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博讯2007年4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联合国中国人权理事会先生、女士们:
     (博讯 boxun.com)

    
    我叫黄秀进,女,汉族,现年61岁,无业,住中国贵州省毕节市新生路24号,是被害人曹阳之母亲。
    
    我的儿子被恶霸镇长石明友、村支书石明才、村长黄国泰等人杀害,我被他们弄残废,之前还因计生残疾未得赔偿,我坚持上访被判刑八月,最近丈夫上访又被劳教一年,现在还在劳教所里面。下面就是我们家四个冤情的详细情况。
    
    黄秀进的第一个悲惨遭遇――丈夫上访劳教一年
    
    2007年3月3日上午10点20分,贵州省毕节市市西办事处武装部的刘部长带着4个人来到黄秀进女士家中找黄秀进女士,因黄秀进女士不在家,便问黄秀进的丈夫曹官玉“你家黄秀进哪里去了?”曹官玉说:“她下乡做活路去了”。刘部长说:“曹官玉,黄秀进不在家,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市西办了解一下你家到北京上访的案子情况。”曹官玉说:“我还不太清楚,我是个不管事的人,我家所有的事都是黄秀进管事,等黄秀进回来你们再找她。”刘部长说:“不行,你必须跟我们走,她回来我们会找她。”就这样把曹官玉带走了,家里没有任何手续。
    
    18天音信全无。直到3月20日黄秀进女士的丈夫曹官玉才请人带出一份劳教决定书(2007年毕地劳教字第169号)以扰乱北京市的社会秩序罪劳教一年。毕节地区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所谓2005年5月27日以来多次伙同上访,曹官玉并无此事,从未到过北京。其实黄秀进的丈夫是一个下岗多年的无职人员,加之儿子之死,造成精神不振,长期不管事,他是2006年5月12日1人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只不过排排队记过名而以,而受到劳动教养,实属冤枉。
    
    
    黄秀进的第二个悲惨遭遇――计生残疾未得赔偿
    
    黄秀进,原是一名小学民办教师,所生三个儿子,分别于70年、71年、73年出生。由于79年2月二儿子生病死亡后,取环怀了第三胎,当时身体很差,不能承受引产手术之苦,所以只能接受开除工作的处理。回家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被丈夫的单位(贵州省毕节地区五金公司强行抓去作引产手术,在引产过程中造成子宫破裂(9公分),胎儿拱出腹腔,并采取破腹取胎手术,修补子宫,并双侧输卵管结扎手术。术后刀口感染化浓半年多,造成黄秀进的整个腹腔粘连和子宫粘连(有贵州省医学院鉴定为催产素计量加大,造成子宫粘连和腹腔粘连,附件炎。已交毕节县计生委)
    
    经过一年多的痛苦折磨后,又于1982年3月17日黄秀进又艰难的进行了第二次破腹手术。由于肠粳阻三天三夜肠子腐烂,经县计生委领导在场,医院并打开腹腔作手术鉴定(粘连性肠粳阻)手术就行之排除肠粳阻,修补三处(手术鉴定已当时交计生委),手术后,黄秀进痛苦的煎熬着。1989年8月14日经“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鉴定书”,鉴定为肠粘连,胃肠功能紊乱。注肠粘连系子宫破裂修补术后和女扎所致。黄秀进一个弱女子为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成为失去工作和生活能力的残疾人。未得任何赔偿。
    
    
    黄秀进的第三个悲惨遭遇――开办煤厂儿死母残
    
    为了生存,黄秀进带领长子曹阳到农村开办煤厂,1992年9月也曾是贵州省毕节地区煤炭战线的第一女老板,经多次培训,荣获贵州省毕节地区乡镇煤矿矿长先进个人,并颁发了《安全资格证书》,由于1997年3月9日被邻村的村长黄国泰(系镇长石明友的姑父)、村支书石明才(镇长石明友亲弟)因长期拉煤不给钱,为此黄秀进通知结帐,得罪了他们。20天后以修公路为由,故意不采取防护措施,将黄秀进打伤(腰椎骨折)住院治疗。
    
