远不及东八块)。然后以周正毅投资99%的比例,而实际周的资金并未到帐,其余静安区下属某些部门和众多自然人形式入股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参于了瓜分,而仅此一项国家财政又流失了多少亿的土地出让金。然而众多的当地居民并未享受到由沪(2001)第68号文件派生出来的任何好处,他们或被强迁,或被流放到边远郊区,甚至连上海地图都找不到的地方,而像周正毅这样靠官商勾结暴富的地产商还有好多,不一一列举。他们致富的原理其实也很简单:只要靠手段或关系得到了政府批文,资金并不是主要问题,可以通过各个银行的贷款来办成他们的大事。但是也有例外的:如前几年名噪一时“天天房产“的蔡林芬案,她最早是虹口开“天天餐厅”的,后又经营毛线赚了点钱,
    就通过时任卢湾区长祝文清的关系,取得“天天大楼”楼盘的开发权,用赚来的一二千万自筹款贷来银行好几亿的贷款,但她还是以控制“天天餐厅”的模式来开发“天天楼盘“,漏洞太多,加上钱来的太容易了,挥金如土(媒体语),结果资不抵债,锒铛入狱,被判无期徒刑,祝文清被判了十三年,但国家却损失好几亿收不回来了。
     上海市人民政府在卢湾区黄金地块瑞金南路建造用于市政府官员福利分房的瑞南花苑,将坚持要求原地回搬的上访动迁居民,轻则拘留逮捕,重则像动迁居民吴宁被劳教三年。有求贷的(很多是空麻袋背米的,也叫空手套白狼的)必有放货的,比较典型的属刘金宝案(当然还有他的前任王雪冰等案),他在上海在任时就与周正毅等密不可分,后升迁香港任央行行长,更有恃无恐,大肆违规放贷,捞取回扣、好处费,或贪亏受贿,最后以三千多万的罪孽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由于这几年政府的炒作,房价这几年越炒越高,房价已名列世界前茅,而人们的收入每况愈下,加上几百万下岗失业大军,老百姓望高房价兴叹:“哪辈子能攒得起买上海房子的钱唷”。但就在不久前的去年韩正市长还在不断通过媒体和电视台向外呼吁,包括外商希望他们尽快到上海投资房地产开发,保证他们有丰厚的利润。这与中央经常强调的要转变经济模式,主要以发展高科技带动其它经济的GDP增长模式背道而驰。上海历来是一个轻重工业、金融、信息和科技发达的全国样板,如今很多部门沦落为一个专门以抢劫城镇居民住房和低价强征郊区农民土地的机构,连共和国最后一道防线——公检法也参与了横征暴敛、与民争利。很多因官商勾结剥夺动迁居民选择原地回搬打起了官司,但没有一起赢的,极个别就是赢了也不能回搬,得不到实质上的合法权益,如有已打十几场官司,其中有打胜了,撤销了原来的判决,但又重新判决了同原来结果一样的判决书,于是又回到了原点重新再来。他们就这样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白白浪费了善良百姓的美好人生、钱财和对国家美好前途的渴望,走上了漫漫上访之路。
     据国家媒体透露通过上访能解决问题的访民不足千分之二,但是超过百分之八十五的访民是有理的,而这不足千分之二的所谓已解决问题的访民中,又有很多不久又重新加入了上访大军,重新上访。而更多的访民或被不经司法程序地投进劳动教养场所、或升级为有期徒刑的。而刑事拘留、司法拘留、行政拘留、治安拘留的则不计其数,而监视居住、或24小时跟踪的则随时随地会发生,尤其在各种地方、中央会议或外事活动或重要节假日等等。很多访民经历了各种磨难,他们的家庭也受到了各种牵连,很多子女消极应世,甚至走上歧途,也有家属因此受牵连死亡案例的。
     前不久更有惨绝人寰的徐汇区城凯房产开发商为逼迁徐汇区麦祺里居民而纵火烧死两个居民的三个恶人,最后最重两个只判了死缓,而未立即执行的,违背了杀人偿命惯例,这个时候法官执法锤的手怎么软了呢,是否兔死狐悲下不得手呢?实在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也。同样是以上城凯房产开发商在95年将动迁上访居民奚国珍的丈夫打死并纵火毁尸灭迹,以上的法西斯暴行只是上海动拆迁中的冰山一角。
     而对访民判决,请看普陀区法院上个月开庭判决了一名叫许正清的上访者三年有期徒刑,罪名却很怪异。一曰在北京上访时乘车不买汽车票;二曰在押其回上海的列车上不愿吃盒饭,非要到餐车就餐;三曰在回上海的一路上不时与押送人员发生冲突,高呼“警察打人”。 这三项罪名的结果都是“扰乱社会秩序”而获罪三年,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并且法官们为了证实以上的几条“罪名”,不惜历时八个多月组织了二十几个“证人”来轮番见证以上的三条“罪行”。曾记否,在上海滩有位为百姓打了500多场动迁官司的郑恩宠律师,最后也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而同时人人喊打的周正毅却被虚拟的“罪名”获得了三年“保护”。由于司法环境的日益恶化,如今人们谈法色变,谈警色变,中央所倡导的构建“和谐社会”的光芒还剩几许?是否还让老百姓返回“莫谈国事”的愚昧年代去呢?