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博讯2006年8月31日)
转自国内网络

    控 告 书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国家公安部首长:
    我叫刘松元,男,43岁,系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白地村村民。我要反映的情况是黑社会老大刘东明欺骗广州市天河公安局棠下派出所,险些坑害百姓。
    
    事实如下:
    我们新化县洋溪镇大部分村民长期在外从事打字复印业务,感谢党的开放政策,我们解决了温饱问题,过上了和美幸福的生活。然而在外经常遇到一些黑社会人员的敲诈与欺凌。因此,我们在昆明成立了老乡会,业务上相互支持,生活上相互关心。我被大家推举为老乡会治保主任。2003年,我们家乡的黑社会老大刘东明(又名刘东,外号东毛头)见我们都富了,有利可图了,便带其亲弟刘西亮(吸、贩毒犯)、表弟邹小兵(外号“蒙古老”)、刘光桂(外号“桂记”,系持枪犯、故意伤害犯,现又批捕在逃)、刘田坪(外号“猪老顶”,在广州服刑)、曾永斌(外号“吕洞滨”,在广州服刑),“纳五记”(在广州服刑)、“宝宝记”(在贵阳服刑)、刘锦华(外号“八记”)、刘正东(外号“长子鬼”)、陈永固(外号“赢根记”)、邹晓敏(外号“毛头子”)、刘西亮的阿舅等20余名歹徒窜至昆明,将魔爪伸向了我们经商的老乡。
    
    刘东明,男,现年32岁,是一个高素质的黑社会老大,土生土长的新化县洋溪人,大学毕业后,好逸恶劳,好吃懒做,为做人上人,与新化县白塘信用社主任曾维高勾结一起。曾维高提供资金,负责疏通各种关系,刘东明用智慧,在社会上纠集四十多名歹徒,由刘东明的亲弟(吸、贩毒犯)刘西亮带队,在昆明、广州、贵阳大肆欺诈、掠夺经商的新化老乡。他们的具体做法是:刘东明用曾维高提供的资金开赌场,诱使老乡赌博,从而收取高利息,逼得一些人倾家荡产、走投无路。实行强买强卖,牟取暴利,不从者以刀、枪相见、断手腕、砍脚筋;平时有计划地对老乡会组织者和一些不怕事的老乡寻衅,并无故进行殴打,大施淫威,恐吓老乡,从而达到其强霸市场,强买强卖的“致富”目的。在昆明、广州、贵阳的老乡身受其害。然而这些犯罪体现出的单个行为,无非是赌博体现的是放高利息、强买强卖表现为故意伤害。放高利息,在当今社会见怪不怪,流窜做案,更是没人管,这也是黑社会只要不搞死人,政府就无从发现的主要原因。新化“6·30”案件是典型的例子,百姓告状无门,即使告了状,但就个案而言,罪只有那么重,公安部门不会发大精力,而做案都由其弟刘西亮带队,刘东明大都不会去现场,即使其手下因某“个案”被抓也与刘东明无关,相反还由其与曾维高出面解难,可笑至极。在本案他还成了受害人,正因为“文武双全”刘东明称雄于黑社会,百姓望而生畏。政府却无能为力,抓捕归案都是个案论处,未能全面、核实查证其犯罪事实,揭露其穷凶恶疾的黑社会犯罪性质,现刘东明为逃避制裁,把自己的身份证办到武汉,政府更是无能为力。
    
    具体犯罪事实如下:2003年8月8日,刘东明派其弟刘西亮带刘光桂等上述10名歹徒到昆明市鼓楼路邹同彪复印耗材店里,将前来买耗材的邹鹏(十七岁,打字员,新化县人),无故进行殴打,曾昆见状就喊,歹徒又对曾昆进行毒打。事后,见我们老乡协会没有反映,进而对我儿子刘矫下手。2003年 8月13日刘西亮带领上述歹徒在鼓楼路刘湘秋的复印耗材店,将在那里买耗材的我儿刘矫(时年十七岁,打字员,新化县人,身高155cm,体重80斤)无故进行殴打,(有刘湘秋、肖作斌、曾日辉夫妇、张望红夫妇、罗建辉、秦文平在场看到。)打后扬言,治保主任的儿子都被我们打了,谁还敢不服,当天我向110和穿金路派出所报了案。事后,我想我们是做生意的,不能和社会上的人作对,就忍气吞声对儿子讲:“矫宝算了,我们是做生意的,跟社会上的人吵不得,他们狠得心、下得手,你没有致残就万幸了。”我儿被讲得心理恐惧害怕,也就不敢做声了。2003年9月刘西亮等六名歹徒开辆面包车到邹亮家(时年十六岁,打字员,新化县人,因邹亮讲了公道话)将邹亮绑架到车上进行残忍的毒打,并扬言,如要报案就要毁掉打字复印店,邹亮父母只好忍气吞声不敢报案。
    
