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1349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博讯2007年1月27日 来稿)
    胡主席您好:
    
     我叫刘小兰,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我的家庭因政府滥用职权,已经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当严重侵害百姓合法权益的事件发生时。一个没有关系,没有权利,没有金钱的弱势群体,又被政府下令要“看死盯牢,严加监控,不准上访。”那么冤民们的合法权利到底由谁来保护?国家的政策,若不能真正得到落实,有法不依,政令不畅,又怎能取信于民?如果中央真有执法为民的坚定信念,就请高度关注这起事关南阳数万百姓生死存亡的惊天大案吧! (博讯 boxun.com)

    
    一、基本案情
    
    南阳肉食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肉食),从1995年靠红头文件开道、政府宣传诱导,累计吸收群众存款8.6亿元。到99年底数亿资金被挥贿一空。造成11653户群众,2.02亿元存款无法兑付。导致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起由政府直接批准、支持的社会融资、涉及受害人之多,时间之长,金额之巨,后果之惨,均为全国罕见,这是一起最为典型的官商勾结,坑国骗民的特大腐败案。但案发至今五年,黑洞盖子仍未揭开。数万百姓在流泪、在期盼……
    
    二、红头文件开绿灯 官商勾结坑百姓
    
    肉食原是王鸿润一家的个体企业,投入资金寥寥无几,97年市政府为搞“政绩”工程,亲自和净土庵村委等四家乡、村组织协调,分别和肉食签订了“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伙协议,并共同制订了《公司章程》。98年4月市工商局根据环城审计师事务所的虚假验资报告,变更肉食注册资本为4095万元,并给换发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王鸿润一家总揽公司大权,所有雇工全是来去不定的农民计时工,所谓内部职工全是骗人的。
    
    为(捞)“政绩”,市、区、乡三级政府争为这个有名无实的公司批文融资(实属滥用职权)。
    
    95年4月环城乡政府下发(环企字[1995]10号)文件批示:“为搞活经济,同意你公司再吸取一部份股金”,“实行资金不担风险,定期定额分红……”,“对新股东发给入股证明”。
    
    97年8月市政府下发(宛政股字[1997]16号)文件批示:“原则同意公司章程”,“为支持企业发展,对原形成的优先股仍作股本,但股息不能高出银行同期贷款利率。
    
    97年9月,宛城区政府(宛区改[1997]23号)文批示:“采取扩股办法解决流资问题是一个好办法,同意你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增加扩股,直接融资,充实企业资本金。”
    
    肉食给储户出据的存单上又特别注明:“定期定额入股分红不担风险办法,是根据公司章程和上级批文特制订此凭证。”
    
    三个红头文件为肉食的融资活动大开绿灯,否则,肉食决不敢擅自向社会融资,群众也更不敢把血汗钱存入肉食,对这个因果关系,已是个不争的事实。政府的批文既是对肉食融资的行政许可,又是对储户资金安全的信用和承诺。如果说:肉食的融资活动确属非法的话,其过错责任应由批准的行政机关承担。若给群众的存款造成损失,也应由政府依法承担连带民事责任。有权必有责,侵权要赔偿,政府机关绝没有不讲诚信的特权。
    
    对三个红头文件所涉及到几个关键词,现有必要作以说明:
    
    (1)“优先股”实际上与银行的存款性质无异,它承诺“资金不担风险,定期定额分红”这个“红”字就是双方约定的利率,它表明无论借贷方盈利或亏损都要按此利率向出借人还本付息。
    
    (2)“内部扩股”完全是个骗人的晃子,因为肉食雇用的全是些贫困不堪,忙来闲走的农民计时工,这些人根本没有能力存入资金。
    
    (3)“原则同意肉食公司章程”:该章程是经市政府亲自修订、规范过的正式文件。章程明确规定:“优先股发给记名股东证”,“优先股按固定比率计息”,“公司发生亏损时,应向优先股支付本息”。
    
    (4)“原形成的2700万元优先股,仍作公司股本”。事实上这2700万元优先股就是环城乡批文所留下的产物、这充分说明市政府对环城乡政府的集资文件是清楚和认可的。
    
    政府不仅对肉食的融资活动大开绿灯,而且为诱导群众积极向肉食存款,还大肆宣传肉食是什么“明星企业”、“税利大户”、“龙头企业”、“河南百强”……。市委、政府授予的各种锦旗、奖牌、枚不胜数,鼓吹假典型的新闻、图片布满宛城,现场会接连不断,参观团层出不穷,一时间肉食的“辉煌业绩”声震中原,响遍全国。也正是在政府如此大肆宣传误导下,群众才信以为真,上当受骗的。
    
