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博讯2007年3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博讯 boxun.com)

    聂光华是中国贵州省毕节市箱子路14号付2号的居民,男,1928年2月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于1950年4月参加《毕节大众报社》工作(现严重耳聋)。在从事报社工作期间,由于对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履行政府所分配给自己的工作,即《毕节大众报社》的后勤工作。在履行工作时,山于历史原因,报社的生活分“大、中、小灶”三个等级。按政府规定,要县级以上干部才能享受小灶生活。局级以上干部享受中灶生活,科级以下干部享受大灶生活待遇。报社干部只有党组书记、副社长兼总编辑的矿嘉颖同志才能享受中灶待遇。王广魁副社长、王斐章经理、杨蓉编辑组长、冯志翼副经理的生活待遇只能享受大灶。而这四位干部都要参加矿嘉颖享受中灶待遇,但要补政府规定的中灶待遇所相差的生活费,王广魁、王斐章、杨蓉三位同志自觉地履行中灶补差,只有冯志翼副经理却要参加吃中灶又不补大灶升至中灶的差价。聂光华身为报社的事务长,就将冯志翼吃中灶而不补差价的情况向领导汇报后,报社领导决定从冯志翼的工资里扣除差价归报社所有。在扣除冯志翼的差价问题上,聂光华和冯志翼发生了矛盾。从此,聂光华和冯志翼的矛盾升级。冯志翼到处寻找聂光华的差错,企图把聂光华赶出《毕节大众报社》,无日地找聂光华的麻烦,无中生有地强加罪名,莫须有的灾难强行安置在聂光华的头上。
    
    聂光华每天购进的大米、蔬菜、食物发票都要经过报社生活主任刘世道签字入账。购买的食物都要点交给生活委员林敏,刘寿先、管绍华、不经主任刘世道的签字发票律无效。一张经刘世道签字认可的购进大米收据为17万元(现为人民币17元),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失落,聂光华根本不知道单据失落的真相,报社副经理冯志翼突然提出聂光华有经济问题,即组织单位进行查账,在查库物资及其他材料,修建食堂及维修费用,收存支出均无差错。冯志翼指挥查伙食帐,要生活委员从聂光华担任事务长工作之日起的账目全部查清。在账目中遗失一张200斤大米的收据,旧币面额为17万元(现人民币17元)不见了。并经过刘世道签字入账的。冯志翼硬说聂光华贪污,在历史条件下,聂光华被冯志翼于1952年6月的一天下午召集报社的部分人员宣布开除,并将聂光华交街道委员会的公安人员张连杰看管。被开除不到一个月,禁毒运动便开展了。公安人员张连杰指令要聂光华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接受监督,要聂光华检举街道邻居王季衡(62年后系聂光华之岳父)、罗世祯购买大烟多少的问题,因聂光华不知情况,没有按照张连杰的指令检举。张连杰就血口喷人,无恶不作,并说:“聂光华不老实交代问题,不检举揭发别人”为由上报聂光华到毕节县人民法院。毕节县人民法院转告街道公安人员张连杰说:“聂光华,你被以不老实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在没有任何文字依据的前提下将聂光华送到了贵州省毕节农场,后转杨昌河农场、铜仁监狱、普安监狱、晴隆监狱服刑改造,刑释后曾多次向法院提出中诉,毕节县人民法院于1987年6月5日下达了(87)申字第037号刑事判决书,宣告聂光华“无罪,免于处分”。但政府没有兑现任何的无罪、免于处分的落实问题,就这样将此事摆着不作为。
    
    1988年以来,聂光华老先生及家人一直上访到了毕节地委、贵州省委、中共中央,得到省、地有关领导的签字批复,但毕节地委组织部时任常务副部长的刘崇文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说:“给你落实、有这样便宜的事”,几天后刘崇文的亲家吕湘泉带信给聂光华说“只要你有钱,我去给刘崇文说一下好话,给你落实,聂光华问吕湘泉要多少钱”,吕湘泉说,“3万元左右、聂光华一家的所有财产在当时来说也不过是8仟元人民币”,这3万元钱就成了一个“天文数字”故没有得到解决,一直上访到省城,京城。被毕节多次派公安人员从京城强行接回。接访人员叫聂光华到地委组织部解决,聂光华于2002年4月1日到地委组织部找时任地委组织副部长范元平(现任中共赫章县委书记),被范元平指令地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卢宏把聂光华一顿拳打脚踢,将聂光华打伤,把聂光华之妻王凡先(当时70岁)打翻在地,长达4个多小时,并打电话给毕节市公安局将聂光华王凡先夫妻二人送到毕节市公安局拘留所,毕节市公安局下达了《贵州省毕节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第0273号对聂光华因“扰乱机关正常办公秩序”给予行政拘留15天,第0238号对王凡先因“扰乱机关正常办公秩序”给予行政拘留15天,到拘留所后,拘留所的领导看到伤情严重,并于2002年4月2日由拘留所的刘医师送到毕节市人民医院医治,花去住院费239.60元,为此,聂光华又多次上访到京城。
    
