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文化:征求起诉国务院的意见书
(博讯2007年2月20日 来稿)
    
     1998年,国务院以乡镇事业单位人员过多为由,进行乡镇事业单位改革。但国务院宾并没有指出人员过多的原因,且不拿出具体方案规定那些人应该下,那些人应该留,对县乡两级官员的素质估计过高,把改革的操作权交给基层,导致该下的没下,不该下的下岗,使改革成为一些人安排亲戚、子女、关系户的机会,而我们—符合国家当年大中专毕业生分配政策的人却成为分流对象,被逼辞职。现以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为例把这次改革的状况说明一下。
     一、改革之时没进行人员清理。部分人员参加工作的渠道不正,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博讯 boxun.com)

     1、三权(人事权、财权、物权)下放到乡镇时,一些素质低下的领导利用职权,把自己的亲戚、子女、关系户非法安排到其辖区工作,如韩中安任老观乡书记(1999年8月至2001年4月在职)20个月,就把他的弟弟韩中海、儿子韩辉全部安排到老观工作;老观乡原乡长王修宏(1999年3月至2002年10月在职)也把自己的老婆魏素莲安排到老观乡工作。赵集镇原书记王茂华的儿子王昌军(改革时在职)顶替吕少福的档案及名字被安排在赵集镇工作。
     2、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在主政阜阳时乱设机构,非法进人超过12000人(2004年2月王怀忠伏法三天后《阜阳日报》转载《中国监察报》文章),平均算起,阜南也非法进了1000人。
     3、县人事局以招干为名,卖出了几批干部,每位售价6100元,具体数目不详,但县各部委办局都有,仅和曹集镇财政所长王玉林同批就卖了400多。
     4、一些效益不好的企业职工,通过关系也转到行政或事业单位。有的还成为乡镇领导人员。如:老观乡现纪委书记黄河,原是曹集合作社的一名普通职工,不知走了谁的路子,转到老观乡政府工作,改革时就是党委委员了;曹集镇党委副书记乔恩生(现在仍在职)的老婆,初中毕业,最高学历为函授中专,原为阜蒙农场的职工,现为曹集中学的一名教师。赵集的冯利更为典型,他原本是县渔场的一名职工,在其表弟张文利任曹集镇长期间,他就成为了曹集农技站的站长。
     还有些非法进人渠道尚不可知,但这些非法进人可以说是造成阜南县工作人员超编的根本原因,这些人能挤进来,社会关系肯定不小,他们参与竟岗,肯定能影响到改革的公平与公正。而阜南县并没有查处这些人而是认可了他们,也就是说阜南县的机构改革一开始就不公平、不公正。
     二、再看看县乡两级官员的素质。
     1、视改革如儿戏,制定出自相矛盾的文件。南机改字(2001)5号文件中考核办法第四条说受处分应扣减若干分,但第六条第四款则要求近三年考核必须都为称职以上的等次。既然受处分,又怎能被考核为称职。而执行者却可以根据其中的任意一条来决定竟岗者是否被定岗:和自己的关系好的减分定岗,否则不能定岗。如:赵集镇的李勇刚、张玲、聂海考试考核分分别占第五名、第三名、第一名,却都没被定岗;公桥乡的朱洪霞、张广林分别在1998年和2000年受处分却被定岗,而袁集乡农业综合站的一名受处分的竟岗人员,考试考核分占第三名,因其与书记乡长关系过硬,乡党政领导就把第一名和第二名定岗,剩下三名编制空着,以便给该关系户等机会。机构改革,人员定编,是多么严肃的事,阜南县在制定考核办法时同一个文件出现自相矛盾的说法,且同样条件下却有三种结果,阜南县机构改革的原则性、严肃性多么的弱。
     2、以权谋私现象严重。县委县政府喊着公正公平,把操作权交给了乡镇。可大部分副科以上的官员都在乡镇安排有自己的亲戚关系户,有这种现象存在,操作又怎能公平。老观乡的个人测平结束后,分数本应当场公布,可乡党委却给每个单位指派了两个唱票人、两个监票人,把其他的人全赶离了现场,分数出来后,乡长的老婆魏素莲和书记的儿子韩辉的分数高居其竟岗单位的榜首,且两次公布的分数不一样。而党政测平不知什么时候进行的,待分数公布后,韩辉和魏素莲又都以接近满分的成绩高居榜首,乡镇事务站和信息统计站竟岗人员的党政测平分以竟岗人员的亲戚的权力大小排名次。以上现象并不是老观一个乡镇存在,时任王家坝镇长的扬镇和,他的女儿党政测平分也在所竟岗的单位中最高;时任赵集镇书记的王茂华的妹妹王茂蓝考核分也是最高。王家坝的张斌,因其姐夫与大多数镇领导关系不和,他的党政测平就在他所竟岗的单位最低。
