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博讯2006年11月08日)
    9月27日深夜3点钟,一伙约20人的暴徒,用棍棒砖头砸碎重庆小龙坎康宁村6号“神侬港湾”茶楼大门,冲入茶楼内一气暴砸,威胁必须搬离,趁夜色扬长而去。相邻“好灯多”几十保安言称不知道。
    
    10月10日中午1点40分,一群“平头”青年,近40人,手持利刃,砖头棍棒冲入茶楼,疯狂砸抢,见人就打,茶楼一片狼藉。威胁说他们要天天来,月月来。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


    报案到派出所,有人到现场竟说,不过砸烂点桌椅电器,没什么大惊小怪。
    
    自96年下岗后,我夫妻二人自谋生活,历经坎坷,颇为艰辛。2003年初,现茶楼经营地还是一个烂尾楼的框架结构,周边环境恶劣,因租金相对便宜,不懂经营的我们便与重庆航海工贸有限公司签订了五年的租赁合同,自2003年1月1日起至2008年12月31日止,共五年。
    考虑租期较长,和我夫妻二人也打算以此为下半生生活来源,在亲友的支持和鼓励下我们卖掉住房,举债30余万元,共前后投入70余万元对茶楼进行装修。第1年因周边环境恶劣未能真正开张营业,第2年我们起早贪黑,努力学习经营,诚信薄利待客,依靠亲朋的帮助,在又亏损近10万元的情况下,终于在下半年生意有了起色,到年底月利润接近2万,让我们看到生活的希望,正庆幸碰上了和谐安定的好时代。
    但是当年年底,因“好灯多”工程实施,业主方无理中止租赁合同,开发商强行入场改造施工,并姿意拆除我通往二楼经营场地的楼梯,用工地围棚将我们的茶楼包围于深处,迫使我不能正常营业。航海公司甚至故意拖延和拒收我的租金,以迟交一天租金为名,将我告上法庭,要强行终止合同。以期达到少赔偿或者不赔偿的目的。
    双方目前正在法律诉讼程序之中。我方和沙区商委、街道多次主动找到对方,希望可以协商解决。“好灯多”和航海公司却毫无谈判诚意,闪躲推托和应付。
    然而,此后发生的事,我们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其间“好灯多”多次利用打我墙壁,牵线搭架寻衅姿事,让保安推搡殴打我妻子和亲友,我这里都不想多提,只能泪往心流,委屈受尽,心想在司法程序中,要相信法律。
    万万没想到的是,一群素昧平生的“平头”青年又莫名欺负到我们头上。
    2006年9月25日下午2点左右,八九个不明身份“平头”青年簇拥一名自称姓刘的人闯入茶楼,将一些报纸包裹和重物砸在桌上,说受人委托来谈拆迁,但对方不讲拆迁具体问题,只说如果我们对方的赔偿方式乖乖搬走,就算钱拿到都会烫手,会被枪毙,然后就丢下一句改日再来就走了。
    因为开发商也多次威胁说杀我们全家,我们当时也没对这事足够重视。
    2006年9月28日凌晨3点左右,一群约十几个“平头”青年,用砖和棍砸碎我茶楼大玻璃门,冲进来用长刀和铁棍砍砸我的吧台内物品,家传1.5M大花瓶被劈得粉碎,能发出响声的像水瓶、盆栽、洋酒、空调柜机全被砸烂,我妻子刚出去喊了一声“干什么”,就被一棒打倒在地。一群人立马逃走,我追出去只看到两名平头好象是25日来过的人,高声呼救,空旷的工地大厅内,平时晚上距离不过30多米众多的对方保安竟无一人现身。我们连夜报警,并于次日报告街道和沙区政府,多日无下文。
    事隔仅几天,10月10日下午1点40分,光天化日,冲进来20多个“平头”青年,一些双手提砖,一些手握铁棍木棒和利刃,在茶楼内疯狂砍砸,砖头横飞,跳跃奔袭,踩桌跳梁,见人就打,见物就砸,见钱就拿,茶楼一片狼藉,门口还有10几个“平头“手握凶器,把住关上的大门,和殴打我们在外面的一个亲友,可怜茶楼内我妻子,我姐和一名亲戚,都是50岁上下的妇女,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们威胁说“喊你搬你不搬,我们还要天天来、月月来,这次算便宜的了。”报警后,居然有人说,不就是砸了些桌椅电器,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天天630》在12日有详细报导可见当日惨景。
    10月11日上午,在茶楼门口一米处,10多个“好灯多‘的保安也来期负我们,当着小龙坎派出所五六个警员的面,殴打我们,我们当时真的是惊恐到了极点,报110,110让现场警员接电话,现场警员居然讲警力不够。
    迫于无赖和为躲避殴打,我妻子及现场被殴的一个残疾亲人等赶去沙区政府反映情况,寻求保护(绝无过激行为)。
    10月12日,小龙坎派出所通知我和妻子作笔录说是调查9月27日事件,当我们追问10月10日的事时,有人说那事以后再说。随后天星桥派出所将我妻子行政拘留,说是扰乱沙区政府办公。
    我可怜的老妻,连续挨打,几天饭都未吃,受伤极为严重,连伤都还没来得及到医院看一下,受尽委屈,尽然又受到政府行政处理。我们的委屈到哪里讲,我们的事情倒底有谁管,我们的安全还有没有保障。
    我们老实诚实一辈子,到老来却如此凄凉。我妻子被几十个暴徒恶打,寻求保护却锒铛入狱。我们没有办法,只有希望有市里面的领导和部门来保护我们。希望党和政府能保护我们这些弱势个体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


