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博讯2006年11月20日)
    范子良更多文章请看范子良专栏
    博讯2005年报道:
徐双富被恐怖绑架的经过
徐双富被恐怖绑架事件庭外辩护状
听听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自己的声音

     (博讯 boxun.com)
    惊闻中国地下教会“三班仆人”教派创始人徐双富、李毛兴等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二审被判死刑的消息,使我惊愕不已,如此大好人,共产党怎能就这样将他草率处死 ?!
    
    本人不是基督徒,更不是该地下教会“三班仆人”教派的成员,因为共党对我们的"厚爱",才能有幸与李毛兴先生同处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时间是在2001年 3月中旬至12月下旬,我是政治犯,他是宗教犯,当然这一原因,我们不可能关在同一监室, 他在楼上8组;我在楼下4组,只有在他上厕所经过我的监室时,见旁边无人监视,偶尔互相点头致意。
    
    李毛兴先生身患多种疾病,瘦骨嶙峋,经劳教医院鉴定才免去繁重的劳役,即使减少了肉体的折磨,精神上仍是万分孤独,幸亏有上帝陪伴着他,才不致精神崩溃。
    
    我们有时相见在食堂,我这个政治犯只能吃"严管饭",监狱的饭菜不如猪狗吃的,"严管饭"更是可想而知了,他就提前进食堂,趁人多乱哄哄之际,偷偷地塞一个菜给我,他就这样将上帝的爱与温暖,播送给我们这些苦难的弟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监视我的狱友成为朋友了,我就利用这有利时机,去他的监室谈心 ,有一次他说要给我看一本好书,虽然他没有告诉我书名,对共党来说肯定是"禁书",后来才知道是圣经,因为共产党的根本是与宗教为敌,李毛兴先生将此书视为生命,藏在不被发现的地方,当时无法取出给我,过不多久,他珍藏的书在一次大搜查中,被没收了,我也因此失去了一次接受上帝旨意的机会。
    
    李毛兴先生家庭经济也很拮据,狱中的花费钱,是教友弟兄给他的,可是对贫困狱友, 他常常慷慨解囊,经过三年多的牢狱之灾,12月下旬他的刑期满了,即将出狱,而被温州籍的所谓大组长,"借"去的一千多元钱,此人想赖债不还,在值班警察的斡旋下,被赖掉700 元,余额才追回。
    
    此时我因长期的营养溃乏,牙齿轻动,加上吃的半生不熟的饭,胃疼痛难熬,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李毛兴先生来向我告别,还要给我留钱增加些营养,我说我的账面上有余钱(监狱内不准人犯保留现金),至所以不肯花,是不愿意槽塌自己的血汗钱,来肥这批昧着良心贪得无厌的警察,(监狱里的商品和所谓"炒菜"其实不如大锅菜,比市场价高出一倍,甚至更多)。后来他拿了一袋高山蜂蜜,要我补补身体才肯罢休。他刚刚受到骗子的诈骗,又来帮助一个萍水相逢,素昧平生的难友,这种超凡的境界,高尚的品德,是上帝给予的,我虽是凡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还是坚守不移的,因此谢绝他的帮助。
    
    这样一位大好人,我断定他不会杀人,也不会唆使他人去杀人,我不但用人格担保,甚至用我的生命来担保他不会杀人。况且来自北京、山东和黑龙江的十几名律师为此案作了辩护,而且律师为徐双富等作了无罪辩护。此案公安机关非法取证,酷刑逼徐双富等承认唆使、授意杀人,并且,警方找人装扮证人,所有的证据全是口供,而本案口供是严重刑讯逼供得来的。律师说:“我们在法庭上说徐双富受到严刑逼供,多次被打,检察官讲没有经过调查;第二被告李毛兴当庭就把裤子拉起来让大家看(伤势),也让大家看他被吊起来打的伤痕,可是检察官视而不见。徐双富也讲腿上被打出好几个大疱,很清楚。”徐双富等人当庭反供说,有关方面刑讯逼供,打得他 “让说什么就承认什么”。李毛兴说:一个不在"杀人现场"的人怎样来杀人 ?
    
