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博讯2007年3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领导、各界人士:
     您好!本人张灵飞,生于1980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生。我父亲19年前被同村人张现有杀害,杀人凶手资产达数百万,仗着有钱有势有关系,杀了人竟可以逍遥法外19年有余,横行霸道,气焰嚣张。河南省汝州市公安局19年来不抓凶手,令人悲痛欲绝之余倍加寒心!
     1988年,我父亲张虽章被同村人张现有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刺死,当时围观者达数百人。证据确凿,证人众多,事实清楚。但是,河南省汝州市公安局以张现有之弟张三有在逃,张现有不认罪为由,将杀人凶手张现有及杀人组织者张福禄释放。这样,此凶杀案一拖就是5年。 (博讯 boxun.com)

      5年中,我母亲从汝州市各政法部门,一直上访到平顶山市各政法部门,但他们互相推诿,久拖不决。有一次,在平顶山某部门,我母亲正好碰到杀人凶手一家,与平顶山某部门人员对我母亲及我兄妹三人态度蛮横,冷嘲热讽相反的是,他们对杀人凶手一家倒是客客气气,热情接待。
      1993年,张三有潜逃5年后回到村里,河南省汝州市公安局仍然不抓凶手。
      2005年至今,我找到过汝州市市委书记、市长、公安局长、副局长及刑侦队长等,并以电话、见面,书面材料等形式反映案情。虽然各个领导层层批示,但是刑侦队长以找不到原始卷宗,以时间太久难以找到证据为由,不予重新立案侦查。律师认为,如果没有原始卷宗,没有原始立案材料,法律上就相当于没有立案,20年就超过诉讼时效,届时杀人凶手将永远逍遥法外。现在距我父亲被杀已19年有余,故诉诸法律刻不容缓。
      19年来,我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兄妹三人带大;我弟弟妹妹因家庭经济极端困难而被迫放弃学业;我们一家四人和年逾古稀的爷爷相依为命,相当长一段时间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寄人篱下、恐惧被人追杀的悲惨生活。
      19年来,杀人凶手逍遥法外、横行霸道、气焰嚣张、财运亨通、锦衣玉食、屋华车美、招摇过市;对杀人行为无丝毫忏悔之意;对受害方无半点怜悯之情。只是轻松地毫无诚意地说,代表他整个大家庭对打架过程中造成我父亲的死亡表示道歉,但决不代表他本人对其杀害我父亲的行为表示道歉。
      19年来,村民们对我父亲的被害无不扼腕叹息;对局部的社会歪风邪气,部分的官员腐败渎职无不痛心疾首;对杀人凶手的残忍、无耻和霸道行为无不义愤填膺。但他们伤心失望、敢怒不敢言。
      为了法办杀人凶手,惩治邪恶,伸张正义,维护生命尊严与社会公正,保护公民生命权不受侵犯;为了引起政府相关部门领导重视,打击犯罪分子。本人于万般无奈之下,给您写信,现附上证据、信访材料和控告状,请您明查!万分感激!
    此致
    敬礼
                            学生:张灵飞
     2007年1月1日
    手机:15945992033
    家里电话: 03756689651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哈尔滨工业大学305信箱
    
    
    
    
    我的辛酸史(父亲被杀带给我的辛酸)
      我本来有个美好的家庭。我本来有个疼爱我的爸爸。我本来有个疼爱我的妈妈。可是,在我父亲1988年被杀之后,我失去了美好的家庭,我失去了最心疼我的爸爸,甚至那个疼爱我的妈妈也好像没有了。总之,我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再存在。甚至,直到今天我都已经读两年博士了,在一些人眼里我是他们羡慕的对象,他们可能觉得我生活的很幸福。可是,说实话,我生活里快乐的事情很少,我只是忍辱负重,苟且偷生而已!
