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看中国的司法制度有多黑暗!
(博讯2006年10月09日)
    

看中国的司法制度有多黑暗!

督办执行申请书
    
    申请执行人:孙文远;男;汉族;1973年5月10日出生;住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跃进委;联系电话:0467—2367856。
    
    被申请人:东宁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法人代表:潘鑫;男;汉族;1953年1月10日出生;山西省运城市人;信黑龙江省海林市海林镇一所第三十二居民委。
    
    被申请执行人:黑龙江省东宁县人民政府。
    
    案由:工伤伤残抚恤金执行。
    
    请求事项:请求全国人大督办本案,责令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招待局提级该案并予以执行。
    
    事实及理由:
    申请人孙文远受雇于东宁县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及其外派劳务代理人肖伟光,2003年3月23日受肖伟光指派携带汽车油泵,回国维修。途中为保护公司财产,左大腿受伤截肢终身残废。
    申请人因与东宁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工伤赔偿一案,经东宁县劳动争议促裁委员会作出的《东劳仲裁字[2003]第19号裁决书》,判令被执行人给付申请人工伤赔偿款人民币818,621.元。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在法定15日内起诉。仲裁已发生法律效力。然而被执行方为了逃脱赔偿责任,与地方法院及执行法官恶意串通,钱权交易、徇私枉法,对超过诉讼时效的案件,违法受理,违法审理十三次,枉法作出13个黑判决、黑裁定。虽然最终申请人胜诉,还是维持劳动仲裁。但长达四年法院不予执行,黑龙江省三级法院在四年中就是这样就一个不成立的案件,黑白颠倒,混淆法律,没完没了的审理。进入反复诉讼的恶性循环中,致使申请人得不到分文赔偿,利用程序游戏和文字游戏愚弄申请人。
    本案三个被执行人都有执行能力,被执行人东宁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的注册资金是1200万元。肖伟光家有几千万资产,在俄国林场有18台车在运转,150名工人在伐木。
    东宁县人民政府是东宁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验资人’。可见,三个被执行人都有赔偿能力,却都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肖伟光曾扬言:“黑龙江省三级法院上到院长,下到办案法官,送礼200多万元,没人敢动他,不会让受害人得到分文赔偿。”法院的执行法官在利益驱动下违法渎职,极力袒护被执行人,本案第一个执行法官李洪生,公开向申请人要钱(李洪生原是海林市法院副院长,因腐败被撤职)。不给钱就是不执行,第二个执行法官王国军,更坏,更无人性!公开扬言:“就是胡锦涛批示,也不给执行,告去吧!”由于地方法院集体受贿,公开包庇被执行人“灭失”资产、转移资产,致使法律生效判决成一纸空文,申请人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得不到法律保护。
    申请人由70多岁的老母亲陪着奔波于地方和北京,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省高院,以上各级接待机关多次开“督办函”,但到了执行法院都成刻纸一张。就是顶着不办,公开对抗国家法律,不但如此,申请人(生活不能自理)和老母亲在上访中,多次被非法关押、殴打、拘留、戴手铐,遭受非人的折磨。申请人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面临生存危机。
    基于上述事实,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工伤赔偿纠纷已有生效仲裁和生效判决,法院应依法执行。何况被执行人有执行能力,但地方法院和执行法官贪赃枉法,违法审理,拒不执行法律生效判决,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第399条规定,构成了渎职罪。其行为对申请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由于以本案审理和执行过程中,地方法院集体腐败。为此,请示全国人大督办本案,在短期内对该案执行完结。以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申请人:孙文远
    二OO六年九月二十五日
    
    被执行人目无法纪,不执行法院生效的判决;“人民法院”敲诈勒索申请执行人、包庇纵容被执行人转移财产;“公安部门”配合被执行人对申请执行人残酷打压,2005年11月12日,申请执人:孙文远,就在天子脚下——北京,遭到“截访人员”和北京警方联合围殴。事情经过请看孙文远的控诉:
    