    三、顽固对抗中央令 要案不察反怂恿
    
    98年8月中央247号令要求取缔一切非法金融活动,然而南阳市政府对肉食的“非法融资”活动,不仅不予清理、取缔,反而更加大了支持的力度,在247号令发布的同一天,《南阳日报》以整版套红大字标题刊登了“祝贺南阳肉食出口创汇再次突破千万美元大关”的政府贺电。紧接着又连续载文鼓吹:“肉食是南阳第一创汇大户”、“河南百强企业”……。接着市委、市府又迫不及待的给肉食大门口挂上“南阳市重点保护单位”和“南阳市十佳功勋企业”两块大匾牌。99年7月30日和8月2日,在上访群众的一片哭叫声中《南阳日报》、《南阳晚报》又分别刊登题为:“企?涤欣眩窗镏钡钠宋恼拢迫馐车睦咽窃菔钡模谡闹С窒拢霾换崛萌褐诘拇婵钍芩鹗АH绻笔闭苤葱兄醒?247号令,立即制止肉食吸储活动,就决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恶果了。
    
    四、数亿资金挥贿尽 贪官发财民喊冤
    
    王鸿润一家,拿着储户的血汗钱,大肆挥攉行贿,款爷派头十足,××机关,××宾馆建大楼,搞庆典,他都慷慨赞助,逢年过节一车又一车的肉食礼品孝敬上司,高档手机送人无数,进赌场,住宾馆一掷千金,订制“鸿润牌”手表上千块,贿赠各级领导,亲朋好友,购买数部豪华汽车,专供腐败官员游山玩水……。王鸿润被捕前在移民宾馆回答储户质询时曾坦言:“肉食的营业执照、各种荣誉、招牌、奖状、奖杯、人大代表……”哪样都是高价买到的,老会计王书林有本帐记得清清楚楚……(这个专用于行贿的黑帐本,被原市委书记孙兰卿隐藏起来了)。王妻张翠荣在法庭上也曾哭诉说:“如果让我说实话,我就把几亿钱的去向全说出来……。”当时被审判长立即制止了。至今肉食两亿多元去向不明的资金,无人过问,无人清查,这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五、强迫破产留隐患 清资争吃“唐僧肉”
    
    99年8月,在上访群众的一片哭天叫地声中,政府工作组进驻肉食后,公开贴出了还款公告,声称:“在政府的支持、关怀下,群众的存款决不让损失,并承诺五年内分批全部清还储户存款”。不料该还款公告墨迹未干,政府就宣布:“肉食非法集资,后果自负,政府批文不予承担任何责任”。接着又把王鸿润一家抓进监狱,肉食全部资产交公安机关处理,由此所暴露出来的一切问题,令人无法理解。
    
    1、从理论上讲:肉食的融资行为是否非法,应由人民银行认定,政府为什么要越权行政?企业是否该破产,应由法院审理,政府为啥要把该由法院管辖的工作,强交公安机关处理呢?
    
    2、从客观上讲:肉食的融资活动,自始至终都存在着政府行为,一切问题都是由政府批准,直接操纵,直接协调,直接运作的结果。事事由政府过问,件件与政府有关。现在怎能把自己的责任全部推给肉食呢?政府还要不要一点诚信?要不要一点形象?讲不讲一点法制呢?
    
    3、昨天被政府授予的“功勋企业”、“重点保护单位”,今天就突然变成了“非法集资”的罪人;昨天是税利大户得金奖,今天是“坑国害民坐牢房”,这同一种行为,同一个政府,怎能出尔反尔,怎能向社会交待呢?
    
    4、肉食吸收群众的数亿存款,不知去向,政府为啥始终不让深挖问题,彻查腐败,追回脏款,偿还储户呢?
    
    5、价值伍千多万元的南阳冷库,是在政府的行政干预下让肉食购买兼并的,手续完备,产权明晰,现在市委又强行让它从肉食的资产中剥离出去,这不是直接损害了储户的合法权益吗?
    
    6、俄罗斯欠的2仟多万元外债,政府长期不去追讨,若拖成呆帐,应当由谁负责?
    
    7、净土庵村委等四家法人股东,共计投入1395万元入股资产,为啥不让作为清偿范围处理呢?
    
    8、镇平赵湾猪场、牛场价值拾余万元的办公设备全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拉走无偿使用,对此政府又为啥不予过问呢?
    
