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山西榆社县公安、检察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 郑恒生博士遭受重大冤情
(博讯2006年11月19日)
黑恶操纵司法!没有天理了吗!!

―――——山西榆社县公安、检察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郑恒生博士遭受重大冤情

     尊敬的正义志士: (博讯 boxun.com)

    我们是郑恒生博士的家人,谨向您紧急反映山西榆社县公安、检察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希望我们政府机关能以事实为依据,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及早还郑恒生博士以清白!正义志士帮帮我们,制止冤案的进一步发展!
    事件发展基本情况
    郑恒生,男,江苏沛县人,1963年出生,中共党员,东北大学磨矿加工学工学博士(在修),曾任中国山东颗粒超细粉体协会会员、徐州超细粉体研究所所长等职,从事非金属磨矿加工业的学习与研究二十余年。
    2004年3月,山西榆社县常玉岗(甲方)与郑恒生(乙方)经中间人杜恒斌介绍,签订了《投资年产3000吨煅烧高岭土项目》合同书,合同约定工程在2004年8月完成。合同签订后,但由于常玉岗的资金迟迟不能到位,影响了工程进度,双方又于2005年4月18日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工程完成期限推迟至2006年8月18日。郑恒生积极调集各方技术力量,认真履行合同,使工程设备在2005年9月一次联动试车成功。设备在调试中期产量就能达到协议约定的85%以上,并且产品质量也完全符合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2005年11月份,在设备调试后期,甲方常玉岗为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企图拒付应付乙方20万元的调试费及90万元工程款),采取不提供合格的煤炭及安排工人不按操作规程工作等手段拒绝配合郑恒生调试工作,同时采取恐吓、威胁、盯梢甚至软禁等等不合法手段对郑恒生及所属工人的人身安全造成极大威胁。万般无奈之下,为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郑恒生于2005年11月底被迫回到家乡。回家后与常玉岗多次通电话,要求常玉岗配合履行合同,并将家庭住址告诉常,手机24小时开机。常玉岗以“失去信心”为由拒绝配合,并要求郑恒生博士全部赔偿,致使协商无果!
    2006年4月4日,在合同正在履行期内(2006年8月18日),山西榆社警方以“合同诈骗”为由,将郑恒生在江苏沛县家中拘禁,关押在山西榆社县看守所。4月12日,在郑恒生被行事拘禁期间,榆社警方又严重违反司法程序,在榆社县看守所内强迫郑恒生与合同纠纷人常玉岗签订了赔款120万元的非法“赔偿协议” (附图片)! 2006年5月12日,山西榆社县检察机关在不明事实真象的情况下,对郑恒生批准逮捕!2006年7月11日,榆社县公安局说交40万暂扣款和10万元取保金后取保候审,家人四处借债交上了50万元,公安机关却又反口说不准取保!!2006年8月12日与2006年10月12日,榆社县检察院分别两次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2006年11月8日,公安机关在无据可补的情况下,研究决定对郑恒生改变强制措施(取保候审)。甲方常玉岗却无理阻拦,要求再交50万元方可取保,郑恒生的家人没有答应其无理要求!!常玉岗“活动”其幕后政府中的少数 “败类”,县检察院在11月10日上午“下达”了“取保候审不利于案件的审理”为主要内容的《检察建议书》。榆社县政法委主要领导也出面进行阻止取保候审事宜!!致使公安机关正常办案程序中关于郑恒生取保候审决定无效!!郑恒生博士经济纠纷事件将面临更大的冤情!!
    二、事件原因:常玉岗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利用地方势力和公安机关少数人员,强行粗暴插手经济纠纷,制造惊天冤案!
    常玉岗作为(山西省晋中市)人大代表,为达到自己不法利益,利用地方势力是其常用卑劣手段!作为山西榆社华俞食品有限公司法人,经常采取强迫工人入股后而宣布“经营不善”而拒付工人工资!常玉岗也自称“没有想办而办不到的事”!!在郑恒生与常玉岗协调解决问题时,常也威胁说:“法律就能保护了吗!那你就想错了!我会有办法的!”。我们认为,郑恒生是在受到常玉岗逼迫、威胁,不能在山西省榆社县继续履行合同的情况下回到江苏沛县家乡的,并且在其回到江苏沛县家乡后,一直保持电话联系。山西榆社警方在行事拘禁郑恒生之前,没有给郑恒生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到江苏沛县合法传唤过郑恒生一次,其回到江苏沛县家乡的行为并不是榆社警方所称的“逃匿”行为。同时,设备运转后试产期间就已生产出完全符合质量标准及产量标准。而且,合同约定郑恒生占有20%的技术和市场股份。退一步讲,即使产品质量及产量达不到合同要求,也应按上述《补充协议》第五款关于违约责任的相关条款予以解决,并且该补充协议约定的履行期届满之日应为2006年8月18日,但常玉岗拒绝配合,合同不能履行的原因完全在常玉岗,为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合同诈骗”!!
    三、榆社县警方立案的理由根本不成立,并且也不是构成“合同诈骗罪”的依据!
    所谓郑恒生给常玉岗造成重大损失只是一面之辞。
    2004年3月,项目合同约定2004年8月投产,但由于常的资金不到位原因,才致使进行“补充协议”,重新将项目约定至2006年8月结束。时间上,从工程启动至结束整整推迟了近两年,此期间又遇到05年钢材市场上涨至历史以来最高价格。榆社公安机关所谓“设备评估”200多万,我们对评估产生重大疑异!!我们可以提供整个工程间所发生的设备、原料采购、加工安装运输、工人工资等相关费用原始资料。另外,此工程中多种设备含有较高的科技含量,评估中包含技术费用吗?!因此,我们认为应该是常玉岗给郑恒生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才对。
    (一)所谓产品质量不合格,根本就是“捏造”。
    榆社县办案人员进行了产品质量检验,声称产品质量 “不合格”,我们对此更是不认同。在产生纠纷过程中,双方也从没有对产品质量产生过异议。我们可以提供天和公司设备调试期间近四十多天每班生产的产品质量原始化验记录,可以充分证明产品质量是完全符合同约定的标准的。你们也可以登录天和公司网站(www.thkaolin.com.cn),其公司发布的产品质量技术指标也可以证明其产品质量完全合格,而且产品正在正常销售。同时,2006年5月31日,北京代理律师谢京伟与山西太原杏花岭区司法局李根全同志前往天和公司实地考察,事实是整套设备正全负荷生产,工作人员说“销量不错”!这充分说明榆社公安机关完全是粗暴插手经济纠纷,执法犯法,制造冤案的根本目的!!
    各位领导,郑恒生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象行为,主观上没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为完全不符合《刑法》第224条规定的合同诈骗罪的构成条件!郑恒生博士与常玉岗纠纷只是民事经济纠纷,榆社警方完全是非法插手,粗暴干涉!!在我党法制建设不断进步、共创和谐社会的今天,榆社公安、检察机关草率插手民事纠纷!我们呼吁有关部门和领导、正义之士引起高度重视!
    谨向诸位做上述紧急情况反映。同时,希望相关部门能以事实为依据,立案查处榆社县有关政府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一事!!及早解除对郑恒生博士的刑事拘禁,还郑博士以清白。我们全家人急切盼望早日见到亲人!!
    反映人地址:江苏省沛县大屯煤电公司后八村5号楼411室 张 静
     二OO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