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博讯2007年4月22日 来稿)
    
    
     我叫王向明,是北京市注册会计师。2006年5、6月间,我接受北京市银监局委托,审计华夏银行贷款,发现京东方集团帐目疑点,随即遭到刑事拘留和迫害。 (博讯 boxun.com)

    
    国企改制的上市公司“京东方”在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制造显示器的全资子公司(京东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于2005年获得北京市十几家银行组成的银团贷款7.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0亿元,用于厂房设备构建。截止到2005年底,该子公司累计亏损人民币10亿元,贷款当年的“期间费用”从前两年的一、两千万元,猛增到四亿元,据贷款方说,这是从基建账结转而来。但由于我未能继续审计该公司的基建账和北京建设分行某支行银团贷款发放专户,因此尚不知所结转支出的性质和有关资金的去向。
    
    上述显示器项目,2003年至2005年的产品销售毛利率仅为1%,5%,3%,明明是个赔钱项目,为什么获得北京市批准的银团贷款?况且贷款仅以所购置的厂房、设备为抵押,内行人都知道此类抵压变现能力差,一般情况不会获得贷款。天极网ChinaByte3月28日消息显示,2006年该公司亏损更加严重。因此贷款很可能形成新的坏账。
    
    京东方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叫王东升。此人曾系“京东方”老总,现为北京市电子办改制的公司负责人。此公司属于半官半商性质。“京东方”的退休知情人透露:王东升在北京市高层有强大靠山。王东升的女儿在法国读书,妻子陪读。
    
    我在2006年六月查账发现疑点后,我的邻室即被京东方集团下属的冠捷公司租下,一男一女长期居住,对我进行监听、监视。一次他们半夜吵架,我们听到吵嚷出“监听,监听...”等话语。后来,我将审计疑点向京东方集团退休干部周XX说起,不久后,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就以法轮功的名义将我刑事拘留。在狱中,我被四人从四面同时照了大头像,一个月后因无证据被释放,但随即610办公室又将我抓进强制学习班,并扬言“如有罪行要强制劳教”。
    
    2006年9月30日我从强制学习班出来至今,一直受到便衣、武警、警车的跟踪和骚扰,跟踪者还故意走到我前面,以示“威慑力”。我的电话也被监听(通话中,我曾听到有人对监听者进行技术指导)。
    
    2007年二月我去中纪委上访,排队快轮到时,一直坐在我对面的盯梢人不见了,随即接待窗口换了人,此人用一张纸条,把我支到北京市纪委......。
    
    我想,王东升权利毕竟有限,那么谁能调动公安和武警?
    
    亲友们认为,我因查账碰到敏感穴位,招致官商联手迫害,甚至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借刀杀人。为保全性命,我决定把我的遭遇公之于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