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但帐算到了他一个人份上是不公平的,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一大帮,他们都在干什么呢?全国老百姓整天等待“最高指示”,一有“最高最新指示”下达,就连晚上睡觉也会起床上街敲锣打鼓庆祝。怪谁呢?中国历史上历代统治者奴化人民,实行一整套愚民教育,稍有不从即残酷镇压。近年不是有一句很“时髦”的口号吗?“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叫口号有什么用呢,我们叫了多少年的口号了。有一位名律师北京的高智晟,为被一些地方官员和动迁组称作“钉子户”的公民鸣不平,他说:“什么叫钉子户,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哪天,全国人民群众都敢于挺身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时候,那一天,就是“实现伟大中华民族复兴”之日。
     国家要发展,城市要建设,但决不能以牺牲国家利益和老百姓的权益为代价来养肥不足人口百分之一的官僚资本主义,基尼系数据媒体透露早已过了国际公认的警界线,而我们的地方官员还在不遗余力地为地方GDP虚增长,运用手中掌控的一切资源,从掠夺、吞并老百姓的“小资本”来为官僚资本的“大资本“谋利益,如此早晚会民怨沸腾的。为此我们冒昧地提出“上、中、下”三策供你们参考,或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一、我国已加入很多国际性组织,进“WTO”也好几年了,还签署了国际人权组织的A条款,很多事情应该按国际惯例办事了。应当按市场经济规律,并按照上海市房地局局长蔡育天等评估专家编馔的《房地产评估》一书中规定的动态评估方法进行评估,参照国际上很多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同时由“人大”制定一部规范性的《拆迁法》,政府公权力完全退出房产市场,但政府可以参与一些信息与指导性服务。
     二、中下策是,上海世博会的建设已进入实质性阶段,安置地点可以参照浦东世博会拆迁地块的原区域安置政策,理由很简单,动迁房源式样很新颖,距离原址很近,一般能够接受,应最大限度让利于民。
     目前上海房地产规划同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是背道而驰的。在先进的文明国家里,有钱的富人们把自己的窝建在离市中心很远的郊区或偏远的海滨,他们修建了自己的游泳池,花园里有奇花异草,养了宠物也有仆人的照料和足够大溜达的地方。他们如到市中心上下班或办事也很方便,他们都有“宝马”“奔驰”,还有什么“鸟”的,现代化的道路为他们的座骑提供了用武之地,而如果让广大市民住在市区的话,永远跟不上发展的速度的交通拥堵现象则可大大改善,上下班高峰挤车的现象大大降下来,因为现在住在远郊的众多市民不必每天早晚倒几辆车赶着上下班了,这个好差该轮着占人口比例很小的富人们尽情发挥了,“温州炒房团”之类的也不会来了,房价自然下降回复应有水平,(要知道现在所谓“售罄”的楼盘,空关现象无计其数)。再从宏观上看,现在毕竟未到太平盛世,世界上的“敌对势力”还很强大,万一打起仗来,扔下一颗炸弹到市中心,得死一大堆富人,GDP就会下降好几点,对保护社会精英阶层是不利的。
     世博会动迁的顺利进行,主要有以下三条经验,第一世博会在中国第一次举行,引发人民群众的爱国之心,哪怕个人吃点亏也在所不惜认了。第二,对老百姓确实有利,而且新房距离不远,周边环境熟悉,对工作生活影响不大。第三,那些黑了心的房产商、动迁组相对龟缩了,他们知道这时候不是他们发大财爆富的好时候,他们对他们的“老伙计”还是有所敬畏的,而不是对居民。
     三、这是下策,也不易大面积推广,只适宜小面积地块,即几方面资金合起来联建,如个人出一点,地方上出一点再银行贷款,在房价如此高昂的今天,使一些断了买房梦的也有一些住好房子的希望,前些日子媒体有过这方面报导,在政府帮助指导下,作一些规划,待他们自己酝酿成熟了,100%地在协议上签约了房管部门才发许可证,如到时有赖帐的,调解不成的,可向法院提起诉讼,直到强制执行,可能只有那时才能有法律意义的“强迁”了吧。
     希望今后盼望“动迁动迁”的广大市民,不要“一动就气”。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待全体同胞的觉醒。我们拥有与生俱来的权利,任意摆布我们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
     你不主张自己的权利,就是对社会的犯罪!
     联系人:陈小明
     2005年11月2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