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巧取豪夺欺世盗名——黑龙江广电局局长王月仁/潘琦
(博讯2007年3月22日 来稿)
    我是黑龙江电视台的退休编辑,由于职业关系,我结识了美国洛杉矶WCETV公司的老板Billy.宗,宗老板曾多次向我提出请我帮助联系中国的电视业务。例如中国各省市电视台的节目在世界互联网上的播出和在美国的落地播出,几年来我断断续续地拭着一直在做。2004年7月初我回到国内见到了王月仁,他告诉我黑龙江电视台正在筹划到美国的落地播出,并且正在和美国芝加哥的一家公司在北京的代理公司在谈,我问一年的费用是多少?王说人民币500万。我说太贵了,於是我向他介绍了WCETV公司并说他们的年收费是30万美元,合人民币250万左右。王月仁听完说,你去和总工程师贾占林落地办主任许曼红谈谈具体工作他们负责。而后我和贾占林谈过一次和许曼红谈过两次并做了记录,许曼红向我提出五个问题:
    
     1.通过什么方式传输{a.怎样从亚洲星转到美洲星?b.复盖的人群有多少? (博讯 boxun.com)

    2.广告要不要求拿掉?
    3.电视剧要不要国内版权?
    4.直播星还是网络?
    5.费用一年是多少?
    
    带着这些问题,我在2004年10月下旬回到美国并马上给Billy.宗打了电话,约他在一家华人餐馆见的面我把这五个问题逐一向他提出,他逐一做了解答,我也做了记录。宗老板还说正巧他和太太在11月3号~6号去北京,如果你们领导有兴趣可以趁此机会在北京见个面,并把他们在北京的手机号,以及他们在北京入住的“中国职工之家酒店的总机号和房间号通通告诉了我。最后宗老板主动谈到了付给我的佣金问题,他说他年收费30万美元,他会拿出10%也就是3万美元,其中的1万美元付给我做佣金,其余2万美元给主要决策领导做回扣,签几年的就有几年的给付。我碍於和Billy.宗认识几年了也算是不错的朋友,所以不好意思提出和他签个约,但我问了他一句,我的利益有什么保障呢?宗老板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我在美国开公司已经很多年了,认识的人很多,我不值得为你这几万美金让你到处讲我骂我,那样我的事业还干不干了?我相信的点了点头。
    
    之后,我给王月仁打了电话汇报了我和宗老板所说的情况并说如果您对此方案不满意,还有另一个方案那就是由美国一个文化教育基金会出资注册的名为“环球传播中心“的媒体,也同意每周免费为我台播出30分钟,详细情况我可以发个传真给您。王月仁马上说,你要把方案一方案二都详细写清楚然后传给我,在这份传真上我把Billy.宗夫妇11月3号~6号去北京,所住的“中国职工之家酒店”的总机号和房间号以及他们在中国的手机号全部写上了然后传给了秘书科,传完我又给王月仁打个电话,问他收到了没有,他就收到了,收到了,连说两遍,我又问清楚吗?他说清楚,清楚,又连说两遍,与此同时,我又给落地办主任许曼红发了个传真,因为我要回复她提出的那五个问题,其实两份传真的内容基本是相同的,传真的原件目前仍保存在我手里。
    
    2004年11月3号也就是Billy.宗去北京的那天,我又接到了Billy弟弟打来的电话,转答Billy临走时的叮嘱,让我给领导打电话,千万别错过他在北京逗留的时间,我连续往王月仁的办公室打了两天电话,但始终没有人接,我只好往秘书科打个电话,秘书科告诉我“王局长去北京了”听到这个信息我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我想王月仁肯定是为此事去的,他们双方肯定是见上面了。
    
    大约过了一周,双方都毫无动静,我想Billy.宗早该回美国了,怎么没有反馈呢?如果他在北京没见到王月仁他回来肯定会告诉我,如果他在北京见到了王月仁正常的话,回来也应该告诉我,因为临走时他还千叮咛万嘱咐的,怎么回来却无声无息了呢?这显然很不正常。我试探性的给Billy的弟弟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他们在北京见面 我说了吧?”对方说“没有!”然后匆匆把手机关了。走之前对我是千呼万唤,回来后对我却是千方百计地回避,这其中肯定是有了状况,我去了Billy.宗的公司,我明显地感觉到他很兴奋,对我也格外热情,但当我问到他在北京见没见到王月仁时,他十分肯定地说“没有!”我说在11月3号~6号期间,王月仁去北京啦,他说没去找他,然后马上说他要回家送孩子,他太太留在公司,说完就告辞走了,当走到门口时又回头对我说了句话:你的工作很有成效,已有两家电视台找过我,然后匆匆离去。
    
