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南修武县法官枉法 侵吞四十五万元/李清泉
(博讯2006年11月09日)
    
    中央及省、市、县各级纪检、监察、信访、法院、检察、公安部门;海内外各级各类新闻媒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南省修武县法院执行庭副庭长范昕利用执行判决之机,谎言欺诈,伪造文书,威胁恐嚇,劫夺贪污,弄权讹诈,上下其手,极尽鬼域伎俩和强盗行径,霸占侵吞了我的煤矿交易款四十五万元。 (博讯 boxun.com)

     我名李清泉,河南省修武县西村乡疙料返村村民,现年六十岁。早在20年前的1985年,我多方借贷,建起一个小煤矿,于1986年承包给邻村磨石坡村村民郭忠新经营。后我与郭发生纠纷,遂诉至修武法院。这场官司断断续续竟然打了8年之久,其间亲历的种种司法腐败黑幕和衙门作风一言难尽。1994年,在法院调解下,我与郭忠新好歹算是达成了一纸协议:煤矿经营权重新归我,由我承付给郭忠新所谓的“经营损失”11,8500元。然则其时,我已被长达八年的诉讼拖垮,身无分文,且债台高筑,而郭又催讨甚急,不容稍缓。万般无奈,我不得不于1995年8月以45万元将煤矿卖给了本村村民韩大平,因为韩无法立即筹集到45万元,又无其他买主,我只能接受韩的条件,同意韩当时付给我定金2万元,在其后的两年内将剩余43万元付清,签订了合同。如此,我原来打算的用售矿款来付清郭忠新协议款的计划又一次落空,不得不再耐心地等待两年半,好在已经有了指望。我特向郭忠新说明了情况,求他宽限时日。但郭不肯,申请法院对我强制执行。当年10月,修武法院执行庭副庭长前来强制执行。我当即向范昕出示了我与韩大平签订的售矿合同并说明了情况,明确表示,如果法院一定要强制执行,也只能查封我的房产和家产而不能查封煤矿,因为煤矿的产权已经不属于我而属于韩大平。但范昕强横地不予理会,硬是违法强行查封了煤矿。然后,范昕用“传唤”的手段将我传至修武法院,拿出一张突然凭空冒出来的县煤炭局出具的所谓测定图,说我的煤矿的煤藏量太少,只有一万吨煤,让我把原来与韩大平议定的45万元的煤矿售价降底到40万元,我心不愿,却又不敢不从,生怕得罪了法官大人以后没有好果子吃,便违心屈从签了字。奇怪的是协议的另一方韩大平没有来签字,而是由韩大平的合伙人文强签的字。我的售矿协议是与韩大平签订的,与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文强有什么关系?
    但我不敢表示异议,只能逆来顺受装糊涂,认倒霉,白白损失了五万元。到了11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范昕和文强突然开车来找到我,范昕把文强和司机支走,把我拉到车里,对我说:“韩大平今天下午要付给你14万7千元,你先打收条吧,现在就打,打四张,分别把日期提前写成八月和九月。”我说:“等韩大平下午给我钱的时候再打条吧。”。范昕说:“现在就打,你还信不过我嘛?你要是信不过我,你的事我不管了,没有我帮你,韩大平一百年也不会给你钱的。”我又怕又不安又满怀希望,便打了四张收条。可是,此后却没有收到任何人的任何一分钱,我明白上当了,便去找范昕,此时的范昕突然变了脸,说没有钱,钱都被法院领导拿去了;还威胁我不要告他和法院,说告了也白告,草民百姓是弄不过法院的,只能自找苦吃。一个多月后,法院突然发出公告,将煤矿以2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韩大平,比范昕让我降价签字时的40万元又少了15万元。我又去找范昕责问理由,范昕横蛮地说:“你签的字不算数,法院说多少就是多少。”我忍气吞声,无奈地央求他:“25万就25万吧,把我应该付给郭忠新的11,8500元刨掉,把剩下的13万多给我吧。”。范昕说这还需要院领导研究研究,你回去等消息吧。我说我的钱你给我就是了,有啥可研究的,范昕说这叫党的领导。于是,这一等就等了整整11年,其间我无数次地找范昕,但他根本就不理我。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活阎王大坏蛋太黑太狠,枉法贪脏,连皮带肉带毛带血全部吃尽吃光,一点都不留。我气极了,向检察院举报了他。经检察院立案侦察,范昕罪行属实并告知了我,但他们却不敢办范昕,对我解释说,他们跟法院是同级,治不了他,让我去政法委和更高的领导那里告范昕。在检察院侦办此案期间,检察院曾经在我家让我给范昕打电话,范昕在与我通话中也承认了他骗我打假收条但没有给我钱的事实。检察院将范昕的话全部作了现场录音。
     在此,我强烈请求党政领导机关查办贪官范昕,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让他退还抢劫贪污我的煤矿交易款四十五万元;同时,如果确如范昕所说,是法院的领导把我的钱拿走了,那么,也应该同时追究修武县法院贪官的刑事责任;同时我要求国家赔偿。不达目的,我决不罢休。
     本文同时译成英文,向海外媒体投发。
    
     上访人:李清泉
    
    
     2006年11月1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