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征:堵言路 护贪官 兖州恶警行凶无人管
(博讯2007年2月20日 来稿)
    中共中央办公厅:
     我是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市计划生育局的职工,我叫刘征。因反映局宿舍楼的问题惹怒山东省的各级官员,触痛了他们的神经。他们请来特警队和当地警察势力联合起来不断迫害我。我多次求告均无下文,恳请中央办公厅的领导查清事实、追究责任。事情具体经过如下:
     2005年4月28日我想反映计生局30户住户的住房问题(交齐钱款,六年不得入住),到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市信访局上访。未果后,访至兖州市委并留预约信。当天下午我留的预约信就落到了兖州市计生局长殷开忠手中,他和局纪检书记王培振等人在计生局三楼会议室开我的批斗会。殷开忠说:“明着告诉你,有人建议我找人打你一顿,你就是欠揍!”王培振威胁我说:“你认识王兴龙、王兴东吗?那都是我的亲戚,不行就让黑社会的跟你谈!” (博讯 boxun.com)

     2005年5月29日在兖州市建设路农机监理站门口我被四名持刀歹徒殴打。他们扬言:“你如果再写信上访就砍死你!”
     2005年5月30日我到兖州市委、市信访局、市监察局反映被打情况。兖州市监察局局长付德忠当着我的面给计生局长殷开忠打电话说:“你说的那个人现在在我这里……”我离开监察局的时候发现我的摩托车在兖州市委大院市监察局东门口被歹徒砸毁。
     兖州市计生局长殷开忠竟然敢当着兖州市政法委魏书记和监察局干部的面,扬言灭我全家。我多次找兖州市委反映情况,毫无结果。济宁市副市长、兖州市市委书记韩军说:“你再到市委去,就像打狗一样的把你打出去!”为此我多次写信到济宁市信访局反映。2005年底上头安排兖州市计生局副局长刘秀玺给我500元购物卡和两箱鸭子,并说:“上头让给的,收着吧,你那些事别啰啰了。”2006年5月他们任命我为兖州市流动人口计生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我多次面辞,并递交辞呈,想辞去此职务均不能如愿。济宁市副市长、兖州市市委书记韩军得知我辞官的事情后,在06年年初的面向全市电视直播的计生动员大会中讲道:“有的个别人给个官都不当,给个一等功都不要,不识抬举。像这样的人给他开个万人批斗大会不是没有可能!”山东省副省长贾万志(原济宁市市委书记)害怕这件事影响升迁所以极力打压。先是封官许愿,而后许诺给我上报全省一等功一次,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提拔我为计生局副局长或局长。这一切在遭到我的断然拒绝后,贾万志派他的亲戚兖州市颜店镇副镇长梁峰恐吓我说:“你要是敢到北京去上访,我就带人到你家去强奸你的媳妇,摔死你的孩子!”
     2006年全年,我向济宁市信访局、山东省委、省政府等单位反映这些事情。兖州官员特别是韩军恼羞成怒,兖州官员请来北京特警队,搞心里战术逼迫我销毁了部分录音证据。还在我家里安装了摄像头,甚至连浴室都有,并使用极其卑鄙的手段迫害我:
     1、特警队员化装成我的姐姐,向我哭诉被公安局长强奸经过。她们在我的早餐里放毒品,致使我神志不清后,设局诱使我在兖州市广电局顶楼大会议室西门楼道刺杀公安局长(未遂)。
     2、特警队员化装成我的姐姐给我下药(致幻药物),企图制造车祸……
     3、特警队员多次色相引诱(其中一人相貌酷似雷敏)未果后,在兖州市塔前小区的一个小酒馆里给我下春药并拍我的相片。
     4、特警队员替我写退党申请,逼我签字(意图诬蔑我反党)。
     5、特警队员在兖州市金阳光超市持枪要挟我,逼我交出家中的钥匙。偷配钥匙后进出我家如履平地,在我家对我严刑拷打让我保证不再上访。他们捶打我的心脏,一夜间我的心脏数次停跳,致使我至今疼痛难忍(有心电图为证)。
     6、特警队员为给我造成心理压力,先后数次在曲阜尼山水库、曲阜老干部接待中心、兖州少陵公园、我上下班的路上等地开枪,用橡胶子弹和气枪子弹射击我的头部、背部和腿部。为此我先后多次进京上访,有两次被其动用武力强行拦回。2006年3月20日夜,在火车上他们用橡胶子弹向我开枪,并逼我跳车。我跳车后,在河北沧州车站他们十几个人再次将我打伤。
     7、特警队员骗我到兖州市金海岸(饭店)吃饭,其间我被数次殴打。他们还冒充中央领导,命令我自裁……
     8、特警队员骗我到兖州市公安局13楼(停尸房),用死人头吓我(意图吓阻我继续上访)。她们还打我肝脏,使我几乎昏厥。
     9、她们还规定了我的上下班路线,并以我的安全相要挟。
     2006年5月28日,我写信向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和山东省省长韩寓群反映此事,但至今没有任何答复(EMS单据为证)。