    9、专案组接管肉食后,办公楼上的所有设备、门窗等物品全部不翼而飞,库存的40余吨冻饺放坏扔掉,肉食招待所外租一年多时间,租金去向不明……。这一切问题,至今为啥没人过问呢?
    
    10、肉食被查封的设备,特别是几部高档轿车,长期被人占为已有,无偿使用,政府为啥又不去追究呢?
    
    11、某些官员在肉食的巨额存款,或公款私存(有的已利用职权强行取走)对此类问题,政府是否也该认真清查一下呢?
    
    12、验资局、审计师事务所故意向有关单位提供虚假验资报告,导致严重后果,对这种渎职行为是否也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呢?
    
    对以上情况,政府到底该怎样向社会交待?怎样向社会解释?怎样让百姓理解政府,使人心服口服?
    
    六、公诉拒绝附带民事请求 两院枉法扔掉关键证据
    
    2001年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时,群众请求附带民事部份,公诉人说:“我们是按上级意见办的,你们找法院去吧!”法院董院长说:“您的请求虽合法,但法院是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审理的,检察院不起诉,法院无法审理。”……就这样把群众的合理要求推之一边。
    
    开庭时当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听众大为震惊,检察院竞把直接影响本案定性的最重要、量关键的有效证据“政府的三个红头文件”全部回避了,为此,被告又大呼冤枉,一再审辩说:“肉食融资全部是按政府的三个批准文件执行的,检察院为啥扔掉三个文件?”律师和旁听群众也都异口同声的质问,当时,理屈词穷的公诉人竟说:“什么三个文件,谁见过?”这时人们都把自己带去的政府批文复印件提交法庭,在铁的事实面前,检法两院也只得当庭宣读三个批文,并予以确认。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法院作出的判决书中竞又一次把三个批文全部回避了,这又给人们留下一个难以解释的问号,人们在问,法律的天平啊?是谁迫使你如此顷斜?您的遵严又到哪里去了?
    
    七、上访群众全被“看死盯牢” 南阳百姓挥泪盼青天
    
    已下台的原市委书记孙兰卿,是弄虚作假,操纵肉食集资的总后台,对群众的上访恨的要死,怕的要命,一次孙面?允俟虻乜匏叩纳戏萌褐冢云愕暮鸾小啊溆信模磺科饶忝侨ト馐炒婵睿倌志腿霉沧ト恕!辈痪盟锢记渲甘竟舶焉戏萌褐谕踅鹆帧⑺谓鹄龅绕呷俗ソ嘤幼庞窒铝钊褐谝宦刹蛔忌戏茫哺刹俊⒅肮ど戏玫娜肯赂凇0阜⒑螅锘怪噶罟不乇破却⒒С腥鲜亲栽覆斡爰实模磺邪此锏囊筇峁┲ぱ裕圆蛔继峒罢囊皇隆?然后签字划押、存入档案,以便掩盖真象,蒙骗上级,为其开脱罪责。
    
    为活命的群众,多次冒着坐牢的危险,进京上访,但一次又一次的被政府截回。特别是2003年元月7日,三百多名上访群众,再次赴京上访,被政府拦截在新乡火车站,导致184次列车被逼停车近十个小时,在新乡大批公安人员的配合下,像对待罪犯一样把冤民们全部赶下火车、遣反南阳,唐全友、水书义等四人被抓进监狱。随后,市委、政府又联合下发(宛信领[2003]23号)文件,批示:对肉食储户“要看死盯牢,严加控制,不准上访”。哪个单位,哪个乡村有上访者,主要领导要被免去职务……。为此,所有储户均受到单位监控,失去人身自由,不少人还受到公安机关的传询。以上行为就是中央提出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市委、政府在南阳的“实践”。群众不理解,国家信访局到底是为谁设立的,又为谁服务的?群众去中央反映冤情,是否违法?
    
    综上所述,本案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完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府行为,一句话,肉食的集资活动,始终都是在政府的批准、支持、协调、干预下运作的。因此,储户和政府存在着一个明显的利害关系,确切的说:是原告和被告的关系,因此,让被告自己作裁判,去处理此案,显然不妥。为此,南阳百姓特向上级提出以下四条要求,望上级任意采纳其中一条,认真处理,为南阳冤民伸张正义吧!
    
