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20日)
    

一、上访权的宪法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虽然没有[上访]这一概念,但是,公民的上访权却可以从宪 法的有关规定中推导出来。 (博讯 boxun.com)

    宪法第41条第1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於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 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於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 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这里的[批评]、[建议]、[申诉]、[控告]、[检举]正是上访行为的主要内容。因此, 这一款规定的5项权利就可以归纳为公民上访权。
    为了保证公民的上访权,宪法第41条第二款规定:“对於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二、越级上访的宪法根据
    公民能否越级上访呢?答案是肯定的。
    宪法第41条第1款第1部份规定:[公民对於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 和建议的权利]。这里[任何]一词表明,公民是可以越级上访的。
    宪法第41条第1款第2部份规定:公民[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这里的[有关国家机关]既包括上一级,也包括[上上级],也包括最高级。换句话说,不管他是哪一级、只要在职责上与公民上访时所要求解决的问题有关,它就是[有关国家机关],不管它是上级、[上上级]还是最高级。所以,公民是可以越级上访的。
    某一个国家机关如果拒绝公民的越级上访,除非它能证明自己在宪法上与公民所反映的问题没有职责关系,证明宪法规定它自己没有过问这一问题的职责。
    下面就让我们分析一下各类国家机关的职责。
    (一)国家行政机关的有关职责
    宪法第108条规定:[县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领导所属各工作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的工作,有权改变或者撤销所属各工作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的不适当的决定。]这里用的是[下级]而不是[下一级]。根据这一规定,省级政府可以领导本区域内州、县、乡三级政府的工作,州级政府可以领导本区域内县乡级政府。因此如果乡级政府的决定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公民既可以要求县级政府予以撤销,也可以要求州级政府予以撤销,也可以要求省级政府予以撤销。
    宪法第80条第(4)项规定:国务院[统一领导全国地方各级国家行政机关的工作。]根据这一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包括乡镇人民政府)的工作,国务院都有权力、有责任过问。因此,哪怕仅仅是乡镇政府的工作对公民的合法权益造成了危害,公民也可以直接向国务院反映,要求国务院承担领导职责,切实予以解决。
    因此,公民与国家行政机关发生纠纷时,是可以越级上访的。
    (二)国家检察机关的有关职责
    宪法第132条第2款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上级人民检察院领导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显然,国家检察机关的领导职责涉及到[地方各级]和[下级]而不仅仅是[下一级]。
    既然[上上级]对於[下下级]负有领导责任,那么,公民如果与国家检察机关发生纠纷时,也是可以越级(包括越到最高级)上访的。
    (三)国家审判机关的职责
    宪法第127条第2款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监督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上级人民法院监督下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这一规定说明: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不仅要监督[下一级]人民法院的工作,而且还要监督[下下级]直至基层人民法院的工作。
    既然如此,公民如果与法院发生纠纷当然可以越级上访。
    举例来说:一个公民如果对一个县级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不服,可以直接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而不一定要逐级申诉。
    

三、逐级上访的宪法根据
    根据上面的分析,国家行政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所作出的要求公民必须逐级上访的规定是没有宪法根据的。如果逐级上访的规定能够成立,除非将前述宪法中规定的[地方各级]和[下级]改为[下一级],使得[上上级]没有责任和权力过问[下下级]的工作。
    那么,在现行宪法的框架内,有没有只能逐级上访而不能越级上访的情况呢?答案是:也有。在国家政权机关(相对於治权机关)这一系列内,根据宪法的规定,公民只能逐级上访。
    宪法第67条第(8)项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宪法第104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不适当的决议]。
    这两条的规定非常明确,上级‘人大’直至‘全国人大’只能监督[下一级]‘人大’的工作,而不是监督[下下级]‘人大’的工作。因此,公民如果和人大发生纠纷,只能逐级上访,而不能越级上访。
    举例来说,公民X如果和J乡人大发生纠纷,他只能先到J乡人大的上一级人大丙县人大——上访,而不能越级先到丙县人大的上级人大——乙州人大——上访。因为宪法已经规定,乙州人大无权撤销J乡人在原决定。只有当丙县人大作出《不撤销J乡人大之决议》的决议之后,公民X才可以到乙州人大上访,因为根据宪法规定,乙州人大有权撤销丙县人大的决议。依此类推,公民X可以继续逐级到甲省人大和全国人大上访。
    