    
     重庆电视台10月12日报道过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 重庆市民赴京上访登机被拒 机场称接到警方电话
  • 重庆公务员编写短信针砭时弊被刑拘始末
  • 重庆彭水公务员编短信针砭时弊被拘 40多人受牵连
  • 重庆部队和西南政法大学起冲突
  • 重庆彭水短信引发现代文字狱更多情况
  • 重庆车祸续 巴士司机疑自杀 29人死21人伤(图)
  • 重庆:黄金周首日巴士司机自杀害死29乘客
  • 重庆彭水教委职工因填词影射县领导被拘禁
  • 9月25日强博快评:重拳击倒陈良宇,重庆警方爱富人
  • 重庆一硕士因公务员考试压力大考前跳下七楼
  • 现代文字狱惊现重庆彭水/李星辰
  • 重庆六旬老翁勇救落水少年(图)
  • 重庆1200座水库大坝因旱开裂
  • 重庆水管爆裂 万户居民停水(图)
  • 9月5日起,重庆市卖淫嫖娼合法了!
  • 重庆梁平县大火包围石油醚 上千人居民疏散
  • 法新社:重庆殡仪馆成了保密单位
  • 重庆嘉陵江漂浮两公里黄色污染物
  • 重庆高温 市民水中避暑(图)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重庆酷暑与“疯狂的石头”感言/袁谷
  • 重庆合川中学丑闻!!!!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重庆大旱热死人 正厅干部上山避暑
  • “庆祝”重庆特钢破产一周年!
  • 重庆公安局“7.6通告”暗藏杀机/火戈
  • 温家宝考察重庆,巨资给官僚资本,笑脸忽悠老农!
  • 致重庆市万州区第二五金交电化工公司全体职工
  • 关于许万平被重庆当局非法判处的声明/邓永亮
  • 李国涛等:强烈谴责中共重庆和南京当局的倒行逆施行为
  • 强烈谴责中共重庆地方当局"私设刑堂"重刑迫害许万平/陈树庆
  • 举报重庆市开县丰乐中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吴大山
  • 撰文关注重庆特钢维权受传唤:公民行为岂允干扰?/火戈
  • 重庆市长峰会:“空着肚子洗桑拿、鸿举趁机往上爬”
  • 重庆特钢工人心诉求有理!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政文:评重庆渝中区强制“拆除‘违法’建筑遭阻拦”
  • 春节重庆探亲见闻:经济持续快速增长背后/荆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