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博讯2007年3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控诉法西斯暴政!!!本栏目网址:boxun.com/hero/shpzw1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

    
     我叫詹荣妹,女,1956年出生,单身。事发地址上海市闸北区七浦路天潼路646弄20号。2004年7月9日上午9点,遭上海市闸北区政府违法乱纪实施的震惊中外“强迁人命案”,,典型的非法野蛮暴力强迁:(媒体曾报道〉。
     本人在11天昏死中经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全力抢救中苏醒过来,捡回了一条命。住在该院重症监护室40天,转院至上海市闸北区长征分院继续治疗,于2005年2月18日被闸北区政府强制出院。伤瘫在床上两个多月,合计住院224天。使我恐惧的一幕久久浮现……
     2004年7月9日,上午8点半左右,上海市闸北区政府、公安数辆特警车悄悄地伏击到位特警守住天撞路646弄弄堂口及咐近要道。近9时左右由闸北区人民政府官员带队,百余名公安警察及便衣拆房队等在我住房周围设警戒线将我的住处团团包围,一时交通堵塞,声势浩大。我目瞪口呆如临大敌插翅难飞,己无路可逃,无奈只有爬到自家宅地的屋顶站在共和国国旗下扶着哆嗦的国旗。9点一声令下〈如同战争年代攻占目标点的情景相似〉以闸北区政府指挥的张道财为首的一群暴徒顿时砸门涌入我宅地,将我80岁老娘抓住暴力恶托,恶拉,恶推,母亲差点断气.....一个姓李的警察见我母亲喘不过气来情急之中给我老娘喂了几滴水,总算使我母亲缓过气来。在旁边50多岁的老姐姐也被这群暴徒同样是恶托,恶拉,恶推,导致近似于“裸体示众"。我在屋顶上面腑视着下面现场黑压压的一片虎视眈眈的警察站在国旗下感到孤立无援,有如到了被赶尽杀绝的境地。以张道财为首一批闸北区的杀手在后面警察的督导下,手持棍棒穷凶极恶地向我楼上面扑来,边走边道:“詹荣妹有种你喝,死了你一个人小事一桩,你看我们令天的强迁会停止......"他们蓄谋已久的制造“杀鸡敬猴现场”,用”激将法”逼迫我将手中举着的仅剩瓶底一点点的”敌敌畏” 喝入口中,(其实我不想死也不愿死,我仅想吓住他们让他们退下去),当时我想到我的80岁的母亲以及怎么可以这样轻易放过陈良宇黄菊的犯罪集团……立即喷吐了,喷吐后扶着旗杆脸色惨白、气吁喘喘、呼吸急促、五脏如焚,但张道财并没有停止咄咄逼人的犯罪暴行,反而乘我不备用棍棒猛击我头部导致我当场昏倒了过去。昏死了过去还不放过,暴徒们没有人性的不送我医院抢救,而是七、八个人拎手拎脚连拖带拉的在五星红旗下向围观的拆迁居民示众,大声训斥说:“看见了吗,不想搬走就是这个下场......。"随后我屋顶上的五星红旗随着房屋的轰然倒下也倒了下来。由于这群暴徒们的恶劣殴打及拖延,口中吞服的”敌敌畏”毒液渗入体内,导致我重度中毒症,险些枉死……,这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陈良宇黄菊的犯罪集团利用权势在上海进行的”谋房害命”,建树起他们所谓的三个代表的”政绩”。
     “上海人民共和国”媒体、报纸、电台天天播放着充满着阳光,人民生活的更加美好等谎言,却在这世界级的大都市上海七浦路〈于南京路外滩比邻〉制造如此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法西斯暴行而无所顾忌。广大市民震惊,敢怒而不敢言。我是一个守法的公民,为了自己生存权住房权不愿廉价卖给这群挂着政府照牌,官商勾结的犯罪团伙 尽遭到如此野蛮残暴的抢劫灭门, 抢劫了我三间房屋,和所有的生活必须用品,家中被掠夺得不留一针一线,惨无人道的暴行竟然是中国共产党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和闸北公安分局组织的惨案。
     事发至今已三年多了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检察院、公安局、法院都狼狈为奸混为一体,至今安置为零〈不归还私有财产〉,不追究相关肇事者违法乱纪的法律责任,不追究蓄意谋杀的杀人凶手张道财的刑事责任。
     致此我不断地在上海控告申诉区、市及各相关部门的法西斯暴行、在北京控告申诉上海陈良宇黄菊的犯罪集团,合法上访多次遭扣禁,为了阻止我进京上访____2005年10月1日,在青浦遭软禁,软禁期间蓄意制造“食物中毒”事件,10月1日、3日、5日、三次昏迷抢救,但仍被扣押,一直关押到10月11日晚上8时才释放。___2006年3月8日,又一次遭扣禁,扣禁中遭迫害昏迷住进上海市闸北区北站医院,20天后毛病不但没医好反而出现全身浮肿再次昏迷的病情……。
     2005年的闸北区督解办工作人员明确告诉我:如不认可他们的暴行是依法执行,你想解决房屋动迁问题是没有时间性的,赔偿问题是休想的,追究责任是不可能的(2005年7月16日上海市闸房收字第4084号为依据)。至今我家无家可归,居无定所,民不聊生,解决却要设置先决条件,却要受害者首先承认他们的法西斯暴行是依法的才可进入“协调“,否则“想解决安置问题是没有时间性的,赔赏问题是休想的,追究责任是不可能的,'。这就是陈良宇黄菊的犯罪集团在积极贯彻胡锦涛总书记构建社会主义社会“和谐社会”大力宣传的“八荣八耻”在上海的真实写照。
     被害详细情景本人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及国家信访局、公安部的下访查询。本人是国办发06075号老革命张本道子孙。恳求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关心关注,如此“法西斯暴行"的惨案。盼党中央领导能早日依法还我公道!要求:在解决房屋安置问题前先行治疗,减轻百病缠身之痛苦,还我健康。
     求救人:詹荣妹 联系电话:13817094728
     2007年3月3日
     紧急关注:2007年2月17日大年夜,詹荣妹和上海访民共57人代表全体上海访民在北京准备到温家宝总理家给总理拜年,刚到总理家门口被上海驻京办截访警察抓住被强行扣押。于年初一晚上乘火车回上海。初二,上午9.40分,火车到上海,刚下火车在站台上遭到了上海市政府派出的公安人员的暴力殴打,当即昏迷不醒被送到闸北区中心医院抢救,当天发出病危通知。现住闸北区中心医院住院部12楼57床,周围有便衣警察和社保人员看押。
     上海政府自从将段惠民毒打至死后在北京的暴力截访有所收敛,年前的施暴地点现在转移到火车上、火车进入上海后在上海站的站台上以及在上海的各个软禁访民的旅馆里。请求关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