    2003年9月,刘西亮、邹小兵、刘光桂等8人,在昆明市穿金路邹宋经营的打字店强卖耗材不从,对邹宋进行殴打,并将店内财产全部打毁,邹宋被迫离开昆明到浙江义乌市另谋生路。
    
    2004年正月,我回家过春节,将上述歹徒闹事的情况向新化县洋溪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将刘西亮、刘锦华、刘光桂三人抓获,其中刘光桂因另犯故意伤害罪,被新化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刘锦华被罚款,刘西亮被曾维高(新化县白塘信用社主任,专为刘东明提供放息资金、疏通各方关系的)保释。后曾维高多次打电话给我,叫我再不要告状了,否则叫我回不了家。
    
    2004年5月,刘矫到广州天河区棠下村做旧打印机生意。刘东明带刘西亮等上述歹徒又到了广州天河区开赌场、放高利息,见到刘矫就威胁他,不要到这里做生意了,快点滚。2004年6月的一天,刘矫在租赁的旧货店里钉木箱,刘东明路过便威胁刘矫,刘矫又恨又怕,但没有办法也就壮起胆与刘东明吵了起来,因打不过刘东明,刘矫到路边店子里拿了一根铁棒刘东明见状就跑了。过了五、六天,刘东明把新化、昆明、广州的30名歹徒纠集到天河棠下村,由刘西亮带队持枪、械追杀刘矫,在邹海平的住处将无辜人员邹龙飞打成重伤(刘矫平时就住在那间房子),另外一个在房子里玩的人,见状就跑,并当即报警,广州市公安局连夜出动特警进行搜扑,在宾馆当场抓获刘西亮、刘光桂、曾永斌“吕洞滨”、邹大兵“大兵记”四人,当场缴获手抢两支,其余30余名歹徒住在楼上,因未用新化身份证登记,而未被发现,刘田坪等歹徒在刘教忠(外号顶佬光)手里拿了叁仟元钱逃之夭夭。案发后,曾维高立即出面采取威胁、利诱的方法做邹龙飞的工作,迫使其放弃了诉讼,结果法院只就持抢罪判处上述四人的有期徒刑,最长的判两年。
    