    此案黑龙江省公安厅为此成立“209项目组”公安部于2004年将此案定名为“雷霆一号”大案。案子定得最大那是用来吓唬人的,制造耸人听闻的气氛。“援华协会” 负责人傅希秋表示,他对双鸭山中级人民法院所审理的杀人案是否曾经发生尚有疑点:(有录音为证)。宗教权益活跃人士李世雄表示,他对“三班仆人”的领导人是否杀害了“东方闪电”的20名成员也有怀疑:(录音为证)。傅希秋说,一名信徒,即便其信仰有异端之嫌,他的基本权益也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即便是触犯了刑法,甚至杀了人,警方也不应对他加以刑讯逼供。傅希秋说,警方在侦查“东方闪电”教派20名成员被杀一案过程中使用了酷刑。
    
    付希秋表示,这都和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宣传部等六单位签发的秘密文件有关。 付牧师展示了一份“中宣发[2004]13号”文件的影印件,这份文件是今年5月下达的,下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组织部、宣传部、文明办、教育厅等各级机构。这份文件明确表示要进一步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要把无神论的宣传教育作为国民教育的重要内容,把无神论的宣传教育作为大众传媒的经常工作。这个臭不可闻的无神论,已经害死了许多人,今天又成为杀人的依据了。
    
    律师李和平先生说:我们打个比方,中国共产党也有可能有某一个省、县党委书记是有问题的,有可能成立黑社会,或搞贩毒,或者杀人,你不能因为这事而追踪到中央,比如胡锦涛或者谁来承担责任。笔者也来打个比方,中国共产党自它成立至今,据专家们推算,杀了自己的同胞八千万至一亿之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概念呢?就是从地球上抹去,一个不大不小国家的总人口。这笔帐难道要算到胡锦涛一个人头上去吗?杀人尝命,胡锦涛一个人尝还得了吗?
    
    部分分析家认为,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法院匆匆进行终审是一个信号。他们加速案件的审理工作,以避免三人向全国高法上诉。因为,自二OO七年一月起,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将收回死刑的判决权。他们匆匆进行终审的目的,不知道这是为了"创造奇迹"呢?还是要"邀功请尝,踩在这几位基督徒身上往上爬?!
    
    这里我要奉劝那些办案人员,事情总会真相大白的一天,到时候你们将责任往上推,决不能救得了你们的命,各人有自己的一本帐,胡锦涛和各级领导有一本帐;你们各人也有一本帐,只要你们滥杀无辜,绝对逃脱不了民众对你们的审判!不要忘乎所以,还是留条后路吧!全中国民众记着你们无数笔血债!
    
    在此我呼吁:中国有良知的司法工作者,要主持正义,不能草菅人命;我还要大声疾呼,美国总统、美国国会、美国议会;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的政要、议员;人权团体、民间组织;全球近二十亿主内兄弟姐妹们(这个20亿又是个什么样的数字概念呢?即每个基督徒一口唾沫,就能将这个独裁党淹死),迅速行动起来,向这三位在共产党枪口下挣扎的基督徒伸出援手,从共产党虎口中挽救这三位基督徒的生命。
    上帝耶和华你在这三位子民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显示您的神灵,救救他们 !!!
    
    范子良 2006年11月16日
    
“三班仆人”案二审审结

    2006.11.15
    中国地下教会“三班仆人”教派创始人徐双富、李毛兴等人故意杀人罪二审审结,二审法院黑龙江省高院可能在十二月中旬宣判,律师表示当事人无罪。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三班仆人”是中国地下教会的一个教派,据称在中国各地的信徒超过五十万人。二零零四年四月,黑龙江司法部门指控该教派创始人徐双富、李毛兴和张敏等涉嫌故意杀死另一个叫“东方闪电”教派的二十名领导人,另外涉嫌诈骗等罪行。今年七月,一审判处徐双富等三人死刑,其它人三到十五年有期徒刑。但律师称,徐双富等没有故意杀人,杀人的是教会中的一些信徒。据称,首先,公安机关非法取证,酷刑逼徐双富等承认唆使、授意杀人,并且,警方找人装扮证人;其次,此案不是集团犯罪,徐双富等只是教会领导人,公诉方要他们承担集团犯罪主犯才承担的刑事责任不合法。因此,律师为徐双富等作了无罪辩护。
    
    据总部设在美国德州的对华援助协会星期二的新闻稿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十月十七日到十九日,在黑龙江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三班仆人”案进行了二审。本台星期三拨通了其中一名被告李毛兴的女儿的电话,她说:
    
    记者:是你去旁听的吗?
    
    李女:是。
    
    记者:你见到父亲了吗?
    
    李女:见到了,身体还行。
    
    记者:你父亲怎么为自己辩护?
    
    李女:他就说我没有杀,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是案子到手才知道。就象李毛兴说的,如果一个人杀了到时不在场,作案的人不在场怎么能说是他杀的呢?
    