    (1)请求中央派员亲赴南阳深入群众,调查取证,依法处理。千万不可听信官方的虚假汇报,以假乱真。
    
    (2)由上级主持召开一次听证会,把问题全部摆在桌面上,让上级领导、新闻媒体、社会各界真正了解案情内幕,以便进行客观公正的评判。界定责任,公正处理。
    
    (3)为排除地方党、政干扰,把本案交省高院或由最高法院指定异地法院公开审理,依法判决。
    
    (4)由中央有关机关组成联合调查组,立案彻查,搞清本案的事实真象,及2亿多元巨资的确切去向,严惩腐败,追回脏款,取信于民。
    
    上述请求,是否可行,望中央领导酌情处理!
    
    切 切 为 盼
    
    南阳肉食集团受害群众
    
    签名:
    
    李士峰 高金栓 丁玉清 崔付龙 丁玉玲 刘 杰 强 霞 薛振亮 宋宪云
    
    二OO六年六月十八日
    
    临终前的血泪控诉
    
    这一幕幕血淋淋的人间惨剧
    
    敬请上级调查

附:受害人名单
    
    1、賀煥榮:女,34歲,農民,鎮平縣石佛寺賀莊村人,因相信南陽市政府的紅頭文件,把自己全部血汗錢存入被政府極力宣揚的“龍頭”、“明星”企業——南陽肉食集團,到期不能支取,政府失信,上訪無果,生活無著落,於2001年服毒自殺。
    
    2、王小滿:男,30歲,農民,住宛城區金華鄉上樓村,也為此服毒自殺,妻子改嫁,留下70多歲的老母和兩個幼小的孩子無人照管。
    
    3、張紅芬:女,64歲,住臥龍區英莊鄉河東村,也因在肉食存款取不出,生活困難,服毒自殺。
    
    4、景建玲:女,40歲,住南陽市汽車廠家屬院,因肉食存款到期不能支取,生活極度困難,上訪無果,於2003年8月12日跳樓自殺,雖因搶救及時,命被保著,但已造成終身癱瘓,家庭負債纍纍,政府置若罔聞,現整天躺在床上以淚洗面。
    
    5、姚玉合:男,55歲,南陽市淨土庵村人,由於相信政府“資金不擔風險、定期定額分紅”的檔,把錢存入肉食,到期不能支取,女兒無錢上學,上訪無果,於2003年9月墜樓身亡。
    6、曹春平:女,40歲,南陽市人,無業,因在肉食存款到期不能支取,負債纍纍,為此丈夫離婚,於2000年在肉食院內潑汽油自焚被搶救脫險,後去鐵路臥軌自殺,被公安拘留數日,造成精神失常。
    
    7、朱德林,男,住南陽市土產公司,也因肉食存款取不出來神經失常,雙目失明後無錢治療死亡。
    
    8、韓全照:南陽市菜市街人,因肉食存款取不出來,上訪無人管,後夫妻二人均活活氣死。
    
    9、水書義:男,66歲,回族,農民,鎮平候集鄉人,單身靠修鞋為生,經常忍饑受餓,積累萬元養老錢存入肉食,到期不能支取,本人年老體弱,無家可歸,求助無門,上訪無果,曾多次準備服毒自殺被人勸阻,現經常身帶汽油或農藥,聲稱準備去北京喊冤自殺。
    
    10、張學義:市糧食公司下崗職工,因在肉食討債無望,導致冠心病發作無錢治療而死。死前不停的哭訴說:“我是被市政府紅頭文件坑死的”。
    
    11、杜××,女,宛城區白河鎮人,因肉食存款取不出來,為此,其母中風昏迷,無錢治療而死亡。
    
    12、呂正州,男,農民,住臥龍區七一鄉高莊村,也因在肉食存款取不出來,政府檔失信,上訪無果,其妻活活被氣死,不久呂正洲本人也為此在子女的吵鬧下活活氣死。
    
    13、包化群:男,南陽市模具廠下崗職工,因肉食存款到期不能支取,多次上訪無人過問,其妻被氣成病,無錢治療而死亡。臨死前還流著淚說:“誰叫咱相信政府檔,把錢存在肉食集團呢……”。
    
    14、李冉:女,40歲,市五交化公司下崗職工,也因肉食集團拒付存款而引起家庭長期生氣,夫妻不和導致氣悶結心而死。死前曾不住的自言自語說:“是我太相信政府宣傳和紅頭文件才把保命錢存入肉食集團,誰知道政府會失信呢?”
    