     3、事业单位应是业务性很强的单位,但县改革文件却规定:单位负责人通过党政测平即可直接定岗,不必参加考试。于是,一些后台硬,势力大的人就通过这种方法定岗为单位负责人,他们多数没参加考试,即使部分参加考试,成绩好的也很少。上面提到的冯利就是这样被定为赵集镇农业综合站的站长,因为改革时他的表弟张文利调任赵集镇镇长。
     4、言而无信,没有诚信。
     (1)上级强调破三铁、引进竞争机制,县改革文件也规定:一年一轮岗,实行末位淘汰制,但没有落实。2004年又以县委办和县政府办的名义下一个8号文件,一句“末位淘汰制暂不执行”把上级精神和自己全部否定。
     (2)2001年所下达的分流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对于自谋职业、自主创业的分流人员给予鼓励、支持,并保证三年工资。但实际上我们必须上班,否则不给工资。
     (3)县乡两级接连三年对分流工作不闻不问,但到了2004年6月却强逼着分流人员辞职,每名分流人员只给三万元左右的辞职金,连低保都没有,更别说养老保险了。并规定每名乡镇领导承包两名分流人员,若分流人员不签字辞职,承包的领导就采用代签、死缠硬磨等手段来完成任务。如:王家坝的张文化、中岗的李国良、焦坡的李传刚就是别人代签辞职。曹集的郭中俊、耿朝冬二人不签,承包他们的人就一天几次骚扰恐吓,严重影响二人及其家人的生活,二人无奈,只好签被逼辞职。而一些有背景的,因其消息灵通不签字辞职,在05年春季又全部给予安排,老观、曹集、于集、洪河桥等乡镇安排的都有。
     (4)焦坡镇的立传刚,2001年因受处分而被缓定,2004年应直接定岗,但却被他人代替。
     (5)目无法纪。2004年,上级给次转教机会。我们被告知文凭达不到《教师法》所规定的要求,因而不能参加考试。而一些持假文凭者却参加了考试,后来这些人的假文凭被安徽教育厅验证中心验出(省教验(2004)207841号文件和(2004)207831号文件),但县委县政府却仍把其中三门考试成绩超40分的转为教师,共有80多名。而而在阜南主持改革与分流工作的县委书记刘少太却在2006年6月分被提拔为阜阳市的副市长。
     以上虽不全面,但也可看出基层官员的素质。而国务院不知什么原因,对此视而不见,仅要求精简机构,裁减人员,并没拿出细则,使改革成为一些人谋私利的机会。我们出身农门,在当初“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情形下我们冲出来了,但在这种不公平的竞争下要我们成为改革的牺牲品,我们不服,想就此起诉国务院,但没人给我们写起诉书,特在网上征求,并聘请律师,请富有正义感而又愿意帮助我们的人调查核实后按后面所留的联络号码与我们联系。
     我们要求:
     A、道歉
     B、补发我们历年拖欠的工资,以平均每月7000元计,从2001年3月到2007年6月,每人也超过50000元,
     C、真正清退乡镇庸员,给我们一次公正公平的机会。
     D、赔偿
     我们准备在2007年6月1号前向最高法院提起起诉,若到时没有消息,就是我们被软禁或遭到伤害之时。
    
    发起人:
    王家坝镇 张文化13965707575
     张斌13072183003
    老观乡 杜天标13965705055
     徐涛05586946287
     张家超05586946486
    曹集镇 耿朝冬13205588910
     郭中俊13052261377
    中岗镇 李国良13956729610
    赵集镇 李勇刚13865840239
    焦坡镇 李传刚13965706636
    
    (转载于2007年2月15日搜狐法制经纬论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