    毕节地委组织部以查不到聂光华档案为由不给落实,事实是毕节地委档案局于1956年才成立,在档案局根本查不到聂光华的档案。凭《毕节大众报社》的证人证言,毕节地委组织部就应该无条件给聂光华落实政策。
    
    再看聂光华老先生的第二个悲惨遭遇。聂光华老先生的岳父王季衡于1958年与原毕节县棉布合作商店(现毕节市针纺百货公司)达成口头协议,由王季衡出资103元入股该商店保股分红,1963年起,毕节地县两级法院以棉布合作商店自己编写的固定资产清册,但并无投资单据,认定聂光华岳母张德英、(王季衡、张德英二老一直由聂光华夫妻养老送终)王季衡将房产即毕节市箱子街133号(现号135号)交给聂光华所继承,(箱子街133号、145号、135号、136号、123号都属于现号135号)。1993年2月18日,毕节县人民法院(1993)毕民初字第076号判决书判决由张德英,王凡先将侵占毕节县毕节镇箱子路第十三门市部街房(含楼在内)即原毕节县毕节镇箱子路133号退还原告即毕节县针纺百货公司经理,由毕节县针纺百货公司经理张婉君退还聂光华岳父王季衡入股的103元股金,但退款不退房,国家税收一直由聂光华老先生缴纳。判决书中没有体现这一关键环节。
    
    法院下达判决按照规定的时问,超过生效期后,毕节市法院执行局的局长袁德书于2003年9月29日带着法警龙鉴,周法警等4人来到聂光华家把聂光华家里的家具打烂,即雇佣临时工,将其则产强行搬出,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袁德书说“主要把聂光华拿翻,免得他又到北京上访,我们是代表政府来的,打死他有政府承担”,就这样把聂光华老先生一顿爆打带走,带走7个多月,家里的亲人不知聂光华的下落,四处到政府、法院、公安打听官员不说出真向,直到2004年4月22日聂光华的亲人收到《毕节市人民检查院、毕检刑诉字(2004)第96号起诉书》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起诉到毕节市人民法院后,才知聂光华老先生的下落,贵州省毕节市人民法院于2004年6月3日枉法下达了(2004)黔毕刑初字第078号判决书以“积极参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聂光华老先生有期徒刑一年半,刑期自2003年9月30日至2005年3月29日止,判决书中的证人全是政府官员,如李俊红系中共毕节地委副秘书长兼毕节地区信访局长,胡卫军系毕节地区信访局副局长、徐开炎系地委书记的秘书,马立原系毕节市办公室主任等等。公安人员将聂光华老先生的鳄鱼皮带、手表侵吞并占为己有。
    
    由于贵州省毕节地区的政府官员、司法腐败,权法制造一些冤假错案,导致毕节地区上访的冤民多,上访的冤民没有人权,导致聂光华老先生一生大部份时间在监狱里渡过,刑释后的时间都用在找政府官员上访到省城,京城、都未得到正确处理和落实,家里亲人全都受到政府的监控,随时安排公安人员跟踪聂老先生及家里所有亲人的去向,不准聂光华老先生上访到率京,不准穿冤衣到中南海、及有关部门喊冤,如果聂光华老先生再到北京穿冤衣喊冤,就还要判聂光华老先生的刑。毕节地区各级法院是宝盆,害人的机器,无恶不作,权法制造冤假错案,政府、公安法院上下串通,勾结共首同盟、不分清红皂白、颠倒黑白、政府官员放屁,公安点火,法院坑害百姓,他们糜烂、烂进了心脏,就像得癌症的病人一样,到了晚期,到了无药医治的地步,淫妇要块遮羞布都知道羞耻,而毕节地区各级公安、法院、政府就连羞耻都不要。一个80岁高龄的老头子他们都不放过,不是打就是关押。在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今天,特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来信,敬请帮助聂老先生呼吁中国贵州省毕节地区速解决聂老先生所请求呼吁的问题为感!
    
    盼呼吁人:聂光华 王凡先
    联系电话:(博讯供媒体查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