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十九岁小姑娘被拐卖、强奸的控诉状
(博讯2006年9月07日)
    中共西安市妇联、人大政法委、公安局各位领导:
    我用血和泪向你们倾诉一起恶性恶性妇女拐卖、强奸案。
     我叫庞转转,家住兴平市、南位镇、张马村,初中文化程度,现年十九岁。 (博讯 boxun.com)

    春节前夕,勤劳善良的交亲让我这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农村姑娘到西安这个大城市见见世面,陪他在西安做小本生意,卖烤红薯。2005年元月19日中午12点左右,在西安市西北三路在给父亲送水路上,遭到四个不明身份男人拦截,强行用药物致我昏迷,失去记忆,使我对他们言听计从,这四人将我用药物控制达五天左右,在西安郊外,一些低等旅社居住,晚上与几个男人睡通铺,这几天吃、住、用一切费用由一个神密人支付。元月24日由一个外号叫卷毛的人将我携持到西安市长安区韦曲镇,在韦曲居民区与三个男人同居一家,其中一个叫卷毛,另一个叫毛毛,还有一个叫大年。他们对我监控很严,我没有丝毫的人身自由,期间他软磨硬压企图让我到一个“歌舞厅”去当小姐,我至死不从。
    我非常想念我父母和家人,几次想法逃跑都未能如愿。2月7日我趁他们不注意逃出居民区,由于身无分文,出租车司机不肯相救,无奈步行十几里,鞋子都磨烂了,逃至半路又被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中年男人追回,并恐吓我说:“再跑,就弄死你!”
    第二天,我又想外逃,在家世界遇到一三(辆)三轮车夫,想让他帮我找到父亲,由于我当时又饥又累,没料到又陷虎口,这个人称外号红毛的人将我哄骗到他家,给我弄了一碗饭,我吃后由于累极了,想靠墙休息一时,没想到进来三个恶鬼,红毛、毛毛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强行扒掉我的衣服,将我轮奸……,我哭天天不应,喊地地无言,弄得我筋疲力尽,这些歹徒怕我告他们,分别计诺给50—60元封我的口,企图掩盖罪行,我知道他们的险恶用心,拒绝他们的钱物诱惑。
    之后,他们三人设计将我卖出,电话联系到一个称叫“校长”的人,讨价还价,由于“校长”出价太底(低),未能成交。由于我受蹂躏后,身体极度虚弱,他们急予(于)拖(脱)手,所以,联系到一个“黑老三”的30岁男子当老婆。期间,黑老三请这几人歹徒吃了饭,还买了香烟等。
    黑老三,原名史鹏勃,将我带到他们家中;软禁达15天之久,强奸我五次,又企图将(我)转卖给一个叫民虎的人。
    就在我陷于长安违曲不能脱身时,奇怪的是碰见我初中的同学,庞肖肖,崔党娟,其中崔党娟与家有深仇大恨,我无法向她们求救,她们对我也冷眼相看,我感到我遇这一大难与这三人有瓜葛。
    我被截持30多天,由于肉体和精神受到极度摧残,整天恶梦不断,下身疼痛难忍,黑老三母亲怕出人命,又看到2005年元月26日十门版《华商报》新闻版录人启示,让史鹏勃将我带到西安城隍庙与父亲见面,才使父女得以团圆。
    尊敬的各级领导,各位有正义感的叔叔阿姨们;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社会是一个法制社会,我从小受党的教育和培养,我深爱我们的祖国,我始终坚信“我们的祖国象花园……”没想到古城西安一去几天,竟遇此厄运,这些社会渣滓,无视国家法律,践踏文明和人权,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做恶,致使我目前精神恍(忽)惚,下身浓血不断,夜不能寐,使我一切美好的理想就成泡影,乞求各级党政领导为这位命苦的女子做主,给我雪耻,严惩这些不法之徒,还西安市一个朗朗天空。
    
    
     控诉人:庞转转
    二OO五年三月三日
    注:见三个同学时间:腊月二十五 2月1日
     送回:正月15 2月23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方为破强奸案出怪招:让受害女再遭强奸
  • 四大惊世强奸案——到底是谁强奸了我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