    当年7月曹阳又向贵州省毕节市清水工商所举报该镇霸王黄国泰父子倒卖化肥被查处,同年12月曹阳又向贵州省毕节地区纪委举报镇长石明友、村支书石明才、村长黄国泰上下勾结,贪污扶贫款、公款和村长父子霸占黄石岩水库等,而后有人泄密,为此镇长得知举报人是曹阳的消息后,就密谋策划,诱骗曹阳到村长家解决其母亲医疗费为由,到村长家周围上千米无人烟的作案地点残酷的打死,在儿死母残的条件下,无奈停产,在停产期间被贵州省毕节市清水镇政府以引资为由强行霸占黄秀进母子苦心经营的煤厂。并扣发黄秀进的合法《开采证》、《矿界图》、《安全许可证》。
    
    1998年2月2日,黄国泰把曹阳打死后,便派三个农民到镇派出所报案称:一个不认识的人破门入室抢了黄国泰家,被打死了,而镇派出所所长2月3日电话向毕节市公安局报案,煤老板曹阳(24岁)夜间23时持刀到村长黄国泰家逼要现金3万元,被打死了。人死后又编造持刀逼写1万元的欠条等案件。市局立即派员(两地相距85公里),十五个小时后(二月三日下午5:20分)赶赴现场(侦破情节真假在卷),2月4日早晨10点钟刑侦队长吴志贤在镇派出所办公室答复受害家属说“抢劫不成立,屋里面没有打架斗殴的痕迹,认定屋里面不是第一现场,也许不是第二现场,并叫黄秀进全家相信他们会调查清楚,谁知最后竟然在发案现场未果(假现场)的条件下结案。纯属草菅人命。”
    
    而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不通知受害方到庭,第二次开庭不准受害方证人说话,也不出据(刀、欠条),纯属枉法判决,黄国泰向公安机关的公认也说“居心要打死曹阳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黄国泰等人仗势弄权、钱,如此欺压群众,毒打无辜是实,所举报的贪污及其不法事实真实,为什么只追究黄国泰一人的刑事责任,至今杀人凶手黄国安、石明才、孟天福、黄玉德、黄玉坤、黄玉顺、黄庭义、孟从贵等人还逍遥国法之外。(1998)毕中刑初字第110号判决;(1999)毕中刑初字第107号判决;(2001)黔刑终字第4号判决,判决书上的证人全是凶手,只判黄国泰无期徒刑。中国法制社会在哪里?人权在哪里?《判决书》判令赔偿曹阳安葬费16395.00元,但至今未兑现,《判决书》如此不和谐。
    
    为此,黄秀进上访北京已是多次未果,中国贵州省司法实在腐败,上下包庇和推脱责任,黑白颠倒。攻守同盟、上下串通一气,抗害无辜的百姓,曹阳的孩子无人照管,坑害黄秀进一家上下三代,这就是中国贵州省各级法院计功隐过,恶毒不做的表现,逼使冤民与政府不和谐的对立局面。使整个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因素就在于法院办案不公、光立法不执法,祸国殃民。
    
    
    黄秀进的第四个悲惨遭遇――坚持上访判刑八月
    
    黄秀进又于2003年12月13日被贵州省毕节市副市长吉焕和市公安局副局长孔德兴从北京骗回来,说叫我带头回来,先解决我家问题,回来后不但不解决问题,还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004)黔毕初字第078号判决,判决书的人全是政府官员和工作人员,如:熊雄系毕节市法制办主任;胡卫军系毕节地区信访局副局长。李俊红系中共毕节地委副秘书长兼毕节地区信访局长;聂宗筠系中共贵州省毕节行政公署驻北京办事处主任等等。
    
    综上所述,本案是一起有计划、有预谋报复杀人案,得不到政府的正确处理,多次上访到省城、京城未果,并被地方政府以上访为由对上访的黄秀进判刑8个月,成了上访有罪,杀人无罪。敬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海外媒体帮助呼吁中国政府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速将犯罪嫌疑人黄国安、石明才、黄玉坤、黄玉顺、孟天福、孟从贵、黄玉德、黄延义绳之以法,还死者一个公道。
    
    
    
    申诉人:黄秀进
    二OO七年四月十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