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骗子乡长拖欠工程款,农民妻急得喝农药
(博讯2006年9月16日)
    一片丹心为普九教育垫资建教学楼
    
       六年没要回工程款,乡书记无理气我妻喝农药 (博讯 boxun.com)

    做为一名爱乡爱教育的赤子,为了响应乡党委普九验收,垫资贷款为村小学建教学楼,乡党委答应2000年
    
    付清工程款,而一赖就是六年多,不讲诚信又无理赖托帐乡书记,气得我妻赵瑞红喝农药寻短见。
    事情还得从六年前说起。九九年期间,我们尉氏县岗李乡正值普及九年义务教育验收高潮,时任乡长郭建峰,对我们榆林村下达了不管怎样,一定要盖一个二层的教学大楼。村支书赵和平找到我说:“谁垫资谁盖,谁就算中标,盖好楼以后收款。”眼前向村民收钱不现实,而农民这两年贫穷又有冰雹灾害,村民的生活雪上加霜,我们本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精神。就在乡长大人的催促下,中标垫资。,贷款盖楼了。没有让乡长在九月六号失望。砖块、白灰等建筑材料先后进入工地。工程造价15万元并定有合同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持一份。2000年8月教学楼盖成了,到了2000年12月30日付工程款时,村支书说:“现在一时,给不完你们钱,先给几万,以后慢慢付。”我想盖教学楼是为本村孩子,算是为下一代办一件好事,积一点德,工程款拖一两年也无所谓,村委又不会赖帐,可如今真赖起帐。
    
      由于当时建楼资金是我从信用社贷了十万元,直到现在也没还。去年信用社让还贷,我四处借了几千元封了利息。今年,信用社起诉到法院,法院给我下了支付令,我一看急了,赶紧找村支书说此事,支书给我找了5000元。我说:“利息还不齐,还有本金。”他说:“没办法,下一步村委没钱了,你自己想办法吧!”我一听就急了,还有那么多钱我以后怎么支付信用社呢?我说:“你支书找找乡长,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一下。”他说:“找几回啦!还得叫咱村解决。”我说:“不中,锁校门。”他说:“你锁锁。”就这样又等了几天没信。我爱人(赵瑞红)把学校门锁了。校门一锁乡领导来了。派来一个政法书记王伟超、李书记(李长江)、派出所长王现民,来到村里找我,王书记指手划脚并以威胁的态度说:“你锁门是犯法的,如不开门叫派出所把你拴走。”我说:“王书记,你不要发火,应该2000年给齐的工程款到现在没有给齐,下一步没人给了,你说怎么办?法院一直要钱,我建的楼是给学校建的,我不锁学校的门谁给我。”他说:“反正你得开门。”头一天不欢而散。第二天,乡政府又来了几个人,有几人去村委,王书记和王所长到俺家,王书记说:“赵全发,你开不开门。”我说:“王书记,你给钱不给。”他说:“现在没钱。”我说:“没钱不开。”他说:“不开可以,后果自负。”我也不知道,他一而三的说啥意思。
    
    法院要钱,借朋友的钱,民工也要钱,我的两个孩子上学都没钱。该开学了,我的两个孩子上学都没钱,后来我的一个朋友到我家一看情况,借给我千元钱,先让孩子上学,我当时感动得哭了,心想自己有钱建楼垫资用钱到处借。我说:“王书记,现在不给钱我生活都过不去。”他说:“村委没钱。”他们又走了。
    
      第三天他们又来,我让了步,说欠我5万多元,那几千不要,几万元利息不能等。支书说:“村委没钱,把村公署大院抵给你两万元,再给一万元,下欠两万元,明年还清。”我说:“让我先还一笔贷款,法院不在找我。”王书记说:“我们商量一下。”最后,他们说:“村委大院可以给你,但是今年都不给你钱了。明年后年两年还清。”我想这样法院又不要村委大院,法院要的是现金,我说:“不中。”他们就又走了。
    
      星期四的上午,乡政府几个工作人员又来了,这次是有备而来,手拿大铁锤,先去把学校后墙扒倒,我的爱人赵瑞红正与李书记理论,这边的王书记手拿大捶把锁砸掉,然后扬长而去。我爱人回家后,想想以后没法生活,加上王书记直说要拘留我。又吓又气喝了农药,以自杀来解脱。我发现后,赶紧打120电话,医院来车,到医院进行抢救。下午我越想越气,乡党委怎么派这样一个干部来解决问题,我的家四口人以后怎样生存下去。就去乡政府找他理论,可王伟超说:“你找书记乡长去,我不管。”我说:“你把事情搞到这一步,不找你找谁?”他坐那里不说话,我的爱人还在医院,我走了。第二天上午,我又找他,乡里开会,我就在外等一直到散会,我又说:“王书记,这事你得给个说法。”他说:“在急,我也得尿了。”他出来后,我就一直撵着他,问怎么办,他说:“到我屋里说。”我到他屋后。他还是让我找滑书记和乡长,他说:“这事是滑书记让我这样做的,找我搭球啦(搞蛋)。”我说:“你不要骂人,我爱人的自杀与你有直接关系,这一辈子你良心会不安,受谴责的。”我这样一说,他恼了,他让我出去。我不出去。他出去对滑书记说:“我不干了,赵全发骂我,不处理他我坚决不干。”当时开会的人可多啦。他走着骂着我,人们议论纷纷,不给人家钱,不处理好事情还骂人。这都不是领导干部干的活……。乡派出所指导员马小刚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不一会,不知是那个领导打了一个电话,不让我走,我听了此话,我的心乱了,医院里躺着我喝药自杀的爱人,这边用党给他的权力,不让我走。我的爱人怎么办,我当时想,如果真不让我走,我就从派出所二楼跳下去。摔死算啦,反正往后没法过,负帐太多还不起人家,爱人又喝药,不知能不能救活,产生了死的念头。指导员说:“你先走吧,啥时叫你啥时到。”我赶忙下楼去医院了,在这几天里乡里不说学校怎么办,反而让天天找证人,证据,百生法的要拘留我。
    
      回想此生,我活的太累了,我看到村上孩子没教室,就心酸。为后人积德做件好事,一来也是响应党委的普九教育,没人垫资中标我自告奋勇就中标。为建学校教学楼,俺费尽了心血。谁知后来,自己善良得不到乡领导的同情。而更可恨的是还想把俺送进大监狱,下一步我不知怎么活。乡党委太“关心”我了。
    
      朋友们,网友们,有良知的好心人们,看了我的事件你有何看法,想法。帮助俺度过难关,俺文化水平不高,俺是一位农民,上网是让别人给帮忙。你有好办法给俺通个话,指点一下。俺的手机号是:
    
    13937894460。感谢网友,有良知的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