      我生于1980年。父亲是名矿工,他特别爱干净爱劳动,家里有他的时候总是干干净净的,水缸总是满满的。父亲力气特别大,能吃苦,干活不惜体力。父亲节俭是出了名的,到农田里干活总是赤脚干,怕磨坏鞋子。父亲对长辈特别尊敬,对小孩特别爱护,经常帮孤寡老人挑水,别人家需要帮忙只要叫到他,他马上放下自家的活去帮别人。父亲为人直爽、仗义,爱帮弱者打抱不平,村里有人受欺负也会找他调解。母亲是农民,她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年到头不是在农田里,就是在厨房忙活,不是在家缝衣织布,就是喂猪喂鸡。母亲虽然身小力薄,但特能吃苦,再脏再累的活她都不怕。母亲做事很有计划很周密,家里要办的事,她总是提前计划好;父亲被杀后,我上学的生活费,她总是提前几天借好给我准备着。母亲是个很有头脑很贤慧的人,邻居有事总找她咨询。母亲的脾气本来很温和,但我父亲被杀后,5岁丧父,32岁丧夫的她一下子老了许多,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脾气日益暴躁,我们兄妹三人稍有不听话,她就棍棒相加,这让我兄妹三人吃尽苦头。
      父亲被杀之前,由于父母吃苦耐劳,勤俭节约,家里过得很殷实。别人家吃不到的白面,我们家可以经常吃到;别人家猪油罐经常会没油向我家借,我们家猪满罐里总是有吃不完的油;村里没有一家买得起电视机的时候,我们家买电视机的钱都准备好了;别人家孩子穿不起的布料,我兄妹三人都能穿得到;别人家都是土房子的时候,我们家已经是砖瓦房了。别人家打不起井,都到我们家挑水喝。由于父母乐于助人,村里人和我们关系都很好。连杀害我父亲的仇人第一次外出做生意的钱都是向我父亲借的。
      父亲被杀之后,一切都改变了,所有的幸福生活都成了记忆中的往事。我们家不仅吃不到白面了,很多时候连顿饱饭都吃不到;不要说吃猪油了,连盐巴钱有时候都是借的;不要说新衣服了,破旧的衣服连冬天的寒风都抵挡不住;不要说电视机了,连照明灯都舍不得用。房屋年久失修掉下的土经常会砸到人。
     幼年丧父的我对父亲的印象有限。但是,我永远记得的是,在大雪纷飞,寒风怒吼中,我父亲用他那单薄的衣服将我裹在他的怀里,我依稀能感受到他那宽厚结实的胸膛给过我的温暖;他看到我冻得通红的小手,心疼地把我的小手含在他的嘴里,被人含在嘴里的感觉原来是那么的幸福;我能记得他那双大脚踩在厚厚的雪中所发出的“咯吱、咯吱”声,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总喜欢走在雪中听那“咯吱、咯吱”声的原因。
      我永远都忘不了的是,在我父亲被凶手用刀捅了以后,他坐在我大伯家的石板上休息,满脸是汗,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我转到他后面用手摸了一下他受伤的地方,他疼得猛然扭过来,刚要发怒,一看是我,马上温柔地抚摸了我一下,起身到后院上厕所。他可能也想不到,这竟然是他最后一次抚摸他的宝贝儿子。他永远也不能替他的孩子挡风遮雨了。他这一走给我全家造成多大的伤害呀!
      我永远都刻骨铭心的是,我父亲静静地躺在木板上,脸上盖着手绢,手腕上戴着他心爱的手表,脚上穿着他活着时候舍不得穿的新鞋,旁边放着被刷的白的吓人的棺材。我亲爱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走了,也带走了我全家的幸福。
     在我父亲去世后,我母亲无力独自抚养我和弟弟妹妹,大家庭决定,让我们和年近七旬的爷爷生活在一起,从此我们便与我的爷爷相依为命。就在我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时候,杀害我父亲的凶手的家人正和贪官污吏们大吃大喝。就在我父亲被杀15日后,汝州公安以一名杀人嫌疑犯在逃,杀人凶手不认罪为由,将杀人凶手及杀人组织者(杀人凶手之父)释放。就在我家乡地级市某部门,我母亲正好碰到杀人凶手一家,与我家乡地级市某部门人员对我母亲及我兄妹三人态度蛮横、冷嘲热讽相反的是,他们对杀人凶手一家倒是客客气气、热情接待。就在我们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时候,传来凶手一家要杀我全家的威胁之语。含泪问苍天,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从此,我的生活不仅穷困潦倒,而且充满悲伤,充满仇恨,充满恐惧。我更加不爱说话,我更加害怕说话。我怕他们知道我父亲被杀的事,我怕他们歧视我,欺负我。我最怕挨打,因为心理受到严重伤害的母亲稍有不满就把气撒在我身上,骂我,打我。虽然我母亲打我,但我不恨我的母亲,因为我常被她半夜的哭声惊醒,我常看到她被人从我父亲坟上拉回来,她的哭喊声在漆黑的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凄惨。
      碰到村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们时,他们总是一句话,没爹的孩子太可怜了,孩子呀,好好上学呀,上成学就行了!