    2003年,“纳五记”因盗窃罪被新化县洋溪镇派出所抓获,遣送广州南海市公安局归案,现在服刑。
    2004年,刘西亮、曾永斌等四人,在新化县将交警队实习干警杀成重伤,外逃,新化公安局已立案侦察。
    2004年年底,刘田坪,因盗窃罪被新化县洋溪镇派出所抓获,遣送广州南海市归案,现在服刑。
    2004年12月13日10点20分,刘东明派其舅舅的儿子邹小兵带刘景华、刘正东到昆明市学府路我家门外守着,当我次子刘维(时年十七岁,打字员,新化县人,身高1.6米,体重80斤),回家时,三名歹徒用刀将其砍成轻伤,当晚我向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莲花派出所报了案,刘维经昆明市检察院法医鉴定为轻伤,在云南省红十字会抢救。因歹徒们系流窜作案,即使我报了案,派出所也无能为力。
    2005年元月,刘东明带其弟刘西亮、刘光桂、邹小兵等歹徒到昆明市学府路理工大学大门口,把我的复印店打得稀烂,财产损失8000余元。理工大学公安处的干警赶来时,歹徒就跑了。事后,我将此情况向老乡会汇了报,老乡会给了我关爱资金贰仟元。
    2005年,“宝宝记”等8人在贵阳市强买强卖、盗窃,被贵阳市公安局抓获。
    2006年3月,陈永固(外号赢根记)带6、7人在新化县洋溪镇商贸街将邹景用刀砍成重伤,现被洋溪派出所抓获1人,关押在看守所。
    在昆明经营打字店受害的还有曾武明、刘苗苗、曾绍胜等许多许多的人。
    2003年曾维高要买原新化县公安局副局长(现已判刑)的走私车,召集在他手中贷款的曾伍光、伍先林、曾念武、龙国峰、曾聪南、曾武明、“永胖子”还有我等13人,各要1000元,计壹万叁仟元整,供其买车。
    刘东明等犯罪集团的犯罪事实数不胜数,请公安部门进行详细核实。然而,不可思意的是刘矫出于自保2004年10月与刘东明打了一架,刘东明搞了个假轻伤,二年后,基于这么一个小小的故意伤害事,将刘矫上网追捕,而刘矫这二年一直在大理从事打字复印,人人知道,根本就不须“追捕”。今年8月15日刘东明陪同云南公安干警,在云南大理将我儿刘矫抓走。这突如其来的灾祸,让我及其他受害老乡惊恐万分,不可理喻。更可恶的是刘东明组织手下到处追杀我,想把我全家致于死地,妄称天河公安局要把我逮捕归案,即使搞错了,也会让我白座三个月牢。要我们全家赖以为生的5个打字店毁于一旦。老乡们都吓得不敢言语,我被逼得无家可归,也不知道天河公安局是否真的要抓我,我并不是怕抓,只是我现在如果真的被歹徒所杀,或被公安所抓,就无法揭露刘东明等歹徒的犯罪事实。所以,我现在只能暂时躲避。即使这样,我的家人也处在万分危急当中,祈求政府保护。
    
    我未满1周岁就失去了父亲,母亲单身1人含辛茹苦抚养我和姐姐,姐姐生育外甥女还未满1岁又离开了人世。姐夫另娶妻成家,两个外甥由母亲和我抚养。(大外甥欧文斌,现31岁,已成家,在云南怒江福贡县经营一家打字店。外甥女欧奕红,26岁,在昆明市滇池路经营一家打字店。我妻刘鲜红与我在大理经营一家打字店。大儿刘矫,21岁,也在大理经营一家打字店。次子刘维,19岁,在昆明市理工大学门口与我母亲经营一家打字店。全家共5个打字店)。现我母亲已75岁高龄,小孩们年纪又都那么小,我却不能回家,母亲和孩子们都处在万分恐惧之中,店子无法经营。因此,请求公安部首长明察秋毫,为民做主,严厉打击黑社会集团,确保百姓安危。同时我请求公安部将本案指令云南省或湖南省公安厅办理。因为他们都是新化人犯罪事实大部分在昆明和湖南省新化县。
    
    此致
    敬礼
    
    控告人:刘松元
     2006年8月18日
    
一个人在途:关于检举刘东明等人犯罪事实的材料

    
    我们是一群在云南省昆明市从事打字复印业务的湖南新化县人,感谢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让我们不但完全解决了温饱问题,而且逐渐富裕起来,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然而,我们在外遵纪守法、苦心经营打字复印业务时,却不时遭到以刘东明为首的黑社会恶势力的恐吓、敲诈和欺凌。
    