    15、王水林:男,農民,唐河縣人,以拾廢品為生,因相信政府宣傳檔,把一滴血、一滴汗攥來的養?X存入肉食,因到期不能支取,生活困難,女兒失學,自己多次準備自殺被人勸阻未遂。
    
    16、朱小平:女,35歲,鄧州市人,因肉食存款到期不能支取,為此,經常和丈夫生氣,多次遭受丈夫的打罵後而離婚,現無家可歸,生活無著落,只得帶著一個不滿兩歲的兒子到處漂流。
    
    17、勇紅然,男,35歲,農民,住?咝聟^、崗王莊村靳莊組,因在肉食存款5000元取不出,長期生氣,於99年底為此導致精神分裂,至今未癒,妻子離婚,家破人亡。
    
    18、謝相芝,女,55歲,住唐河縣,相河鄉,西小郭莊村,因相信政府檔,把僅有的1萬元存入肉食集團,因到期取不出,丈夫華吉成為此經常和她生氣,後又和她離婚,後來兒子也為這事活活氣死。
    
    19、張清海:女,61歲,農民,南陽市人,本人因擴路拆房款存入肉食,到期後不能支取,久氣成病,無錢治療,於2002年9月離開人間。
    
    20、鄧天芝:女,55歲,住南陽市劉莊村,因把血汗錢全部存入肉食集團,到期不能支取,家庭生活困難,多次去北京上訪無果,氣結成病,無錢醫治,於2004年春含淚去世。
    
    21、東關村11組農民唐德奇,因肉食存款到期後不能支取,導致其父氣成重病,雙目失明,其母氣病偏癱,無錢治療,現生活無法維持。
    
    22、南陽防爆廠一下崗職工,因去肉食討債無望,而服毒自殺,幸虧其女兒發現,及時搶救而脫險,現積氣成病,無錢治療。
    
    23、市電業局一50多歲的女職工,款存肉食,到期不能取出,政府檔失信於民,上訪無果,思想壓力大,氣成重病,見人就說:“我因相信政府檔,被騙破產了”。不久,含恨而死。
    
    24、市機床廠退休老廠長之妻張紅英因取不出肉食到期存款,氣成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無錢治療,無人照管。
    
    25、99年6月17日一位60多歲的盧姓儲戶,在向肉食追討存款時,錢沒討回,反而被肉食集團的兒十名打手把他推下樓梯造成重傷,至今未能解決。
    
    26、我叫呂富奇,住市七一鄉大劉村,高南組,我父親呂玉洲,在肉食集團存款16000元,後因錢取不出來,思想壓力大,氣成重病,無錢醫治,為此,我父母二人於2001年元月至四月相繼含淚去世,臨死時,父親還說:“咱家的錢是被政府騙走的啊,你一定要向政府討回來呀!”呂富奇:2002年元月25日
    
    27、儲戶淩付軍的血淚控訴:
    我叫淩付軍,家住南陽市榆樹村,榆中隊,只因我相信政府的三個紅頭文件和媒體的宣傳才上當受騙的。我有兩筆款存在宛北冷庫,至今一點也取不出來。我家三口人均無工作。我為到期存款取不出而憂慮成病,雙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全靠老伴伺候,全家生活僅靠兒子拉三輪車勉強度日。我家生活到了這種境地,完全是怨我相信政府批文把錢存入肉食集團所造成的。誰知政府這樣不講誠信,坑騙群眾呢?我迫切希望上級領導能說句公道話,向南陽市政府追回我的存款,以解我家的燃眉之急,還希望上級能查清事實,追究那些坑害百姓的腐敗貪官,為民討回公道。淩付軍 2001年12月28日
    
    
    28、受害人趙付堂臨終前的血淚控訴
    我丈夫趙付堂,生前系宛城區百貨公司退休職工。於98年把一生的積累6萬元血汗錢全部存入南陽肉食集團,由於肉食官商勾結,揮金如土。不久,便無錢支付群眾存款。為此,我丈夫一氣之下,身患重病,精神失常,因沒錢醫治,於2002年元月含淚去世。臨終前他不停的訴說著:“我真該死,誰叫我相信政府的宣傳,把錢存在冷庫呢?這是政府的批文坑騙了我呀!”我們全家每想起趙付堂臨終的哭訴,真是心如刀絞啊!尤德惠 二OO二年四月六日
    
    29、一位大學生給上級的一封公開信
    尊敬的領導:你們好!
    