      上小学的时候,不管风里雨里,我总是一个人艰难地迈向学校。我喜欢下雪的天气,那种天气虽然寒风刺骨、冷气袭人,但能让我回忆起我父亲在雪中抱着我,把我的小手含在他嘴里的场景。我最讨厌下雨的天气,我没有雨伞,雨会淋湿我破烂不堪的衣服;我的书包很破,雨会淋湿我的书;泥泞的路特别难走,双脚踩到泥坑里走路特别费力,万一不小心摔一跤,衣服会沾满泥浆,说不定书包也会摔到水里,那样一顿胖揍是免不了的。那时候,我希望快快长大,早点离开家乡,那样就没人打我了,杀我父亲的凶手也威胁不到我的小命了。
      小学在家吃饭,还可以不挨饿。永远都是玉米粥,硬的像石头的馒头,蔬菜是我全家过节时候才能吃到的。衣服没有一件是新的,都是亲戚们看我们可怜送给我们的。冬天的时候,我最渴望得到的就是一件毛衣,小学的时候我没有毛衣穿,初中的时候我没有毛衣穿,高中的时候我终于有了一件表姐送给我妈的上面织着葡萄的女式毛衣,直到上大学我才有了一件自己的十几块钱的毛衣。脚上穿得永远都是那双露着脚趾的破靴子,有一段时间我晚上睡觉老是觉得脚痒,再后来就是脱鞋的时候疼,疼得脱不下来的时候就干脆穿着靴子睡觉。后来妈妈发现了,就强行脱我的靴子和袜子,结果,脚上冻坏的肉带着血都下来了,可能是麻木了,我竟然不太疼。妈妈看到这情形又到我父亲的坟上大声痛哭了一场。
      小学最高兴的事就是得了全镇第一名,最舒服的时候就是由于我要参加全市数学竞赛,老师特许我在他家里烤着火炉单独得到辅导。这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小学吃得最好的一顿是老师带我在县城吃的一碗肉,那是在参加数学竞赛考前吃的,不幸的是那顿肉让我肚子有点消受不了,可能是我当时的肚子只认得面条、馒头,不认得肉吧。
      上初中的时候,我离开了村子,到镇上读书。由于我身小力薄,脾气倔强,独来独往,尽量不和别人说话,本以为没人打我了,可想不到的是,偶尔竟然也有人故意找茬欺负我,打我。我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我没有靠山,没有人保护我,我也不敢告诉母亲,只好独自一个人在黑夜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声嘶力竭地呼喊我那永远也见不到面的爸爸,毫无顾及地放声痛哭。
     初中食堂的伙食永远都是开水煮面条,唯一的调味料就是盐巴,偶尔也会有酱油。但就是这样的伙食,吃饱也是我的奢望,因为我只有那点可怜的粮票。初中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同学们刚从家里回来的那段时间,因为那段时间有些同学会从家里带些咸菜。一般情况,在吃饭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吃,尽量避开有咸菜的同学。但有时候也会碰到他们,这时他们会热情地让我一块吃,我禁不住诱惑,挡不住同学的盛情,会微笑着开心地吃一点。他们这时能看到我少有的笑容,这笑容是真实的,但内心的酸楚是他们看不到的。偶尔也会碰到同学从市场上买些腐乳回来,我也会吃一点,当时心里想,这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可能就是腐乳了,我当时发誓,将来学业有成后要天天吃腐乳!