    记者:发生杀人案的时候他在哪里?
    
    李女:他就在外面
    
    记者:有人能证明他不在现场吗?
    
    李女:有。就是抓的那些人,他们就不知道。
    
    记者:他们是谁呀?
    
    李女:我也说不清楚。
    
    记者未能联系到另一被告徐双富的女儿徐白银。不过,据对华援助协会称,徐双富目前身体尚好,精神也不错。
    
    消息说,由于有一名叫汪洋的被告放弃上诉,所以二审被告改为十四人。法院允许每个当事人有一名家属出席,到庭旁听的却有一百多人,其中有来自中央公检法和国务院宗教事务局的官员。来自北京、山东和黑龙江的十几名律师为此案作了辩护。本台星期三向徐双富的辩护律师李和平了解情况,他说:
    
    李和平:所有的证据全是口供,而且口供在本案中有严重刑讯逼供。
    
    李律师还说:
    
    李和平:(北京市)司法局还派人到场旁听,三番五次地说(律师)不得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怎么着,怎么着。
    
    据了解,二十起杀人案分别发生在山东、江西和四川等七个省,案发时间从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四年,各省高院已审结宣判。对华援助协会会长付希秋透露,部分杀人犯已被枪决:
    
    付希秋:现在是收尾阶段,这是一个连环大案。徐双富案的一些证人已经枪毙了。
    
    记者:那些人说了什么,当时有没有把徐双富供出来?
    
    付希秋:根据检察院的起诉书,唯一的所谓的证据是所谓的当事人,在绑架东方闪电的人后,那些人说他们打电话问徐双富怎么办,徐双富说处理掉,这是检察院唯一引用的一点,并且在处理掉之后,检察院法院加了括号作了解释说,处理掉就是杀掉的意思,而所有的一切都是酷刑下作出的结果,要他承认处理掉是杀掉的意思。
    
    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二审之后最迟两个半月内宣判。对华援助协会消息说,黑龙江高院可能赶在十二月中旬宣判,极有可能维持死刑判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基督教家庭教会核心成员被判处死刑
    2006.07.07
    中国政府近日重判基督教中国家庭教会一个叫“三班仆人”教派的核心成员。为首的徐双富等三人因所谓杀人罪一审处以死刑。另有三人死缓,其它十一求刑三到十五年。为徐双富作无罪辩护的律师表示,徐双富不服准备上诉。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三班仆人”是基督教中国大陆家庭教会的一个教派,核心人物是现年六十岁的徐双富。二零零四年四月,黑龙江司法部门指控徐双富和 “三班仆人”共十六名成员杀死另一个叫“东方闪电”教派二十名领导人。省公安厅为此成立“209项目组”侦查。今年三月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时,徐双富等人当庭反供说,有关方面刑讯逼供,打得他“让说什么就承认什么”。三个多月后的本星期三,双鸭山中院宣判:徐双富和另外两名成员李毛兴、王军“故意杀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全部财产。张敏等三人死缓,其它十一人分别求刑三到十五年。
    
    徐双富的辩护律师,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李和平星期五对本台表示: (录音)
    
    根据指控,二十起杀人案是分布在各省的“三班仆人”信徒所为,李和平说,缺乏谋杀案与徐双富有关的证辞: (录音)
    
    李和平说,更严重的是有关方面严刑逼供、非法取证: (录音)
    
    本台星期五打电话到黑龙江省公安厅新闻中心了解是否有刑讯逼供的情况: (录音)
    
    徐双富自一九七五年以来多次出入监房。被控“反革命”、“扰乱社会治安”,两次入狱,又因从事传道活动被指非法,多次遭劳教。他十四岁开始信奉基督教,在九十年代初开创“三班仆人”教派,到九十年代末据信已有百万信徒。
    
    根据起诉意见,这次牵涉杀死廿人的大案,是徐双富授权、唆使、授意信徒进行的一次全国性的针对东方闪电派的击杀。对此,律师李和平认为,起诉方指控徐双富是一般共同犯罪,事实又按照集团犯罪让徐双富承担责任,是错误的。他举例说: (录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报导。

(Modified on 2006/11/2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范子良: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 范子良:向范氏家族成员谈家史
  • 范子良: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 范子良: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 范子良:陈生江的情况
  • 范子良:我和林老同歌哭!
  • 范子良:毛国梁第八次被砸饭碗
  • 范子良 :谴责济南土匪恶警!
  • 范子良: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