     这些事情我用平信举报,信寄不出去。我打电话举报,电话呼叫被限制和监听。我利用电子邮件向公安部、监察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在还没有得到答复,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兖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就以涉嫌诽谤罪于2006年7月24日传唤我,并扣押了我的电脑(一个月)让我无法举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第二条、第九条、第十七条的有关规定,我的行为属依法上访,理应得到法律的保护。而兖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在上级还没有调查结论的时候,就以不让上访、涉嫌诬告诽谤等罪名扣押我的电脑,没有法律依据,应属行政乱作为。另外,我的电脑主机里藏有我进京上访被拦截回来的车票属于重要物证,竟被治安大队销毁(梁东旭当着我的面焚毁)。他们强迫我拍录像承认没有上过网,没有发过信息。并且冒用我的名义回答记者提问。我的电脑在扣押期间被强制格式化,上访的材料皆被删除。治安大队的薛波和邱立新对我说:“这里是四楼,像你这样会功夫的就是跳下去也摔不伤。” 薛波和邱立新还警告我,任何时候不允许我将此事牵扯到济宁市副市长、兖州市委书记韩军。而后我被麻醉,醒来后我发现窗外的过往汽车声变得很微弱了。原来的单扇窗户变成两个小窗户(实际为17楼),并被他们殴打。治安大队王剑峰假冒北京西部时报记者意图骗取物证不遂后,用手铐将我的两只手分别铐在一个木质座椅的两个扶手上殴打我。将我打翻在地并用脚踩住我的头说:“让你狂,啊,你还上访不?” 之后王剑峰猛踢我的右腹部、腿部和头部数脚,并狠狠地跺我的右手。而后我又被麻醉,醒来后发现原有的两扇小窗户变成了一整面玻璃窗。治安大队的薛波和邱立新暗示我说:“现在好了,不高了。这里是一楼。(实际为16楼)”治安大队邱立新和另外的两个警察胁迫我写遗书,在毫无结果的情况下,逼我喝了一杯水后才同意放我回家。当时已是2006年7月25日零时10分,他们开车送我回家。原本十分钟的车程,我到家后是2006年7月25日零时55分,并且我回家后一直昏昏沉沉,我怀疑那杯水有问题。后经我实地核实,我当时确实被两次改换地点,而且两个地点均在兖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的高层16楼和17楼。
     2006年8月1日,我到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中心反映情况,他们让我找中组部。我又到公安部信访接待处上访,得到的答复是没有特警队这个单位,不予受理并殴打我。
     2006年9月12日,兖州市公安局邱立新、王圣玉和栾卫民三人带摄像机在兖州市计生局流管2室威胁我说:“我们拟对你进行治安处罚,如果你保证不再上访,这件事还可以缓。”
     2006年9月18日,经过我坚持不懈的上访,监察部、中纪委和中组部已同意受理。但牵扯到警察违法的事情公安部至今不予受理 。我共找了公安部三回均不受理,我还被警察和武警殴打了三次(其中一次在公安部大门口)。难道警察违法违纪真的就没人管了吗?
     我和我的亲人不断受到来自兖州公安局的骚扰和恐吓。2006年全年,兖州市公安局的薛波、王剑峰、邱立新、梁东旭等人又不断恐吓我,而且还删除和修改我的电脑资料,在我的电脑里埋置木马病毒。邱立新经常打电话说:“你等着吧,这就拘留你!”邱立新还通知我收拾东西带好伙食费,准备到拘留所报到。他们利用网络技术(ping命令、端口攻击、埋置木马等手段)不间断地攻击我的电脑。他们还监听我的电话,限制呼叫。
     2006年11月30日星期四,我到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大厅5号窗口反映情况。材料被接纳,并通知我返回原籍等消息。
     2006年底,韩军不再担任兖州市市委书记一职。但兖州的贪官污吏、流氓警察均未伤及分毫,草民甚为不解。难道这就是解决问题了?党中央铁腕反腐败,公安部讲从严治警,到了地方上难道真的就不好使了?我进京上访一回矛盾和问题就升级一回,我请问这是什么原因?我一个老百姓连喊冤都不行了吗?只接材料不谈话,不具体了解情况就让返回原籍,让我无休止的等待。
    
     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市计划生育局 刘征
     公民身份证号码:370882197606291214
    
     (转载于搜狐法制论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