     初中有一个月的例外,那就是我表哥开饭店的一段时间,当时我妈给我表哥面粉,我就在我表哥的饭店里吃饭。不幸的是我表哥只开了一个月就由于客观原因开不下去了。但庆幸的是我这一个月吃的挺好,正是这一个月我体重增加了30斤,身高也增加到了现在的样子。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那一个月我会是什么鬼样子。 
      由于没有内裤穿,再加上身体有些发育,我裆部被磨的疼得走路都别扭。母亲得知后,捎钱给我二舅让他帮我买了条内裤,这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一年到头,我舍不得脱我的内裤,比内裤更舍不得脱的是秋衣,它可以让我暖和一些。时间久了,我有段时间总觉得浑身痒痒,妈妈看了以为我得了皮肤病,让我脱下衣服看看,脱衣服的时候竟然有跳蚤蹦到了妈妈的脸上,妈妈把衣服拿到灯下一看,衣服上满是跳蚤的卵,跳蚤受到惊吓后到处乱蹦。妈妈把满是跳蚤卵的衣服放到开水里煮了好多次,然后我们一个一个把跳蚤卵除掉,从此以后跳蚤再也没欺负过我。
      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我,上学或回家的时候绝对不要走小路,要和同学们走大路。她说走小路危险,走大路人多安全一些;她说她天天祈求上帝保佑,上帝会保佑我的。不知上帝是不是坏人好人通通保佑,还是怎么地。反正,杀我父亲的凶手至今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我的小命也没有受到他的伤害。
     94年,我被保送到汝州市重点高中。暑假的时候我们提前开学一个月,在那一个月里,每顿饭5毛钱,吃不饱可也没饿着。但是,正式开学的时候,风云突变,物价一下子涨了一倍多,饭菜的量少了,价钱却涨到了每顿饭一块钱。家里给的钱不多,饭菜又贵,我自己又舍不得花钱,再加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结果,高中三年我几乎每顿都吃不饱,终日与饥饿做斗争;晚上实在饿得睡不着觉就起来偷偷喝点自来水充饥。那时我眼前经常出现银星星,伴随而来的是头晕、头痛。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才明白这也是“饿”的原故。这种饿的状态一直持续了近三年时间。由于头痛的实在忍不住,我只好吃头疼粉,吃头疼粉吃得现在想起来都会恶心。由于身体虚弱导致扁桃体发炎、牙龈发炎、口腔溃疡(这个毛病现在还时常发作,那个疼呀!吃饭都吃不下)。
      高中开学第一个月由于还能吃饱饭,所以经常会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在打篮球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朋友到高二时是同班同学。我已经认不出他了,因为他以前和我一样高,但一年多的时间他至少长高了10厘米。他问我:“好长时间不见你打球了呀,我现在球技可是见长呀,要不要再比比?”。我说:“等以后有机会吧。”他肯定不知道,我这一年多饿得连跑步的力气都没有,哪有体力打球呀。再说了,我脚上那破鞋,走路我都得小心着轻点走,生怕什么时候鞋底掉了;我身上的衣服也耐不住打球时候的撕扯,扯坏了衣服我穿什么去上课呀。
      夏天的时候是我一年中穿得最体面最干净的时候,因为夏天需要穿得衣服少,只要一件衬衣,一条裤子就可以了,这两件衣服我有,并且天气热还可以经常洗一洗衣服。衬衣放在外面的时候,皮带都可以不用,省着到冬天扎。有时候同学会问我,你的衣服怎么是湿的呀。我傻傻地笑着回答,天热,火力旺,出汗多。我夏天最怕上体育课,因为上体育课要么是在太阳底下跑步,饿着肚子在太阳底下跑步是件折磨人的事;要么是大家一起打篮球,打篮球的时候我总是说肚子疼,肚子里的自来水比粮食多是真的难受不是假的。实在逃不掉的时候,我只好打,打篮球的时候我不敢跳投,因为我怕把我的皮带撑断。皮带撑断的时候,我就赶紧蹲下来说肚子疼,捂着肚子直奔厕所,实际上是提着裤子直奔厕所,然后再趁大伙不注意跑回宿舍用自己的针线缝好。