    刘东明,男,33岁,又名刘东,绰号“东毛头”,湖南省新化县人,大学文化。2003年6月,刘东明见我们这群在昆明多年的老乡生活上开始宽裕了,便带其亲弟刘西亮(吸、贩毒犯)、表弟邹小兵(外号“蒙古老”)、刘光桂(外号“桂记”,系持枪犯、故意伤害犯,现又批捕在逃)、刘田坪(外号“猪老顶”,在广州服刑)、曾永斌(外号“吕洞滨”,在广州服刑),“纳五记”(在广州服刑)、“宝宝记”(在贵阳服刑)、刘锦华(外号“八记”)、刘正东(外号“长子鬼”)、陈永固(外号“赢根记”)、邹晓敏(外号“毛头子”)、刘西亮的阿舅等20余名歹徒窜至昆明设赌场、放高利息、强买强卖、绑架、殴打人、砸物、盗窃、吸毒、贩毒等,无所不为,严重侵犯了我们的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令我们唯恐避之不及。然而,他们变本加厉,对我们侵害不断。
    我们这群在昆明创业的新化县人,因为有着相似的生活经历,相互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于是在大家的倡议下,成立了老乡会,会员384家打字复印店,计人员万余人,旨在业务上相互支持,在生活上相互关心。大家一致推举曾安玖为会长,肖作兵为常务副会长,邹佳福、刘日新、刘修义为副会长,刘松元为治保主任,刘修焱、曾绍胜、曾志辉为治保副主任,负责协调在打字复印行业中出现的不和谐关系,维护共同的利益。然而,本来井然有序的经营环境,却因为刘东明等人的侵扰,变得杂乱无序了。刘东明等人计划采取各种卑劣手段,先对刘松元等老乡协会的组织者下手,然后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牟取暴利,进而开设赌场诱使和强迫从事打字行业、耗材经营的店主参与赌博,实现其放高利息,独霸市场的罪恶目的。2003年8月以来,刘东明等人对我们这群在昆明从事打字复印行业的湖南新化籍人实施了一系列犯罪行为,使我们的生命财产受到极其严重的侵害。
    2003年8月8日,刘东明派其弟刘西亮带上刘光桂、刘田坪等10余人,在昆明市鼓楼路邹同彪(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的复印耗材店里,将前来购买耗材的邹鹏 (时年17岁,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无故殴打致伤,与邹鹏同来的曾昆(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见状便大声呼喊,却未能幸免一顿毒打。
    同年8月13日,刘东明见我们老乡会没有反映,又叫刘西亮带领同一伙人,在昆明鼓楼路刘湘秋(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的复印耗材店里,将前来购买耗材的刘矫(时年17岁,身高1.55米,体重80斤,系老乡会治保主任刘松元的长子)无端进行殴打致伤,在场的刘湘秋、肖作斌、罗建辉、秦文平以及曾日辉夫妇、张望红夫妇等人目睹了刘西亮等人的暴行。刘西亮等人殴打完刘矫后,扬言道“治保主任的儿子都被他们打了,谁还敢不服”。然后,带着同伙扬长而去。刘松元向昆明市公安局110和穿金路派出所报了案。
    