    从这次见面,直到2005年9月21日,他们双方正式在北京签约,将近10个月的时间,Billy.宗就象在美国消失了一样,一次电话也没打过。我获悉他们要签约的消息,於2005年8月24日飞回了哈尔滨,并有意识地到局、台转了几圈,让大家都知道我回来了,但直到9月21日签约完毕也没有任何一方告诉我,更不用说邀请我去参加签约仪式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局、台很多人都知道是我给联系的,但现在和我一点点关系也没有了,大家都很奇怪,都纷纷来问我是怎么回事,这让我怎么回答呢?我去见了王月仁,当我提到签约为什么瞒着我时,王月仁说没有哇,签约是公开的,媒体都报了,当我提到当初我为此事给他发传真时,他竟然说什么传真?我不记得有这回事呀?我又问那你是怎么认识Billy.宗的,他说是胡占凡给牵的线搭的桥,胡占凡原来是我们黑龙江电台的编辑,和我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现在是广电部的副部长,他和宗老板很熟,我又问胡部长什么时候给你们介绍的?王月仁说是2005年年初,我问你们什么时候和宗老板见的第一面,他说是2005年1月份Billy.宗到黑龙江电视台来,我没说什么,不久我回到美国。
    
    我去了Billy.宗的公司,宗已经没了10个月前他刚从北京归来时见到我的那种热情,理直气壮地一口咬定是胡占凡给帮的忙,很显然他和王月仁是密谋串通好了的,我问Billy.宗,你既然和胡部长是好朋友,那么全国的电视台都可以请他包下呀,他是广电部的副部长,全国哪个台的领导他不认识?何以三番五次的和我说呢?他含糊其词地说:“谁能办谁就办呗!”我又问宗,你什么时候去的黑龙江电视台?他说记不清了,并假惺惺地把他太太喊进来问,他太太更怕说错,更不知该怎么回答,就也说记不清了,宗又觉得这戏演的太假,两个人都年轻轻的,一共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会都记不清了呢?于是宗又十分肯定地说是2005年的夏天,这是不会错的,因为外面的树都是绿的,但几月份他记不得了,我不想再问下去了,王月仁讲Billy.宗是2005年1月到黑龙江台来的,1月的哈尔滨正是冰天雪地,而Billy.宗是2005年夏天外面的树都是绿的,谁在说谎?还是都在说谎?当然是都在说谎,因为他们是2004年11月3号~6号在北京见的面。
    
    2006年7月,我给广电部胡部长写了封信,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了他,胡部长很认真地对待了这件事情,在收到我的信后半个月内在北京见到Billy.宗时,严肃地斥责了宗“你当初怎么答应人家的?你要负责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这是宗回美国后打电话把我叫到他公司后对我讲的,开始时他也气势汹汹说我敲竹杠,后来见我义正辞严,毕竟邪不压正,所以彻底投降,说了好话,说有些事王月仁没对他讲,他也不了解情况,可能有些误会,他愿意把我几次为此事飞回大陆的机票费统统付给我,问我同意否?我拒绝了,因为当初他不是这么承诺的,于是他又提出第二个方案,那就是将黑龙江电视台每个月在他公司杂志上所做的广告收费800美元,一年共计9600美元付给我,问我可否?开始我表示同意,但又想还是不妥,因为这是一年的,他们共签三年约,那其余两年还是没有着落,况且以后再续约呢?并且这件事当时他还不能决定要等到2006年9月份黑龙江电视台派代表团来洛杉矶庆祝落地播出一周年时双方商量再决定,我只好等吧。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代表团也来过了,庆典也搞完了,媒体又大张旗鼓地宣传了一顿,但是Billy.宗又没消息了,2006年中秋节那天,我给Billy.宗打了个电话,宗在电话里十分得意,哈哈大笑,又一反常态,大骂我调敲竹杠了,并说了一堆十分可笑的话,他说他把此事和中领馆的王领事了,王领事说“给国家办事哪有收钱的?”还说黑龙江电视台台长崔彬讲了,我们没有授权给她,她无权代表黑龙江电视台去办此事,不用理她,她愿意哪告哪告,Billy.宗还说,胡占凡已把你写的那些东西交上去了,没什么了不起,宗的态度又变回去了,一切承诺又收回去了,而且比开始时的气势汹汹还疯狂10倍。这些言论值得一驳吗?不打自招,给国家办事哪有收钱的?首先是承认此事是我办的,本来是大家在做生意现在变成给国家办事,黑龙江电视台可以代表中国么?还是Billy.宗有公司可以代表美国?给国家办事没有收钱的,为什么Billy.宗一年要收30万美元,黑龙江电视台没授权给我办理此事,为什么让我和总工程师贾占林落地办主任许曼红去谈,为什么让我把方案一、方案二写清楚传真给你王月仁?许曼红为什么又向我提出五个问题?
    
    这件事之所以反反复复,主谋原凶就是王月仁!是他一手策划而导致事情面目全非,其用意不外乎两个:第一,巧取豪夺、欺世盗名贪无功为已有。第二,阻止Billy.宗付给我佣金,这笔钱是否回扣给谁了呢?Billy.宗是个奸商,他当然巴不得背信弃义,何况有人指使他这样做,黑龙江广电局局长王月仁=无赖、骗子?
    
    潘琦(化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