      天气渐冷的时候,同学曾经问过我:“都快冬天了,您怎么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呀,不冷吗?”我呆呆地笑着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不出冷来,可能是年轻,火力旺。”说实话,我也想穿厚一点呀。可是,还没冬天呢就把衣服都穿上了,冬天下雪后穿什么呢?下雪的时候,我最高兴,因为在雪中我可以感受到父亲曾经带给我的温暖。下雪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最难过,因为我冷得受不了呀,我没有棉服穿,更别提羽绒服了。
      高中的第一个冬天,母亲怕我穿破烂不堪的棉袄棉裤被人嘲笑,就把表姐送给她穿的毛衣给了我,又给我买了一件毛裤。那件女式毛衣伴随了我三年,那件毛裤伴随了我十一年,直到我读博士二年级,我才带着复杂的心情把那破烂不堪的毛裤拿回老家。
      冬天穿得衣服多,我最害怕的就是走着走着皮带断了,所以我那时候走路喜欢叉着腰,扶着我的皮带,以防它罢工。冬天的时候我害怕坐靠墙的位置,因为靠墙的位置相对比较冷;我更害怕坐靠窗的位置,靠窗的位置有冰冷刺骨的风。
      高三的时候,班主任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和班主任发生了冷战,原因是他看到过几次我和同桌说说笑笑,就批评我早恋,还把个子不高的我调到最后面靠窗位置晒太阳,饿着肚子晒太阳实在是种折磨。其实我自己也主动去晒过太阳,那是在我感冒的时候,感觉实在太冷,就坐在太阳底下,睁开眼睛眼前都是小星星,那种又热又饿、病得快要虚脱的感觉实在是不堪回首。我当时痛恨早恋,自己坚决认为没有早恋。现在想想,高中三年最不痛苦的时光就是和同桌一起学习的半年多的时间,或许那真是一种早恋,但也正是那半年全心全意的学习使我后来考上了大学。当时我一度非常痛苦,厌学,想放弃读书。高三近一年的时间我都是这种状态,甚至不想参加高考了,我不想考上本科让班主任得到奖励。但高考前的一个月我想通了,报复和自己作对的人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们的愿望落空,让他们失望,让自己过得比他们好,让自己成为一个成功者。借用别人的一句话就是,“千万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后来想想,自己当时年龄小不懂事。做梦的时候也时常梦见自己在清华的校园里散步,在教室里给同桌写信。梦见班主任向我道歉,我呵呵一笑,梦醒了。
      高中也有很多对我好的老师和同学,生物老师对我最好,他最慈祥,所以我生物学得最好,还参加过生物奥林匹克赛呢。当时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到大城市,感觉很新奇,当时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记得当时书店最多的书是关于多媒体的,当时想自己要是天天能来书店看书该多好呀。记得高二的时候有个同学从家里带烤红薯,那香味真诱人,也不知是我下意识做了什么动作,那个同学把烤红薯递给我说,给你吃点吧。我说,谢谢,不了。可是心里恨不得一口吞下那烤红薯。也有一次,同桌从家里带了些圆圆的干果,给我了几个,我当时不认得是什么,现在想可能是桂圆吧。我当时舍不得吃,想着晚上饿得时候再吃。这些事情让我感觉到世上还有好人,也有对我好的人。这也是我奋斗的动力吧。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也遇到了种种困难。首先是字写的多,笔特别费,一根油笔没几天就用完。所以我经常偷偷地到垃圾堆里捡别人没用完就扔的油笔,或者是还剩一点点的油笔。夏天的时候这些油笔用着还挺顺,可是冬天就不行了,经常是明明里面有油墨就是写不出来。我想了很多招数,最常用的招数就是用嘴含着加热再用嘴吹,写一会吹一会,吹得腮帮都很疼,后来吹出经验了,也帮别人吹。还有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油笔放到被窝里暖着,第二天再用,运气不好的时候会弄得身上都是油墨。白天的时候就把油笔揣到怀里加热。其次就是草稿纸特别费,这个问题还稍微好解决,学校里到处都是同学们扔得草稿纸,只要有空白,我都可以拿来用,甚至没有空白我也可以拿来用,因为我有个绝招,我可以换一种颜色的笔再用。一张空白的草稿纸,我总是先用蓝色的笔写,写满了再换黑色的笔,再写满了我就换红色的笔。一张草稿纸,有人只用一面,我可以用六面。钢笔我不太喜欢用,钢笔太费纸。同桌看我可怜,曾经送给我一本草稿纸,我用了一半,另一半舍不得用留着做纪念。高考完剩下的草稿纸我舍不得扔,带到昆明珍藏了七八年。