    天子脚下的暴力
    
    2005年11月12日在中国北京西长安街发生一起“警匪”联手暴力袭击残疾公民事件,这残忍而丑恶的一幕,在首都北京、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活生生的发生了!
    这日上午九时许,我手柱双拐,拖着一条腿艰难的走到北京西长安街86号处,在中国电网公司门前坐在地下休息,西长安街派出所女民警冯香玲(警号:024101)54岁,指挥一帮人向我冲来说:“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共三个中组部工作人员)一番拳脚相加,把我拖进贤孝里胡同右拐到西荣线胡同,(离西长安大街500米)又是一番拳打脚踢,并打碎了我的行走工具:双拐,边打边骂:“你再来这里,就打断你那条好腿”,那帮歹徒打累了,又将我拖至200米处西旧帘子胡同一建筑工地旁,扬长而去,围观的市民还以为是黑社会歹徒在施暴,纷纷指责毒打残疾人惨无人道。好心人多次拨打110报警,可2小时不见110警察踪影,后来一辆巡警车路过,通知120救护车一起送到北京市第二医院,警察了解到我是进京上访人员,电话通知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便离开,驻京办工作人员赶到医院验证了我身份后,不管我。我一个不能行走的残疾人躺在医院大厅里一整天,我母亲晚5点赶到,才入院治疗,经检查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
    这是一起有策划、有预谋的对上访人员的迫害,事发前一天,我随黑龙江籍上访人员来到中组部反映问题,黑龙江省信访办孙处长、同西长安街派出所女民警冯香玲比划嘀咕很长时间,三个中组部工作人员施暴时,一边打一边狂叫:“你再到中组部上访,我们四十多人就得回家,我们才二十多岁,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必须得整死你”,使人心惊胆颤和灵魂的灼痛,可见,事发前黑龙江省信访办孙处长与西长安街女民警冯香玲及中组部人员早已预谋策划好了的圈套。
    我叫孙文远,30岁,黑龙江省鸡西市人,2003年在牡丹江市东宁县国际公司工作,为保护公司财产受重伤,左大腿高位截肢,经劳动部门工伤认定到劳动仲裁,本应执行生效的劳动仲裁,但我地方法院徇私枉法,违法受理已超时效的民事诉讼,致使我陷入司法“迷宫”三年。父亲在诉讼过程中气愤而死,直至2005年法院下达了一个不公正判决。
    但案子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牡丹江市法院执行局办案人员李洪生、王国军公然与原告方串通一气,不履行法定职责,拒不执行生效的法律判决。致使我在地方各级四处奔波上访,由于地方各级相互推诿、不管,终无结果,万般无奈之下进京上访不料却遭如此暴力灾难,真是雪上加霜、冤上加冤。
    历史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已进入法制社会,然而,我的人身却遭到野蛮侵害。公安干警和中组部内保人员公然在首都北京大街上施暴,一个合法公民不能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在首都北京的大街自由的、安全的行走、休息,虽是我个人的悲惨遭遇,也是中国公民之不幸!
    
     受害人:孙文远
    二OO五年十一月十二日
    
    注:1、受害人被围殴后的残惨状请见附件(照片)
    2、受害在“电力部”门口,遭到殴打后,当天晚十点左右在长安街派出所长陈宾立案,答应调查此事,但不给开“立案通知书”,申请执行人2年多来不间断找政法委,查讯调查结果,但所长拒不会面,申请执人打电话查讯此事,无人接听。后找到西城区公安局蒋书记(警号026358)才接待了申请执行人,说得特别好,“应当给结果”,可到现在2年半过去了,却和派出所一样不给受害人答复。再到北京市公安局上访,公安局说“不管”。到公安部网站报案,不了了之。最终谁也不管,打人者逍遥法外,公安部门谁也不管!
    
    下面是受害人孙文远在法庭上的发言:“辩护词”
    