    2003年9月,刘东明派其弟刘西亮等6人驾驶面包车到邹亮(湖南省新化县人,时年16岁,正在学打字)家,将邹亮绑架到车上进行残忍的毒打,并威胁邹亮父母,如果敢报案就毁掉邹亮家的打字复印店。邹亮父母惧怕刘西亮等人再次行凶,只好忍气吞声不敢报案。
    2003年9月的一天,刘西亮、邹小兵、刘光桂等8人,在昆明市穿金路邹宋(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经营的打字店中强行兜售耗材未果,对邹宋进行殴打,并将店内所有设备和物品砸毁。邹宋为躲避刘西亮、邹小兵等人再次施暴,被迫离开昆明到浙江义乌市另谋生计。
    2004年正月,刘松元回湖南家中过春节,就刘西亮、邹小兵等人的违法行为向新化县洋溪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依法将刘西亮、刘锦华、刘光桂三人抓捕。刘光桂因另犯故意伤害罪,被新化县法院判处有期徒10个月,刘锦华被罚款,刘西亮被曾维高(湖南省白塘信用社主任,专为刘东明提供放高利息资金、疏通各方社会关系)保释。之后,曾维高多次打电话威胁刘松元,叫他再不要告状了,否则让他回不了家。
    2004年5月,刘矫(刘松元长子)到广州市天河区棠下村经营旧打印机生意。刘东明带刘西亮(刚从戒毒所出来不久)、刘光桂等人又到广州市天河区开设赌场、放高利息。见到刘矫,威胁他不要到这里做生意了,快点滚。同年10月的一天,刘矫在租赁旧货店里钉木箱,刘东明路过便威胁刘矫,刘矫又恨又怕,但没有办法也就壮起胆和刘东明吵了起来,却遭到刘东明的殴打。因不敌刘东明,刘矫便从路边店内找到一根铁棍,刘东明见状立即逃跑。五六天后,刘东明把新化、昆明、广州的30多名同伙汇集到棠下村,指使刘西亮带队持枪械追杀刘矫。在刘矫住处的房内,刘西亮等人将无辜人员邹龙飞(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打成重伤。在房内玩耍的另一人见状后跑了出去,并迅速报警。刘矫因当时不在房内,幸免于难。广州市公安局连夜出动特警展开搜捕,在宾馆抓获刘西亮、刘光桂、曾永斌(绰号“吕洞滨”)、邹大兵(绰号“大兵记”)四人,当场缴获手枪两支。其余30余人住在楼上,因未用真实身份证登记,逃过了警方的搜捕。案发后,刘田坪等人在刘教忠(绰号“顶佬光”,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白地村人)手里拿了3000元钱后逃之夭夭。事后,曾维高立即出面,采取利诱、威胁的方式,逼使邹龙飞放弃了诉讼。结果,法院只以持枪罪判处上述四人有期徒刑,最长的刑期不过两年。
    2003年,绰号“纳五纪”,因盗窃罪被湖南新化县洋溪镇派出所抓获,遣送至广州南海市公安局归案,现正在服刑中。
    2004年,刘西亮、曾永斌(绰号“吕洞滨”)等四人,在新化县将交警队实习干警杀成重伤后负案外逃,新化县公安局已立案侦察。
    2004年底,刘田坪因盗窃罪被湖南新化县洋溪镇派出所抓获,遣送至广州南海市公安局归案,现正在服刑中。
    然而,同伙的认罪伏法并没唤醒刘东明、邹小兵等人的良知和觉醒,他们不仅不主动投案自首,反而依旧置法律于不顾,继续为非作歹,气焰十分嚣张。
    2004年12月13日晚,刘东明指使邹小兵带着刘景华、刘正东持刀守在昆明市学府路刘松元住处外。当刘维(刘松元次子,时年17岁)等人回家时,邹小兵等人从暗中冲出,将刘维腿部砍伤。经昆明市检查院法医鉴定为轻伤。由于刘东明、邹小兵等犯罪嫌疑人四处作案,居无定所,莲华派出所至今也没能将他们抓获归案。
    2005年元月的一天晚上,刘东明派其表弟邹小兵(绰号蒙古佬)、刘正东(绰号长子鬼)、刘景华(绰号八记)、邹晓敏(绰号毛头子)等人潜入昆明理工大学,将刘松元开设在学校大门内左侧的复印店的设备用刀和钢管砸碎后,匆匆翻爬出大门的交通栅栏逃走,致刘松元损失8000多元。刘东明等人的暴力行径不但让刘松元家蒙受重大的经济损失,还给井然有序的大学校园带来不安,引起许多师生员工的恐惧。
    此外,在昆明经营打字复印业的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曾武明、 曾绍胜、刘苗苗等人,也受刘东明团伙的不法侵害,蒙受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
    
    2005年,绰号“宝宝纪”等8人在贵阳市强卖强卖、实施盗窃,被贵阳市公安局抓获。
    2006年3月,陈永固(外号“赢根纪”)带着六七人持刀在新化县洋溪镇商贸街将邹景砍成重伤,被洋溪派出所抓获一人。
    还须一提的是,2003年,曾维高要买原新化县公安局副局长(现已判刑)的走私车,于是便召集在其手中贷款的曾伍光、伍先林、曾志武、龙国峰、曾聪南、曾武明、“永胖子”、刘松元等13人,向其每人索要1000元,共计13000元,供其购车。
    以刘东明为首的犯罪团伙成员较多,组织性强,手段残忍,所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刘矫出于自保2004年10月与刘东明打了一架,刘东明搞了个假轻伤,二年后,基于这么一个小小的故意伤害罪,将刘矫上网追捕,而刘矫这二年一直在大理从事打字复印,人人都知道的,根本就不须“追捕”。2006年8月15日,刘东明竟陪同公安干警,到云南大理将刘松元的长子刘矫抓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刘松元一家惊恐万分,我们更是觉得不可理喻。之前,刘东明多次组织团伙成员恐吓、威胁、侵害我们,现在要致刘松元全家于死地,妄称广州市天河区公安分局棠下派出所要将刘松元逮捕归案,即使搞错人,也要让他白坐三个月牢。
    刘东明犯罪团伙成员劣迹斑斑、心狠手辣、狂妄自大,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令人可气可恨。
    我们深言:法律是公正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立法之本。
    我们祈求:政府和公安机关为我们伸张正义,尽快核查刘东明团伙的犯罪事实,终结他们的暴力行径,将他们绳之以法,绝不养痈遗患。
    我们是一群无辜的受害者,我们已不能再承受威胁、暴力带给我们的恐惧和不宁,我们不想再四处躲避,我们要养家糊口,我们更要生存!请政府和公安机关为我们做主!
    