      高中三年,学习的时候是我当时过得最快乐的时光。夏天学习的时候我可以忘记炎热,忘记饥饿;冬天学习的时候我可以忘记寒冷,忘记饥饿。相对来讲我对春天和秋天的印象最好,这两个季节饿是饿,但不冷不热,也不容易得病。所以,我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选择了永远是春天的昆明。
      为我上高中付出代价最大的是我的妹妹,由于家里穷,妹妹初中就辍学了。妹妹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从妹妹十几岁出去打工一直到我考上博士,妹妹一直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在这里我要深怀愧疚地感谢我的妹妹,她牺牲了自己的前途从而成全了我。   
      97年我考上了昆明理工大学。当时每年要交2000元的学费,虽然有我妹妹打工挣钱支持我读书,但毕竟她的工资很低,家里实在太困难。后来,我弟弟也辍学了。弟弟妹妹的辍学给我的打击很大,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辍学就意味着这一辈子完了,没什么前途了。村里人都不知道我弟弟妹妹辍学的真正原因,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呀!听弟弟妹妹说,他们什么苦活累活脏活都干过。弟弟在建筑工地上干活,搬石头把手指都磨破过,搬砖头搬得第二天抬不起胳膊,在太阳底下晒得黑的刚回家时母亲以为他是讨饭的,搬水泥搬得手指上都是鲜血拌着水泥凝固着。妹妹在饭店里端盘子洗碗从早忙到黑累得昏倒过,妹妹有时候给人上菜,晚了被很多人骂过。弟弟妹妹在打工过程中吃了多少苦,我虽然没亲眼看到,但我能想象得到。因为我在大学里做过家教,做过送货员,做过宣传员,做过派发员(我派发过宝洁公司的很多东西,包括现在市场上卖的香皂,洗澡用具等)。我跑遍了昆明的大街小巷,昆明大多数的小区我都进去过,有时候大中午又累又渴又热又饿,但不舍得在外面吃饭,不舍得在外面吃一块西瓜,不舍得在外面喝一瓶矿泉水,甚至有时候干活的时候一天也只吃一顿饭,因为我的钱是有限的,我花钱得计划着花,免得哪几天没钱买饭吃挨饿,我实在是饿怕了。
      我喜欢穿拖鞋,因为穿拖鞋可以不用穿袜子,省下袜子钱;拖鞋又便宜又实惠又方便,在昆明的时候一年四季都可以穿,一天到晚都可以穿,洗澡的时候可以穿,洗脚的时候可以穿,走路的时候可以穿,跑步的时候也可以穿,有时候也和几个同学一起穿着拖鞋去上课。我对初中高中有时候没有拖鞋洗脚不方便的事耿耿于怀,当时我发誓,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多买几双拖鞋,多买几双袜子。
     我有一件穿了十多年的衬衣,一直从初中穿到研究生毕业。我很喜欢那件衬衣,它是我多年来最体面的一件衣服。虽然上大学以后,衬衣领子袖子都破了,领子破得里面的衬料都快露出来了。但是我还是舍不得扔,反正穿着它感觉就是舒服。
      我有一条穿了七年多的裤子,一直从高中穿到读研究生。我很讨厌那条裤子,因为它起静电特别厉害,经常是粘在腿上,很不舒服,很不雅观。但我还是舍不得扔,我没别的看起来体面点的裤子,我没钱买别的裤子。我讨厌那条裤子,但我还是很爱护它,总怕它被磨破。
      我有一条穿了多年的内裤,虽然它被穿得时间太长了,前后都破,后面都快磨出两个洞了,但我还是喜欢它,几乎天天穿着它,内裤破是破点,可穿在里边别人看不到。大学的时候为了节约上衣和裤子,在宿舍里一般都是只穿条内裤,或者只穿条大短裤,只有女生到访的时候我才会把衣服穿上。有几个同学和我的做法一样,大家是心照不宣。