四、上访遣送和上访拘留的违宪性
    上访遣送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由某些部门规章、某些地方性法规或者地方性规章规定的一项制度,这项制度授权行政机关对所谓的[上访老户](即多次上访的人)强行关押,然后押送回户籍所在地。
    这一制度是违反宪法的,因为无论是关押还是押送,都牵涉到公民的人身自由。人身自由权是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根据《立法法》第8条的规定,只有最高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才能设立限制人身自由的制度,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地方人大的各种规定都不能设定限制公民人身的制度。
    这一制度还侵犯了宪法规定的公民的上访权。公民上访时如果从事了宪法第41条第1款[但书]部分所禁止的[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的行为,肯定会被有关机关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处以诬告陷害罪,而不会仅仅遣送了事;公民在上访的过程中如果从事了杀人、放火等犯罪行为,也肯定会被有关机关依照刑法逮捕、起诉、审判,也不可能仅仅遣送了事。因此,没有被起诉而被关押遣送的上访公民肯定都是守法公民,他们被关押的原因仅仅是上访。将守法的上访公民关押遣送,属於压制公民上访(申诉、控告、检举)的行为,违反了宪法第41条第2款中[对於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的规定。
    近年来,有些地方对於没有越级上访的上访和没有多次上访的上访者,也照样拘留的政治发明。比如2003年5月23日,华北油田一中(坐落於河北省任丘市)高三(9)班的一些学生到华北石油管理局信访办上访,有关师生被油田公安机关以[唆使上访]、[组织上访]、[聚众上访]的罪名处以行政拘留、或者罚款、警告等等处分。但愿这样的政治发明不要普及。
    更有甚者,在山东省济宁市至汶上县的公路旁,某乡镇树立的巨型横幅上写道:“集体上访违法、越级上访可耻!”在程维高统治下的石家庄,竟然在就石高速公路石家庄段的路旁树立这样的大标语:[坚决打击越级上访]。这些恐怕就不仅仅是违反宪法的问题了,恐怕还是赤裸裸的法西斯。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老翁上访遭打死 8访民美使馆外请愿
  • 上访北京者“不得自杀自残” (图)
  • 南京两上访男子组织游行 阻断长江大桥交通被拘(图)
  • 山东省上访公民钱丽丽前日被抓捕/岳德彰
  • 军队上访问题突出 中国官方首次发布信访法规
  • 随州民师和平上访维权活动顺利结束(图)
  • 湖北随州民师大范围上访请愿活动仍在继续(图)
  • 随州民师发动大范围上访请愿活动(更多图片)(图)
  • 忍无可忍 随州民师发动大范围上访请愿活动(图)
  • 四川仁寿县冲击省人大捉拿上访者警员被免职
  • 四川惊曝警察强行冲击省人大捉拿上访者.(图)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李喜阁
  • 余杰: 方舟教会探访上访村
  • 今天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第五次到卫生部上访
  • 各地民办教师晚景凄凉 上访维权屡遭打压
  • 香港長毛「現身」北京上访村/潘金泮
  • 大学生也加入了“上访”队伍
  • 天网黄琦维权:冤民不再上访时才能停止
  • 江苏无锡进京上访代表为维权以死抗争
  • 上访人的最后底线
  • 上访就是扰乱社会治安吗
  • 李季平:异化了的上访制度
  •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
  • 上访浪潮与中国政治危机/任不寐
  • “上访”改革三绝招/芝麻糊(图)
  • 上访之路——公正太遥远/姚笠
  •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 VOA听众谈中国的上访问题
  • 马亚莲:对公然截殴上访人的质疑
  • 上访的三个怪圈的背后/陈林
  • 上访人被迫与狼共舞/万生
  • 陈永苗: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四川杨泽香计生致瘫 上访16年受尽迫害
  • 孙文广:从上访到请愿、示威
  • 告上访公民书/老上访:一丹
  • 上访的悲哀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