检举人:检 举 材 料

    
     我叫曾绍胜,系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关于刘东明在昆明市区团伙聚众赌博,放高利贷谋取暴利的经过检举如下:
    在2003年至2004年期间,刘东明伙同其弟刘西亮、刘景华、邹小兵、刘田坪、刘光桂等十多人利用老乡在昆明经商之便,聚众在昆明市游龙宾馆、盘龙宾馆、林海大酒店、穆斯林等地先后数百次赌博,谋取暴利200万元之多,其谋取方式为每万元抽水一千元,及10%,贷款期限为三天,三天之内不偿还就放血,在这种黑势力的威协下,只好去亲朋好友借助偿还再翻本。
    我欠他们三万多块钱,在他们的威胁下我还了八仟多块钱的利息。
    以下是在场参赌人员供其调查参考:
    刘任文: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七万元左右。
    刘满飞: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万元左右。
    刘林彬: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五万元左右。(输钱地址在宁夏自治区)。
    刘维华: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万元左右。
    刘坤林: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八万元左右。
    邹 宋: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十一万元左右。
    曾 耀: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八万元左右。
    邹文武: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二十万元左右。
    刘日星: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九万元左右。
    邹升义: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十四万元左右。
    李 军: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十五万元左右。
    
检 举 材 料

    
     我叫刘修焱,系湖南省新化县洋溪镇人,关于刘东明在昆明市区团伙聚众赌博,放高利贷谋取暴利的经过检举如下:
    在2003年至2004年期间,刘东明带其弟刘西亮、刘景华、邹小兵、刘田坪、刘光桂等二十多人利用老乡在昆明经商之便,聚众在昆明市游龙宾馆、盘龙宾馆、林海大酒店、穆斯林等地先后数百次赌博,谋取暴利200万元之多,其谋取方式为每万元抽水一千元,及10%,贷款期限为三天,三天之内不偿还就放血,在这种黑势力的威协下,只好去亲朋好友借助偿还再翻本。
    
    我在他们的威协下,把复印店也卖了3万余元,另外在亲戚也借了2万元,还欠了刘东明团伙5万多元,共计输了十余万元,现在他们时而威胁我,我店也不敢开,不知如何生计。
    以下是被诱使参赌或欠其高利息的人员,供公安部门调查:
    刘任文: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七万元左右。
    刘满飞: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万元左右。
    刘林彬: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五万元左右。(输钱地址在宁夏自治区)。
    刘维华: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十万元左右。
    刘坤林:湖南新化洋溪镇白井村人,输钱有八万元左右。
    邹 宋: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十一万元左右。
    曾 耀: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八万元左右。
    邹文武: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二十万元左右。
    刘日星: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九万元左右。
    邹升义:湖南新化洋溪镇人,输钱有十四万元左右。
    情 况 反 映
    
    尊敬的干警同志:
     2003年8月13日中午,我们在昆明市鼓楼路刘湘秋的复印耗材店购买耗材,突然从门外窜进来10多个男子,将刘矫团团围住后一阵拳打脚踢,刘矫蜷缩在地下,双手紧紧护住头部,背部、腹部等部位遭到重击,多处出现挫伤和血肿。这伙打的人是刘东明的手下,刘西亮、邹小兵、刘光桂、刘景华、(纳五记)等,我们都敢怒不敢言,更不敢上前阻止。打完后,刘西亮等人扬言,老乡会治保主任刘松元的儿子都被打,谁还敢不服。之后,刘西亮带领同伙扬长而去。
    