      我有一双穿了几年的凉鞋,虽然它很磨脚,磨得脚疼,底子的皮很薄,破了以后,底子的白色框架都在外露着,走起路来,走一下疼一下,但我还是舍不得扔它。那是我跑了好远找个做鞋师傅现场做的,因为拖鞋确实有时候不太雅观,花了十几块钱做的。这凉鞋左宽右窄,穿上去很不舒服,实在是疼,当时想象着古代的刑具是不是也这么疼,只好找做鞋师傅修,修了几次稍微好点。现在想想,实在想不出到底是做鞋师傅修好了,还是我的脚适应了。
     02年我考上了昆明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总分385,只有一个本校老师在职考生比我高。拿到分数的时候,我自己都吓一跳,心里暗喜,肯定是公费了。过了几天一个同学告诉我说,他通过内部关系查到我是自费,我问是怎么回事,他说,可能是个别人在里面“黑”。我和一个分数为365的同学一起到研招办核实,研招办说还没最后定下来,正在商量。我和同学一合计,要是最后定下来,再改就难了。听人说,研究生院党委书记王华老师为人正直、作风正派,经常替学生们解决实际困难问题。我们马上去找王老师,王老师听完我们反映的情况让我们快点写份材料拿过去。接着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来我们找王老师想当面感谢他,他坚决推辞说,你们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我就高兴了。王老师在关键时刻给了我无私的帮助,我都没机会感谢他,深感愧疚。04年我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博士,又想找王老师感谢他,可还是没能如愿。王老师对我的无私帮助和他的高风亮节,让我感觉到这世界上好人也不少!
      听同学们说,云南某大学的杀害几个同学的马家爵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监狱里的囚服是他一辈子最新的衣服;监狱工作人员给他喝的可乐是他那一辈子第一次喝的可乐;一年中大多数的时间都穿着拖鞋;甚至一年中只穿一套衣服,有时候没衣服穿就不去上课;早上尽量起床起得晚些,一天就可以只吃两顿饭,省下一顿饭的钱;一年到头,甚至冬天0度左右的气温都洗冷水澡,不是觉得洗冷水澡舒服,不是本身就喜欢洗冷水澡,不是觉得洗冷水澡可以锻炼身体所以要洗,不是不知道洗热水澡比洗冷水澡舒服,说白了,就是洗冷水澡不要钱;尽量不出去逛街,因为没有体面的衣服穿,也没多余的钱去买衣服;尽量不去打球,因为打球会扯坏衣服,会磨坏鞋子,会让人饿得快;尽量不和女生说话,不和女生交往,见到女生就脸红,为什么?难道我们不是男生,我们没有跟女生交流的愿望!不是不想,是害羞,是自卑,是不敢。衣服都没得穿,还想干什么!所以我26岁以前从没牵过女生的手。马家爵的事情有些人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我相信,因为这样的生活除了监狱里的我都亲身经历过,我也看到我的同学像我这样生活过,甚至现在像我这样生活着的人还有不少。所有这一切,归根结底一个字,穷!!!
      被马家爵杀害的同学及其家人都是不幸的,值得同情的。同样,马家爵也是不幸的,马家爵的不幸在于他生在贫苦的农民家庭;马家爵的不幸在于他没有碰上足够多的给他温暖的人;马家爵的不幸在于他碰上了对他不好的同学而他又思想偏激,忍耐力不够;马家爵的不幸在于他错误地对这个社会彻底绝望。
      我也是不幸的,我的不幸也在于生在农民家庭;我更大的不幸在于幼年时父亲被杀!!!
      尤其令我痛心疾首的是,杀人凶手19年来逍遥法外,从来没对我的家人说过那怕是一句道歉的话!!!
      但是,我又是幸运的!我的幸运在于在我走过的这条路上我碰上了足够多的给我关爱的老师、家人、同学和朋友;我的幸运在于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国家、政府、学校给过我许多经济上的帮助,我获得过多次国家助学贷款,红河贫困助学金、优秀学生奖学金等;我的幸运在于我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是公费,不交学费,不交住宿费,每月还发218元生活费;我的幸运在于我碰到了很好的导师。如果没有这些无私的帮助我也走不到今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