    辩护词
    
     一、一审法院断章取义、曲解法律,对肖伟光提供法庭的14份假证据,采信其中1—7份假证据,认定我醉酒横穿铁路被撞伤是错误的,不符合法定程序。本案中肖伟光承认我是他聘用的俄语翻译,受他指派途中受的伤。连上、下班交通肇事都是工伤,我理所当然是典型工伤。他为什么不承认我是工伤,又无中生有制造14份假证据来诬陷我自杀钻火车,费尽心机推托责任?把我说成与他没有关系等……。
    实在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不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6条明确说明在中国域外形成的证据,必须说明来源,经所在国公证机关、公证证明,并经中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肖伟光欺骗法院说,提供的证据是中国驻俄罗斯联邦哈巴罗夫斯克总领事馆刘晓禹给的。又提供一份中国与俄罗斯联邦司法互助条约专门说明根据第29条规定,无需公证与认证直接拿到中国法院就生效,但他为什么不说明,该条约第2条、第12条的规定呢?司法互助联系途径明确是两国中央机关是双方国的司法部和最高检,不是针对个人的。一审法院对于国家间司法互助条约被个人打来的假证据来取代,并且采信认定是荒唐的。事实上刘晓禹打电话告诉我,肖伟光是畜牲、禽兽,没有人性,从未给他证据,他个人拿的证据后果自负。因为总领馆出证据的话,必须出手续,是公函公章。如果这些假证据是真的,肖伟光为什么在俄国不公证?更不敢到总领馆进行认证?在从2003年我受伤至今长达4年中,只拿一个中俄司法互助条约骗人。并且这些证据自相矛盾,说法不一,经不起推敲,不可信。有的证据说我是穿越铁路被撞伤、有的证据说我是钻火车被扎伤、有的证据说我是穿越铁路被撞伤、有的说我是亚洲
    人、有的说清醒、有的说醉薰薰?肖伟光在法庭上胡说八道、语无伦次,一会儿说我清醒,一会儿说我醉酒,一会儿说我哈哈大笑,一会儿又说酒精挥发殆尽,……全是猜想,假设、可能,不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由此得出结论,肖伟光得了狂犬病,疯了。一审法院采信认定是错误的,要求纠正。
    二、我是采伐木材劳务团带队翻译,只负责山上林场工作。运送维修汽车油泵,火车厢内,第一道铁路线或第三道铁路线,都不是我本职工作。因为2003年3月肖伟光与女翻译搞破鞋,女方怀孕,他陪着去医院连刮三次人流,没有时间携带汽车油泵回国维修,临时硬逼我替他的。回国途中火车上遭到俄国三名乘警无理刁难,致昏抛出车外,造成左腿截肢。事发第6天肖伟光才到医院,买通大夫把我所有药全部停了,不让我回国治疗,想方设法要害死我,就不用赔偿了。后来,是哈巴总领馆通知我家,父母到达俄国
    医院已经过20多天。肖伟光对我父母痛哭流涕,说我不去运件,他硬逼去的,如果是他本人得死,是我用一条腿保住他一命,得养我一辈子。我几个同学到宾馆找肖伟光,怎么敲门也不开,后来叫服务员打开门一看,正搞破鞋,只能用娼妓来形容肖伟光。护士查看伤口,镊子往里一探,黑血喷出1米多远,骨科主任告诉我,这里不是疗养院,你伤口已感染快回国治疗。肖伟光被迫在2003年4月22日坐飞机将我送到哈尔滨市医大二院教授查完伤口,告诉已经开始流黑脓,再晚回来一个星期,就是败血症,没救了,现在准备第二次做截肢手术。肖伟光把我送到病床上,说上厕所,逃跑了。并带跑我的病历、诊断书、火车票、飞机票、身份证、护照等所有证据。父母到处找不到肖伟光只有再次截肢保住命再说,在住院期间由父母抬到最近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寻求工伤待遇。
    肖伟光谎称他什么都不知道,冤枉!国际公司离东宁县劳动局步行只需5分钟,他们腿脚都是好的,为什么不在规定时间内向当地劳动行政部门提出报告,我是工伤或者不是工伤?为什么逃跑、躲避。
    虽然总领馆通知我,俄国三名乘警被开除,俄国警察局向我赔礼道歉,要我凭火车票可到俄铁路领取250美元赔偿金,开顽笑说中国人不值钱,02年从莫斯科至海参崴飞机失事,摔死14个中国人,每人才赔偿1万2仟卢布(合3000元人民币)中国政府十分不满意,又没办法。你还活着,不服到俄国来告(状)吧,我们帮助你,肖伟光把我所有证据偷跑了,无法打国际官司,反倒伪造14份假证据,把事实说成我自杀穿火车。我受过高等教育,在俄国工作10年,从未出过任何事,是肖伟光突然改变计划让我替他出门办事,发生这种惨案,太蹊跷,是肖伟光事先预谋计划好,是他害我的。我正值人生黄金年龄,有能力有经验干事业的时候,就全部丧失劳动能力,当时受伤双目失明,遍体鳞伤,失去一条腿。我父亲是50年代大学生,鸡西矿务局高级工程师、总工程师,在四处寻找着肖伟光途中气死。肖伟光得了便宜还卖了乖,明明我用一条腿保住他的狗命,他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说我要论诈他天文数字?我用家破人亡来换取微不足道的伤残抚恤金和工伤四级残这可能吗?而且我并没有得到分文赔偿,我终审生效判决进入到强制执行程序二年,肖伟光不履行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他在俄国的18台设备,150名工人兑出去了,买卖不做了,并和他老婆已假离婚,把资产全部转移。法庭上只要肖伟光能剁下他自己一条腿给我按上,我不要赔偿。
    三、本案程序违法是典型金钱案
    1、东宁县人民法院于2006年4月22日做出的(2006)东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虽然在第1页、2页说明本案对肖伟光起诉、上诉、申诉发回再审程序过程。但是遗漏关键问题,我补充的是:肖伟光在超过诉讼时效向该院提起民事诉讼,枉法立案后,在庭审中肖伟光代理律师娄天宏提出休庭,要求提起行政诉讼。我不同意,因为肖伟光与国际公司民事起诉状内容属于行政庭管辖,要求民庭将案件移交到行政庭审理,法庭对我不予理睬。
    从此一个简单工伤案件被人为故意复杂化,进入反复诉讼恶性循环当中。我于2004年3月17日和4月12日二次向该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依法确认2003年工伤认定合法有效,该院违反法定程序,对应当受理案件,只枉法下一个《(2004)东立行字3号不予受理行政裁定》。对方为拖延赔偿时间不直接到法院起诉,肖伟光以自然人名义于2004年2月10日到东宁县人民政府复议,不受理他,因为按当时法规他主体资格不够,直到2月26日国际公司出面复议,才受理。并下达三个行政复议决定《东政复终(2004)1号、2号、3号》。国际公司服了,不起诉。肖伟光为了达到不赔偿目的,在2004年6月16日以自然人名义到东宁县法院第一次提起行政诉讼,法官循私舞弊,恶意串通,枉法立案审理。7月26日肖伟光单方撤诉,当天第二次提起行政诉讼告东宁县劳动局,该院又枉法立案审理。根据《最高法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4条二款规定,起诉人无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8款规定同一事实,不能重复诉讼,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由于法院对不能诉讼的案子枉法立案审理,引发一系列的“黑裁胡判”。
    2、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黑行监字第101号行政裁定和《(2005)黑行再字第26号行政裁定》所谓提审,再审根本没审,更没有开庭,没有调查核实只听一面之词,单方剥夺我听证、抗辩申诉权利。最高法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4条规定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再审申请后,经审查符合立案条件的应当立案并及时通知各方当事人,为什么不通知东宁县劳动局和我?省院认为我的工伤认定书与肖伟光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符合“行政诉讼法”及“最高法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为什么不说明适用的具体法律依据到底是哪条、哪款?等于没有法律依据。明显地是办案法官受到利益驱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暗箱操作,制造出来的黑裁定。直到2006年2月27日东宁县法院到我家送达裁定和开庭传票才知道。肖伟光扬言给黑龙江省三级法院上至院长下至办案法官送礼200多万元,让我不会得到赔偿。法院明知肖伟光按当时法规主体资格不够,无权提起行政诉讼,却给他反复立案,用文字游戏,程序游戏,玩弄残疾公民、弱势群体欺人太甚。让罪犯逍遥法外4年。我反倒被多次殴打,非法拘禁,戴手铐子,连最起码生存权都剥夺了。历史进入二
    十一世纪,中国进入法制社会,在弘扬人道主义构建和谐社会“知荣明耻”背影下,我一个工伤残疾青年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得不到保护,遭到地方法院残酷迫害,疯狂打击报复。只能用国徽下面的罪恶,天平上面的交易来形容这个冤假错案。
    
