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2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

以中纪委名义对当事人进行诈骗的情况反映
     (博讯 boxun.com)

    中纪委
    吴官正书记
    
    我现在向贵委员会反映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律师以中纪委名义对我进行诈骗的事实情况。
    
    2001年我在西安经营的“常记打边炉”饭店被盗窃191万元现金,很快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通过侦察、审讯、心理测试后宣布此案告破。正当公安机关准备向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时,遭遇两位犯罪嫌疑人权势亲属的强力干预。公安机关随后以证据不足为由释放了犯罪嫌疑人,案子至今不结。6年来我从未放弃努力,最高检影视中心的《中国法制》栏目曾以《田大妈的遭遇》为题在全国报道了此案,其中有中国公安大学心理测试中心主任武伯欣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教研室主任洪道德教授对案子应该告破的肯定性分析。2005年中央军委曾转公安部督办过此案。公安部纪委书记、督察长祝春林和陕西省常务副省长赵正永也曾批示督办过。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雷鸣放也曾主持听取了我本人的陈述。但由于当时干预办案的人至今仍身居高位,主办人员还在主办此案,重要证据已被人为销毁、犯罪嫌疑人与办案人之间复杂的运作,尽管有上边督办的压力,公安机关还是顶住不办,案件6年未结。
    
    2006年,我再致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我是复员军人)的信在网上广泛传播。4月初《人民日报》社的《人民论坛》楚多峰主任主动和我联系,表示愿意帮助。楚多峰介绍了冯寒律师,告诉我冯寒律师所在的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是中纪委领导开办的,能够督办此案。后在与冯寒律师约见时,楚多峰当着冯寒律师的面再次提到正仁律师事务所是中纪委领导开办的,冯寒律师没有否认,并提出中纪委领导可以督办,对司法腐败中纪委的监督最有力。我提出律师还需要进一步补充证据,冯寒同意了我的意见,并承诺他要设计技术手段,对当事人、其他证人和办案人员进行取证。我和我的朋友一开始就向冯寒律师讲述了本案的全部情况,问题迄今解决不了的难点,强调解决问题的突破口有两点:一是高层机关强力干预,二是在公安机关推诿抵制的情况下,律师要对犯罪嫌疑人、相关证人和办案人员进行证据的补充调查。在冯寒律师对中纪委领导督办和进一步调查取证作出明确承诺的情况下,我按冯寒律师的建议与正仁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代理协议》。
    
    从2006年4月11日签订协议至今,冯寒律师在我提供的原有证据的基础上写了一份证据线索、一份给西安新城公安分局的督办函,去了西安三次。冯寒律师在西安的工作,可证实的是去过一次新城公安分局,在我的要求和安排下,勉强向三个证人进行了取证。据冯寒律师讲,他在中纪委的安排下与陕西省纪委某负责人约见过,对方说此类案件纪委不能干预。2006年10月当我要求冯寒律师提出下一步工作方案时,他指出他的工作已经结束。
    
    在我委托冯寒律师办理我的案子的过程中,他长达半年的表现让我感到上当受骗。我向贵局列举如下冯寒律师违法违纪的具体事项:
    
    一、冯寒律师在与我签订协议前的多次协商过程中,多次提到要动员中纪委领导督办,并向我表示了很大的成功把握。没有这种承诺,我不可能委托冯寒律师代理。我历经多年磨难,知道律师本身作用的有限。委托协议签订并且我付款之后,冯寒律师在西安与省纪委某负责人约见后告知我说纪委不能干预。纪委能不能干预类似案件,作为律师冯寒事前应该清楚。
    
    二、冯寒律师在与我签订协议前的多次协商过程中,我都提出律师进行补充证据是本案关键之一,冯寒律师也认为现有证据不足,并承诺将补充证据,强调了律师进行取证时的设计方案的重要性。没有这点承诺,我也不可能委托冯寒律师代理。因为公安机关多年抵制的理由就是证据不足,在取证上迟迟没有成果。委托协议签订并且我付款之后,冯寒律师第二次到西安时改口说他的工作是整理现有证据线索,向公安机关按程序督办,不再提取证一事。
    
    三、冯寒律师接案后,每次去西安都是我进京催办和强烈要求的结果。第三次去西安,在我的强烈要求和协助下,才对三个证人草草取证。随即他突然提出他代理的另一个案子法院查封大楼,他要赶回去。第二次从西安突然提出离开时也是同样的借口。第一次去还没做事就提出一个借口离开。三次离开时都没有告知当事人他什么时候再来,下一步工作怎么安排。第三次去西安前,冯寒律师向我承诺带《人民日报》记者和一位律师,说两位律师才符合程序,可是来时跟前两次一样还是他一个人。
    