    在场证明人签字:
    
    关于以刘东明为首的犯罪团伙在昆明强买强卖
    敲诈勒索的事实材料
    
    我们都是在昆明经营打字复印的湖南新化县人,2003年黑社会老大刘东明带二十多名歹徒,窜入昆明。将从广州购进的劣质品粉,以高出市场价的2-3倍的价格强行卖给我们,如果不买,他们就进行威胁,甚至殴打,迫使我们乖乖就犯,都敢怒不敢言,我们不仅遭受经济损失、人格受到玷污、人生安全失去保障,随时都有受欺诈和挨打的可能,生活失去安宁。因此我们特联盟上告公安部门,请求政府迅速严厉打击黑社会组织,让我们过上安定、和谐的生活。
    受害人签名:
    
    情 况 反 映
    
    尊敬的干警同志:
     2003年8月8日中午,我和曾昆到昆明市鼓楼路邹同彪店内购买复印机耗材。刚进到店内,从门外冲出进10多个手持铁棍的男子,抓住我就打。曾昆见势不妙,大声叫喊,也遭到毒打,这伙人先将我和曾昆打倒在地,用力对我头部、背部、腹部等部位踢打,在打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个个腰部皮带内插上一把尖刀,我也不敢反抗,也无能反抗,只好任由他们毒打,当时我的左眼被受重伤,流血不止,负痛无力抵抗。这伙人才住手,大摇大摆走出店子,在路边打了几辆出租车逃离。才发现地上的曾昆伤势也很严重,背部、腰部、腹部也多处被铁棍击伤和戳伤,曾昆双眼受伤血肿,脑部被铁棍击伤。在围打过程,有秦文平、邹同彪等人在场,在这伙中,我只认识其中的刘西亮、邹小兵、刘光桂,这三人均系刘东明的亲戚和手下。刘东明因对我不购买他们的复印机耗材而怀恨在心,故而指使手下对我进行残忍地毒打。被他们莫名其妙遭受毒打的曾昆没过几天就离开了昆明,他们的这种心狠手辣、狂妄自大的行为使我们的身心、生命都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我诚恳的祈求,尽快核查刘东明团伙的犯罪事实,终结他们的暴力行径。我们是无辜的受害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北黑社会制造的另一起惨案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门头沟绿岛家园业主的呼唤”,没认清当局和黑社会勾结的本质!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泛篮联盟孙不二街头拜票遭遇黑社会(图)
  • 北京首个黑社会组织覆灭 保护伞是城管队长和警察
  • 身兼黑社会老大 湖南永州警局高官被公安部拘捕
  • 北京首例黑社会案调查:三名警察涉案横行全县(图)
  •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 郭飞雄:“国家黑社会主义”的肆虐及其前景
  • 重庆璧山,2006年3月31日,黑社会?黑官府?
  • 黑社会渗入政界案例趋增 政府成黑帮保护伞 (图)
  • 汕尾枪杀农民案,党官指农民是黑社会
  • 四川仅2个市州和很少几个县没有黑社会
  • 高智晟:遏制警察全面黑社会化的和平抗争不能停止
  •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3)
  •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2)
  • 分析:中国政府行为黑社会化(1)
  •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 吸毒女经历:戒毒所就是以白粉为中心的黑社会
  • 郭飞雄:大年初一,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 中国官方杂志承认黑社会犯罪猖獗
  • 中国“黑社会”为哪些人服务?腐败黑恶勾结互动(图)
  • 黑社会误国
  • 陈维健: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 彭兴庭:“黑社会”是怎样炼成的?
  • 曹长青:国民党和黑社会-从张戎的书在台湾无法出版谈起
  • 刘晓波: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 楚一杵: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 法律!在黑社会面前低下了头
  •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 王从圣: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
  • 出租车,腐败分子黑社会暴富!
  • 黑社会来了,“英雄”还远吗?
  • 胡平: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 专制政府远比黑社会更可怕,实际上专制独裁是人类的公敌
  • 柳孚三:黑社会在党的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
  •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郭国汀
  • 胡平: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 刘晓波:声援艾晓明 谴责黑社会
  • 赵达功: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