     控告人:孙文远
    2006年6月12日
    
    附件:
    1、 企业职工工伤认定书,东宁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盖章;
    2、 东宁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东劳仲案字[2003]第19号;
    3、 东宁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送达回执,东劳仲案字(2003)第19号;
    4、 被执行人肖伟光《起诉状》,2003年11月26日;
    5、 东宁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起诉状》,2002年11月14日
    6、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4)牡民初字第59号,2004年12月2日;
    7、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5)黑民一终字第96号2005年4月28日;
    8、 《终止复议决定书》东政复终[2004]1号,2004年4月19日;
    9、 东宁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东政复决[2004]2号2004年6月10日;
    10、 东宁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东政复决[2004]3号2004年7月23日;
    11、 黑龙江省东宁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4)东立行字第3号,2004年4月19日;
    12、 被执行人:肖伟光《行政诉讼状》,2004年6月16日;
    13、 申请执行人:肖伟光《行政起诉状》2004年7月26日;
    14、 黑龙江省东宁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4)东行初字第11号,2004年8月31日;
    15、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4)牡行终字第36号,2004年10月14日;
    16、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5)黑行监字第101号,2005年12月2日;
    17、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5)黑行再字第26号,2005年12月5日;
    18、 黑龙江省东宁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06)东行初字第6号,2006年4月22日;
    19、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06)牡行终字第30号,2006年*(不清)月3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8月25日向杭州市公安局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 取保候审申请书/李喜阁丈夫孙建峰
  • 晟智律师事务所行政复议申请书
  • 福建被征地农民的集会游行示威申请书
  • 王怡涉嫌“非法出版”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 由赵薇递交入党申请书而想到的
  • 浦志强:为自由表达而抗争──郭国汀不服行政处罚决定案的复议申请书
  • 浙江龙泉市森林公安分局回避林章枉等人涉嫌的非法占用耕地罪侦查工作的申请书
  • 郭起真天安门示威游行申请书
  • 转发北京民主人士赵昕《“抗议当局强制剥夺吊唁紫阳公民权利”游行示威申请书》
  • 郭起真再审申请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