    四、按差旅费实报实销的约定,在冯寒律师第一次到西安后我就付给1万元差旅费。冯寒律师第一次、第二次都拒绝了我对他住宿的安排,而是住在西安著名的豪华涉外四星级酒店。第三次在我的安排下他勉强住在我家附近的招待所。但是本来该由他支付的房间费却让我来支付,跟我案子毫无关系的两百多元长途电话费让我支付。冯寒律师突然提出回京时,又说他没带现金,要我给他买机票。北京到西安约10小时火车路程,而且基本是在晚上运行,我想完全可以不坐飞机以节省费用。
    
    五、冯寒律师第三次在西安与我吃饭时,谈到律师为推动案子,用钱财向办案人员进行公关。他这次回去要就石家庄的案子给办案人员两块价值30万元的手表。我当即表示律师要靠良好有力的法律服务来办案,这属于拉皮条行为,我的案子坚决不会这么干。冯寒说该拉皮条时就得拉。此次谈话给我留下很坏的印象,是我提出终止合同的重要原因之一。
    
    六、签订代理协议时,按协议约定,当着楚多峰和我一个朋友的面我在正仁律师事务所小会议室,付给冯寒律师3万元律师费。冯寒律师自己拿钱去办了财务手续。我出门一看发票上只开了2万元。我的朋友认为算了,只要冯寒律师把案子办好就行了,因为当时我们对冯寒律师办案充满信心。
    
    七、冯寒律师在西安办案期间涉及嫖娼。一次冯寒律师正和我谈案子,还没谈完,有一个女人不停给冯寒律师打电话,冯寒律师催促我赶紧离开,他要打车去陕西省公安厅。我刚出门,一个妖艳女人迎面闪入。当时已近中午11点钟。我在楼下等了很长时间,冯寒律师根本没有去公安厅。我经营饭店多年,良家妇女和风尘女子还是分得清楚的。
    
    2006年底10月在我决定终止合同,要求冯寒律师退费时,冯寒律师一再拖延见面。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人民论坛》楚多峰主任安排了三方见面。为了尽快使问题协商解决,我只提出退还2万元办案费。冯寒律师对我的终止合同、退律师费2万元、差旅费实报实销未提异议,并要我到正仁律师事务所办退费手续就行了,他给主任和财务人员打招呼。第二天我去正仁律师事务所按规定签写了表格,申明终止合同理由和退费要求。
    
    11月上旬,正仁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伟民教授在看过我提供的反映信和正仁所出具的发票后,提出同意按2万元给我退费,并说要以和为贵。但拖着没办。
    
    11月中旬,我与李伟民教授约见,当面谈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和我的要求,李伟民承诺要督办解决好。但拖着没办。
    
    12月上旬,我再次到正仁所催办,该所副主任刘国文律师和所长助理张承鹏助理,再次承诺解决好。但拖着没办。
    
    2007年1月上旬,我委托朋友在正仁所约见了冯寒律师和李伟民教授。三人商定在一周内支付退费。但拖着没办。
    
    2007年1月中旬,正仁所刘国文副主任提出退费由所里解决,问能否少退一些,我不同意。随后刘国文副主任约我的朋友第二天去正仁所,见了李伟民主任、刘国文副主任和另外一个副主任,张承鹏主任助理,这次他们说要调查处理冯寒律师的违纪情况,而不再提退费的问题。
    
    回想起与冯寒律师打交道的整个过程,我现在认定这完全是场骗局。冯寒律师自从接了钱后,就开始了对我欺哄。正仁律师事务所答应退费,李伟民主任当我面签过字,但时间已经过去3个月,至今问题未能解决。我认定这是进一步的包庇欺骗行为。律师以中纪委领导名义骗案骗钱,这和近期在全国沸沸扬扬的被判重刑的小混混王富桥以中办、国办领导的身份诈骗亿万富翁袁宝璟妻子卓玛一样。
    
    我请求贵委员会查处冯寒律师和正仁律师事务所的违纪违法行为。
    
    我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的外科大夫,在西安经营十几年的著名民营餐饮企业家,年已60岁的基督徒,我对所反映的以上问题承担法律责任。鉴于冯寒律师和正仁律师事务所的这种态度,我现在要求他们退还我的全部费用,并赔偿委托期间给我造成的其他损失。我的被盗案还要继续追讨下去,不达目的我决不罢休。
    
    此致
    
    敬礼
    
    田宝兰
    
    2007年2月4日
    
    联系电话(0)13892873938
    
    (自由来稿,文责自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