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博讯2007年3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求助:
    
     政府部门不诚信,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交通局假招商,骗你没商量,8年之久不还钱,致使我公司无法经营,职工下岗无法生存,上访北京全国人大等部门也拿不回一分钱,给国家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吴邦国委员长写信求助解决也没有回音,今求助在贵网公开发布我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公开信;此事件应该让国家领导人知到;这是我们自己要生存的保命钱、欠债的是政府部门,做为政府的最高领导人应该管一管这些欠债的部门;自古欠债还钱、那里听说过政府欠债不还的事件?如此下去社会怎么和谐? (博讯 boxun.com)

    
    我衷心感谢了!
    
    杜华恩

致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有这样的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劳动模范赖账不还的局长,社会怎能和谐;
    
    在党的十六大中央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决定》,让国民精神振奋,我在绝望之余重新怀着希望之心向您投诉:湖北省阳新县交通局局长黄锡雄顶着人大代表、劳动模范的光环,却做出对国家法律、政策、法规阳奉阴违、目无法纪赖账不还的行为,致使我公司面临倒闭、无法正常经营,我与公司员工都因此失去工作与生活的保障来源、因讨债有家难回、生活与创业都陷入困境。
    
    我是在你领导下的中国福州市的一位普通公民:杜华恩、现年50岁,我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指引下通过自己的双手不懈的努力下,原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与和睦的家,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被我最信任的政府给坑害到公司面临倒闭、无法正常经营,我与公司员工都因此失去工作与生活的保障、因讨债有家难回、生活与创业都陷入艰难困境;
    
    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政府、交通局不讲诚信的招商、毁约后公然长期赖账不肯还钱,时间已达八年之久还拒不归还我们的投资款。阳新县交通局目无法纪,视国家法律为草纸一张,如此之人当选政府的交通局长,专程给党和政府摸黑、有这样制造社会不安定环境的局长,这社会能和谐吗?我们多方上访投诉一点用处都没有,上访全国人大到湖北省人大、法院等至今都无法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这天理国法何在,自古道欠债还钱,可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阳新县政府与交通局是如此目无法纪、长期欠债不还,宁愿饿死我们也不肯还我们的钱;这是何道理,我要拿回属于自己的钱、为何这样难啊?我们要靠这点钱维持生活和创业,阳新县政府与交通局骗取我们投资、不肯还钱;本人实在是毫无办法可想,又不能坐以待毙,就此恳请尊敬的胡锦涛主席以法约束这些政府官员立即还我们的救命钱。
    
    投 诉 人:杜华恩(原福州华业发展公司经理)电话:13290749243
    
    被投诉人: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交通局
    
    投诉请求:要求阳新县政府和阳新县交通局还钱
    
    事实理由:
    
    1、1999年5月18日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政府带领交通局等部门到福州招商,我被阳新县交通局的假真诚所感动与他签订了招商投资合同:将阳新县交通局在建的城南客运站综合大楼改建成一座三星级酒店,由我公司出资1500万对该楼进行装修、设备改造等;建成后拥有11800㎡、58间准标客房的三星级酒店)。
    
    2、合同签订后、我方积极履行合同,并受阳新县交通局的委托在2000年2月28日前我们完成了改建酒店的全部工程施工图纸等事项;按合同约定由我们先期支付176万元的图纸设计费。
    
    3、2000年3月9日我们依约到阳新县交通局办理约定的交接工作,可阳新县交通局告知要终止招商合同,交通局已与南昌一家装修公司签订了垫款施工合同,拒绝履行招商时我们所签订的合同,同时拒绝归还我公司按交通局委托约定先期所支付的图纸设计费等投资款项176万元及违约赔偿责任。
    
    4、02年2月7日黄石中级法院(2001)黄经初字第36号判决阳新县交通局承担图纸设计费40.5万元、合同违约金30万元、两项共计70.5万元。
    
    5、03年3月25日湖北高级法院(2002)鄂民二终字第150号判阳新县交通局归还图纸设计费40.5万元;
    
    6、两级法院均未按合同约定和国家法律为依据对本案公正判决,合同约定由我们先期支付176万元的图纸设计费是经阳新县交通局认可的,最终法院判决阳新县交通局归还图纸设计费40.5万元;这不公正的判决就造成我们130万的损失。但是就这么一点救命钱阳新县交通局还长期拖欠,至今不肯还钱。
    
    7、阳新县交通局作为政府行政部门理应维护政府形象、依法行政、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为己任,可是恰恰相反阳新县交通局上门招商,招商后又拒绝履行合同义务、坑害我们单方撕毁合同,依仗着自己是政府行政部门恶意毁约又拒不还钱,以一副地痞无赖地嘴脸公然赖帐,致使我们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公司濒临倒闭,员工下岗失业生活艰难,为了讨债身患多种疾病又无钱医治,生活、再创业都急等着这笔钱救命;可阳新县交通局仍然无动于衷甘当老赖不肯还钱,不知道阳新县政府与交通局想干嘛?我们多方上访又无结果、实在很无助,阳新县政府与交通局是政府机关,上级政府只将信访信转给下级政府或信访部门、根本不起作用,无奈之下为了生存只好上书恳请尊敬的胡锦涛主席为民做主,要阳新县政府与交通局立即还钱,在此我深深感谢胡锦涛主席的关心与帮助!
    
    此致
    
    敬礼
    
    杜华恩
    
    2007年03月3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艰难的维权系列之二:致法律界的求助信公开信/范宗斌、戴长斌(图)
  • 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 天安门母亲公开信呼吁揭六四真相 (图)
  • 石天河:给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 徐景安就我国高等教育的腐败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释妙觉的公开信
  • 邓小平秘录:方励之公开信引发保守改革对决
  • 郑恩宠等继续举报陈良宇的公开信(图)
  • 重特工人给中央领导及中央巡视组的公开信
  •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 艾晓明就郭飞雄案致李克强先生的公开信
  • 给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士和血友病人士以及社会健康人士的一封公开信函
  • 昝爱宗:就禁书事件致龙新民署长公开信
  • 给北京市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封公开信
  • 福州市拆迁居民致省委书记卢展工公开信
  • 付先财向最高检察长致公开信 质疑秭归当局的司法公正性
  • 中国艾滋病感染者联盟致全球基金国家协调委员会的一封公开信
  • 异议人士《国际人权日》发出公开信(图)
  • 姚建国就深圳警方将妓女嫖客游街示众事件给全国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杨浦区市民控告上海(图)
  • 郑庆汉:致中共十七大的公开信
  • 给王朔的公开信/幽幽鹿鸣
  • 一位老中医給各国医药科研者,心脑血管病专科医师、教授、专家们的一封公开信/谢天方(图)
  • 谁来认这笔账?——给镇江国保的公开信/申德凯
  • 阿里巴巴集团偷税漏税等事实,致杭州市府市领导一封公开信
  • 许北方致朋友们的公开信
  • 贺卫方:公开信的法治意义
  • 李广庆给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的公开信
  • 邢晓西致中共四川省委及全国总工会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二)舒解国内交通的一点想法
  • 致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让张钰现象来得更猛烈些吧
  • 周育田:我给阿扁的公开信--为贾甲先生我要说的话
  • 姚立法等人再致中国最高层“四大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征集公民签名:致成都教育局的公开信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上海市民张桂兰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强烈要求释放被韩正违法关押的维权人士
  • 任诠:给李敖北大讲演一周年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