    我是南陽市的一名學生,現就讀於鄭州的一所大學。我家也是南陽肉食集團有限公司的受害戶之一。我家於97年初將幾萬元錢以借資形式存入該公司,該公司是南陽市政府的“政績工程”,被政府命名為“明星企業”、“龍頭企業”。當時,南陽市、區、鄉三級政府均有“資金不擔風險、定期定額分紅”的正式批准檔。正是有了這顆定心丸,眾多儲戶才把錢借給該公司,但在1998年底,該公司以外債收不回為由拒付到期的資金。由於有政府“資金不擔風險”的承諾,群眾要求市政府承擔責任,但市政府對群眾的呼聲置若罔聞,至今已三年之久,仍不見結果。
    
    當時我家存入的5萬元是父母辛辛勞作十幾年的血汗錢,也是我家的全部積蓄,以備姐弟三人上學使用,卻突然在頃刻間化為烏有。加上近幾年生意難做,家中經濟日益惡化,成績優異有望升入重點大學的妹妹不得不在高三輟學外出打工掙錢,供姐弟上學。短短兩年間父母為此愁白了頭髮,整日愁眉不展,原本充滿歡聲笑語的幸福家庭為此死氣沉沉、氣氛冷清,這個不小的災難給家庭每一個人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新年即將來臨,可是我的家庭沒有一點喜慶的氣氛。
    
    我們殷切希望上級領導看到此信件之後能及時對此事進行認真調查,為儲戶討回一個公道,幫助我的家庭討回應有的血汗錢,我深信上級領導是能體察民情的,能體會到群眾的疾苦。相信此案若能得到上級的關注和過問,事情是會得到合理解決的。南陽百姓是會感激你們的!
    
    類似以上情況,實在難以盡述,這僅是其中的一少部份,這一幕幕血淋淋的人間劇,請上級調查。
    
    群众代表:刘杰
    tel:
    作者:
    email: te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老干部顾稀33年住房不落实,上书胡锦涛(图)
  • 胡锦涛访美,谅民众之苦力,结与国之欢心!
  • 顾健:请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转给胡锦涛主席批示解决
  • 胡锦涛、曾庆红亲属强入深圳地产和娱乐业致千余娱乐场所关闭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RFA: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意在沛公?(图)
  • 中南海权斗白热化 胡锦涛:亲口承诺访日无法兑现
  • 胡锦涛:以创新的精神加强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
  • 胡锦涛要求彻查山西记者被打死案(图)
  • 胡锦涛将出访喀麦隆、苏丹等非洲8国
  • 胡锦涛掌权后最大危机:枪杆子旁落笔杆子失控(图)
  • 薄一波遗体告别仪式 胡锦涛江泽民前往八宝山送行
  • 胡锦涛警告高官勿“傍大款”
  • 胡锦涛可能会把国家主席一职让给曾庆红
  • 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与胡锦涛会谈(图)
  • 讨好江系人马:胡锦涛仍称陈良宇“同志”(图)
  • 中纪委全会上胡锦涛仍称陈良宇“同志”
  • 曾庆红要求胡锦涛放弃国家主席职位
  • 胡锦涛重用「无知少女」制衡上海帮
  • 《民主是个好东西》内幕:胡锦涛政改遇党内消极抵制
  • 日本媒体:胡锦涛愿意无条件访问日本(图)
  • 胡锦涛会见伊朗特使的背后(图)
  • 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大胆论民主
  • 胡锦涛警告 中共面临前所未有三大危机
  • 三则“坏”消息:胡锦涛并非中国“老大”
  • 刘晓竹:狗年苟论胡锦涛
  • 胡锦涛得罪人了/冼岩
  • 朱学渊评:鲁能七百亿国资被吞,胡舒立代胡锦涛出征
  • 朱学渊:"抢救胡锦涛同志运动"
  • 刘晓竹:胡锦涛的“三明治”困境
  • 胡锦涛在二OO六/吕耿松
  • 郭永丰:胡锦涛任期没有民主
  • 李天笑:胡锦涛智囊刻意回避的东西
  • 焦国标:民主化从胡锦涛的头发开始
  •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 胡锦涛对台湾又强硬起来了、林保华
  • 俞可平为胡锦涛解套/冼岩
  • 刘晓竹:大国崛起与胡锦涛入流
  • 刘晓竹:胡锦涛是貂皮大衣
  • 朱学渊评冼岩:胡锦涛执政思路
  • 从胡锦涛被选为接班人的原因观其执政思路/冼岩
  • 由胡锦涛新年贺词 对照文革元旦社论
  • 王彬同志谈胡锦涛温家宝两大家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